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三十章 终相见
第三十章 终相见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本座现在不懂爱,并不代表以后不懂爱。”

        夜君辞背着手,看着黑无常坐在那里对着奈何桥上的阴魂指指点点,而白无常则是紧盯着那些人,生怕再次错过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背影。

        随后,他慢慢的开口说道。

        “本座不是不懂爱,也许,本座只是还没有遇到,能给予本座爱的那个人。”

        孟令衣冷哼一声。

        “那你这辈子是等不到了,下辈子也等不到。”

        夜君辞笑了一下,并未再说什么。

        于是,这奈河桥,就成了白无常每天都必去的地方,孟令衣对此表示十分厌恶,可是夜君辞这一次明摆着不愿管这事,于是孟令衣只得忍受着那道白色的背影,在自己的奈河桥上徘徊。

        到了这里,夜君辞的故事就讲完了,沈鸢听的一阵唏嘘,感慨道。

        “真的是造化弄人。”

        “却也无可奈何。”

        夜君辞摇了摇头,眼中确实是许多的无奈。

        然而就在这时,有阴兵慌慌张张的前来禀告,说是白无常去闯了地牢。

        夜君瞬间辞拍案而起,给沈鸢吓了一跳。

        “这个混账!”

        夜君辞极其愤怒的来到了地牢门口,结果就看到了白无常一个人畏畏缩缩的站在那里,周围是被他击倒了的新兵。

        夜君辞看到这个情景,刚才的滔天怒火,这下子怎么发也发不出来了。

        “就你这样的,还想着去劫刑场?”

        沈鸢尴尬的扯了扯嘴角,看着白无常缓慢的转过了身子,可怜兮兮的看着夜君辞。

        “冥王殿下息怒……”

        “息怒个屁!你看看你干的蠢事!你但凡有点脑子,也不会在打了人之后还杵在这里等着被抓!”

        沈鸢看着白无常的样子,真的是又生气又想笑,可是奈何现在情况这般严肃,她倒是硬生生的给忍了回去。

        “殿下,属下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只是来闯个地牢,去里面看看风景?”

        白无常没有说话,过了许久,他才跪在了夜君辞的面前。

        “殿下,无忧,无忧她,是不是真的在里面?”

        果然……白无常消息来的太快,他见夜君辞没有说话,于是更加肯定了自己心中的这个想法。

        “殿下,属下想去看看她!”

        白无常突然激动了起来,他跪着爬到了夜君辞的身前,抱着他的腿。

        沈鸢明显的看到了夜君辞额角的青筋跳动了一下。

        “你个孽障!刚刚打完了他们,你怎么不进去?现在跑过来跟本座说这些?你是真蠢还是假蠢?”

        白无常仿佛想起来了什么一般,敲了敲脑袋。

        “对啊……只是……”

        他说到这里,突然低下了头。

        “只是,属下不能这个样子去见她。”

        沈鸢看了一眼白无常,觉得她所言甚是有道理。

        “那你变换回以前的样子,不就好了?”

        白无常听到后从地上爬了起来,连连点头。

        “上神大人说的有理。”

        夜君辞没忍住抬起脚狠狠地踹了他一下,骂道。

        “你快一点!否则一会儿惊动了十殿阎王,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白无常赶紧捏着指诀,施了变换之术,可是在他施法的一瞬间,再一次的停住了。

        “又怎么了?”

        沈鸢拦住了夜君辞的动作,生怕他一怒之下将白无常的头给踹飞。

        “殿下……属下忘了自己之前的样子了……”

        不知道为什么,沈鸢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内心突然狠狠地触动了一下,她的心就像是被人狠狠地砸了一拳,酸涩无比。

        夜君辞也是一愣,但是他很快又喊道。

        “你这个蠢材!你怎么不把洛无忧的样子也忘了?”

        然而白无常听到后,竟然快速的摇了摇头,沈鸢看到了他嘴角扯起的那抹笑容。

        “属下不会忘的,属下永远都记得无忧那一天,穿了一件桃粉色的长裙,她从宴会上溜了出来,手里面还拿着从御花园偷偷摘下来的桃花……”

        夜君辞沉默了,他看着白无常脸上的那抹笑容,想数落他的话,再也说不出来了。

        “可是你这个样子,会吓坏他的。”

        夜君辞抿着唇,看着白无常的那条猩红长舌。

        “你当初为什么非要把自己搞成这幅样子?”

        夜君辞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白无常当时是中了哪门子的邪。

        “属下,属下只是在履行诺言啊。”

        “履行诺言?你……是为了洛无忧吗?”

        沈鸢疑惑的问道,白无常听到后点了点头。

        “上神大人说的没错,属下……当初承诺了无忧,要生生世世保她平安,可是属下并没有做到,所以属下应当受罚。”

        “哎,你真的是……太痴情了。”

        沈鸢叹了一口气,只觉得白无常和洛无忧真的是对儿苦命鸳鸯。

        这两个人明明都深爱着对方,可是……就是得不到一个好的结局。

        “行了,你进去看她吧。”

        夜君辞对着白无常摆了摆手,然后一脚将他踢了进去。

        白无常圆润的滚了进去,手中的黑色铁链,差一点把自己给缠上。

        他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起,寻找着关押洛无忧的牢房,终于,他看到了洛无忧,那令他朝思暮想的人儿。

        白无常跑了过去,手上的铁链拖在地上,发出“吱呀吱呀”刺耳的声音。

        洛无忧被吵的睁开了眼睛,结果就对上了白无常的视线。

        两个人只是安静的在对视,并没有像夜君辞意料之内的争吵。

        “你……”

        二人同时开口,白无常强忍着内心的激动,示意洛无忧先说。

        洛无忧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终于再次开口,只是她突然疑惑的看着眼前邋邋遢遢,穿着一身白色丧袍的人,说道。

        “你是谁?”

        “扑通。”

        这是谢必安心碎的声音,谢必安只觉得眼前一黑,他不明白,自己苦苦等待了千千万万年的爱人,竟然……忘记了他是谁?

        不,无忧,你看看我,你仔细的看看我,我是谢必安啊,我是你的安哥哥,你看我的这条长舌,熟悉吗?你当初说过,如果我违背了誓言,就会变成一个令人讨厌的长舌妇……

        怎么,难道……你也讨厌我了吗?

        谢必安强忍着眼泪,将这些话又塞回了心里面。

        “我叫……白无常,是地府的阴将,侍奉在冥王殿下身边的。”

        洛无忧听到后点了点头,眼神在他的身上挺久了一会儿,就移开了。

        “哦。”

        谢必安顿了顿,继续说道。

        “你……叫什么?”

        洛无忧的眸子暗了暗,然后转过头,看着谢必安那双空洞的眼睛。

        “洛娇。”

        果然……谢必安扯起嘴角笑了笑,心如刀割。

        “洛娇……真的是,十分好听的名字。”

        这一刻,谢必安终于见到了那个人,那个午夜时分,带给了他幸福的彩色梦境的人,可是,他却连她的名字,都不能喊出来。

        她一定很恨我。

        谢必安明白,洛无忧恨他,无比的恨,他用着自己退化的越来越严重的脑子,思考着洛无忧痛恨他的程度。

        “你来干什么?看我的笑话?”

        洛娇冷哼一声,看了一眼谢必安的那天猩红长舌,眼中皆是厌恶。

        “啪”的一声,谢必安脑袋中的那根弦,也断了,他看到了洛娇厌恶的眼神,他颤抖着自己空荡荡的身体,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冥王殿下,让我来看看你。”

        谢必安还是笑了,因为他知道,自己曾经可是一国的大将,不能哭,他不能哭,他要留着自己的勇气,去保护洛无忧。

        “看我干什么,看我的笑话?”

        洛娇高傲的抬起了下巴,谢必安在那一瞬间,仿佛看到了那时才刚刚及笄的洛娇,脸上的傲娇和灵气,怎么藏也藏不住。

        “不,我只是,我只是……想看你过得好不好……”

        谢必安慌乱的晃动着手腕儿,只听这“咔”的一声,他的骨头竟然断了,可是他一点都没有感觉到疼。

        洛娇皱了皱眉,脸上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你瘦了……”

        谢必安突然冒出了这样一句话,洛娇愣了愣,低下了头。

        突然,这边的仿佛发现了什么似的,瞪着空洞的双眼,看着洛娇的手腕,只见洛娇的手腕上,那星月菩提子手串,竟然依旧闪着光泽。

        谢必安忽的笑了,他觉得值了,因为他知道,他的无忧,还是爱他的。

        洛娇深吸一口气,抬起了头,然后她意味不明的看着白无常,对着他勾了勾手指。

        “你过来。”

        谢必安听到后赶紧走到了门前,他隔着狱门,看着正一步步向着他靠近的洛娇。

        “把头靠近。”

        洛娇对着他笑了一下,谢必安十分听话的将头靠了过去,洛娇小声的说了一句“傻子”。

        洛娇伸出手掌,放在了谢必安的额头上,然后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这时,一道金光刹那间的射进了谢必安的脑中,谢必安浑身一僵,随即又放松了下来。

        金光源源不断的被送入了谢必安的脑中,洛娇颤抖着双唇,最终收回了手。

        金光一点点的消失,洛娇的眼泪却也是再也止不住了,她看见了谢必安睁开了眼睛,她赶紧转过身去。

        “你回去吧。”

        “嗯?”

        谢必安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疑惑的看着洛娇的背影。

        “我让你走!我让你离开这里!”

        洛娇的声音逐渐变得支离破碎,她伸出手扶墙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好,我走,我走,你莫要激动。”

        谢必安看着洛娇痛苦的样子,他赶紧转过身,毫无留恋的跑着离开了这里。

        然而他刚刚跑到地牢外面,就再也忍不住的坐在地上,抱头痛哭。

        一直守在外面的夜君辞和沈鸢,看到了这一幕,心里已经预料到了这二人并没有谈妥。

        沈鸢看着大片大片的泪水,从白无常空洞的眼眶中流了出来。

        “本座还以为……他早就没了泪水呢。”

        夜君辞在沈鸢的身边,极其小声的说了一句,沈鸢看着白无常心断欲绝的样子,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他们没有相认。”

        沈鸢被突然出现的黑无常吓了一跳。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