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四十二章 对峙
第四十二章 对峙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沈鸢直起了身,一步步的向着九重天的结界入口处走去。

        等到快要到了结界口,沈鸢突然听到了争吵声,兵器的碰撞声,以及一阵高过一阵的惨叫声。

        遭了……

        沈鸢快步跑了过去,结果就看到了令她十分震惊的一幕。

        此时在结界处,两队人马正在对峙厮杀,一边是身着玄色衣袍的夜君辞,带着一众阴将,想要破结界而入,而另一边,则是一袭白袍的温钰,带着神兵神将死守在结界处。

        黑白色的影子在相互扭打厮杀,而那两位王者此时正面对面站着,他们眼中杀气腾腾,正在做着无声的较量。

        还好……还好,自己赶上了。

        沈鸢自己的那块儿石头终于落了地,现在的这个情况,他们似乎并没有惊动太多的人,还不算糟。

        然而她刚想上前,就被人给叫住了身。

        沈鸢回头,就看到了栾寻和孟沁霜带着花神娘娘赶了过来。

        三人满眼的焦急,在看到沈鸢之后,皆是松了一口气,沈鸢还是没忍住一阵动容。

        能有人这般关心自己,也是她几世修来的福分了。

        花神娘娘走上前,拉着沈鸢的手,上下仔细的打量着。

        “快让本君看看,你有没有受伤?”

        沈鸢对着她笑了一下,回答道。

        “花神娘娘放心,我没事。”

        栾寻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将刚才的事情娓娓道来。

        刚才他带着孟沁霜离开了极乐宫,可是等了许久,都不见沈鸢出来,待到他们进来寻找沈鸢的时候,沈鸢竟然不见了。

        栾寻带着孟沁霜几乎将整个仙宫翻了一个遍,却硬生生的错过了帝君寝宫的偏殿。

        栾寻甚至怀疑沈鸢已经先一步回到了冥府,可是孟沁霜还在这里,沈鸢怎么可能将她扔下,所以栾寻就赶紧去找了花神娘娘,让花神娘娘帮忙。

        花神娘娘掐指一算,算出了沈鸢的位置,于是三人也没有时间考虑为什么沈鸢会在那里,就匆匆的赶过去了。

        结果在路上时,花神娘娘又发现沈鸢已经改变了路线,去往了天庭入口结界。

        “我……刚才被帝君关了起来。”

        沈鸢不想解释太多,花神娘娘了然的拍了拍她的手。

        “本君知道,你不必多说了,好了,既然已经找到你了,那本君就放心了,只是那边的情况……”

        花神娘娘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混乱,只觉得头疼。

        “花神娘娘放心,我一定会处理好那边的事情,只是……处理好事情之后,我可能,就要离开天庭,再也不回来了。”

        花神娘娘似乎是早就已经预料到了,她揉了揉沈鸢柔软的发丝,温柔的说道。

        “本君知道,你放心的去吧,本君会在天庭看着你,你如果有什么帮助,就去人间的庙宇给本君上香,本君就知道了。”

        沈鸢用力的点了点头,对于花神娘娘,她确实是有些不舍,毕竟在以前,花神娘娘是整个天庭,除了栾寻之外最关心自己的人了。

        花神娘娘深深地看了沈鸢一眼,最终还是离去了。

        孟沁霜低着头,对着沈鸢轻声说道。

        “抱歉,沈鸢姐姐,都是因为我,要不是为了我,你也不会来参加百花会,也不会被欺负,也不会……生出这么多的事端。”

        沈鸢无奈的笑了一下,她牵起了孟沁霜的手,安慰道。

        “你快不可这么说,我还想跟你说抱歉呢,答应好了要带你出来玩儿,结果却……”

        沈鸢抱了孟沁霜一下,随后说道。

        “你放心,我一定会处理好这里的事情。”

        随后沈鸢对着栾寻点了点头。

        “她就交给你了,一定要护好她。”

        栾寻弯起唇角笑了一下,眼中皆是宠溺。

        “我知道,你放手去做吧,你想做的,没有做不到的。”

        于是二人十分有默契的点了点头,沈鸢就向着结界处飞去。

        那边打的正激烈,战场硝烟弥漫,可是那二人一下子就发现了沈鸢的影子。

        “沈鸢!”

        夜君辞在见到沈鸢的一瞬间,就唤出了束魂链,将沈鸢拦腰夺了过去。

        沈鸢刚一落地,就被男人死死的抱住了。

        “我终于见到你了。”

        沈鸢突然觉得,自己一直都空荡荡的心,突然间被什么东西给填满了,这种特殊的感情,沈鸢也不敢随意妄下定论。

        “我在呢,我在这里。”

        然而两人的惺惺相惜,在温钰眼里就像是一根毒刺,硬生生的刺进了自己的心脏。

        “你放开她!”

        温钰怒吼,然而夜君辞并未理会。

        “怎么样?你有没有受伤?嗯?告诉本座,谁让你受伤,本座就宰了谁!”

        沈鸢没忍住笑了出来,她忽然觉得这个看似可怕的男人,竟还有着幼稚,这极大的反差,让沈鸢的心也跟着柔软了。

        “殿下放心,我真的没事。”

        夜君辞听到后这才放下心来,他这才有功夫转过身,看向了异常愤怒的温钰。

        “刚才帝君说什么?本座没有听清。”

        温钰咬着牙,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以免暴走。

        “本尊让你放开她!”

        夜君辞忽的笑出了声,他面带嘲讽的看着温钰,仿佛在看一个傻子。

        “我说帝君,您老人家是不是糊涂了,沈鸢是本座的女人,您还没有资格命令本座。”

        沈鸢脸色一红,她什么时候成了夜君辞的女人了?

        “你的女人?你在说什么?”

        温钰一脸的不可置信,他看向了沈鸢,温钰的视线仿佛一把刀子,割在了沈鸢的身上。

        “本座还没有责怪帝君对本座的女人乱用私刑,你倒好,反而先怪起本座来了?”

        温钰深吸一口气,面色逐渐变得苍白,他对着夜君辞大吼。

        “你少废话,你同本尊直接打一架,赢了的人才能将沈鸢带走。”

        然而夜君辞听到后突然黑了脸。

        “帝君这是什么意思?帝君当我的沈鸢是一个物件?随随便便就能成为赌注?”

        温钰顿了顿,没有说话,他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本尊今日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你将沈鸢带走。”

        沈鸢扶额,她没想到温钰这一次竟然这般执着。

        “温钰,你放我走吧,好不好?”

        沈鸢看着男人的身影,依旧是那般高大,但是却也显得有些孤独,也许温钰的孤独,只有沈鸢一个人可以看出,只是……她没有那个精力,为她根本就得不到的人付出所有。

        “不可能。”

        果然,她说什么都没有用。

        “那你就承认,很喜欢我。”

        然而沈鸢话音刚落,温钰就皱着眉,心虚一般的侧过了头,避开了沈鸢的视线。

        夜君辞嘲讽一笑,随后说道。

        “承认喜欢一个人,竟这般难?本座今日可算是见到了。”

        然而温钰并不理会夜君辞的嘲讽,他只是有些顾忌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天上,似乎是透过云层,看向最高的那层大罗天。

        面对温钰的沉默,沈鸢也是在意料之中了,事到如今,她也不愿再多说什么了。

        “那既然这样,帝君也没有理由再将我留下了,那便请帝君履行你之前的承诺,让我下凡。”

        温钰依旧沉默,夜君辞性子急,他已经准备拿着银扇,过去狠狠地教训一下温钰。

        然而正在这是,一声声吟唱,从几人头顶上面传来。

        那吟唱声十分轻柔,内容虽然听不清,可是那吟唱却带着微不可察的力量,直击人心,沈鸢听着那吟唱,仿佛将自己的内里摊开,将自己心里最深处的罪恶,全都赤裸裸的呈现给众人。

        温钰一下子僵住了,夜君辞皱了皱眉,脸上竟也露出了有些慌乱的表情。

        “怎,怎么会……”

        温钰绷紧了身子,有些不敢相信的再次仔细的听了听,结果那吟唱声似乎是越来越近,温钰的身上冒出了冷汗。

        突然,温钰对着沈鸢的方向,大喊一句。

        “你们快走!”

        沈鸢愣住了,栾寻疯了一般的拉着孟沁霜的手,跑到了沈鸢的面前。

        “快,快走,你们快走!”

        栾寻一边说着一边推着这三个人,如果有可能的话,栾寻真的想一脚将他们踢下去。

        “她……”

        夜君辞回过头,看着抬起头面色苍白浑身僵硬的温钰,没忍住开头。

        “真的是她来了?”

        温钰回过神,表情阴冷的瞪了夜君辞一眼。

        “都是因为你,非要跑过来,惊动了她。”

        “还看什么?快点给本尊滚,要是晚了都别想活!”

        这一次夜君辞倒是好脾气的没有生气,他抬起头,看着天空中慢慢出现的那抹金黄色的光,他轻声说了一句。

        “抱歉。”

        随后他就带着沈鸢和孟沁霜,驾云离开了九重天。

        栾寻差点腿一软跪在地上,他沮丧着脸看着温钰。

        “怎,怎么办啊帝君,臣还不想死……”

        温钰的情绪正在爆发的边缘,他大喝一声?

        “你闭嘴!”

        天上的金黄色光芒慢慢的变得更加明亮,终于,一道耀眼的光,冲破云层,将整个九重天都照亮了。

        众神跌跌撞撞的从自己的宫殿跑出来,十分恭敬的跪在地上。

        “参见女娲娘娘!”

        温钰抿着唇,背着双手站在原地,强装镇定。

        而一旁的栾寻跪在地上,想死的心都有了,女娲娘娘不是在大罗天中修炼吗?为何会突然出关?而且这好巧不巧,竟然赶上了这件事情。

        “温钰,你可知罪?”

        一道异常空灵的声音,在天空之上响起,那声音带着沉稳,不疾不徐,可是却无法让人忽略。

        “本尊……知罪。”

        “你可知你错在了哪里?”

        温钰皱着眉,回答道。

        “本尊错在,不该将夜君辞放走。”

        女娲娘娘听到后,没了声音,栾寻的心也跟着提着,生怕女娲娘娘一怒之下将他们踩死。

        “不,你错就错在,给了夜君辞来到九重天的理由。”

        女娲娘娘这句话,说的异常有深意。

        温钰自觉理亏,目视前方没有回答,他也不想多解释些什么,因为他害怕将沈鸢也牵扯进来,那就遭了。

        “去领罚吧。”

        “如果再有下次,本宫定当不会这般轻易的饶恕你。”

        温钰对着天上拜了一下,送走了女娲娘娘。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