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二十七章 误会渐深
第二十七章 误会渐深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沈鸢皱着眉,慢慢的平复下了自己的情绪,她走到了洛娇的面前,蹲下身,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那一条条伤疤。

        “是不是很痛?”

        洛娇看着沈鸢眼中的心疼,突然间愣住了。

        “你不是恨我吗?为何还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沈鸢看着洛娇的眼睛,笑了一下。

        “我确实恨你,恨你作恶多端,伤害了那些无辜人的性命,可是……”

        “这是两码事儿。”

        沈鸢叹了一口气,将洛娇拉了起来,让她坐在草垫上。

        “你犯下的罪恶,一定会接受惩罚,只不过在此之前,你也应当说出自己的苦衷,自己的委屈,不能就这样带着不甘,入了地狱。”

        洛娇听到后,心中一阵动容,她没有想过,面对作恶多端的她,竟然还有人愿意倾听自己的委屈。

        沈鸢看了一眼夜君辞,发现男人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

        “冥王殿下,来吧,说说吧。”

        夜君辞无奈,沈鸢大有一种找自己秋后算账的架势。

        “这位,便是白无常要寻的哪位姑娘,洛无忧。”

        洛娇在听到那个名字之后,刚想要站起身反驳,却最终还是坐了下来。

        她的动作中,多多少少透露了出一丝无力。

        “什,什么?”

        然而沈鸢无论如何也没有想过,这洛娇竟然……就是白无常苦苦寻找之人。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夜君辞听到后,看向了洛娇。

        “事到如今,你把你该说的都说了,说完了,你就该同本座回到地狱接受审判了。”

        洛娇看了夜君辞一眼,突然笑了一下。

        “殿下还是像以前一般,说一不二啊。”

        栾寻带着雪绒,坐在一旁打算看戏看到底,虽说这西王母没有找到,可是他也有了理由,最起码回去以后不会被帝君怪罪。

        “你也没有变。”

        夜君辞说罢,就背过身去,现在寺庙的窗前,透过蜘蛛网,看着外面的景色,表情中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我……”

        洛娇犹豫了一下,最终说出了实情。

        “那些修行者,确实是我杀的。”

        尽管沈鸢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她听到洛娇亲口说出这句话,还是心一颤,她实在是想不到一个女人,竟下得了这样的狠手。

        “目的?是为了阳日祭吧?难道你也想升天封神?”

        沈鸢还是十分疑惑,因为她与洛娇虽然才刚刚见面,可是她能看出洛娇骨子里的傲气和不羁,所以她并不认为这样的女人,也会投机取巧,做出阳日祭这种蠢事。

        “不是。”

        洛娇说道这里,突然嘲讽的笑了一下。

        “如果我说,我是为了想引起一个人的注意,你会信吗?”

        沈鸢听到后浑身一僵,她咽了一下口水,试探性的说出了一个名字。

        “你难道是为了……谢必安?”

        谢必安,就是白无常的本名。

        洛娇听到后,刚刚还扯起的嘴角,愣是尴尬的僵住了,不上不下的,整个人的表情也难以形容。

        “是。”

        夜君辞这时转过了身,若有所思的看着洛娇。

        “你是……在等他吗?”

        沈鸢抿了抿唇,问道。

        洛娇点了点头,只不过她的这一下点头,更加让沈鸢迷惑了。

        “那你为何不出去寻他?你知不知道,他可是一直在寻你啊!”

        洛娇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嗤笑出声。

        “寻我?呵呵呵!我看他是在躲我吧?”

        这……沈鸢不知道该怎么跟洛娇解释,她明白洛娇与白无常之间必有误会,但因为她并不知道洛娇与白无常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不知道怎么说。

        “他确实在一直寻你。”

        夜君辞突然开口说道,洛娇目光冰冷的看向了夜君辞。

        “殿下不必替他说好话,当年他将我丢在了这昆仑山上,告诉我永远都不要离开这里,他让我在这里等他,等他回来娶我!”

        “可是后来呢?我傻傻的在这里等了他几千年,他人在哪里?”

        “我没有等来他的嫁妆,更没有等来他的骨灰……殿下知道吗?这样的渺无音讯的等待,才是最痛苦的!”

        洛娇说着说着,终于还是流下了泪水,沈鸢皱着眉,心里也是一阵难过。

        “这之前,确实有些误会。”

        “呵,误会?”

        洛娇脸色苍白的指着自己的心脏,对着夜君辞大吼。

        “殿下告诉我这是误会?那殿下知不知道,我为他而死了的这颗心,到底会不会因为这轻飘飘的一句误会,再次活过来?”

        夜君辞沉默了,他抿着唇,一言不发,似乎是在想着对策。

        而洛娇也安静的靠在了墙上,正间破庙顿时被阴郁所笼罩。

        “要不然……冥王大人把白无常叫来,好好说一说?”

        栾寻弱弱的开口说道,栾寻话音刚落,洛娇就疑惑的皱着眉。

        “白无常是谁?”

        栾寻听到后把目光转移到了沈鸢身上,沈鸢也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们两个人,这之间失了联系,自然是有很多不知道的。”

        “洛娇,我们把谢必安叫过来,让他当面跟你道歉好不好?”

        但谁知洛娇突然嗤笑一声。

        “谁要见她。”

        洛娇一边说着,一边用一种十分诡异的表情,看着沈鸢。

        “你可知道,我脸上的这些伤,是怎么造成的?”

        沈鸢抿了抿唇,心里突然涌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哈哈哈哈哈哈!是我!是我自己划的!”

        洛娇笑的十分开心,只不过这笑容出现在她的脸上,竟显得异常恐怖。

        “那你可否知道,我为何会将自己的脸划成这个样子?”

        洛娇仿佛疯了一般的狂笑,那笑声仿佛将这寺庙都要震塌。

        “我是为了让自己心死!我为了控制住我这颗没出息的心,我不想在某一天,知道谢必安能来看我之后,还不要脸的期待着!我不见他!我不见!我为了生生世世都不再见他,我决定每一世我都将自己的脸划破!这样我就能控制住我自己!”

        沈鸢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她不理解,为什么一个女人,竟然真的忍心,亲手毁了自己的这张脸。

        夜君辞扶着沈鸢,对着洛娇摇了摇头。

        “你这又是何苦,何苦让自己受罪?”

        洛娇挂着可怖的笑容,对着夜君辞笑着。

        “你说我何苦?我也想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可是呢?可是结果呢?我还是……我竟然还是想见他……”

        夜君辞将沈鸢抱在怀里,安慰着她。

        “没事,没事的。”

        沈鸢不知道为何,她的心一直在揪着,她刚刚,还是从洛娇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她想起了自己以前在帝君身边的时候,看着帝君,总觉得帝君离她那样的近,可是却也那样的远。

        有的时候,她会为了今天帝君多看了她一眼而欢呼雀跃,可是有时,她也会因为帝君没有理会她而哭泣。

        沈鸢知道,自己对心上人的期待多了,满满的失望也就会随之而来。

        “你确定吗?不见他?”

        夜君辞最后问了洛娇一句,洛娇闭着眼睛摇了摇头。

        “不见。”

        未了,她有继续说道。

        “我会跟殿下去地狱接受惩罚,不过殿下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夜君辞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说。

        “我可以信你一次,信谢必安在寻我,所以我请求殿下,不要告诉他殿下找到了我,我要让他心怀愧疚的度过一世又一世,我也要让他感受到我的痛苦!”

        夜君辞沉默了一下,并没有回答她,洛娇也没再追问,她仿佛累了一般的倒在地上,像是睡着了。

        “你还好吗?”

        夜君辞摸了摸沈鸢红红的眼角,眼中满是心疼。

        “这件事……殿下真的不管了吗?”

        夜君辞笑了笑。

        “你觉得本座该怎么管?”

        沈鸢听到后突然激动了起来,她揪着夜君辞的衣服,将他整个人都拉到了自己的面前。

        “殿下!如果是你,你失去了你爱的人的消息,你会怎么做?”

        “本座吗?”

        “呵。”

        夜君辞笑了一下,他弯着腰附在沈鸢的耳边,开口轻声说道。

        “本座会到处去寻她,寻到天涯海角,寻到这个世界毁灭,我也要寻她,一刻不停,只要本座还在呼吸,本座就一定不会放弃。”

        不知为何,沈鸢在听到夜君辞的这些话之后,她突然哭了出来。

        夜君辞有些慌了,他手忙脚乱的擦着女人的眼泪,这个样子一点都不像是平日里的他。

        “你,你怎么哭了?”

        夜君辞叹着气,把沈鸢抱在了怀里。

        “你不是现在还在本座的身边吗?本座还没有丢了你,也不会丢了你,你想那么多做什么?”

        沈鸢差一点把夜君辞的心给哭碎,他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在地府活了好久好久,在这将近上万年的岁月中,他夜君辞,还真的没有遇见过,能把他哭心碎的人。

        夜君辞揉了揉沈鸢的头发,无可奈何。

        “你要是再继续哭下去,本座就将自己碎了的心,捧出来给你看。”

        沈鸢听到后破涕为笑,她瞪了夜君辞一眼,然后从男人的怀抱里离开。

        “我不管,这件事情你必须好好处理。”

        “本座知道了。”

        夜君辞点了点头,就差举起右手对天发誓了。

        而另一边,栾寻正悄悄地带着雪绒离开。

        “栾寻哥哥,你为何走的如此匆忙?”

        栾寻慌乱的捂住了雪绒的嘴,他回过头,看着还在紧紧相拥的两个人,松了一口气,庆幸没被那二人发现。

        “我回去看看帝君头上到底有多绿。”

        “你说什么?”

        栾寻看着雪绒一脸的疑惑,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一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他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然后握着雪绒的肩膀,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

        “乖兔子,你答应哥哥,回到天宫之后,这里发生的一切事情,都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你嫦娥姐姐。”

        雪绒砸了咂嘴,然后拍了拍栾寻的胸口。

        “放心吧栾寻哥哥,我不会同任何人讲的,否则不就暴露了我偷偷跑出来玩儿了嘛。”

        栾寻看着雪绒不太聪明的样子,甚是无奈。

        “哎,算了算了,无所谓了,我们速速回去,到帝君那里复命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