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二十九章 香消玉殒
第二十九章 香消玉殒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洛无忧此时像是一条龇牙咧嘴的流浪狗,满头白发在地上盘绕,长长的指甲刮在地面上,发出“咔咔”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她瞪着一双浑浊的眼睛,看着向自己伸过来的那双手,看了很久,很久。

        终于,她还是触碰到了那双手,顿时,整座昆仑山圣光普照,洛无忧被赐名洛娇,陪伴在了西王母的身边。

        西王母对她说,你本就是从小被宠到大的名门小姐,娇贵万分,没有必要为了一个男人,伤心欲绝。

        但是洛娇却并不这样认为,她依旧会站在昆仑山上望眼欲穿,她一直在等待着一个人,一个身披战甲,带着万里山河来娶她的人。

        于是洛娇就一个人在这昆仑山上等待了千年,也没有等来一个结果,然而突然有一天,一个男人的出现,带给了她意想不到的消息。

        那个人,就是夜君辞。

        说来也奇怪,夜君辞也不知为何,会答应白无常那般无理的乞求。

        谢必安死去后,尸体被悬挂在城门之上,挂了整整数月,只可惜他执念很深,魂魄不曾散去,他在人世间四处漂泊,奈何他失去了对这个世界所有的感知,他无论怎样都回不到昆仑山了。

        正好那时夜君辞来凡间处理公务,被谢必安撞了个正着,夜君辞皱着眉,心里诧异,为何他的魂魄没有回到地府。

        谢必安同夜君辞讲了他生前的故事,夜君辞听是听了,只可惜他对此毫无感触。

        夜君辞只觉得谢必安很傻,他竟然为了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想,惨死在自己故国的城门外,尸体也还被夺了去,受尽屈辱。

        夜君辞问他,你是一国的将领,有着无上的荣耀,受万民尊敬,为何非要去蹚丞相一家的浑水?

        谢必安当时只回答了一句话。

        “我只求我的无忧平安,什么一国将领,无上荣耀,若是我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我要这些虚荣有何用?”

        夜君辞当下二话没说的,就带着谢必安回了地府,他左思右想,还是没有将谢必安送去孟婆那里。

        虽然夜君辞不赞同谢必安的那些狗屁想法,可是他佩服谢必安是一条汉子,于是他就点了他的将,让他侍奉在自己身边。

        可哪知谢必安被点了将的第二天,他就把自己弄成了那副奇怪的样子。

        夜君辞看着谢必安英俊的面容,被糊上了厚厚的白漆,而那双眼睛,也被挖了去,代替的是两个黑漆漆的洞。

        最夸张的是谢必安竟然将自己的舌头拉长,直至扯到了胸口,那猩红色的长舌一晃一晃,属实是吓人。

        夜君辞头疼的扶额,询问缘由,但是谢必安始终一言不发。

        夜君辞没有办法,也只能由他去了,谁知又过了一段时间,谢必安竟然去十殿阎王那里偷了阴魂册,被当场捉住。

        但好在谢必安被扔入剿魂阵之前,夜君辞及时赶到,好说歹说的将人给留了下来,夜君辞在和十殿阎王喝完茶之后,彻底的收拾了一顿谢必安。

        谢必安晃悠着长舌,只说了一句话。

        “日子我已经算过了,无忧的阳寿会在这几天耗尽,我要赶在她喝下孟婆汤之前,见她一面。”

        夜君辞想宰人的心都有了,他没想到都过了这么久,谢必安对那个女人竟然还有这般深的执念。

        而那个时候夜君辞也刚刚点了范无救的将,他也不知那范无救是不是脑抽了,竟然将自己的模样化成了和谢必安相同的样子。

        两个人的感情迅速升温,仅用了一天的时间,就以兄弟相称,夜君辞看着此时正跪在谢必安身边的一团黑,十分后悔为什么把这两个真正的“阎王”给请了回来。

        “你们两个,真的是反复无常!以后就叫你们黑白无常得了,这称号配得上你们!”

        两个人竟还真的谢了恩,随后又请求夜君辞帮他们办事。

        夜君辞一个头两个大,这一次算是彻底的栽了,没有办法,他只能硬着头皮去孟婆庄走了一趟,结果孟婆也没有给他好脸色。

        夜君辞碰了一鼻子灰,最终毫无所获,他后来想了想,许是当年的他太过慈悲,这才让手下如此的不听管教。

        谢必安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于是他就打算去人间的昆仑山上看一看,吓得夜君辞赶紧拦下了他。

        夜君辞没有办法,只能亲自去昆仑山一趟。

        夜君辞看着谢必安从怀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一块儿脏兮兮的破布,破布被打开,夜君辞愣了一下。

        原来那破布包裹的,竟然是一串星月菩提子手串,菩提子在冥府昏暗的光线下,依旧还闪闪发光。

        夜君辞接过手串,竟然还有温度,他抬起眸子看了一眼白无常比那块儿破布还破烂的身体,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他只是答应了谢必安,一定会将这手串交给那个名叫洛无忧的女人,其余的,就算了。

        夜君辞驾着云来到了昆仑山,给当时还是幼兽时期的开明兽扔了一个鸡腿儿,就进山了。

        他在昆仑山上找了整整一圈儿,并没有找到那个女人的身影,夜君辞怀疑那个女人早就已经去世了。

        然而就在他准备回去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你是何人?”

        夜君辞回过头,猛的一阵恍惚,他脑海中谢必安所描绘的那个女人的样子,正在一点一点的清晰,那个黑漆漆的身影被填上了色彩,明艳异常。

        此时的洛无忧,身着一袭茜色长裙,发髻高挽,手里面拿着一把宝剑,整个人迎风而立,只是女人的眼神,却不似谢必安所言的明亮。

        “洛无忧。”

        夜君辞喊出了女人的名字,那个女人的脸色突然间变得煞白,能看出来她想控制自己的情绪,但奈何她颤抖的双唇出卖了她。

        “你,你到底是……何人?”

        洛无忧眸中的泪水,一滴一滴的滑落在了地面上。

        “本座是地下十八层冥府之主。”

        洛无忧愣了一下,没想过夜君辞竟然是这样的身份。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夜君辞这一次刻意的组织好了语言。

        “本座,是替谢必安来见你的。”

        然而夜君辞话音刚落,洛无忧就一下子变了脸色,她的面容变得狰狞扭曲,握着宝剑的手咔咔作响。

        夜君辞暗道不好,他感受到了女人身上迸发出的杀意,没有办法只得应战,他和洛无忧过了几招,没想到这个女人的功夫还不错。

        夜君辞不想伤害她,所以并没有使用法术,只不过他在与洛无忧过招的时候,也感受到了她的力不从心,他总觉得洛无忧像是身患重病一样。

        但是这个女人竟然十分坚强,两个人打了许久,直到夜君辞变得不耐烦,他用力的将女人击飞,揉了揉自己的肩膀。

        “你这人怎么回事?一言不合就打人?”

        “说!你和那个狼心狗肺的男人,是什么关系?”

        夜君辞一噎,他想起了谢必安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于是他只得说是受了嘱托,并没有什么特殊关系。

        洛无忧不信。

        “你少骗我,是不是那个狗男人去求你了?他没有脸来见我,又怕我见了他一怒之下做出什么伤害他的事情,所以就请了你,前来镇压我?”

        夜君辞向来不喜欢同女人沟通,因为他觉得女人有的时候真的是不讲道理。

        “谢必安并不是不来见你,他只是真的来不了。”

        因为地府有规定,普通的阴将来了人间,会被人间的烈日灼烧,将灵魂烧的一丝不剩,那个时候的谢必安修为并不高,所以万万不能前来。

        “呵,不要再替他扯谎了。”

        洛无忧的心已经死了,她的眼睛也慢慢变得浑浊。

        “我在这里等了他那么久,久到我都算不明白时日了,可他竟然……竟然让其他人代替他来见我。”

        “所以在他的心里,我到底算是什么?”

        夜君辞看着伤痛欲绝的洛无忧,将手中的星月菩提子交给了她。

        “这是谢必安让我交于你的,无论你信或是不信,谢必安,真的是没有办法来找你。”

        洛无忧看到那串佛珠,愣了一瞬,她接过了手串,一时间没有其余的动作。

        “你……好好的去投胎转世吧,谢必安他一直在寻你,总有一世,你会见到他的。”

        洛无忧听到后突然冷笑一声。

        “凭什么?你怎么不让他去投胎转世,你怎么不给他喝下那孟婆汤,快快乐乐的去投胎?”

        夜君辞叹了一口气,想要跟洛无忧再好好解释一番,可奈何洛无忧根本就不听。

        “好,我知道了,他让你前来,是不是就是想告诉我,让我放过他,让我老老实实的去投胎?”

        “大致……”

        然而夜君辞还没有说完,洛无忧就举起了那串手链,扔下了悬崖。

        “你!”

        夜君辞眼睁睁的看着刚刚还带着谢必安身上余温的手串,消失在了万丈悬崖之下。

        “你回去告诉他,他解脱了,我洛无忧,就算是下了地狱,我不会再见他一面!这生生世世,就算我投了多少次胎,做了多少回人,我都不会再见他!”

        洛无忧说完,就纵身一跃,跟着那串星月菩提子,一同坠入了深渊之下,而她的身后,正是她与谢必安每天一同看日出的地方。

        夜君辞也赶紧跟着跳下,可他却晚了一步,于是他赶紧回去了地府,去了孟婆庄,他奈河桥上等了许久许久,都没有看到洛无忧的魂魄。

        谢必安听到了夜君辞的转述,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安安静静的跑去了奈河桥上,一坐就是许久。

        这期间黑无常有时候也会去陪他,夜君辞远远的看着那一黑一白的两个背影,心里不知是何滋味。

        孟令衣站在夜君辞的身后,语气冰冷的嘲讽他。

        “看不懂了吧?这就是人间最珍贵的爱,像你这样的魔种,永远都不会懂。”

        夜君辞听到后笑了,他转过头,看出了孟令衣脸上对自己的恨意。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