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三十七章 百花会
第三十七章 百花会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过了许久,沈鸢被轻轻的摇晃赢了,她看着眼前的女孩儿,眯了眯眼,一时间没有认出来。

        “沈鸢姐姐,我们该出发了。”

        沈鸢的眼前一瞬间清明了,她看着孟沁霜,这来想起来她在哪里,将要去做些什么。

        “抱歉,我太累了……”

        沈鸢起身,看着镜中的自己,刚才经过一番十分激烈的讨论,侍女们在栾寻的命令下,为自己梳了一个十分复杂的惊鸿髻,还穿上了天蚕丝制作而成的赤金色烟罗裙,整个人往那里一站,不知为何,栾寻竟觉得她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气质。

        栾寻赶紧把自己的这个想法甩出脑袋,开什么玩笑,在这仙宫之中,还没有人敢称自己是一人一下万人之上。

        三个人走着去往了极乐宫,整个极乐宫的外面已经被婢女们布置好了,这里也百花盛开,倒可以说的上是第二个百花园了。

        然而沈鸢在马上要走进极乐宫的时候,就被一个人给拦了下来。

        沈鸢定睛一看,来人正是萧瑶,真是冤家路窄,沈鸢敢打赌,这个女人一定是来向自己寻仇的。

        “站住!”

        萧瑶拦在了沈鸢的面前,高傲的抬起了下巴,只不过近了看,她的眼睛红红的,刚刚定是受了许多的苦。

        孟沁霜瞪着萧瑶,心想这个女人要是再猖狂,她就再拿出些毒粉,跟她抗争到底。

        “有事?”

        沈鸢瞥了一眼萧瑶,并不想在她这里耽误时间。

        “呵,本君只是提醒你一下,你之前对本君使了见不得人的小手段,小心遭报应。”

        沈鸢左耳听右耳冒,毫不在意。

        “那又如何?即便是报应,也不会报应在你的身上,你不必操心。”

        萧瑶嗤笑一声,若有所思的看了沈鸢一眼,眼中皆是怨恨。

        “我们走着瞧。”

        萧瑶甩了甩袖子,略过了三人,先一步有进了极乐宫。

        沈鸢看了栾寻一眼,有些心疼他。

        “你到底是怎么与这个女人共事的?”

        栾寻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告诉了沈鸢一个四字真言。

        “能躲就躲。”

        至于躲不了,那就认命吧。

        因为在萧瑶身上耽误了时间,沈鸢进去的时候,众神都已经来了,她一眼就见到了坐在高位上的帝君,温钰对上了她的视线,眸子暗了暗。

        沈鸢侧了侧头,看到了帝君身旁的西王母,沈鸢只看到了西王母身上的圣光,并没有看清楚她的脸。

        栾寻带着二人拜见了帝君。

        “你身旁那位是何人?”

        “回帝君,这位是十八层冥府来的客人。”

        沈鸢不卑不亢的回答道,然而沈鸢此话一出,周围众神的议论声就更大了。

        “不是吧,这沈鸢回来参加百花会就已经是帝君留了情面,她竟然还从冥府带回来一个人?”

        “冥府来的?不祥啊,不祥……”

        沈鸢冷着脸环顾四周,大喝一声。

        “怎么?帝君还在这里,诸位神仙道友们难道想代替帝君说话不成?”

        果然,沈鸢话音刚落,众神就没了声音。

        萧瑶嗤笑一声,胆子大的站起了身,嘲讽的对着沈鸢说道。

        “我说沈鸢上神,你才来了九重天几年啊?就这般猖狂?再说了,你这上神的位置是怎么得来的,想必你自己心里都清楚,如今你对我们这些前辈这般的不客气,你怕不是想要造反!”

        果然,众神有了一个带头的,皆是把矛头又冲向了沈鸢,其实沈鸢与这些神仙确实是积怨已深,刚开始沈鸢被封为上神的时候,他们就对此颇有微词,再加上……后来沈鸢年轻气盛不懂事,用恶作剧惹恼了许多神仙,这才不被他们待见。

        本想着沈鸢这次犯了错被贬下凡,天宫之中也能安静安静,可谁知……她没过了几天竟然又回来了。

        神仙们真是敢怒不敢言,因为帝君对沈鸢有种莫名的偏爱,但是沈鸢也是冤枉,她刚开始本想着跟九重天上的神仙们处好关系,可结果她每次都是热脸贴冷屁股,以至于最后她听到了那些神仙们在背后对她的议论,那些尖酸刻薄的话语……属实是让涉世未深的沈鸢难过了许久。

        所以沈鸢就想着自己一定要努力修炼,总有一天会让瞧不起自己的他们,刮目相看。

        沈鸢叹了一口气,觉得心好累,她本想着这一次低调的带着孟沁霜参加百花会,之后就去人间修炼,远离天庭纷争,捞个清净,可是现在看来,她能不能活着离开九重天,也是个问题。

        沈鸢眼珠子转了转,她拦住了想要为她辩解的栾寻和孟沁霜。

        “萧瑶上神这般说,可是冤枉本君了,这么大的帽子扣在本君头上,属实是大可不必。”

        沈鸢弯起唇角笑了笑,继续说道。

        “如果本君真的有这个想法,想必第一个在九重天上消失的,就是上神你了。”

        果然,萧瑶被气得涨红了脸。

        沈鸢听到了栾寻的笑声,很小,但是她明显的感觉到了栾寻的开心。

        “你,你……帝君!您看看她!臣与她无冤无仇,她竟然这般羞辱臣!”

        沈鸢挑了挑眉,看了温钰一眼,结果竟对上了温钰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难道……温钰刚刚一直在看她?沈鸢突然一阵心虚,赶紧收回了视线。

        温钰沉默着,整个极乐宫陷入了恐怖的宁静之中。

        萧瑶没想到帝君竟然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她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

        “沈鸢!说!你带着冥府的人来天宫,到底有何目的?”

        沈鸢无辜的耸了耸肩。

        “来玩儿。”

        孟沁霜抿着唇,在心里将自己骂了几百遍,早知道她不跟着沈鸢姐姐来天宫好了,她知道自己给沈鸢姐姐带来了许多麻烦。

        沈鸢注意到了孟沁霜失落的样子,她安抚的摸了摸她的手心。

        “你在说谎!你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沈鸢皱着眉,一脸的无辜。

        “上神大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你……”

        萧瑶还想再说着什么,结果却突然被一道十分清冷低沉,但却不是威严的声音给打断。

        “今日是花神的百花会,你们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沈鸢一愣,下意识的看向了坐在上面的西王母,栾寻拽了拽沈鸢的袖子,示意她赶紧跪下来。

        沈鸢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拉着孟沁霜跪在了地上。

        “西王母大人息怒。”

        萧瑶这是也反应了过来,她知道自己刚才太过于招摇,竟惹怒了西王母。

        西王母没有回应,沈鸢安静的低着头跪在殿下,心里却想了许多事情。

        “这里毕竟是花神的宴会,花神你觉得如何?该不该饶恕她们搅了这宴会的气氛?”

        花神娘娘对着西王母笑了笑,轻声说道。

        “不过是小孩子们拌拌嘴罢了,无碍。”

        花神娘娘说完,转眼看向了温钰。

        “帝君觉得呢?”

        温钰顿了顿,挥了挥衣袖,示意她们起身。

        “来者都是客,本尊和在座的各位都是欢迎的。”

        沈鸢松了一口气,起身落座了,她悄悄地抬起头,对着花神娘娘眨了眨眼,结果这一次花神娘娘则是有些生气的收回了目光。

        沈鸢尴尬的揉了揉鼻子,结果却对上了温钰探究的视线,沈鸢一愣,她突然觉得,温钰的视线……有些过于炙热,像是想硬生生将她的灵魂给灼烧得一干二净。

        帝君……他怎么了?

        沈鸢回想起自己这一阵子所做的事,发现没有一件事是得罪了他的,奇怪……

        沈鸢现在也没有心思想这些了,她安慰了一下孟沁霜,然后就开始给她介绍一些关于仙宫的事情。

        仙女们在大殿上翩翩起舞,众神觥筹交错,推杯换盏,气氛逐渐热闹了起来。

        孟沁霜动了动耳朵,听着周围神仙们谈论的八卦。

        沈鸢见状,对着她笑了笑。

        “怎么样?你是不是没有想到,他们也喜欢谈人八卦?”

        孟沁霜摇了摇头,表示不解。

        “呵。”

        沈鸢冷笑一声,随后继续说道。

        “他们都说凡人愚蠢庸俗,我看他们才是这般,在这一点上,他们和凡人没什么两样。”

        栾寻赶紧捂住了沈鸢的嘴巴。

        “我的姑奶奶,你怎么什么都敢往外说?”

        沈鸢砸了咂嘴,挥开了他的手。

        “怕什么,你看,这里有谁能注意到我啊?”

        栾寻叹了一口气,对着沈鸢眨了眨眼睛,沈鸢疑惑。

        “你喝醉了?”

        “不是,我是让你看看帝君!”

        帝君?

        沈鸢疑惑的转过头,结果竟又和温钰对上了视线,她身上一僵,连低头都不会了。

        然而温钰倒不觉得尴尬,他只是挑了挑眉,对着沈鸢举起了酒杯。

        这是什么情况?栾寻虽然疑惑,但是他赶紧怼了沈鸢一下,有些恨铁不成钢。

        “愣着干什么啊?帝君在想同你饮酒!”

        “哦哦。”

        沈鸢赶紧拿起了酒杯,温钰看着她,随后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沈鸢赶紧也跟着喝了下去。

        “咳咳咳!”

        栾寻赶紧拍着沈鸢的背,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你还能干点什么?真丢人啊!”

        沈鸢委屈,她一边咳嗽一边嘟囔着。

        “这也不怪我啊,谁知道这用花瓣酿成的酒,竟然也这么辣!”

        沈鸢咳嗽了半天,终于平静了下来,她抬起头,竟然发现温钰笑了?

        温钰笑了?不是吧?沈鸢在温钰身边侍奉了几百年,可从来没有见他笑过。

        只见温钰用手撑着额头,看着沈鸢的方向,嘴角挂着一抹笑容,这个场面,在沈鸢的眼中,只觉得诡异极了……

        她赶紧收回了视线,在心里默念一定是自己喝醉了,看错了。

        “栾寻,沁霜,来,我们一起喝酒!”

        沈鸢拿起了酒杯,给她们三人倒了慢慢的一杯酒,随后举起酒杯,在孟沁霜和栾寻一脸震惊的表情中,一饮而尽。

        沈鸢擦了擦嘴角,突然想起了夜君辞。

        “你们说,夜君辞,会不会趁着我不在,去找别人?”

        孟沁霜咽了一下口水,弱弱的问。

        “姐姐说的这别人,指的是……”

        沈鸢冷哼一声,脸色有些微醺。

        “当然是漂亮女人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