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三十三章 参加百花会
第三十三章 参加百花会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夜君辞强忍着怒意,开始在自己的身上找原因,他不知道为何,自己本来点的是将,结果到最后才发现点的这些都是爹。

        “好好好,你是对的。”

        夜君辞不想再理会孟令衣,于是他迈开腿就想着要离开这里,然而却被孟令衣又一筐子砸了过去。

        夜君辞感受到了藏在孟婆庄偷偷摸鱼的鬼差们的视线。

        “你到底想怎么样?”

        夜君辞走到了孟令衣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瞪着她,孟令衣挑了挑眉,看了一眼沈鸢和孟沁霜早已经消失的背影,对着夜君辞轻声说道。

        “你让那两个小丫头去玩儿吧,我只是想请冥王殿下去家里坐坐,好好聊一聊。”

        然而夜君辞只感觉到了孟令衣的不怀好意,他思考了一会儿,决定还是要去找沈鸢。

        “本座没有那些时间。”

        孟令衣手疾眼快的抓住了夜君辞的衣角,不顾他的挣扎,将人愣是拖到了自己府中的大门前,孟令衣的这一举动,吓坏了正在开心散步的鬼差。

        夜君辞看了一眼那些小鬼,大喝一声。

        “看什么看?滚回去干活!”

        小鬼们一哄而散,孟令衣笑了一下,将夜君辞推了进去。

        夜君辞坐在椅子上,和孟令衣面对面坐着。

        “你到底有什么事?”

        夜君辞拿起了茶杯抿了一口茶,发现味道竟然意外的不错。

        “殿下急什么?”

        “本座怕自己的王后跟别人跑了。”

        孟令衣一噎,顿时无话可说,二人沉默了一会儿,孟令衣才再次开口。

        “冥府中的那位上神,是何等人物?”

        夜君辞的眸子危险的眯了眯。

        “你问她做什么?”

        孟令衣瞪了夜君辞一眼,有些不开心。

        “殿下那么紧张做什么?我只是好奇她的身份,行了行了,我也不问了。”

        孟令衣放弃了,她看得出来夜君辞十分的喜爱那位上神,现在她无论问什么,都显得别有用心。

        “殿下,今日请你过来,主要是有一事相求。”

        孟令衣难得低下身段,对夜君辞这般温柔,然而孟令衣的这个样子,倒是让夜君辞很是不习惯。

        “你有事就说,不必如此。”

        孟令衣纠结了一番,似乎是不知该如何开口,过了一会儿,她深吸一口气,说出了自己心中的诉求。

        “我想请殿下……跟那位大人商量一下,请那位大人,带着沁霜一同去参加百花会。”

        夜君辞一愣,看着孟令衣脸上的哀求,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是在开玩笑?”

        孟令衣摇头。

        “殿下,我……我这是唯一一次请求你什么,请你……帮帮忙。”

        夜君辞皱着眉,回答道。

        “沈鸢现在的处境……是不会去参加百花会的。”

        然而孟令衣却只当夜君辞的这些话是借口。

        “殿下,我的沁霜自打刚出生,就在这阴暗的地府中长大,她本应该健健康康的有一个美好的童年,可是……”

        夜君辞的太阳穴疯狂的跳动,他赶紧开口阻止了孟令衣接下来要说出的话。

        “是是是,当初是本座对不起你们母女,但是……”

        夜君辞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但是,这件事情本座做不了主,你应该去去求沈鸢。”

        “我……”

        孟令衣还是犹豫了一下,解释道。

        “我只是想让沁霜看一看除了地府以外的风光,并无别的意思,所以我想着,想让殿下帮忙说一说。”

        夜君辞彻底的安静了,这件事……根本就不可能,毕竟现在他不知道温钰那边是什么样的想法,会不会让沈鸢回去。

        再说了。

        夜君辞也有自己的私心,美人在手,他怎舍得再将美人送回去?

        “本座再考虑考虑。”

        然而夜君辞话音刚落,沈鸢就带着孟沁霜出现在了门口。

        “我同意了。”

        沈鸢歪了歪头,差一点气的夜君辞一口老血喷出来。

        “不是,上神大人且慢……”

        沈鸢无视了夜君辞眼中的哀求,她笑眯眯的对着孟令衣问了一声好,随后就坐在了夜君辞的身边。

        “孟婆大人的请求,我沈鸢接下了。”

        不止孟令衣,就连孟沁霜也是完全的愣在了原地。

        夜君辞张了张口,可是一个字也没有吐出来,没错,他现在的立场,确实是没有办法劝阻沈鸢。

        沈鸢转过头看了夜君辞一眼,果不其然的看到了男人脸上的失落,她拍了拍夜君辞的肩膀。

        “殿下放心,我带着沁霜参加完百花会,还会回来的。”

        夜君辞这是第一次,不知该用什么样子的表情,看着沈鸢。

        “你……你再说一次?”

        沈鸢笑了,露出了洁白的皓齿,哄得夜君辞一愣一愣的。

        “我是说,我会很快回到殿下身边的。”

        夜君辞终于回过神来,他也知道了这不是幻觉,于是他紧紧的将沈鸢拥抱在了怀里。

        孟令衣赶紧捂住了女儿的眼睛。

        “娘亲……你不必如此激动。”

        “你安静!”

        孟令衣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二人,心中一阵悸动,她似乎是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这般真挚的承诺了。

        过了一会儿,夜君辞才放开了沈鸢,他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沈鸢这才放心了下来,她转过头对着孟令衣抱歉的笑了一下。

        “不好意思。”

        “上神大人不必抱歉,在下还要感谢上神大人愿意带着小女去参加百花会。”

        沈鸢看了一眼眼中闪着光芒的孟沁霜,对着她笑了笑,随后答道。

        “你们母女二人的苦衷,我都知道,孟婆大人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沁霜的。”

        孟令衣突然笑了,沈鸢愣了一下,她没有想过平时板着一张脸的孟令衣,笑起来竟如此的好看。

        那一瞬间,仿佛整个地府都变得明亮了,也许,这才是孟令衣本来的面容,她应该多笑笑的。

        “在下……真的感谢上神大人。”

        孟令衣突然起身,拉起了一旁的孟沁霜,作势要跪在地上表达感谢,沈鸢见状赶紧扶住她们。

        夜君辞看着孟令衣,说道。

        “行了行了,你都一把年纪了,就别行此大礼了。”

        沈鸢听到后瞪了夜君辞一眼,夜君辞拿起银扇遮住了嘴,打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毕竟他已经得到了沈鸢的承诺,就不再担心些什么了。

        等到二人从孟婆庄里面出来的时候,天色变得更加的昏暗了,守在奈河桥边的鬼差们也有些昏昏欲睡。

        “上神大人今日,可算是做了好人好事。”

        沈鸢听到了夜君辞的调侃,也只是微微一笑。

        “我只是在替冥王殿下积积功德。”

        夜君辞听到后哈哈大笑,他拍了拍沈鸢的头,说道。

        “本座可不在乎那劳什子的功德,只要有上神大人在本座的身边,那就比什么功德都要管用。”

        这……

        沈鸢的脸色有些微红,她抿着唇瞪了男人一眼,随后很快的跑开了。

        “油嘴滑舌。”

        夜君辞心情大好,悠哉悠哉的回到了寝宫,他又调戏了沈鸢一会儿,就去处理公务了,沈鸢坐在柔软的床上,嘴角止不住的笑意。

        “上神大人,你脸上的开心真的是藏也藏不住。”

        拂灵从沈鸢的袖口中爬了出来,舒服的趴在床上打着瞌睡。

        “怎么?你修炼好了?”

        拂灵听到后鲤鱼打挺的站了起来,它有些沾沾自喜,声音中都带着满满的开心。

        “那是自然,上神大人请放心,在下这一次是绝对不会再拖大人的后腿了。”

        沈鸢挑了挑眉,若有所思的盯着拂灵看了一会儿,把拂灵看的发毛。

        “大人……为何这般盯着在下?”

        沈鸢冷笑一声,揪起了拂灵瘦小的身子,感受了一会儿它身上的灵气。

        “你把从昆仑虚里偷走的灵气都吸收了?”

        果然,拂灵听到后开始疯狂的挣扎了起来。

        “呜呜呜上神大人饶命,在下,在下看那昆仑虚灵气十分充沛,一个没忍住,就,就偷偷的拿了点。”

        “哦……”

        沈鸢抿嘴偷笑。

        “原来你这些天躲在我的袖口中,干的就是这事儿?”

        拂灵哭唧唧的缠上了沈鸢的手腕,哭的十分委屈。

        “上神大人,在下是因为害怕被冥王殿下给扔出去,所以才想要好好修炼,陪伴在大人身边啊。”

        这拂灵真的是甩的一手好锅。

        沈鸢松开了它,本来她也就只是想着逗弄它一下,并未想着要真的将拂灵怎么样。

        “我劝你这事儿最好别让夜君辞发现,否则他免不了嘲讽你一番。”

        拂灵十分狗腿的将自己变大,绕到了沈鸢背后,给她捶着背,那力度不大不小刚好好。

        “只要上神大人不说,那就没人知道。”

        沈鸢舒服的闭上了眼睛,心想这拂灵还算是有些用处。

        不对,她将拂灵唤出来可不是要让它给自己捶背。

        沈鸢回首将拂灵再次抓在了怀里,表情逐渐严肃。

        “快,你看看能不能联系到栾寻。”

        拂灵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就赶紧去办事了。

        因为拂灵恢复了法力,再加上用着在昆仑虚偷走的灵气,所以还是有很大的可能联系上栾寻的。

        拂灵尝试了一下,果然通了,栾寻的声音,透过拂灵,在沈鸢耳边回响。

        “沈鸢?”

        栾寻不确定的开口,沈鸢笑了笑,赶紧回答了他。

        “是我。”

        栾寻一惊,刚想问她是怎么联系上自己的,结果沈鸢比他还要急。

        “栾寻,我这里有一件十分紧急的事情,需要你的帮助。”

        栾寻啧了一声,颇有些无奈。

        “我说你呀,出去了一阵子,怎的与我这般生分?什么帮不帮的,你尽管说便是。”

        沈鸢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然后将自己的请求说与栾寻听。

        “我想回仙宫参加百花会。”

        栾寻那边听到后,果然静止了几秒,沈鸢晃动了一下拂灵。

        “嗯?你坏了?”

        拂灵哭唧唧的哼着。

        “在下,在下没坏……一直都在努力。”

        过了一会儿,栾寻终于开口了。

        “小鸢,你上一次……不是发誓再也不参加百花会了吗?”

        沈鸢整个人一僵,尴尬的笑了一声。

        “那个,我那时……不是还小嘛。”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