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四十章 萧瑶落败
第四十章 萧瑶落败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沈鸢很快的就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再看向温钰的时候,漂亮的眸子中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情感。

        “帝君搜便是了,无碍,我既然已经决心下凡,那我在天庭的脸面也不用要了。”

        未了,沈鸢又加了一句。

        “这样牺牲了我的尊严,换来天庭一派祥和,划算。”

        沈鸢是故意的,她故意将这沉重的担子,压在温钰的身上,她虽然觉得自己有些卑鄙,可是这也是她放下这九重天一切的最好的办法。

        栾寻对着沈鸢大喊。

        “不可,万万不可!沈鸢你不要冲动!”

        沈鸢转过了身,将栾寻扶起。

        “你不必跪着,我没有犯任何的错,还有,谢谢你永远义无反顾的站在我的身边。”

        沈鸢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还是被温钰听到了,温钰的心口突然一痛,宛若针扎。

        沈鸢对上了栾寻惊恐的视线,她示意栾寻放心,这一次,她不仅要彻底的脱离这压抑的天庭,更是要风风光光的从这里走出去。

        孟沁霜在沈鸢的示意下,将栾寻拉回了一侧,众神都在目不转睛的看着沈鸢。

        萧瑶面带笑容,洋洋得意。

        花神娘娘皱着眉对着温钰说道。

        “还望帝君三思,这身一旦搜了,你让沈鸢以后如何在这天庭待下去?”

        沈鸢对着花神娘娘笑了一下。

        “无碍,我本来也不打算在这里待下去了,只不过……”

        沈鸢带有歉意的对着花神娘娘福了福身。

        “真的很抱歉,我这个打算要走的人,竟在临行之前,把娘娘的百花会给搅得不成样子。”

        花神娘娘担忧的看着沈鸢,随即她收回视线,目光冰冷的看向了萧瑶。

        “这个罪责你就不要往自己身上揽了,本君知道该找谁去问罪!”

        萧瑶对上了花神娘娘愤怒的目光,她心虚的低下了头。

        沈鸢笑了笑,突然觉得很暖心。

        “好了,帝君,你搜吧。”

        沈鸢张开了双臂,歪着头看着温钰,一副无助,任人宰割的样子,属实是让人看了心碎。

        “不过,提前说好了,如果搜出来在座各位想看到的东西,那我自然会认罪,可若是没有搜出来,那又该如何呢?”

        温钰听到后,看了萧瑶一眼,然而萧瑶势在必得,她嗤笑一声,十分随意的说道。

        “这个上神大人就不必担心了,如果真的是本君错怪了你,那本君也会接受一切惩罚。”

        “好!这可是你说的。”

        沈鸢得到了自己满意的答复,她对着温钰挑了挑眉,示意他可以开始了,然而温钰这一次却再也没有了平日里的果断。

        “你随本尊一同去偏殿。”

        “不用。”

        沈鸢果断的拒绝了,她目光如灼的看着温钰,平静的开口说道。

        “就在这。”

        沈鸢想让大家都看一看,自己的心是如何死的,在她冷漠无情和决绝的背后,到底是一番怎样的情景。

        温钰本想再说些什么,可是他看着一道道目光紧紧的黏在自己的身上,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抬起了手。

        沈鸢笑了,很释怀的笑容。

        温钰闭着眼睛,施法在沈鸢的身上查找,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萧瑶目光贪婪的盯着沈鸢,结果温钰查找了许久,都没有任何的发现。

        温钰查找一番后,忽的松了一口气,他放下了手,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说出了最终的结果。

        “本尊并未在她的身上搜到任何的不祥之物。”

        “这,这怎么可能?”

        萧瑶惊慌失措的看着温钰,试图从他脸上看出一丝一毫的包庇情绪,然而温钰异常的从容淡定。

        “帝君,您是不是……落下了什么?”

        萧瑶不怕死的质疑温钰,果然,那个男人一下子愤怒了,他扬起手,隔空给了萧瑶一击。

        “你竟敢质疑本尊?”

        萧瑶趴在地上,依旧是不敢相信,她疯了一般的爬起来,想要上前亲自去沈鸢身上查看,结果被温钰再次击了回去。

        “够了,今日的骚动皆因你而起,如今竟还想着惹事?”

        萧萧明明看到了那镂空木盒被沈鸢拿了出来,为何会不见了?就这般凭空消失?她又哪里有这样的能力!

        沈鸢放下了手臂,好整以暇的看着萧瑶。

        “刚才说好了,萧瑶上神愿意接受一切惩罚,上神大人的这个承诺,还作数的吧?”

        萧瑶苍白着脸疯狂的摇头,她跪在了西王母面前,求着西王母。

        “西王母大人,可否请您再次查验一番?在下真的亲眼见到沈鸢从她的袖口中拿出了那百鬼阴阳符,在下没有眼花!”

        然而无论萧瑶如何哀求,西王母都不为所动。

        “够了!你还没疯够吗!”

        温钰施法将萧瑶的嘴封上,然后冷声询问着座下众神。

        “谁对本尊查看的结果有异议,说出来!”

        众神一言不发,确实,刚刚他们都已经亲眼看到了,温钰确实没有在沈鸢的身上搜出来什么。

        再说了,温钰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小上神而说谎,他是众神的表率,是万万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

        沈鸢看着跪在地上痛苦挣扎的萧瑶,心中甚是痛快,她隐忍了这个女人这么多年,如今终于让她尝到了自己当初的痛苦,果然,如果人一旦下定决心要做一件事,是谁也拦不住的。

        “既然没有疑问,那今日的事就到此结束,花神娘娘,抱歉,你的百花会……”

        花神娘娘听到后赶紧对着温钰摇了摇头。

        “本君倒是无碍,只不过,沈鸢却是受了委屈。”

        温钰看向了沈鸢,结果沈鸢无所谓的对着他笑了一下。

        “帝君,您可别忘了,有人应当为今天的事受到惩罚。”

        温钰看瞥了一眼在地上苦苦挣扎的萧瑶,他解除了法术,萧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帝君,帝君请相信臣,臣当真是亲眼见到的!”

        沈鸢冷笑一声。

        “行了,别装了,你为了栽赃我,为了将我赶出天庭,当真是演了一手好戏。”

        “我就当你与我今日做了一场游戏,这游戏有输必有赢,既然你输了,就当认罚,怎么,萧瑶上神在这天庭也算是说得上话的,如今这是……玩儿不起吗?”

        沈鸢的话硬生生将萧瑶气的吐血,她恶狠狠的瞪着沈鸢,仿佛沈鸢是什么恶鬼一般。

        “本君……当然玩儿得起……”

        萧瑶咬牙切齿的从嘴里挤出这一句话,沈鸢听到后拍了拍手,赞叹道。

        “很好,不愧是萧瑶上神,我没有看错你,那好了,既然事情都已经真相大白,那帝君可以治萧瑶上神的罪了。”

        温钰扶了扶额,今天这些事情差一点让他急火攻心,气出些什么病来。

        “萧瑶,你今日搅了花神娘娘的百花会,私自调遣了天庭神将,更是冤枉无辜的人,造成了不小的骚乱,你可知罪?”

        萧瑶颤抖着身体,头晕目眩,她的握着拳,指甲深深的陷进了肉里,眼前这才恢复了一些清明。

        萧瑶沙哑着声音回答。

        “臣……认罪。”

        “好,那本尊就让你接受九重天的鞭刑,九九八十一日,每日二百鞭,你觉得如何?”

        萧瑶咬了咬唇,点了一下头。

        于是帝君就下令将萧瑶押金天牢,等待明日开始行刑。

        沈鸢看着萧瑶狼狈的背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开心,谁知道,自己会不会就是下一个萧瑶?

        栾寻和孟沁霜可算是松了一口气,他们那颗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了下来。

        温钰和花神娘娘亲自将西王母送出了天庭,随后温钰回到了极乐宫,这一场百花会,最终不欢而散。

        沈鸢正准备带着孟沁霜离开这里,结果碰到了折返而来的温钰,温钰将她拦下。

        “本尊有话与你说。”

        沈鸢耸了耸肩,说道。

        “帝君说吧,我听着呢。”

        然而温钰却是看了栾寻和孟沁霜一眼,栾寻心领神会,他拉着孟沁霜,先一步离开了这里。

        “帝君大可不必,你我之间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话要说。”

        温钰沉默了一下,随后说出了两个字。

        “抱歉。”

        沈鸢愣住了,她没有想过帝君竟然会说出“抱歉”这两个字?说出去以后一定不会有人相信。

        “帝君……您是在跟我道歉?”

        温钰点了点头。

        “本尊今日,应当相信你的。”

        温钰不说还好,他这一说,更是惹得沈鸢心里极其的不舒服,沈鸢笑弯了眼睛。

        “帝君,这件事情已经彻底的结束了,如今您再说什么也无用,您应当一切向前看,万万不可做令自己后悔的事情。”

        温钰忽的沉默了,他盯着沈鸢看了许久,发出了一声感慨。

        “是啊,你说得对,有些事情做了,就不应反悔。”

        “嗯,确实,反悔也没有用。”

        沈鸢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说道。

        “我可能得最后一次麻烦帝君一下了,请帝君尽快的剃下我的仙骨,将我贬下凡,我挺急的。”

        温钰一噎,皱着眉看着沈鸢,他那琥珀色的瞳孔中,一片阴沉。

        “你急什么?”

        我急着投胎……沈鸢十分无语,她当然是急着去见夜君辞了,谁知道那个男人等的急了,会不会做出一些可怕的事情。

        “我急着下凡……玩儿……”

        温钰嗤笑一声,说道。

        “你当真是急,不愿意在本尊身边待上一分一秒。”

        沈鸢不置可否,并没有说些什么。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骚乱从殿外传来,一个神将火急火燎的跑进殿内,对着温钰说道。

        “帝君,不好了,冥,冥王他在九重天的结界处,想要,想要闯进来!”

        神将话音刚落,一阵阵鬼哭狼嚎的声音就传进了温钰的耳朵。

        这个夜君辞……沈鸢哭笑不得,她看着温钰手背上爆起的青筋,只觉得神奇,她确实没有见到过这样情绪异常的温钰。

        “为了你?”

        温钰没头没尾的说了三个字,然而沈鸢一下子就听懂了,她没有回避这个问题。

        “是。”

        温钰突然抬起手,吓了沈鸢一跳,她还以为温钰要打她,结果温钰只是将手放在了她的额头。

        沈鸢感觉到了温钰的靠近,想躲却又躲不掉。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