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四十四章 开明兽现身
第四十四章 开明兽现身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沈鸢觉得心里十分温暖,她对着夜君辞笑了笑,发自内心的,说了一声感谢。

        “谢谢你。”

        夜君辞挥了挥衣袖,并不在意。

        “你与本座,是不必说感谢的。”

        于是沈鸢在冥府待了几日调理生息,这期间她陪着夜君辞处理了许多冥府的事情,她感慨,原来冥府之主真的不是那样好当的。

        又过了几日,沈鸢还是将自己的决定同夜君辞讲了出来,她说自己想去凡间历练一番。

        夜君辞倒是没有拒绝,可是也没有立刻答应下来。

        “再等几日好不好?等到本座处理了这些公务,就陪你一起去。”

        沈鸢眨了眨眼睛,并未将夜君辞的这句话放在心上,她就当夜君辞并不希望自己过早的离开,毕竟他的公务那般多,怎么可能陪自己去凡间。

        于是沈鸢没有办法,就又陪伴了夜君辞几日,然而就在刚刚,白无常带来了一个令沈鸢十分震惊的消息。

        “殿下,在下寻到开明兽的下落了。”

        沈鸢当时正在封魂上小憩,待他听到这句话之后,立马弹了起来。

        “你说开明兽?”

        夜君辞放下了笔墨,皱着眉问道。

        “在何处?”

        白无常顿了顿,语气间竟有些犹豫。

        “它在……函谷关。”

        沈鸢疑惑,函谷关……那不是人间的朝圣祭祖之地吗?

        传说太上老君曾在人间化名为老子,途径函谷关,并在此留下了五千言道德经,所以此地甚是有名。

        这函谷关,因关在谷,深险如函而得名。东自崤山,西至潼津,通名函谷,号称天险。

        可是这开明兽,为何跑到了那里?

        “本座知道了。”

        夜君辞头疼的扶额,沈鸢看了夜君辞一眼,开口说道。

        “正好我要去人间历练,倒不如先去寻了那开明兽,将它送回昆仑山?”

        夜君辞闻言,抬起头,眼神有些犹豫。

        “函谷关那里有些凶险,毕竟是鬼是神,都想得到那块儿风水宝地,所以……”

        “无碍,殿下要相信我啊。”

        沈鸢笑了笑,然后起身走到了夜君辞的身后,温柔的替他揉着太阳穴。

        “殿下这几日这般辛苦,这种小事情,就交给我了。”

        夜君辞沉思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好。”

        第二日,沈鸢收拾好了东西,就打算去找夜君辞告别,没想到她前脚刚一出门,夜君辞后脚就紧紧的跟在了她的身后。

        “殿下……你……”

        夜君辞手中拿着封魂,前一阵子脸上的疲惫一扫而光。

        “走吧,我们该出发了。”

        “不是等等……”

        沈鸢拦下了夜君辞,然后探究的看着他,似乎是想在他的脸上找到一丝一毫的破绽。

        “殿下这是何意?”

        夜君辞耸了耸肩,一脸的无辜。

        “本座自然是同你一起前往函谷关。”

        沈鸢抱着胳膊,看着夜君辞,有些不开心的开口说道。

        “殿下别开玩笑了,你这府中每日都有成千上万的事情需要处理,哪里有时间?”

        夜君辞一脸“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的表情看了沈鸢一眼,随后低下头在女人耳边轻声说道。

        “时间都是挤出来的,本座愿意为了你,做一个昏君。”

        这……沈鸢红了耳朵,她刚想开口反驳,就听到了孟令衣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

        “上神大人这是要走了吗?”

        沈鸢转过身,果然就看到了正款款而来的孟令衣,只是同孟令衣一起的,却是一个生面孔。

        沈鸢看着那个女人,身着一身黑色长裙,身上披着暗色斗篷,脸戴面纱,窥不清真容,只能看到她的一双眼睛,像是鹰眸,她的瞳孔颜色近乎于灰白色,看上去死气沉沉的。

        “正是,本君马上就要出发了,只是……”

        沈鸢说到这里,看了一眼夜君辞,孟令衣心领神会,她笑着说道。

        “上神大人不必担心,在冥王殿下不在的这些时日,冥王府的事物就交于我和辛沐瑛了。”

        “啊忘了介绍,这位是监管十八层地狱行刑之所的判官,辛沐瑛。”

        沈鸢闻言,得知了辛沐瑛的身份,她对着辛沐瑛笑了笑,说道。

        “判官大人好。”

        辛沐瑛倒是郑重其事的抬起手,对着沈鸢作了一揖,说道。

        “见过上神大人。”

        沈鸢察觉到了这辛沐瑛的不善言辞,她也只是笑笑没再说话。

        “殿下放心吧,冥府暂时交给我们,不会有事的。”

        孟令衣对着夜君辞说道,随后她掐算了一下时间,赶紧说道。

        “殿下和上神大人需速速出发,一会儿赶上鬼门关大开,想出去就有些难了。”

        “鬼门关?今日莫不是中元节?”

        孟令衣点了点头,沈鸢暗叫不好,于是赶紧拉起了夜君辞的手,穿过冥府结界,来到了人间。

        可结果,沈鸢真的是怕什么就来什么,果不其然的,他们还是赶上了鬼门大开,被人山人海的鬼魂们拥挤,迷失了方向。

        “这……”

        沈鸢站在不只是何处的地方,无措的看着夜君辞,倒是夜君辞并不在意这一次的失误,他只是环顾了一下四周,很快的就找到了方向。

        “我们距离函谷关不远了,只需走上几日,便可到达。”

        沈鸢只觉得这句话异常的熟悉,她扯着夜君辞的衣袖,怒目圆睁。

        “殿下的意思是,我们还要走着过去?”

        夜君辞不置可否。

        沈鸢甩了甩袖子,脸色有些不好,她突然驾起了云,想要驾云离开,然而还没等她飞出几步远,就又被夜君辞抓了回来。

        “上神大人冷静,且听本座细细道来这其中缘由。”

        沈鸢不知道夜君辞还有什么理由,一个身为冥府之主,另一个……暂且是身有仙法的修行之人,她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何夜君辞不用自己身上的本事,每一次都是在走路。

        沈鸢发现自己自从跟夜君辞共事之后,不是在赶路,就是在赶路的路上。

        “上神大人可知这函谷关方圆几里之外,到底有多么凶险?”

        沈鸢一愣,她看了一眼周围,安安静静的还有虫鸣,没看出到底有多凶险。

        夜君辞叹了一口气,捏了一下沈鸢的脸颊,将函谷关的事情娓娓道来。

        这函谷关,自古以来表示便是兵家必争之地,所以这里经常打仗,这仗一打多了,便有无数的横死之人化为了厉鬼,在函谷关周围四处飘荡。

        而且这里除了厉鬼,还有许多凶猛的魔兽鬼怪,这些也是极其难对付的。

        最重要的一点,这里,经常出入一些能人异士,可千万别小看这些人,这其中像是夜君辞和沈鸢这般有本事的,可不在少数。

        虽说他们来到函谷关的目的尚不明确,但是他们一定不是在策划什么好东西,所以夜君辞告诉沈鸢,他们此时应当越低调越好,避免卷入那些能人异士的神秘计划之中。

        沈鸢弄清了原委,点了点头。

        “原来,这函谷关这样复杂,可是……那为何太上老君在下凡之后,也来到了这里,并且留下了一本道德经呢?”

        夜君辞摸了摸下巴,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也许,是他想镇压一下这里的邪气吧,又或许是,想要阻止什么的发生,如果函谷关真的被什么心怀野心的人纳入囊中,那这里,也许会变成第二个百魔坛。”

        不知为何,沈鸢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突然浑身一个激灵,觉得有些阴冷。

        “无碍,上神大人且放心,本座会护着你的,我们先尽快赶路,等到了函谷关再做打算。”

        沈鸢点了点头,就同夜君辞向着函谷关的方向走去,越接近函谷关,这里的地势就越崎岖,沈鸢看着脚下的黄沙,觉得有些口渴。

        奇怪……是因为到了人间吗?自己竟然也会有口渴这种感觉。

        夜君辞发现了沈鸢的异常,他唤出了拂灵。

        “你去前方寻一寻,是否有水源。”

        拂灵领了命,飞走了,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十分清脆的声音,在他们背后传来,沈鸢浑身一僵,疑惑的看着夜君辞。

        “我们刚刚走了那么久,都没有感受到任何的人气,为何这时会突然出现两个活人?”

        夜君辞皱了皱眉,将沈鸢护在了身后,示意她不要紧张,自己还在。

        沈鸢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她眯着眼,看清楚了来人,那二人一男一女,那男人身着一袭玄青色的长袍,墨发高束,面容只能称得上是英俊,而另一个女人,看起来似乎是年纪不大,身上穿着与男人款式差不多的玄青色衣袍,头戴帷帽,二人正急匆匆的向着沈鸢他们的方向跑来。

        “太好了,我和师兄走了许久,可算是见到了活人!”

        那女孩儿清脆的声音,一下子打破了这里的宁静,沈鸢瞥了女孩儿一眼,透过帷帽,只看清了女孩儿那十分明亮的双眸。

        “不好意思,我们有些唐突的打扰二位了。”

        那男人见沈鸢和夜君辞的脸色不是十分的好,他赶紧对着二人抱拳,表示歉意。

        “我与师妹来自峨眉山,在一位奇人座下修行,今日奉了家师的命令前来函谷关处理事情,贸然前来惊扰了二位,真的是抱歉。”

        那个女孩儿一听男人这么说,她这才意识到了错误,她也赶紧对着二人抱了抱拳。

        “无碍。”

        夜君辞打量了二人一下,皆未在二人身上感受到敌意,他这才稍稍放了心。

        “啊,忘了自我介绍,我叫苏念,这位是我的师兄,苏忘情。”

        沈鸢在心里默念他们的名字,发现这二人的名字还真是奇怪,一个叫忘,一个叫念。

        “我叫夜君辞,这位是沈鸢,我们也是来函谷关处理事情的。”

        夜君辞想着用化名,可是他仔细一想,几乎除了那几人之外,似乎是没有人听过他与沈鸢的真名,于是他也懒得改了。

        “那我们这就算是认识了。”

        苏念的性格很好,她自来熟的向前迈了一步,离二人又近了几分,奈何沈鸢对于突然出现的他们,还是有些怀疑。

        苏忘情并不像苏念那般开朗,他只是拿着剑立在苏念身后,像一根木头。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