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四十三章 疗伤
第四十三章 疗伤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栾寻终于松了一口气,他趴在地上,身上的冷汗将衣襟都淋湿了。

        终于,天上的金色光芒隐去,那吟唱声也消失了,女娲娘娘离开了这里,温钰低头,看了栾寻一眼。

        “起来,没出息!”

        栾寻有苦说不出,他在心里吐槽,谁能像你一样,在面对那位伟大的创世神时,也能那么刚……虽然他刚才看到了温钰脸上一闪而过的慌乱。

        温钰看了一眼那结界,最终还是离开了这里,这场闹剧,最终还是要温钰收拾残骸。

        而另一边,夜君辞带着沈鸢和孟沁霜,向着冥府赶去,在路上,沈鸢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刚刚……那是什么情况?”

        夜君辞的脸色有那么一瞬间的不自然,他咳嗽了一声,回答道。

        “刚才……应该是女娲娘娘来了。”

        “什么?”

        然而孟沁霜比沈鸢还要激动的惊叫出声,她现在遗憾,也什么她就差了那么一点点,就没有见到女娲娘娘。

        夜君辞看了孟沁霜一眼, 打破了她心中的幻想。

        “你可别期待什么了,如果刚才我们晚走一步,那就再也回不来了。”

        沈鸢突然觉得几人运气还算是不错,如果他们真的被女娲娘娘抓住,那可真的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我们回去再说。”

        夜君辞一边说着,一边加快了赶路的步伐,很快,他们就回到了冥府,沈鸢想着先将孟沁霜送回孟婆庄,夜君辞同意了。

        孟沁霜回去以后,并没有对孟令衣说实话,她只是说自己的这一趟旅途十分开心,她看着自己娘亲露出的笑脸,觉得一切都值了。

        “大人放心,等以后有机会,我再带着沁霜去玩儿。”

        孟令衣听到后赶紧摆了摆手。

        “这一次都十分麻烦上神大人了,在下十分感谢上神大人,万不敢再麻烦您一次了。”

        然而还没等沈鸢回答,夜君辞就冷哼一声。

        “算你识相。”

        夜君辞说完,就拉着沈鸢离开了,他一边走着一边说。

        “快点回去,本座好好看看你有没有受伤。”

        沈鸢尴尬的转过头对着孟令衣母女笑了笑,母女二人对着沈鸢挥了挥手。

        “你慢点走……”

        沈鸢感觉自己被大步流星的男人扯着,像是扯着小鸡崽儿,让她十分不爽。

        “你以为你能骗得了本座?”

        “什么?”

        沈鸢一愣,不是,她骗他什么了?

        夜君辞踢开了寝宫的大门,将沈鸢按在了榻上,作势要掀开她的衣衫。

        “等等!”

        沈鸢拼死护住自己的衣衫,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夜君辞。

        “你要干什么?”

        “本座自然是要查看你的伤。”

        沈鸢不信,这男人的架势,怎么看怎么……奇怪。

        “我真的没事,你不用看,再说了,男女授受不亲。”

        夜君辞勾起唇角笑了一下,然后抬起了沈鸢的下巴。

        “那按照你的意思,本座是碰不得你了?”

        沈鸢尴尬的红了脸,她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话。

        “结了亲的人,自然,自然……”

        夜君辞听到后眼睛突然一亮,他凑近了,看着沈鸢的眸子。

        “上神大人的意思是,想与本座结亲?”

        “不不不,殿下误会了!”

        沈鸢真想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她刚刚在胡说什么,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殿下,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必解释,本座满足上神大人的愿望。”

        真的是……沈鸢知道自己刚刚因为一个失误,就把自己给卖了。

        夜君辞坐到了沈鸢的身边,也没再为难她,他收起了调侃,认认真真的替沈鸢把起了脉。

        然而就在夜君辞刚触碰到沈鸢脉搏的下一秒,他就皱紧了眉头。

        “好啊你……”

        完了,被发现了,沈鸢欲哭无泪,总觉得自己免不了夜君辞的一顿唠叨了。

        “殿下听我解释。”

        “不必解释,来,躺下。”

        夜君辞扶着沈鸢躺了下来,沈鸢心惊胆战,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被男人给生吞活剥了,毕竟现在夜君辞的脸色,足以将一个孩童吓哭。

        “殿下……”

        夜君辞不为所动,沈鸢无奈,只得听话的躺了下来。

        “闭上眼睛。”

        沈鸢闭上了眼,就在她紧张万分的时候,她突然感觉有源源不断的热流,将自己破损的经脉包围,修复。

        夜君辞……在替她疗伤?

        沈鸢没忍住睁开了眼睛,看到了夜君辞皱着眉,小心翼翼的施法,生怕出了一点什么差错。

        沈鸢没忍住,勾起了唇角。

        过了一会儿,夜君辞终于收起了法术,松了一口气。

        “以后可不能这般胡闹了。”

        沈鸢笑了,露出了洁白皓齿,眼前的女人眼角弯弯,像是月牙,这一笑,一下子击中了夜君辞心中的那份柔软。

        “本座十分庆幸。”

        “庆幸什么?”

        沈鸢收起了笑容,疑惑的看着男人。

        “本座庆幸,在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没有将你认成是天上的那群人。”

        夜君辞当然庆幸了,如果他当时,认为沈鸢和天庭的那些自以为是的神仙们一样,那二人就不会发生接下来的这些事情了。

        “殿下……我累了。”

        沈鸢面色微红,她侧过身,避开了夜君辞炙热的视线,夜君辞叹了一口气,拿起被子盖在了沈鸢的身上。

        “上神大人累了一天,早些歇息,有事情明日再说。”

        沈鸢点了点头,突然,她想起来了那个镂空木盒,她赶紧将木盒从袖口中拿出来。

        “这个,给你。”

        夜君辞接了过去,看到了已经变黑的符咒,他扯起嘴角嘲讽一笑。

        “这符咒在地府上万年,还从来没有发黑,如今去了天庭才一日,就被邪气入侵得这般严重。”

        沈鸢尴尬的扯了扯嘴角。

        “看来,这天上的邪气,确实比地下要重些。”

        夜君辞说完,将手覆在了镂空木盒上,过了一会儿,他将手拿下来之后,那符咒也恢复了原本的颜色。

        “好了,上神大人不必想那么多,好生休息。”

        夜君辞说罢,便离开了,沈鸢累了一天,身心俱疲,再加上身体的不适,她很快的就进入了梦乡。

        拂灵从她的袖口中偷偷的溜了出来,鬼鬼祟祟的想要离开,然而就在它刚出门的时候,竟然看到了夜君辞的银扇,静静地躺在地上。

        什么情况?

        拂灵本想着在地府找一个灵气充沛的地方修炼,却没想到在半路上碰到了一把拦路扇?

        这会不会是……夜君辞不小心落下的?拂灵看着夜君辞的这把银扇,似乎并没有灵实,于是它也就放心的从银扇上方飘过。

        然而还没等拂灵飘出几步远,它突然听到了一道十分冰冷的声音,在自己背后传来。

        “站住!”

        拂灵僵住了身子,心想是不是被夜君辞抓包了?结果它转过身,却并未发现一人。

        奇了怪了?幻听?

        拂灵转了一圈,疑惑的再次飘走了,然而下一秒,它的眼前就一道银光闪过,差一点闪瞎了它的双眼。

        “啊啊啊鬼啊!”

        拂灵惨叫着想要飞回去,结果被控制住,甚至是被堵住了声音,拂灵嗷嗷叫喊,却是一点声音也没有。

        “你闭嘴,吵吵嚷嚷,小心惊醒沈鸢上神。”

        拂灵被吓哭了,它呜呜的回过头,结果还以为自己眼花,它竟然看到了夜君辞的银扇,正漂浮在自己面前,扇子呈打开的形状,扇面上浮现出了一头凶兽的面容,拂灵没见过那兽,因此一律划分为凶。

        “你,你你你……你成精了?”

        银扇沉默了一下,怼了回去。

        “你才成精了。”

        这两个物件你看我我看你,终于发现,它们两个其实都成了精。

        “你……你以前在冥王殿下身边的时候,为何从来没开口说过话?我还以为你没有灵实,刚才属实是吓了我一跳。”

        “因为我高冷。”

        银扇冷声回答,拂灵一噎,思考着自己能否将银扇给掐死。

        “你……你怎么在这?”

        银扇听到了拂灵的询问,它突然挺了挺胸脯。

        “我自然是被殿下派来守护上神大人的。”

        拂灵有些怀疑,随后有些不开心。

        “我们家大人身边有我,你算个什么东西?”

        银扇一下子生气了,他突然施法,死命的勒住了拂灵的脖子。

        “你才不是东西,小爷名叫封魂,给我记住了!”

        拂灵眼冒金星,它没想到夜君辞的这把银扇,脾气竟然这么……不好。

        封魂冷哼一声,松开了拂灵。

        “你该干嘛干嘛去吧,这里有我,是不会让任何人接近上神大人的。”

        拂灵晃了晃脑袋,还是觉得晕乎乎的,它在心里摸摸吐槽。

        “狗腿。”

        拂灵看了封魂一眼,最终还是离开了这里,毕竟封魂在这里守着,它十分放心,所以它就安心的去找了一个修炼宝地,去修炼了。

        毕竟就它这个菜鸟,想要在以后的日子里保护自己的主人,还是有些难度的。

        第二日一早,拂灵在沈鸢醒来之前,又偷偷的钻回了沈鸢的袖口,沈鸢这一夜睡得很好,她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个让她意想不到的人。

        “云清?”

        云清笑看着沈鸢,将沈鸢扶了起来。

        “正是奴婢,奴婢回来了。”

        沈鸢非常开心,她前一阵子还担心着云清的情况,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回来了。

        “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我的身边没有你,还觉得空落落的。”

        云清笑了一下,说道。

        “奴婢能再次回到上神大人的身边,自然也是十分开心。”

        二人寒暄了一会儿,夜君辞就来了。

        “上神大人身体好些了吗?”

        沈鸢摇了摇头,说道。

        “已经无碍了。”

        夜君辞这才放了心,他看了一眼云清,云清心怀愧疚的赶紧低下了头。

        “反省好了?”

        云清听到后赶紧跪了下来。

        “奴婢知道错了,奴婢在里面已经反省了自己,以后定不会再临阵脱逃了。”

        夜君辞点了点头,随后说道。

        “本座将云清放了出来,是希望你的身边能有一个陪伴你的人,本尊看你十分喜爱云清,所以就破了这次例。”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