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二十八章 前世今生
第二十八章 前世今生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沈鸢并没有发现栾寻带着雪绒离开了这里,等到她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二人已经不见了。

        “这……”

        “许是他们觉得在这里不合时宜,于是就离开了。”

        然而沈鸢只觉得夜君辞话里有话。

        栾寻回到天宫之后,就悄悄的将雪绒送回了广寒宫,随后立即去了帝君那里。

        等到他站在凌霄殿外的时候,才想起来一个最重要的问题。

        他貌似还没有见到西王母,这让他如何复命?最开始他是想着出了洛娇那档子事儿,自己就可以用洛娇当借口,可是栾寻现在想想,这个借口,无论如何也是说不过去的。

        栾寻在殿在转了转,最终还是毅然决然的大步走了进去。

        “帝君……”

        温钰正坐在椅子上看着卷轴,见他来了,也只是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

        “西王母请来了吗?”

        栾寻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随后慢吞吞的说出了实情。

        “你的意思是,你现在也不知道西王母在不在昆仑虚?”

        温钰皱了皱眉,将目光从卷轴上移开,栾寻心惊胆战的点了一下头。

        “是,是的……”

        “你为何不亲自去昆仑虚看一看?”

        栾寻真的是有苦说不出,他能进去算啊,他这不是法力不够,进不去嘛……

        “帝君,那昆仑虚属实是,怪异异常,您要不然,亲自去那里有一番?”

        “帝君日理万机,哪里有时间去昆仑虚?”

        然而还不等温钰回答,一袭红衣的萧瑶就走了进来。

        栾寻暗叫不好,这个女人一来,场面一定会失去控制。

        “帝君,臣没有别的意思!”

        栾寻有苦说不出,他赶紧向着温钰解释,可是萧瑶仍紧追不放。

        “那是你自己办事不周,竟还想劳烦帝君?你怎么想的!”

        萧瑶高傲的抬着下巴,声音大的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栾寻不知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才能和这个女人共事。

        “行了,本尊知道了。”

        温钰许是被萧瑶吵的头疼,他挥了挥手,示意栾寻可以退下了。

        栾寻瞥了萧瑶一眼,果不其然的对上了女人挑衅的视线,栾寻秉着自己是神仙,要慈悲为怀,所以他收回了视线,沉默的离开了凌霄殿。

        “你来找本尊有何要事?”

        萧瑶对着温钰露出了一抹十分温柔的笑容,随后说道。

        “帝君,臣早就料到了栾寻办事不周,所以臣特意前来向帝君请命,亲自下凡去昆仑虚,将西王母请来。”

        温钰看了萧瑶一眼,似乎是在思考萧瑶是不是也会失败而归,过了一会儿,他才点了点头。

        “你去吧。”

        “是,臣定当不负帝君的信任,一定会将西王母请来参加百花会。”

        温钰再次挥了挥手,示意萧瑶可以离开这里了。

        萧瑶转过身,嘴角的笑容怎么样也受不住。

        温钰很快的就收回了目光,他看着自己面前放着的茶杯,淡淡的茶香从杯中飘出,只是不知为何,萧瑶泡出的茶的味道,远远比不上沈鸢的……

        沈鸢。

        温钰突然间想起,自己上一次与沈鸢见面的场景,那一见不知过去了多久。

        温钰眯了眯眼,若有所思的看着那杯茶,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栾寻从凌霄殿出来,路过了百花园,看到了仙子们正在花园中打理花草。

        “栾寻上神。”

        栾寻闻声停下,转过身发现竟然是花神娘娘的贴身侍女,杓兰。

        “杓兰,好久不见。”

        杓兰对着栾寻福了福身,随后说道。

        “奴婢确实是许久没有见到过上神大人了,上神大人近来可好?”

        栾寻笑了一下。

        “一切都好,你这是,在为百花会做准备吗?”

        杓兰看了一眼那无边无际的花海,随后点了点头。

        “正是,百花会马上就要举办了,这几日正是忙碌的时候。”

        栾寻表示赞同。

        “那你先忙,本君就不打扰了。”

        杓兰听到后赶紧对着栾寻福了福身。

        “上神大人慢走。”

        然而栾寻才刚走了几步,杓兰就在背后叫住了他。

        “上神大人且慢,花神娘娘说了,如果玉兔想要过来采花,大可以随便采,不必可怜兮兮的偷渡过来,被人瞧见教训一顿,花神娘娘也会觉得心疼。”

        栾寻尴尬的停下了脚步,替雪绒那只笨兔子感到脸红。

        “好,本君……定当传达到。”

        杓兰捂着嘴笑了一下,随后就回去继续工作了。

        “这小兔崽子……”

        栾寻甩了甩袖子,直奔广寒宫而去,想着跟雪绒新仇旧账一起算。

        沈鸢打算和夜君辞打道回府,毕竟带着一个洛娇,二人也没有办法去别处。

        “等本座处理好洛娇的事,再来带着上神大人游山玩水。”

        沈鸢头疼的扶了扶额。

        “殿下快快打住,我觉得我可能要休息一阵子了。”

        夜君辞了然的笑了笑,并没说些什么,于是二人就带着洛娇回到了地府。

        因为洛娇身负重罪,回到地府之后,她就被关在了牢狱之中。

        “她……是不是要受些刑罚?”

        沈鸢对于地府的刑罚,早就略有耳闻,传闻那是相当之血腥残忍。

        “正是,不过这要等我与十殿阎王一同审判之后,再来决定。”

        沈鸢点了点头,然后她小心翼翼的左右看了看。

        “白无常他,还不知道呢吧?”

        夜君辞听到后嗤笑一声,随后说道。

        “只要他的好兄弟知道了,他就什么都知道了。”

        果然,沈鸢就知道这件事情瞒不住他,可是……洛娇明明说过,不愿意见白无常。

        夜君辞看着沈鸢担心的样子,他安慰似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上神大人放心,此事我自有定夺。”

        沈鸢点了点头,因为她相信夜君辞,知道他这个冥王,并不只是一个摆设。

        “其实,我有点好奇,白无常和洛娇,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夜君辞挑了挑眉,拉着沈鸢一同躺在了贵妃榻上,打算细细对她讲来。

        原来,白无常的前世,竟然是一位为国杀敌的将军,而洛娇,则是朝中丞相的千金。

        丞相对这唯一的千金宠爱有加,并赐名无忧,就是希望她这一辈子都无忧无虑,没有忧愁。

        有一次皇宫举办宴会,丞相带着洛无忧前来参加,那时的洛无忧虽已刚刚及笄,可是她奈何她性格活泼好动,于是就偷偷的溜出去玩儿,结果被谢必安逮了个正着。

        谢必安想要把她揪到皇帝那里,洛无忧不从,她毕竟被丞相从小宠到大,难免有些心高气傲,于是她就跟谢必安吵了起来。

        谢必安是为国杀敌的将军,铁血无情惯了,一时间拿这个女孩儿没有办法。

        洛无忧对谢必安怀恨在心,她悄悄的讨好太后,等到太后召她进宫,她就仗着自己的身份,狠狠地刁难谢必安,谢必安真的是无可奈何,但又没有办法。

        这两个人一来二去,竟不知怎的,生出了情愫,也许是洛无忧少女的天真,融化了谢必安那颗冷冰冰的心。

        只是好景不长,丞相一家被奸人陷害,诛杀九族,丞相跪地相求,求谢必安可以带着洛无忧逃出去,丞相把头都磕出了血,血顺着额头,流了满脸。

        谢必安想起了洛无忧带着他一起在池水中扑腾嬉闹的场面。

        谢必安点了点头,向丞相保证,只要他活着,就一定会将洛无忧平安的带出这里。

        谢必安做到了,他背叛了自己效忠了二十年的皇帝,选择了洛无忧,选择了爱情。

        他永远都忘不了洛无忧亲眼见到自己的爹爹娘亲,以及自己的兄长弟弟被处刑的场面,她哭的昏天暗地,差一点哭瞎了眼睛。

        谢必安擦掉了洛无忧流出的血泪,轻轻的对她说。

        “无忧,你放心,我谢必安定当会护你周全,我会生生世世的陪伴在你的身边,即使天崩地裂,我也会将你护在身下,我们即便是死,也要死在一起。”

        洛无忧听到后终于露出了笑容,这对亡命鸳鸯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

        谢必安带着洛无忧跨过千山万水,来到了昆仑山,谢必安远在京城的时候,就听洛无忧说相传这昆仑山的日落,异常的好看,所以谢必安就带着她来到了这里。

        他们在这里安了家,可是突然有一天,追兵来了。

        皇帝下令四处搜寻背叛了他的谢必安,以及逃犯洛无忧,势必要将他们缉拿归案。

        谢必安紧紧的抱着洛无忧,许下了最后的誓言。

        “无忧,你在这里等我,一定要在这里等我,等我回来娶你,等我回来以这江山为聘,许你一生浮华。”

        洛无忧笑了,她的笑容那样的凄美。

        “傻瓜,我不要这江山,我也不要那浮华,我只要你。”

        待到两个人最后看了一次日落,谢必安就离开了昆仑山,他只带了一把剑,将前来追捕他们的士兵全都击败。

        不够,这还不够……

        谢必安杀红了眼,因为他知道,只要皇帝在一天,他的无忧就是危险的,他要她活,他想让她活下去。

        谢必安带着那把剑,一路上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终于来到了城门前,只是还没有等他破城门而入,就被万箭穿心,死在了京城。

        他不是神,只是血肉之躯,怎能抵得过这万箭齐发?可是即便是这样,他也愿意为了自己爱的人,挡住所有的灾难。

        谢必安在倒下前,朦胧之间仿佛看到了洛无忧那灿烂的笑容,他猛然想起,以及对着洛无忧发过誓,如果他背叛了他,那么下辈子就会变成一个长舌妇,被其他人嘲笑。

        长舌妇……

        谢必安笑了,最终闭上了眼。

        洛无忧一个人在昆仑山上看了不知多少次日落,最终青丝变白发,一夜之间白了头。

        “骗子!你这个骗子!”

        洛无忧最终成了魔,她每天都在昆仑山的最高处咆哮,她恨,她恨谢必安,恨皇帝,更恨那个陷害了她们一家的奸臣!

        洛无忧身上的戾气一日比一日的重,最终还是引起了昆仑虚那位的注意。

        又是一次日落,那人带着满身的圣光,站在了洛无忧的身后。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