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四十五章 幻身之法
第四十五章 幻身之法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既然我们的目的地都是函谷关,要不然我们就一同前往那里吧,路上还有个照应。”

        沈鸢闻言,犹豫了,她看了一眼夜君辞,夜君辞在用眼神告诉她。

        “本座都可,上神大人想如何那便如何。”

        沈鸢咬了咬牙,答应了下来,毕竟她确实不怎么会拒绝别人。

        苏念开心的跳了起来,她笑嘻嘻的跑过去想要挽着沈鸢的胳膊,结果还未等夜君辞动手,她就被苏忘情拦了下来。

        “念儿,不得胡闹。”

        苏念撇了撇嘴,眼巴巴的看着沈鸢,夜君辞挑了挑眉,看起来这苏念,莫名的对沈鸢有一些好感。

        “抱歉,二位大人先行,我们跟在你们身后,绝不打扰。”

        沈鸢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说道。

        “无碍,既然认识了,就是朋友,你们直接唤我们的名字就好。”

        于是四人各怀心思的继续向着函谷关走去,这个时候拂灵飞了回来,它看了沈鸢身后的二人一眼,它一愣,随后反应过来,用意念同沈鸢交流。

        “上神大人,他们是什么人?”

        沈鸢向着拂灵解释了一番,并且表示了自己对他们的怀疑,可结果拂灵只是默默地说了一句。

        “万一人家只是单纯的想找个伴儿呢。”

        夜君辞用余光瞥了拂灵一眼,拂灵果然不说话了。

        “那个,上神大人,在下寻到水源了,就在前方不远处,那里还有一座阁楼,里面并没有人居住过的痕迹,如今天色已晚,我们可以去里面歇歇脚。”

        沈鸢点了点头,随后将拂灵收了起来,因为那二人并看不见拂灵,所以沈鸢只得一言不发的带着他们,去往了拂灵刚刚所说的地方。

        “哇,天啊,快看,前面竟然有一个阁楼!”

        苏念开心的揪住了苏忘情的袖口,苏忘情垂眸看了苏念一眼,他的嘴角扯起了一抹笑容。

        四人进入了阁楼中,发现这阁楼仅有两层,里面不是很大,家具几乎没有几样,即便是有,却已经损坏了,所以为了安全,四人便没有上楼,只打算在一楼休息一晚。

        夜君辞想要将封魂变成贵妃榻,让沈鸢躺在上面好好休息一番,可结果他对上了苏念亮晶晶的眼睛,只得放弃。

        沈鸢对着他笑了一下,示意自己没有关系。

        “想必几位一定是口渴了,我刚才看见这阁楼不远处有一处水源,我去打些水来。”

        苏忘情拿起了挂在腰间的水葫芦,然后向着夜君辞二人伸出了手。

        沈鸢一愣,才发现他们二人全身上下干粮和水壶,什么都没有带,一点都不像是要赶路的人。

        夜君辞见状,从袖口中变换出来一个水葫芦,极其淡定的交给了苏忘情。

        苏忘情看了一眼那崭新的水葫芦,顿了顿,最终一言不发的离开了阁楼。

        苏忘情一走,苏念就仿佛被解开了封印一般的,起身坐到了沈鸢的身边。

        “沈鸢姐姐,我真的好喜欢你。”

        沈鸢面对女孩儿的告白,她整个人一僵,随后她感受到了夜君辞炙热的视线。

        嗯……沈鸢觉得自己今日必有一难。

        “是吗……谢谢。”

        苏念开心的在沈鸢的耳边叽叽喳喳,没有理会夜君辞杀人的目光。

        “不知道为何,我总是觉得姐姐特别亲切,姐姐你是从哪里来的?来函谷关是要做什么啊?”

        沈鸢抿着唇,面对苏念的热情不知该如何应付,而且他们这一次来函谷关的目的,是万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

        但好在苏念也只是随口一问,之后她又叽叽喳喳的对着沈鸢说了许多关于她自己的事情。

        “我这次来是要找一个人的,他叫陆莫寒。他是我们师尊的座下大弟子,也是我……”

        苏念说到这里,突然没了声音,整个人一下子低落了下来。

        “总之,他前一阵子离开了峨眉山,听说是来到了函谷关,我和忘情师兄特意前来寻他。”

        “原来是这样,放心,你们一定可以寻到他的。”

        沈鸢再次尴尬的笑了笑,然后敷衍的安慰了一下苏念,但是苏念却没有察觉到这份敷衍,她只是眨着眼睛,继续跟沈鸢东扯西扯。

        在夜君辞马上要爆发的那一刹那,苏忘情回来了,沈鸢松了一口气,苏忘情瞪了苏念一眼,大声说道。

        “念儿,我刚刚是怎么说你的!快点坐回去,不要吵了二位清净。”

        苏念调皮的吐了吐舌头,但还是听话的坐了回去。

        苏忘情将水葫芦交给了夜君辞,对着他们抱歉的笑了一下。

        “苏念她自小被师尊宠坏了,扰了二位的安静,真的很抱歉。”

        “没关系的,她……很可爱。”

        沈鸢看着苏念委屈巴巴的样子,她责备的话也没敢说出口,她只是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并不在意。

        沈鸢接过了水葫芦,拧开盖子喝了一口水,可是她却觉得不够,便又喝了几口,这才解了渴。

        她只觉得自己越来越奇怪了。

        “姐姐为何会这般口渴?为何我赶了几日的路,都没有这个感觉……”

        然而这时,苏念突然撑着下巴,看着沈鸢,沈鸢一愣,有些犹豫该怎么和苏念解释。

        不对……沈鸢突然睁大了眼睛,这苏念,是一个凡人,赶了那么久的路,怎么会……毫无口渴之意?

        沈鸢看了夜君辞一眼,同样在他眼中看到了怀疑,苏忘情“咚”的一声将水葫芦放在了桌子上,随后他瞪了苏念一眼,责备道。

        “你怎么话那么多,你自小就不爱喝水,难道你忘了?”

        沈鸢皱了皱眉,看着苏念一脸疑惑的样子,她用意念与拂灵沟通。

        “你说,普通的凡人赶了几日的路,却一口水都没有喝,这是什么原因?”

        拂灵在沈鸢的袖口中睡得正香,昨日它修炼时差一点走火入魔,所以今日感觉疲累得很。

        拂灵翻了一个身,嘟囔着说了一句。

        “能有什么原因,因为她不是人呗。”

        沈鸢一愣,震惊的抬起头看着苏念,只见眼前的女孩儿正笑眯眯的哄着生气的苏忘情,女孩儿面色红润,靓丽的小脸儿上还有着属于她这个年纪的天真。

        “不是吧……”

        沈鸢低声说道,夜君辞摇了摇银扇,一脸的高深莫测。

        于是四人简单的打扫了一下阁楼,准备在这里休息一晚明日再出发,沈鸢本打算跟着苏念睡在一张草席之上,可是她硬生生的在三道视线的注视下,放弃了。

        夜君辞和苏忘情脸上的兴奋怎么也遮不住,苏念可怜兮兮的看了沈鸢一眼,眼中皆是不舍。

        夜君辞让沈鸢躺在了里侧,他脱下了外袍,盖在了沈鸢的身上。

        “你好好休息,我守着外面。”

        然而还没等沈鸢拒绝,拂灵就打着哈欠从沈鸢的袖口中飞出。

        “在下来守夜就好,二位大人赶紧休息。”

        夜君辞冷哼一声,面上皆是嘲讽。

        “呦,出息了?”

        拂灵臭屁的在夜君辞头顶飞了一圈儿。

        “还是冥王殿下调教的好。”

        一旁的封魂发出了和他主人一模一样的嗤笑声。

        “狗腿。”

        拂灵蔫儿了,生着闷气的飞了出去,然而这时,夜君辞对着封魂使了使眼色。

        “你陪它一起,这里夜间免不了会有阴魂前来作怪,我怕它一人应付不了。”

        封魂点了点头,跟着拂灵飞了出去。

        沈鸢看着不远处已经进入了梦乡的苏念,却在下一秒对上了苏忘情探究的视线。

        夜君辞也注意到了,他看着苏忘情拿着剑坐在苏念的身旁,大有一种要守到天明的架势。

        “我们,要不要告诉他?”

        沈鸢想着如果苏忘情真的守到了天明,那第二天就别想赶路了。

        “无碍,正好试试他的本事。”

        夜君辞说完,就示意沈鸢不必担心,早些休息。

        沈鸢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其实夜君辞最近也发现了,沈鸢似乎……越来越像一个普通的凡人了,会感觉劳累,会觉得口渴,也会开始需要睡眠了。

        夜君辞捋了捋沈鸢额前的碎发,轻声说道。

        “无碍,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护着你的。”

        而另一边,封魂坐在房顶,看着正在地下将自己已经缠成一团了的拂灵。

        “你能不能行了?”

        拂灵抬起头怒吼一声。

        “你给小爷闭嘴!”

        封魂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躺着。

        “你放弃吧,这幻身之法可不是你这个小喽啰能学会的。”

        封魂这样一嘲讽和挑衅,拂灵更急了,它哼哼哧哧的继续努力,谁知突然之间,拂灵发出了一声惨叫。

        封魂探头一看,发现拂灵竟然愚蠢的将自己系成了一个死结。

        “呜呜呜救命啊!”

        封魂头疼,它听着拂灵刺耳的惨叫声,生怕它将里面的二位大人吵醒,封魂从阁楼上跳了下来,在落地的一瞬间,竟突然化作了人性。

        拂灵突然停止了挣扎,他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少年,脸上顿时涕泗横流。

        “你竟然……你竟然已经学会了幻身之法!”

        那少年弯下身,将拂灵从地上拾了起来,少年的眉眼,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异常的深邃,少年眉目如画,带着一丝清冷和孤傲。

        拂灵忽的闭上了嘴,安静的等待封魂将自己解开。

        “喂,我说,如果我这样将你拿到二位大人的身边,你会怎么样?”

        拂灵欲哭无泪,它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

        “别别别,封魂大哥,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以后小的可不敢再招惹你了!”

        封魂若有所思的看了拂灵一眼,此时一阵风拂过,少年墨发翻飞,整个人都灵动了不少,拂灵看的一愣一愣的。

        封魂突然轻声笑了一下,却十分温柔的将拂灵缠绕在一起的身子给解了开。

        “你倒是一个稀罕的物件儿,我跟着冥王殿下那么久了,还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蠢的灵器。”

        拂灵敢怒不敢言,闭上眼睛装死,过了一会儿,封魂将拂灵解开,拂灵一溜烟儿的离封魂远远的。

        封魂挑了挑眉,回身坐在了门口,撑着下巴,看着那条傻了吧唧的金丝带。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