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三十四章 帝君的愤怒
第三十四章 帝君的愤怒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什么小不小的,小鸢,我觉得你不参加确实是好事。”

        栾寻苦口婆心的劝阻,可奈何沈鸢此时一句话也听不进去。

        “栾寻。”

        沈鸢平静的开口,栾寻听到后赶紧闭嘴。

        “我回到仙宫参加百花会,并不是为了帝君。”

        “你说什么?”

        栾寻还以为是风太大,闪了自己的耳朵。

        “你没听错,我是为了……其他人,总之这件事和帝君毫无干系。”

        栾寻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只觉得沈鸢去了地府之后,整个人的变化如此之大,如此之快,令他猝不及防,无法理解。

        “可是……”

        栾寻还想再说些什么,沈鸢向着拂灵眨了眨眼,拂灵收到了沈鸢的暗示,赶紧装作很痛苦的样子。

        “二位大人请快快商议,在下……要不行了……”

        沈鸢赶紧接过了拂灵的话茬,她装作很急切的样子给栾寻留下了最后一句话。

        “栾寻,这件事情请你务必要帮我,这百花会,我是一定要去参加的。”

        沈鸢也不等栾寻回答,就示意拂灵可以结束这次通话了,拂灵乖巧的关了神识,弱弱的问了一句。

        “大人,这样真的可以吗?”

        “有何不可?我知道栾寻最疼我,他一定会做到的。”

        拂灵砸了咂嘴,在心里吐槽这位女上神,属实是诡计多端,心眼儿忒坏。

        沈鸢捏着拂灵,将它扔进了袖口。

        “好了,你也没有利用价值了,快回去修炼吧。”

        她说完,就微笑着躺在了床上,思考着等回了仙宫,都带着孟沁霜去哪里转一转。

        而另一边的栾寻,则是在心里将沈鸢骂了好几遍。

        “这小丫头片子,怎么想一出是一出?”

        栾寻没有办法,沈鸢交给他的这一送命任务,他是无论如何也都要完成的,于是他赶紧驾云去了帝君那里,结果在路上,竟然遇见了一个令他意想不到的人。

        那人全身都笼罩着一层圣光,华衣裹身,长袍披肩,看不清面容,长长的裙摆在地上划过,激起了层层的云,那人所到之处,一草一木仿佛都有了生机。

        “拜见西王母大人。”

        栾寻一个激灵,赶紧从云上下来,恭恭敬敬的对着那人行李。

        西王母停了下来,过了许久,她才慢慢的抬起了手,示意栾寻平身。

        栾寻感觉自己站在西王母面前,纵使她一句话也没有说,他也觉得呼吸不上来。

        他打算赶紧离开这里,然而却被西王母唤住。

        “且慢。”

        栾寻只觉得自己的脑中“嗡”的一声,西王母的声音十分冷淡,却也带着神圣和不可侵犯,让栾寻一瞬间愣在了原地。

        西王母也不急,静静地等待,但好在栾寻很快的就回过了神,他赶紧恭敬地再次回到了西王母的面前。

        “西王母大人有何吩咐?”

        西王母依旧是停顿了一下,随后才慢慢说道。

        “听说你去昆仑虚寻了本宫?”

        栾寻一愣,不知该如何回答,他确实是去寻了,只可惜连她的宫殿都没有进去,如今西王母出现在了九重天上,也许真的是让萧瑶给寻到了。

        只不过这样就显得栾寻更加尴尬了。

        “回西王母大人的话,在下确实是去了昆仑虚,想要请您前来参加百花会,只可惜当时您并不在昆仑虚。”

        栾寻说完,他看到西王母点了点头。

        “本宫去了灵宝天尊那里做客。”

        原来如此……怪不得在昆仑虚上四处都寻不见人,原来西王母确实是离开了那里。

        “那在下真的是赶得不凑巧了。”

        栾寻赶紧笑了笑。

        西王母顿了顿,随后说道。

        “确实。本宫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不与上神多聊了。”

        栾寻听到后松了一口气,他赶紧对着西王母福了福身,将礼数做到了位。

        “西王母大人慢走。”

        待到西王母离开,栾寻那口气才吐了出来,他在心里感慨,西王母不愧是西王母,身上的气势,真的是令人发怵。

        栾寻不再耽搁,赶紧去了帝君那里,果不其然,他在凌霄殿遇见了萧瑶。

        “怎么哪里都有你?”

        萧瑶皱着眉,十分嫌弃的看着栾寻,栾寻不愿与这女人计较,所以并不打算理会她。

        但萧瑶竟然穷追不舍。

        “站住,本君在同你讲话。”

        “我说姑奶奶,我真的是有要事去见帝君,您先消停一会儿好不好?”

        萧瑶听着栾寻的这句话,脸一红,看了一眼守在门外眼观鼻鼻观心的守卫,甩了甩袖子愤怒的离开了。

        温钰听见了殿外的吵闹,他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依旧靠在榻上安静的看书。

        “帝君。”

        栾寻看着此时一番“岁月静好”的男人,心里想着他究竟有什么好,竟然惹得那么多女神女仙的垂青。

        “何事?”

        温钰依旧低着头看书,栾寻抿了抿唇,有些不情愿的将沈鸢的请求说了出来。

        “沈鸢她……想要回天庭参加百花会。”

        栾寻说完,这才想到,帝君会不会连沈鸢这个人给忘了吧?这么长时间都不闻不问。

        可结果却恰恰相反,温钰在听到沈鸢的名字之后,终于抬起了头。

        温钰的神色有些怪异,栾寻与他大眼瞪小眼了半天,才解读出他那个表情的含义。

        温钰虽然面容平静,宛如一潭死水,可是他眼中的笑意,却是怎么也藏不住,吓得栾寻还以为温钰被什么脏东西附了身。

        “帝君……您……”

        “当然可以,本尊允了。”

        栾寻看着回答如此痛快的帝君,想了想,决定还是应该告诉他实情。

        “那个……帝君,沈鸢的意思是,她只想回到天庭参加百花会,再之后……她就回去了,不会在天庭多待。”

        果然,温钰像是变脸一般,琥珀色眸子中的笑意消失的无影无踪,脸上也恢复了平日里冷漠,甚至是更甚。

        栾寻站在那里,有种想要撒丫子快跑的冲动。

        “回去?她是这样跟你说的?”

        栾寻咽了一下口水,点了点头。

        “呵,好,好的很!”

        温钰突然嗤笑一声,栾寻感觉自己已经有八百年没有见过情绪这般起伏波动的温钰了。

        “帝君您消消气,沈鸢她……”

        温钰愤怒的甩了甩袖子,打断了栾寻的话。

        “好!你告诉她,本尊同意了。”

        “真,真的?”

        栾寻想着,这人虽然嘴上说着同意,可是这脸上完全一点同意的影子都没有啊。

        “自然是真的,但是你也告诉沈鸢,她参加完百花会之后,如果真的离开天庭,那她这辈子就再也别回来了。”

        温钰说完,就迈着略显沉重的步伐,快步离开了凌霄殿,只留下栾寻一个人风中凌乱。

        不是吧……他刚刚好像……把沈鸢的生路给堵住了?

        栾寻告诉沈鸢这个消息的时候,沈鸢正在看夜君辞给她找的上古史册,拂灵趴在沈鸢的脑袋上也看的精精有味。

        而另一边的夜君辞,则是悠闲的靠在榻上小憩。

        “大人,栾寻上神那边回消息了。”

        拂灵小声的在沈鸢耳边说道,生怕惊动了夜君辞,沈鸢开心的将拂灵拉下来,示意它赶紧接通那边。

        结果灵识一接通,栾寻的大嗓门就穿透了冥王殿的空气,夜君辞睁开了眼睛,定定的望着沈鸢。

        沈鸢扶额,听着栾寻火急火燎的声音。

        “不好了沈鸢,帝君生气了!”

        沈鸢下意识的看向夜君辞,结果发现男人已经起身,向着她走了过来,沈鸢作势要跑,结果被男人给按在了椅子上。

        “你继续说。”

        栾寻静止了一秒随后大喊。

        “为什么夜君辞也在你身边啊!”

        沈鸢一个头两个大,这事赶事的……

        “没事,我现在很安全,你说吧。”

        栾寻组织了一下语言,想着应该怎样说才委婉一点,结果沈鸢先开口了。

        “他是不是说,如果我这次走,就再也别回去了?”

        夜君辞挑了挑眉,转过头看了沈鸢一眼,栾寻砸了咂嘴,从喉咙里挤出了一个“嗯”。

        “果然。”

        沈鸢并不对那个男人抱有什么期待了。

        “我以前每次惹他生气,离家出走,他都是这样说的,没想到这一次,倒是成了真。”

        夜君辞听到了沈鸢的话,只感觉自己的心被狠狠地揪了一下。

        “无碍,本座还在这里。”

        沈鸢毫不在意的对着夜君辞笑了笑,随后说道。

        “谢谢你栾寻,我知道了。”

        还未等栾寻再说些什么,沈鸢就收起了拂灵,结束了和栾寻的沟通。

        “要不要本座陪你一同回去?”

        沈鸢听着夜君辞这像孩童般任性的话,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殿下要是去了,那天庭还不得乱成一锅粥,到时候你惹了我们家花神娘娘不开心,我就拿你问罪。”

        夜君辞揉了揉她的头发,将她抱在怀里。

        “可本座并不放心。”

        沈鸢静静地听着男人的心跳,还是没忍住红了脸。

        “没事,毕竟我还是一个挂着名的上神,他们不会拿我怎么样,等宴会结束,你来接我好不好?”

        夜君辞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还差不多。”

        于是事情就这样定了,虽然夜君辞还不是十分的放心,但是他也相信沈鸢,他喜欢的女人,足以有能力保护自己。

        于是沈鸢这几日就跑去了孟婆庄,和孟沁霜待在一起玩儿,惹得夜君辞差一点又不开心了,但好在沈鸢了解他,回去哄一哄就好了。

        而天庭也是在马不停蹄的准备着百花会,就等着花神娘娘的百花园百花盛开的那一天。

        “对了,女娲娘娘也会参加百花会吗?”

        孟沁霜拉着沈鸢坐在奈河桥边,一边看着彼岸花海,一边幻想着百花会那天的盛景。

        “女娲娘娘?”

        沈鸢抿着唇思考了一会儿,随即说道。

        “应该是不会的,女娲娘娘如今正在大罗天中修炼,距离她出关还要许久。”

        “啊……这样啊。”

        孟沁霜看起来有些失落,沈鸢笑了一下,凑过去问她。

        “怎么?看样子你好像很喜欢女娲娘娘。”

        孟沁霜的眼睛在一瞬间亮了起来,她带着前所未有的兴奋,对着沈鸢说道。

        “女娲娘娘可是创世神!受万神敬仰,我最崇拜的就是她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