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三十八章 剔仙骨下凡
第三十八章 剔仙骨下凡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孟沁霜与栾寻对视一眼,皆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奈,栾寻凑近了沈鸢的耳边,对着她轻声说道。

        “我说小鸢,你现在,对夜君辞到底是什么想法?”

        沈鸢一愣,黝黑干净瞳孔望向栾寻。

        “什么什么想法?”

        “不是……”

        栾寻扶额,随后再次说道。

        “我的意思是,夜君辞喜欢你,你是怎么看的?”

        沈鸢眨了眨眼,脑海中猛的浮现出夜君辞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她的酒也清醒了一大半。

        “他……他喜欢我……”

        沈鸢支支吾吾的,红着脸说不出话来,她害羞的样子,看在孟沁霜的眼中,竟然也会一瞬间的心动。

        “他喜欢我是他的事,跟我没有关系。”

        沈鸢死鸭子嘴硬,栾寻撇了撇嘴,十分嫌弃的看着她。

        “行了你别装了,你那般不在意,又为何还要回去他的身边?”

        沈鸢恼羞成怒,她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借着嘈杂的人声遮掩,大声吼道。

        “我再回去并不是为了他,我只是不想在这压抑的破仙宫待了,怎么,你有意见?”

        沈鸢话音刚落,整个极乐宫就陷入了十分诡异的安静之中。

        孟沁霜被一口烈酒呛了嗓子,痛苦的捂着胸口咳嗽着,栾寻暗叫不好,他定睛一看,果然,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沈鸢的身上。

        栾寻明显的感觉到了一道冰冷的视线紧紧的盯着这边,他没敢抬头,直觉一定是帝君……

        完了完了,他和沈鸢这次算是栽了,相比于以前沈鸢在百花会上受尽各路神仙的刁难,这一次……竟比前几次更不好收场。

        花神娘娘对着栾寻眨了眨眼,栾寻立马领会,他尴尬的笑了一声,对着众人说道。

        “抱歉抱歉,沈鸢上神喝醉了。”

        “我没醉。”

        沈鸢冷了脸色,抬起头环顾四周,没有得到那些神仙们一个友好的目光。

        她突然觉得很冷,在这偌大的九重天上,竟没有一处温暖,可以给她庇护。

        花神娘娘正欲开口替沈鸢解释,然而温钰却阻止了她。

        “你喝醉了不要紧,可别扰了大家的性质,你且出去清醒清醒吧。”

        温钰的琥珀色眸子中,看不出丝毫的情绪起伏,有的只是冰冷,花神娘娘张了张口,想要替沈鸢求情,然而沈鸢并没有起身,她依旧是坐在那里,只不过换了一种更加舒服的方式。

        “帝君这是在赶臣走?”

        温钰不言,萧瑶带着众位神仙在那里看沈鸢的笑话,栾寻和孟沁霜在一旁挤眉弄眼,示意沈鸢可以走了,可结果却被她彻底无视。

        “不然呢?”

        温钰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沈鸢突然觉得自己以前在他身边的那些时日,仿佛是一场梦。

        她是怎样喜欢上温钰的呢?沈鸢竟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臣并不认为做错了什么事情,足够让您再一次将臣赶走。”

        沈鸢用了一个“再”字,这句话的暗示再明显不过了,果然,温钰听到后,宛若寒冰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痕。

        “还是帝君觉得,臣本身出现在这里,就会让大家都不开心?”

        还没等温钰说些什么,沈鸢就再次开口了,她步步紧逼,并不打算再委曲求全下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的背后终于有了一个可以给她安全感的人,沈鸢现在无论做什么事,都喜欢这放手一搏的快感。

        “本君只是就事论事,并不是在针对你。”

        温钰收回了目光,目视前方,神情平静,真的是一尊神,一尊目空一切,毫无七情六欲的神。

        沈鸢知道他这是心虚了,她冷笑一声,继续说道。

        “臣知道,臣对于帝君来说,本身就是一个大麻烦。”

        “不过,臣是不会离开的,臣参加的是花神娘娘的百花会,并不是你帝君的极乐盛宴!”

        沈鸢话音一落,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要知道,沈鸢口出狂言的对象是整个九重天统领全神的男人,众神之首,她那一句话,不是指着帝君鼻子骂他多管闲事吗?

        温钰的呼吸一瞬间的凌乱,他握着酒杯的手,有些微微颤抖,沈鸢依旧是稳稳的坐在那里,目光毫不畏惧的迎上了那人冰冷的眸子。

        “好,很好,你下凡多日,连本尊都说不得你了?”

        沈鸢嗤笑一声。

        “帝君说错了,臣不是下凡,臣只是被你贬入了地下十八层冥府。”

        “不过臣真的是还要感谢帝君,毕竟臣到了那里,才感受到了一丝真正的人情味儿。”

        众神一片哗然,交头接耳的小声议论着,沈鸢的这句话可算是将所有人都骂了个狗血淋头。

        温钰眯了眯眼,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有些陌生,她以前总是会小心翼翼的跟在自己身边,偷偷的看着自己,一口一个“帝君”,可是现在……温钰很想知道,她在冥王府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你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

        温钰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字,沈鸢晃了晃脑袋,故作疑惑。

        “臣的身份如何,这都不重要了,毕竟无论臣再怎么努力,都改变不了各位大人心中的成见,也罢,臣的身份,臣就不要了。”

        “帝君。”

        沈鸢说到这里,不顾栾寻的阻拦,起身跪在大殿中央,对着在场的所有人说道。

        “臣请帝君成全,将臣贬为凡人,待到修炼好了再回到天庭任职。”

        沈鸢虽这般说着,但是栾寻知道,这只不过是沈鸢的一个借口罢了,他了解沈鸢,待到沈鸢真的修成正果的时候,她也不会再回来天庭了。

        再或者……沈鸢还有其他的想法……栾寻的心中突然涌起了另外一种可能。

        她会不会……真的打算去凡间好好修炼,待到修得本领之后,回到天庭大开杀戒复仇?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萧瑶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她瞪大了眼睛,比温钰还要震惊万分。

        温钰皱着眉,看着沈鸢,时间在那一刻仿佛都静止了,开什么玩笑,温钰怎么可能当她离开?

        温钰想也没想的就拒绝了。

        “不可能,本尊不允许。”

        然而温钰话音刚落,一道极其威严的声音就响起了。

        “本宫觉得,你的这个想法倒是可以。”

        沈鸢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一僵,她抬起头看着西王母,虽然看不清她的面容,可是沈鸢却满满的感悟到了夜君辞话中的道理。

        他说,跟谁粘上关系,也不要跟西王母粘上关系,因为那是一位神秘而又危险的神。

        “西王母大人……”

        温钰转过头,刚想开口,却被西王母拦了回来。

        “帝君先不要忙着拒绝,本宫觉得沈鸢上神下凡历练一番,倒也是极好的,她的这一举动会成为凡间修行者的表率,会鼓舞人心,这不失为一个为天庭招揽优秀神兵神将的好方法。”

        栾寻听着西王母的话,仿佛掉进了一个冰窟窿,这……不是赤果果的利用吗?这叫什么?这叫牺牲沈鸢一人,来为天庭招兵买马。

        温钰探究的看了西王母一眼,依旧是摇了摇头。

        “西王母大人,以沈鸢的能力,让她下凡丢的也是天庭的脸面,本尊认为还是算了吧,本尊会在天庭给她寻一份轻松的职位,让她边为天庭效力边修行。”

        西王母一时间没有说话,花神娘娘坐立难安,她不知道沈鸢到底在倔强些什么。

        沈鸢笑了笑,对着西王母拜了拜。

        “臣多谢西王母大人成全。”

        “沈鸢!”

        温钰终于拍案而起,他胸口剧烈的起伏,脸色苍白,属实是被气得不轻,沈鸢见状,内心毫无感触。

        “帝君息怒。”

        花神娘娘看了一眼镇定自若的西王母,再看了一眼愤怒异常的帝君,心里左右为难,最终,她对上了沈鸢坚定的目光,她咬了咬牙,开口说道。

        “帝君还是依据西王母的意见,剔了沈鸢的仙骨,将她送下凡吧。”

        “你也……”

        温钰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花神娘娘,花神娘娘表示自己也没有办法,毕竟沈鸢去意已决,谁劝也劝不住。

        “那此时就这么办吧,辛苦帝君了。”

        西王母大手一挥,众神们心领神会的再次沉浸在了百花会的欢乐之中,帝君站在高处,就那样沉默的站了许久。

        帝君没有坐下,沈鸢也不敢起身,她想起了有一次,自己做错了事情被帝君惩罚,也是像现在这样的情景。

        沈鸢跪在帝君面前,看着站在不远处的男人,他永远的都是高高在上,沈鸢无论如何也触碰不到。

        现在好了,沈鸢觉得自己累了,不愿意再去追寻那人的脚步了,可是到了这时,她却发现那人竟不愿意放手了。

        真是……可笑。

        过了许久,这二人仿佛屏蔽了周遭一切的喧闹,只是静静的看着彼此,终于,温钰妥协了。

        他慢慢的坐下了身,不再看沈鸢一眼,栾寻见状赶紧将沈鸢拉回了座位上。

        “你当真是……一个小疯子!”

        栾寻晃了晃沈鸢的肩膀,询问她怎么样,沈鸢回以了他一个微笑。

        孟沁霜心疼的拉着沈鸢的手,发现她的手竟十分冰凉。

        然而还没等沈鸢平静下来,拂灵突然在沈鸢的袖口中惊恐的喊到。

        “上,上神大人!这,这符咒要造反!”

        沈鸢一愣,赶紧将夜君辞给她的镂空木盒拿出,沈鸢眼睁睁的看着里面的符咒一点点的变黑。

        “这是怎么回事?”

        栾寻看着沈鸢遮遮掩掩的样子,疑惑的问道,沈鸢只是快速的看了一眼符咒,就将它赶紧放回了袖口。

        随后她环顾四周,发现并没有人注意到她,然而就在沈鸢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她猛的对上了萧瑶的视线。

        沈鸢心一慌,她看着萧瑶对着她笑了一下,并且举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沈鸢觉得大事不妙,随后她将这个符咒的事情,跟栾寻说了一遍。

        “胡闹!”

        栾寻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沈鸢。

        “你知不知道,这种东西带着地府的煞气,在天庭是会被认为不祥的脏东西,你竟然还真把它带来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