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三十二章 孟婆庄一日游
第三十二章 孟婆庄一日游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沈鸢。”

        夜君辞十分严肃的看着沈鸢的双眸,这是第一次,她感受到了男人的认真,平时的夜君辞总是有些漫不经心的,可是这一次的他,却是完全变了一个样子。

        “你记住,关于昆仑虚西王母的事情,我们都不要去关注了,好不好?”

        沈鸢皱了皱眉,看着夜君辞并不像是在说玩笑话,沈鸢知道,这其中定有隐瞒。

        “好吧。”

        沈鸢最终还是妥协了,她对着男人笑了一下,然后拍了拍他的胸口。

        “我知道了,殿下就放心吧。”

        夜君辞再次深深地看了沈鸢一眼,然后摸了摸她的头。

        “那上神大人早些休息,明日过后,这件事就会被尘封在这地下,任何人都不可提起。”

        “好。”

        沈鸢目送着夜君辞离开,她躺在榻上,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以前她在仙宫的时候,虽说是侍奉在帝君身边,可是帝君从未向她提起过关于这天上地下的事情,沈鸢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养在帝君身边的花儿,两耳不闻窗外事,只是藏在帝君身边独自美丽。

        可是夜君辞……却不像帝君那般,夜君辞会默默地在沈鸢身边保护她,也许夜君辞并不想要让沈鸢成为一个什么都不会的花瓶,他是想让沈鸢成为一个,有能力可以保护自己的上神。

        那一夜,沈鸢想了许多事情,最终才沉沉的睡去,第二日一早,沈鸢就起身,前去刑场。

        夜君辞果然在那里,沈鸢看着坐在高位的男人,向着自己伸出了手,沈鸢走过去,将手掌放在了他的手心。

        “上神大人到底还是来了。”

        沈鸢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我……起得太早,有些无聊。”

        夜君辞了然一笑,并未说些什么,沈鸢坐在了夜君辞的身边,环顾四周,却只看到了黑无常一人的身影。

        “他……没有来吗?”

        夜君辞摇了摇头,沈鸢抿着唇,看着正在被压上刑场的洛娇,洛娇的脸上带着面纱,一如沈鸢初次见到她时的样子。

        洛娇被压着站在了剿魂阵前,鬼差们被洛娇身上的煞气逼得有些恍惚,于是他们下意识的加重了手上的力度。

        洛娇皱了皱眉,转过头扫了那些鬼差一眼,小鬼差们被洛娇的冰冷的眼神惊的一个激灵,夜君辞叹了一口气,示意鬼差放开洛娇。

        洛娇见状,瞥了夜君辞一眼,就低下了头。

        所有人都在静静地等待着,夜君辞挑了挑眉,对着洛娇说道。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洛娇摇了摇头,并未回答。

        “关于你在昆仑山上的那些年,你……”

        然而还未等夜君辞说完,洛娇就开口打断了他。

        “殿下,时间到了。”

        洛娇的嘴角挂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她看了一眼高高在上的夜君辞,以及正坐在他身边的沈鸢,不知为何,洛娇仿佛在那一瞬间,看到了以前,她和谢必安依偎在一起的身影。

        夜君辞无奈,对着洛娇点了点头。

        洛娇闭上了眼睛,此时大脑一片空白,所有的爱与恨,在她的心中,竟然都没有那么重要了。

        他还在,不是吗?虽然他过得并不好,但是他还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爱我的人,还在。

        虽然……自己马上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洛娇迈出一条腿,深吸一口气,想也没想的就跳进了剿魂阵,然而就在她永远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她终于听到了让她梦寐以求的呼唤。

        “无忧!”

        够了,这就够了。

        洛无忧嘴角的弧度逐渐加深,眼泪先她一步融进了剿魂阵中。

        白无常跪坐在离剿魂阵几步开外的地上,抱头痛哭,沈鸢看着二人的生离死别,终是没忍住的撇过了头。

        白无常呜呜的哭着,这个上辈子是一国将军,一国统帅的男人,此时正嚎啕大哭,他喊出了洛无忧的真名,可是……他的那个洛无忧,却不在这世上了。

        夜君辞轻拍着沈鸢的肩膀,然而就在这时,整个行刑台被一阵极其耀眼的金色光芒所笼罩,夜君辞的眼睛眯了眯,有些诧异。

        那光芒仅仅是亮了一瞬,在光芒熄灭之后,一颗有些沾染上了尘埃的星月菩提子,悄悄的滚落在了地面上。

        菩提子顺着地面的纹路,滚到了白无常的面前,白无常颤抖着双手,小心翼翼的拾起来菩提子,下一秒,那菩提子就飘在空中,慢慢的,一点一点的,融入进了白无常的胸口。

        白无常在一瞬间,化作了自己生前的样子,沈鸢愣愣的看着眼前跪在地上的男人,只见男人穿着一身银色铠甲,墨发高竖,剑眉入鬓,他拿着一把丈八蛇矛,仿佛一瞬间回到了战场,他眸光冰冷,像一只猛兽,时刻准备着张开獠牙撕咬敌人。

        夜君辞的嘴角微勾,默念一句。

        “这才是他真正的样子。”

        可是众人都知,再耀眼的光芒,最终都是会熄灭的,白无常依旧是那个白无常,他不可能,再回到名为谢必安的那个样子了,他连自己的样子都忘记了,那就永远都回不去了。

        沈鸢心中满是遗憾,却也无可奈何,早知道人与人的缘分,是奇妙的,有些人,哪怕是相互努力着向彼此靠近,却还是没有办法厮守终生。

        然而有一些人……只靠着一次意外的相遇,便被一根红线,死死的绑在了一起。

        夜君辞转过身,轻轻的抱住了沈鸢,女人身上的温度正好,夜君辞闭上了眼睛,以前他只认为女娲娘娘是这个世上最美好的一部分,可是如今,他却认为,沈鸢,也可以称得上为美好。

        美,且好,至真,至纯,纵使身上无光,却也光芒万丈。

        安顿好了白无常之后,沈鸢随着夜君辞漫步在这地府之中,突然想要去孟婆庄看一看。

        夜君辞当下变了脸色,怀疑的看着沈鸢。

        “上神大人去那里做什么,那个地方很是渗人,大人三思。”

        沈鸢挑了挑眉,反驳道。

        “我倒是觉得那里景色一定十分不错,怎么,冥王殿下不愿意去,是不是因为怕了?”

        夜君辞眉头一皱,拉起沈鸢的手腕儿,就将人带去了孟婆庄。

        “上神大人,使得好一手的激将法。”

        沈鸢在夜君辞的背后偷笑。

        二人很快就来到了孟婆庄,这孟婆庄确实如沈鸢所说,景色极美,与冥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许是因为那孟婆怀恋人间的日子,于是她倒是有闲情逸致的在孟婆庄附近种下了许许多多颜色各异的花草。

        孟婆庄周围挂着数以千计的长明灯,照的整个庄子俨如人间的白昼。

        离孟婆庄不远处,就是那奈河桥,这奈河桥上魂来魂往,竟还显得有些热闹。

        “冥王殿下要不然在外面等着?我想去孟婆庄里面走一走。”

        夜君辞抿着唇,若有所思的看着沈鸢。

        “上神大人怕不是在寻找应对我的策略?”

        沈鸢一噎,说不出话来,其实从某种层面上来讲,她确实是这个目的。

        开什么玩笑,像夜君辞这样强大,法力无边,且喜怒无常的男人,在自己身边绝对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人物,如果沈鸢找不到一个令他也害怕的东西,那万一日后出了事情,倒霉的还是沈鸢。

        沈鸢眨着眼睛摇头扯谎。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夜君辞无奈的笑了一下,最终还是带着沈鸢一起走进了孟婆庄。

        孟婆庄中异常的热闹,这里倒像是人间的集市,酒庄,古玩,遍布在孟婆庄的每一个角落。

        沈鸢惊讶的张着小嘴儿,感慨万分。

        “这里还有活人的气息。”

        “什么活人的气息……”

        夜君辞拍了拍她的脑袋,继续说道。

        “他们只不过是活成了活人的样子,并不是真的活人。”

        沈鸢对着他吐了吐舌,跑去东看看西看看,倒是掏到了许多新奇的玩意儿。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令沈鸢十分熟悉的声音,在她的背后响起。

        “上神大人?”

        沈鸢回过头,看到了孟沁霜手里拿着一根糖葫芦,呆呆的站在沈鸢的身后。

        “是你呀。”

        沈鸢对着她笑了笑,然后走到了她的面前,好奇的看着她手里面的糖葫芦。

        “这个……你可以吃吗?”

        孟沁霜的眸子一瞬间暗了下来,但是这也只是一瞬间,下一秒,她就扯起嘴角笑了笑。

        “我就是看看……好奇嘛。”

        沈鸢这时突然想起,孟沁霜是在地府出生,因为她母亲的原因,她一生下来,就是鬼胎,但好在她平安的长大,只可惜……她从来没有体会过人间孩童的真正的童年。

        沈鸢看着孟沁霜故作坚强的样子,心里微微一紧,夜君辞站在离二人的不远处,目不转睛的看着沈鸢的侧脸。

        “这个东西,我听说特别难吃。”

        “诶?上神大人说什么?”

        孟沁霜愣了一下,看了一眼她手中令人垂涎欲滴的糖葫芦,又看了一眼沈鸢那张极其认真的脸。

        “我说的是真的,我是听人间那些人亲口说的,这糖葫芦虽说是叫这个名字,可是它的果实酸涩无比,而包裹着糖葫芦的那层糖浆,也是苦的。”

        沈鸢脸不红心不跳,孟沁霜尴尬的扯了扯嘴角,低下头看着在她们周围拿着糖葫芦开开心心玩耍的小孩儿。

        “原,原来如此……”

        沈鸢一脸的得逞,她揽着孟沁霜的肩膀,带着她向集市深处走去。

        “来来来,我第一次来到这里,你尽一下地主之谊,带我逛逛吧。”

        二人嬉闹着越走越远,夜君辞刚抬起脚步准备跟上去,肩上就被不轻不重的砸了一下。

        “抱歉。”

        夜君辞回过头,看着站在自己身后,面无表情拿着一摞子草筐的女人。

        他握了握拳,脸色十分不好。

        “一句抱歉就结束了?你信不信本座拆了你这孟婆庄?”

        孟令衣嗤笑一声,走到了夜君辞的面前。

        “殿下有本事就拆,这庄既是殿下建的,那殿下自然是有这样的资格。”

        “不过殿下不要忘了,孟婆庄一倒,殿下的地府,可也就会乱了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