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四十八章 谁真谁假
第四十八章 谁真谁假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待到三人来到函谷关外面的时候,皆是松了一口气,夜君辞转过身看了入口处一眼,发现那里只是用眼看的话,并没有什么异常。

        “我们要尽快想办法将这镜像打破。”

        沈鸢绕着函谷关入口处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丝毫的破绽,然而就在这时,远处又传来了阵阵马蹄声。

        沈鸢疑惑,转过头看着夜君辞,“这函谷关,到底是什么地方?”

        这函谷关是雄关要塞,自古以来便是兵家必争之地,函谷关曾是远古时期战马嘶鸣的古战场,所以出现马蹄声也是正常,只不过现在的函谷关,几乎也不会有军队在此打仗了,为何还会有马蹄声?

        于是夜君辞根据马蹄声,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猜测,“这也许是,远古时期战士们的哀鸣?”

        沈鸢皱了皱眉,说道,“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们到底想表达些什么?”

        确实,如果真的只是战士亡魂的哀鸣,那他们是在诉说怎样的委屈?而且刚才的那件喜服,以及女人的哭声,还有突然消失的苏忘情,又是为何?

        这函谷关的诡异,真的是一时半会儿说也说不完。

        “算了,不说这些了,我们先寻找将镜像打破的方法吧。”

        沈鸢皱着眉,继续在函谷关周围查看,然而夜君辞却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等等,我们如果真的将这镜像击碎,里面的人……会去哪里?”

        这时一直沉默着的苏念开口说道,夜君辞挑了挑眉,目光转向了沈鸢,似乎在等她的答案。

        沈鸢沉默了一下,随后回答,“我也不知道会怎样,但是我们现在只有这唯一的办法了,应当试一试。”

        夜君辞摇了摇扇子,没有讲话,苏念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沈鸢姐姐,要不然……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吧,这样做,还是太冒险了。”

        沈鸢看了苏念一眼,眼中竟有些嘲讽与不屑,“你不会是怕了吧?试一试又能怎样?”

        苏念一脸的不可置信,夜君辞走上前,将沈鸢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别吵,我们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应当先找到这函谷关的诡异之处,再做定夺。”

        苏念没有讲话,只是看了沈鸢一眼,眼中竟有些恐惧,沈鸢抿了抿唇,挣脱开了夜君辞的手腕。

        然而夜君辞并没有理会沈鸢这一次的小脾气,他只是先一步的迈开步伐,在函谷关周围走了一圈。

        “你们看,这是什么?”

        苏念转着转着突然停了下来,她指着一块儿形状有些奇怪的石头,回过头向着二人喊到。

        沈鸢走了过去,看着那块儿石头,突然发现它很像是一个东西,于是她赶紧伸出手,将石头附近的泥土全部擦去,终于露出了石头本来的样子。

        那竟然,是一块墓碑!

        夜君辞蹲下身,仔细辨认着上面的字迹。

        “忠晖将军之墓。”

        “忠晖将军?将军的墓怎么会在这里?”

        沈鸢看着那墓碑,发现其制作十分粗糙,看上去倒像是敷衍了事。

        “这里以前是古战场,也许忠晖将军就是在这儿身亡,才被埋在了这里。”

        夜君辞向着二人解释道,然而苏念疑惑的抬起头看着他。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为国捐躯的一国大将,会被埋在战场之上?还这般草率敷衍,这对于一个将军来说,不是耻辱吗?”

        确实,这对于一个战死沙场的将军来说,这的确是一个耻辱,将他埋在这里,不就是想要告诉他,你败了,你败的彻彻底底,永远都不能入土为安。

        “等等,你们看,这是什么?”

        沈鸢在那土中又细细寻找了一番,结果扯出来一团熟悉的红色。

        她将那一团几近破碎的红色布料展开,竟然是……红盖头!

        夜君辞忽的沉默了,他一下子联想到了之前的那件喜服,再加上这红色盖头,那么……新娘子呢?

        夜君辞低下头看了一眼忠晖将军的墓碑,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他看着坟墓所在的位置,果真是正对着那函谷关,夜君辞心头一动,指着墓碑,对着沈鸢二人说道。

        “挖。”

        “挖?挖什么?”

        苏念疑惑的看着夜君辞,然而就在苏念犹豫的空挡,沈鸢已经开始行动了,她撸了撸袖子,蹲在墓碑前毫无形象的挖着。

        苏念这下子懂了,夜君辞是想让她们将忠晖将军的墓给挖出来。

        “不是吧,挖人家的墓,是不是不太好?”

        苏念眼巴巴的看着夜君辞,结果沈鸢转过头瞪了苏念一眼。

        “你怎么胆子那么小,人都死了不知道几百还是几千年了,也许后代都没有了,挖出来也没人来寻你的仇。”

        苏念没想到沈鸢竟然对自己突然这么凶,她瞥了夜君辞一眼,发现男人对着她挑了挑眉,明摆着不想管这件事。

        苏念没有办法,只能来到沈鸢的身边,跟着她一起挖,两个人挖了许久,也不见夜君辞来帮忙,他只是眸色深沉的看着沈鸢的背影。

        时间又过了许久,一个已经破残破不堪的棺材,露出了地面,沈鸢想也没想的就去推棺材盖,奈何棺材盖太重,沈鸢便让苏念一起来推。

        她们一起用力,废了好大的劲才将棺材盖推开,看到了忠晖将军的尸骨。

        夜君辞走了过去,在棺材内四处查看着,果然在忠晖将军身上的铠甲内,发现了端倪。

        “这是什么?”

        很显然沈鸢也看到了,她看着夹在忠晖将军铠甲中的一面破旧的铜镜,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看着夜君辞,“莫非……这就是造成函谷关镜像的那面镜子?”

        夜君辞不置可否,他垂眸看了那铜镜一眼,发现它的背后点缀着几颗怪异的宝石,圆形的,上面的颜色拼凑到一起……很像是人的眼睛。

        “别碰!”

        沈鸢刚想将那铜镜拿出,却一下子被夜君辞制止了。

        “你干什么?为什么不让我拿出来?”

        夜君辞挑了挑眉,神色有些怪异。

        “你都知道这面镜子是造成镜像的关键,一旦保管不当,镜子碎了,镜像就消失了,那镜像里面的人,岂不是也会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其实夜君辞此话确实是有一番道理,毕竟看这镜子的破损程度,想必是在地下深埋已久,不知是几百几千年了,可想而知,在这几百几千年中,会有无数人进入函谷关的镜像中,被困在里面,如果贸然将镜子打碎,那里面的人,可就没有活路了。

        “可是如果我们不将镜子破坏掉,还会有更多的人误入那镜像之中。再说了,即便是我们将镜子击碎,里面的人也不一定会消失啊,不试一试怎么知道?”

        夜君辞皱着眉看着沈鸢,声音有些冰冷的说道,“你可是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况且这还关乎成百上千人的性命。”

        沈鸢抿着唇站在原地,瞪着夜君辞,不知该如何反驳,夜君辞也没有理会她,只是盯着那铜镜看了许久。

        苏念在一旁尴尬的看着这一幕,她不知道为何,一路上从来没有红过脸的两个人,会突然间剑拔弩张。

        “那我们就在这里守着这铜镜,什么也不做?”

        沈鸢目光中似有寒意,夜君辞转过身,将铜镜遮挡的严严实实,沈鸢看不到铜镜分毫。

        “我们研究一下,看看能否破解这铜镜的法术。”

        然而夜君辞话音刚落,从函谷关入口处,就突然冲出来一道人影,沈鸢猛的回过头,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苏念发出了一声惊呼,她一个恍神之间,身旁的沈鸢已经提着剑向着那人冲了过去。

        待到夜君辞转过身,看到的就是扭打在一起,两道一模一样的身影,他赶紧上前将二人分开。

        “这,这是什么情况?”

        苏念还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她被吓得面容苍白,哆哆嗦嗦的伸手指着眼前完全一样的人。

        夜君辞皱着眉,脸色十分不善,他开口冷声说道,“我劝你快些从这里离开,滚回你的镜像之中,你要是伤害了沈鸢,我定不会轻饶你!”

        然而两个沈鸢依旧是站在原地,愤怒的瞪着彼此。

        其中一个沈鸢转过身,看着夜君辞,“殿下,这个人是从镜像之中跑出来的,你快帮我杀了她。”

        而另一个沈鸢却是冷笑一声,“谁真谁假夜君辞心中自有判断,不必你妖言惑众!”

        未了,她转过头,看了夜君辞一眼,说道,“我相信你,你根据自己的判断,不必手下留情!”

        说完,这二人便又打了起来,苏念看着缠绕在一起的二人,只觉得头疼,她看了夜君辞一眼,发现男人正皱紧眉头沉思着。

        “这两个人一模一样,根本没有办法判断!”

        苏念觉得真的是为难夜君辞了,然而夜君辞却是抬起头,目光深沉的说道,“我知道哪个是真正的她。”

        苏念一愣,她砸了咂嘴,想起来了之前苏忘情跟自己讲的话。

        “我想起来了,我师兄说过,血液是区别生命和死物的一个区别,也就是说哪个沈鸢姐姐会流血,那她就是真的!”

        然而夜君辞却是摇了摇头,“我不会让她流血的。”

        说罢,他就扔出了手中的银扇,那银扇快速的旋转着,直直的向着二人飞去,只是一瞬间,银扇就划过了其中一个沈鸢的脖子,鲜血顿时洒了满地。

        苏念捂着脸尖叫出声,她感觉到了血液溅在了自己的脸颊上,还有些温热。

        她一边哭着一边大喊,“你,你杀错了人!你杀了真正的沈鸢姐姐!”

        夜君辞拿着银扇站在原地,银扇上面的鲜血,一颗一颗的砸落在地面上,染红了周围的沙粒。

        夜君辞迎风而立,嗅到了丝丝血腥,他垂着眸子,看着不远处沈鸢的尸体,身边的苏念尖叫着扑了过去,感到了沈鸢身上的温度正在一点一点的流逝。

        她红着眼睛,趴在沈鸢的尸体上呜呜的哭着,可夜君辞却始终一言不发,这时,另一个沈鸢走到了他的身边,将手覆在了他的脸颊之上,那双手,竟带着刺骨的寒冷。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