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三十九章 阴阳符
第三十九章 阴阳符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然而沈鸢听到后却突然愤怒了,她摸了摸那个木盒,对着栾寻冷声说道。

        “它才不是什么不祥之物,它是夜君辞交于我的保护符,我不允许你这样说它!”

        栾寻反驳道。

        “我也不想这样说,可是……这东西,在天庭确实是不祥之物,你没有办法凭借一己之力,改变别人的思想。”

        沈鸢抿了抿唇,低下头说了一句,“我会保护好它的”。

        栾寻不再说些什么了,百花会依旧在进行着,这期间花神娘娘向着沈鸢投去了无数次关切的目光,然而沈鸢却是不敢看她的眼睛,毕竟自己这一次这般决绝,还真有些对不起花神娘娘。

        栾寻始终提着一口气,本想着在这之后就会平安无事,结果他真的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沈鸢看着萧瑶早就已经空掉的座位,心中的慌乱也依旧在蔓延,沈鸢一直在盯着那边,然而萧瑶依旧没有回来。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阵沉重的脚步声,从殿外传来,随后在所有人都震惊的目光中,一大批神将,手里拿着泛着冷光的兵器,涌入了极乐宫中。

        栾寻暗叫不好,结果下一秒,一条长鞭就向着沈鸢击了过来,沈鸢灵巧的躲开了,然而那人依旧不依不饶。

        温钰大喝一声。

        “都给本尊住手,你们成何体统!”

        萧瑶听到后果然放下了手中的鞭子,沈鸢皱着眉,看向了萧瑶。

        “上神大人这是何意?”

        萧瑶冷哼一声,随即在温钰面前跪了下来。

        “请帝君和西王母大人先宽恕臣的罪责,臣私自调遣了守卫九重天的神将,这是大罪,可虽然臣罪不可赦,但是臣还是请求二位大人,能给臣一个解释的机会。”

        萧瑶说的字字诚恳,沈鸢抱着胳膊站在一边冷眼旁观,她倒是想看看那个女人,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温钰皱了皱眉,示意她说下去。

        萧瑶侧过脸,瞥了一眼沈鸢,眸中皆是势在必得。

        “帝君,西王母大人,臣刚刚听闻,有人私自将冥王府的不祥之物带到了九重天!”

        果然,萧瑶此话一出,众神皆是惊恐万分。

        众神从位子上站了起来,互相议论,焦急的团团转,大有一种立马就离开这里的打算。

        温钰深吸一口气,大喝一声。

        “都坐下!”

        众神没有办法,只得老老实实的坐回了座位上,脸上布满了慌乱和厌恶。

        沈鸢心里一慌,总算是明白了刚才她的心慌到底是因为什么了,果然,这个萧瑶,真的会带给自己惊喜。

        温钰皱了皱眉,看向了沈鸢,栾寻看着异常镇静的沈鸢,自己倒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慌乱的团团转。

        他起身走到了殿前,对着帝君跪了下来。

        “帝君切不可听信萧瑶的谗言,沈鸢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的。”

        萧瑶听到后冷哼一声,随后嘲讽道。

        “你倒是了解她,不过,你身为九重天上的上神,还是帝君亲侍,竟还敢替她说谎,替她欲盖弥彰?”

        其实栾寻本就心中有愧,他张了张嘴,也不知该如何回答,但是沈鸢可以说是他看着长大的,栾寻就算是死,也要护着她。

        “我看是你在血口喷人吧?”

        萧瑶嗤笑一声,有些怜悯的看了栾寻一眼。

        “啧啧啧,你还真的是敢护着她,不过出于你我这些年共事的感情,你还要提醒你一下,别一会儿从她身上搜出来什么东西,到时候再牵连到你。”

        栾寻听到后看向了帝君,并未理会萧瑶,他的这个举动,在萧瑶眼中,就是打算替沈鸢隐瞒到底了。

        “还请帝君明查,还沈鸢一个清白。”

        因为栾寻知道,沈鸢身上的那个符咒,是万万不可被他们发现的,一旦发现了,那便是死罪。

        因为天上的这些神,极其厌恶冥府的那些亡灵,他们认为在冥府的存在,就是不祥的,而凡事出自冥府的东西,甚至是人,就更加的不祥,而这些不祥会破坏天地之间的秩序,以及九重天上的安稳,所以他们才会如此抵触。

        所以在天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一旦发现有人将冥府的东西带入了九重天,那这人一定是背叛了天庭,加入了冥王的座下,替他卖命。

        沈鸢看着萧瑶的表演,感到不屑,而温钰也是一言不发,似乎是在思考萧瑶那句话的真假。

        “怎么?按照萧瑶上神的意思,从冥府回来的本君,就是那不祥之物?”

        萧瑶听到后恶狠狠的瞪了沈鸢一眼。

        “你不要在那里装糊涂,本君口中的那不祥之物指的是什么,你心中一清二楚。”

        “你就是敢做不敢认罢了。”

        沈鸢的眸子逐渐变得冰冷,其实这件事情,她承认与否,都无所谓,关键还是在于帝君的态度。

        说白了,如果帝君想要让她死,那么她绝对不会活过天明。

        沈鸢在这紧要关头,竟然还想着,抱有一丝希望的,考验一下这个男人,因为她真的很想知道,自己在温钰的心里,到底是不是那可有可无的人。

        沈鸢抿了抿唇,不顾孟沁霜的阻拦,看向了温钰。

        “帝君以为如何?”

        温钰沉默了一下,随后开口说道。

        “沈鸢并不是不祥之人。”

        萧瑶见状,依旧不松口,因为她害怕帝君一个心慈手软,再次放过沈鸢。

        “帝君,臣口中的不祥之物指的自然不是沈鸢,而是沈鸢袖口中的那个镂空木盒!”

        萧瑶此话一出,众神哗然,西王母开口说道。

        “镂空木盒?那里放着的可是镇压地府的百鬼阴阳符?”

        西王母的话,果然让整个极乐宫,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中。

        突然,一个神仙仿佛见了鬼一般的站起身,跑到了殿前跪下。

        “帝君,帝君可知那百鬼阴阳符是何物?那百鬼阴阳符中封印了上古时期的百余只最为邪恶和凶残的魔种邪灵,那符咒是可是用来镇压冥府阴气的,它可以以阴克阴,可见此物有多么可怕,如果符咒中的百鬼被放出,这天上地下定会生灵涂炭!”

        那神仙一边说着一边头冒冷汗,温钰抿着唇,只觉得那神仙磕头磕得他甚是心烦意乱。

        花神娘娘起身想要安抚众神的情绪,可是场面依旧十分混乱,这时温钰大喝一声,这才让他们安静了下来。

        “都坐下!慌什么?你们身为天神,竟然这般胆小?说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以后这天上地下谁还尊敬你们?”

        沈鸢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温钰这几句话,可真是说到了她的心坎儿上,确实,这些所谓的神仙,除了会嘴上说说,其实并没有什么真正的本事。

        花神娘娘看众神安静了下来,她这才再次起身说道。

        “刚才那位神官也说了,那百鬼阴阳符对于冥府来说是何等的珍贵,所以怎么可能出现在天宫?”

        众神一想,十分认同。

        然而刚才发生的一切事情,沈鸢都没有理会,她只是定定的看着温钰,看着那个高高在上,总是以慈悲为怀的男人,她在堵,堵这位天神的慈悲,会不会使用在自己的身上。

        “刚才我明明亲眼见到了,帝君,你大可以下令搜她的身!”

        萧瑶有些急了,她目光如灼的看着帝君,生怕温钰见不到她眼中的真诚。

        温钰犹豫了一下,转头看向了沈鸢,迎上了她炙热的视线。

        “帝君觉得呢?该不该搜臣的身?”

        沈鸢面容平静,开口轻声说出了这一句话,她的声音温柔的仿佛能滴出水,温钰觉得自己也许是听到了塞壬的歌声。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彼此,栾寻焦急的再次开口。

        “请帝君三思,这身可万万搜不得啊!”

        开什么玩笑,搜身?这种情况还真的是百闻不如一见,在这九重天上,还真的没有一位神被搜过身,如果沈鸢成了第一个,那定会被其他人嘲讽。

        “为何搜不得?栾寻上神可知那百鬼阴阳符会给天庭造成多大的麻烦?”

        萧瑶抬起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栾寻。

        “再说了,只是搜一下身而已,那又如何?”

        孟沁霜愤怒的瞪着萧瑶,她看着女人丑陋的嘴脸,真的想把她给撕碎了当做肥料,撒进她娘亲的草药地中。

        “沈鸢。”

        温钰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沈鸢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的结局。

        “不是本尊不相信你,只不过……这件事事干重大……”

        “所以呢?帝君最后的决定是什么?”

        沈鸢不想在听帝君的那些理由,她只是觉得自己几百年的一片真心,也没有融化温钰的那颗冰冷的心。

        “你随本尊前去偏殿,本尊会亲自查验。”

        “哈,哈哈哈!”

        沈鸢突然仰天嘲笑,这笑容中的心酸,也许只有栾寻能够理解。

        “帝君,你当真是给我毫不留情面啊。”

        沈鸢的脸色露出了病态的苍白,她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大殿中央,然而还没等她做出最后的决绝,拂灵突然用意念,告诉了沈鸢一个令她十分震惊的消息。

        “大人万不可激动,冥王殿下正在赶往天庭,他让大人一定要好好的等他!”

        沈鸢听到后,顿时泪如雨下,她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就像是……明明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却发现有一个人,正在不远处等待着自己,他告诉她,你要坚持下去,他马上就可以救她出来。

        温钰见她哭,有些慌乱了。

        “沈鸢。”

        温钰喊出了她的名字,沈鸢抬起了头,眸中的绝望顿时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满目的坚定。

        温钰愣了一下,沈鸢趁着这个空挡,对着拂灵说道。

        “告诉他,我知道了,还有,你让他在结界外等我,不要进来。我知道他在,这就够了,我一定会处理好这里的事情,跟着他一同回冥府。”

        拂灵听到后赶紧答应了下来,因为它也知道,夜君辞万万来不得这仙宫,一旦他进入了仙宫,就会打破九重天和冥府的来之不易的和平,沈鸢也是为大局着想,她知道夜君辞在结界外等她,她也就有了力量。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