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三十五章 萧瑶受伤
第三十五章 萧瑶受伤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沈鸢砸了咂嘴没有说话,其实对于这位创世女神,沈鸢除了敬仰之外,还夹杂着一些其他的感情。

        虽然她暂时也不知道这种感情是什么,只是她有时在听到女娲娘娘这四个字的时候,莫名有些心慌。

        “沈鸢姐姐,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孟沁霜雀跃的拉着沈鸢的衣袖,沈鸢对着她笑了笑,然后说道。

        “明日一早。”

        于是第二日一早,沈鸢就带着孟沁霜来到了地府的结界处,夜君辞站在不远处看着她们,确切的说,他只是在看沈鸢。

        “那……我们走了?”

        沈鸢转过身,挑眉看着夜君辞,夜君辞只是轻轻摇晃着手中的银扇,点了点头。

        于是沈鸢又看向了孟令衣,孟令衣倒是心情十分愉悦的对着她们挥了挥手。

        “劳烦上神大人了。沁霜,你要乖乖听话,千万不要给上神大人惹麻烦。”

        孟沁霜对着母亲做了一个鬼脸,沈鸢对着孟令衣笑了笑。

        “孟婆大人放心,本君定当会照顾好沁霜的。”

        沈鸢说罢,再次看了一眼夜君辞,然而下一秒,那个男人就突然出现在了沈鸢的面前,沈鸢猝不及防的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上神大人也是真的忍心。”

        沈鸢“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听出来了夜君辞语气中的委屈,她无奈,这样的夜君辞,确实是有些让人无法拒绝。

        “好啦,我又不是不回来,我已经答应过殿下了,殿下应当信我。”

        夜君辞听到后,声音闷闷的,兴致不是很高。

        “外面的花花世界,会迷了你的眼。”

        沈鸢一拳怼在了夜君辞的胸口,离开了男人的怀抱。

        “殿下放心,外面的花花世界纵然绮丽,可是却远比不上冥府的一花一草一木。”

        夜君辞的脸上这才有了一丝笑容,夜君辞从袖口中拿出了一个椭圆形的镂空木盒,放在了沈鸢的手中。

        “这里面装着能镇压整座冥府邪灵的符咒,你且带着,任何邪气都近不了你的身。”

        沈鸢看着眼前这块儿巴掌大的木盒,里面有一张黄色符咒,透过缝隙,还可以看见符咒的纹路,她顿时觉得这木盒有千金重。

        “这是镇压冥府的,殿下给了我,那冥府怎么办?”

        夜君辞将木盒扔进了沈鸢的袖口中,砸了拂灵一个正着,拂灵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压迫,赶紧向后缩着,好奇的打量着这个闻起来还有些香的木盒子。

        “冥府还有本座在,大人无须担心。”

        沈鸢摸了摸木盒,觉得手感意外的还不错。

        “可是……这符咒镇压的是邪气,那……我去了仙宫,也没有邪气啊?”

        夜君辞摇了摇头,一脸的你太天真了。

        “本座说的邪气,指的是人心中的邪恶,上神大人还是小心为妙,仙宫虽然是叫仙宫,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神仙都有资格居住在那里。”

        沈鸢听懂了夜君辞的暗指,她点了点头,示意夜君辞她一定会小心。

        夜君辞轻轻的推了一下沈鸢,沈鸢转过身,站在出入冥界的入口处,听到了夜君辞给沈鸢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上神大人不要忘了,本座到时候会去接你。”

        “好。”

        沈鸢回答了夜君辞,之后就带着孟沁霜穿过结界,来到了人间。

        在孟沁霜脚刚落地的一瞬间,沈鸢就举起了遮阳伞,替孟沁霜遮住了人间的烈阳。

        “小心,你不能照到阳光。”

        孟沁霜嘟了嘟嘴,低着头没有讲话。

        沈鸢知道,其实孟沁霜一直都很渴望来到阳间生活,可是奈何她的修为不高。

        “我们快走吧。”

        沈鸢拉着孟沁霜,驾云向天上飞去,待到感受不到阳光之后,沈鸢才收了伞,而孟沁霜也放松了下来,她伸出手触碰着四周的云,露出了笑容。

        “这里很美吧,这只是人间与天界的入口处。”

        孟沁霜听到后猛的点头,她感慨果然,这天上地下,除了地府之外,哪里都是美的。

        二人没有飞多久,沈鸢就带着孟沁霜来到了九重天,驻守在入口处的神将,一见是沈鸢,皆是愣了一下。

        那二位神将你看我我看你,尴尬万分,然而沈鸢就安静的站在那,一点也不急。

        “沈鸢上神?”

        其中一个留着胡子的神将,犹豫了一番,开口说道。

        “正是本君,怎么,觉得本君脸生了?”

        孟沁霜看着此时霸气万分的沈鸢,心里越发的崇拜她了。

        “不不不,上神大人误会了,属下只是……觉得许久不见上神大人了,如今竟然在这里遇见。”

        沈鸢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她冷笑一声,整个人身上都笼罩着一股寒气。

        “怎么?如今遇到了,可是想要同本君说些什么叙叙旧?”

        那神将赶紧摇头,那架势好像要把自己的头也摇掉一般。

        “上神大人息怒,属下并没有其他的意思,这就给上神大人放行。”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令沈鸢厌恶异常的人出现在了神将的身后。

        “呦,这不是我们的沈鸢上神嘛,真的是许久未见啊。”

        真的是……沈鸢觉得头疼,她今日刚刚回到仙宫,还没等进去,就遇见了她最不想见到的人。

        “哦,确实是许久未见。”

        沈鸢抿着唇,没有给萧瑶好脸色,萧瑶也同样的,回予了沈鸢一脸的嘲讽。

        “大人这是……赎完罪回来了?”

        萧瑶这个女人,最出名的,就是她那张恶毒的嘴,沈鸢真的是见怪不怪了,但是孟沁霜却是感到十分愤怒。

        这个丑八怪,竟然敢欺负沈鸢姐姐?

        孟沁霜握了握拳,从袖口的乾坤中,偷偷抓出了一把粉末。

        “赎罪?”

        沈鸢冷笑一声,然后看着一袭红衣的萧瑶,默默吐槽她这每天都如此亮眼,却也不见帝君多看她一眼。

        “萧瑶上神上嘴皮子搭下嘴皮子,将赎罪说的这般轻松?上神可是有所不知啊,本君为了赎这个罪,挨了多少的苦恼和折磨。”

        萧瑶没忍住笑出了声儿,没错,只要沈鸢越惨,她就会越开心。

        “呀,那还真是抱歉,本君戳了上神大人的痛处,是本君考虑不周了。”

        然而萧瑶还没有得意多久,沈鸢就继续说道。

        “哎,也许帝君也知道本君赎罪的日子会非常难熬,于是就让本君回到仙宫参加百花会了……”

        果然,萧瑶听到了沈鸢的这一句话,彻底的变了脸色。

        “等等,你什么意思?帝君是让你回来参加百花会的?”

        开什么玩笑,萧瑶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沈鸢这次回来,竟不是为了定罪接受刑罚,而是回来玩儿?真正意义上的玩儿?

        “对啊,许是帝君觉得本君可怜吧。”

        天界的刑法就是这样的,如果神仙们犯了错,不出意外的情况下都会将他们贬下凡,让他们历劫,待到时日差不多了,再让他们回到天宫,接受真正的审判,这审判也有轻有重,但是罪不至死。

        毕竟如果犯了死罪,就也不用将他们扔下凡历劫了。

        萧瑶怒火中烧,脸色都见了红,沈鸢强忍着笑意,继续刺激她。

        “帝君看我在人间还算是乖巧努力,就打算免了我的刑罚,继续回到他身边侍奉。”

        萧瑶再也忍不住了,她毫无形象的指着沈鸢的鼻子尖,破口大骂。

        “沈鸢这个不要脸面的贱人,你在人间还想着勾引帝君?”

        沈鸢耸了耸肩,表示无辜。

        “拜托,上神大人说话可要讲求证据,上神大人哪只眼睛看见本君去勾引帝君了?再说了,勾引帝君这种事儿,不是上神大人你喜欢做的吗?”

        萧瑶耳尖的听到了旁边两位神将的嗤笑声,她愤怒的扬起了手中的鞭子,作势要向着沈鸢抽去。

        然而还没等沈鸢出手,萧瑶就突然间惊叫着捂住了眼睛。

        “啊啊啊!本君的眼睛!”

        沈鸢一脸的状况外,孟沁霜见状赶紧攥着沈鸢的手腕儿,带着她穿过结界跑进了九重天中。

        “怎么回事?”

        沈鸢转过头,看着在背后正嗷嗷直叫的萧瑶,她从来没有看见女人那般狼狈过。

        “沈鸢姐姐放心,我已经替你教训过她了。”

        沈鸢看着人小鬼大的孟沁霜,她无奈,拉着她停了下来。

        “那个女人很记仇的,你替我出了手,也不怕被她收拾!”

        孟沁霜嘿嘿笑着,挽着沈鸢的胳膊,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我知道沈鸢姐姐会护着我的。”

        沈鸢揉了揉她的头,问道。

        “所以,你对她做了什么啊?”

        “我只是用我娘亲给我的毒粉,毒了她的眼睛而已,没关系的,那毒只会暂时让她眼睛刺痛,过了一个时辰就会恢复正常。”

        沈鸢惊讶的张大了嘴。

        “没想到孟婆大人,竟然还会制毒?”

        孟沁霜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说道。

        “其实还好啦,我娘亲闲来无事总是喜欢种植一些奇花异草。”

        “只不过……”

        孟沁霜说到这里顿了顿,有些疑惑的摸了摸下巴。

        “只不过冥王殿下似乎并不赞成我娘亲种植有毒的花草。”

        沈鸢听到后咳嗽了一声,她怎么想也能想得到原因,夜君辞一定是害怕哪天被孟令衣悄悄的毒死……

        “好了,先不管那个女人,我们去花神娘娘那里看看。”

        沈鸢拉着孟沁霜的手,带着她向着花神娘娘的寝宫那边走去。

        而另一边的萧瑶,一边嚎叫着,一边将沈鸢的祖宗十八代给轮流骂了一遍。

        两个神将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情况,他们一下子慌了,神将想上前去查看萧瑶的情况,但奈何萧瑶并不让任何人接近。

        “都滚!滚开!别碰我!”

        神将没有办法,只能先去禀告帝君了。

        沈鸢带着孟沁霜来到了花神娘娘的寝宫前,果不其然的看到了正在殿外迎接的杓兰。

        “上神大人。”

        杓兰面带笑容的对着沈鸢福了福身,沈鸢的嘴角也勾起了一抹笑容。

        “许久不见呀杓兰,花神娘娘近来可好?”

        杓兰点了点头,回答道。

        “花神娘娘这边一切都好,只是花神娘娘十分想念大人,她今日算准了大人会前来拜访,于是特意让奴婢前来迎接大人。”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