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二十六章 洛无忧
第二十六章 洛无忧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你放心,本座定当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沈鸢听到后看了夜君辞一眼,并未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她知道夜君辞认识这个叫洛娇的神秘女人,只是他不说,她也就不愿问。

        “不如我们先进去看看吧。”

        栾寻再次的站在结界前,提出了简单粗暴的方法,夜君辞听到后点了点头,然后他看向了沈鸢。

        “上神大人带着那只兔子先向后退一退,这里交给我和栾寻。”

        沈鸢听到后也没有拒绝,她抓住了雪绒的手,带着她后退几步。

        夜君辞和栾寻相互看了一眼,随后便一同施法,硬生生将那层结界击碎了。

        伴随着结界破裂的是“砰”的一声,结界后面的热浪顿时扑面而来。

        “怎么回事?为何里面如此高的温度?”

        雪绒在寒凉的月宫待惯了,差一点被这热死熏得晕过去。

        沈鸢见状将雪绒护在了身后,小心翼翼的走到入口处查看,只是她并未发现任何的异常,除了温度确实有些高之外。

        “我们……这样硬闯进去,西王母会不会怪罪?”

        拂灵从沈鸢的袖口中露出了一个小脑袋,默默地吐槽,结果它话音刚落,就被夜君辞怼了回来。

        “再说一句废话,本座便将你扔进百魔坛。”

        果然,拂灵缩回了脑袋,表示打扰了。

        “我们进去吧。”

        栾寻一边说着一边手握云从剑率先走了进去,夜君辞随后也跟着进入。

        他转过身,将自己脖子上的墨玉吊坠取下,放在了沈鸢的手中。

        “跟紧本座。”

        “好。”

        沈鸢握着那墨玉坠,感受着夜君辞身上的余温,她笑了一下,示意夜君辞不必担心。

        随后一行四人就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结界设在一个洞口处,只是这洞中并不漆黑,一盏盏长明灯挂满了整个洞穴,倒显得十分有意境。

        “从这里出去,就可以看到西王母所居住的宫殿了。”

        栾寻小心翼翼的踩在地面上,生怕一个不小心触碰到了里面的机关。

        “西王母,为何会设置一个这样的入口?”

        沈鸢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这个入口,有点像是暗道,西王母回的是自己的宫殿,为何要像做贼一般?

        “西王母做事一向随心所欲,没准人家喜欢这样。”

        夜君辞背着双手,悠哉悠哉的回答道。

        然而他的话音刚落,雪绒就突然间对着众人说道。

        “我好像闻到了其他人的味道!”

        果然,雪绒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众人不知为何,突然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之中。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声有些沙哑的呢喃,也透过空气,从四面八方传进了众人的耳中。

        那声音时重时轻,毫无规律可言,沈鸢闭上眼睛仔细听着,可就是判断不出声音是从哪个方向传出来的。

        雪绒抱紧了沈鸢的胳膊,心脏砰砰直跳。

        “别怕。”

        沈鸢安慰似的拍了拍她的头。

        过了一会儿,那呢喃声一点一点的消失不见了,雪绒再次嗅了嗅,发现刚刚那陌生的味道也消失不见了。

        “这昆仑虚,属实是诡异的很。”

        栾寻皱了皱眉,不知道昆仑虚究竟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

        “继续前进吧。”

        夜君辞示意栾寻继续前进,这一次他们一路顺利,并没有再遇到其他诡异的事情,他们走了许久,终于看到了出口。

        他们从洞穴中走出,顿时豁然开朗,栾寻顺着光亮,看到了一座巍峨的宫殿,伫立在众人的眼前。

        一只只五颜六色甚是奇异的飞鸟,正不停的环绕着宫殿飞翔,宫殿的一片片砖瓦上面,落满了金黄色的沙,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泽。

        “这里,当真是人间仙境了!”

        栾寻还是没忍住感慨一番,夜君辞嗤笑一声,随后说道。

        “这也不怪你,你还没有见过女娲娘娘的宫殿,自然觉得这里甚是华丽。”

        栾寻被噎了一下,瞥了一眼夜君辞,并没有回答。

        夜君辞走到了几人高的大门前,沈鸢见状赶紧跑了过去。

        “殿下要做什么?”

        “敲门啊。”

        “诶?”

        沈鸢被男人搞的愣住了。

        “敲门?不是,殿下且等等,西王母不在这里,我们进去了也没有用。”

        然而夜君辞却是神秘一笑。

        “谁说本座真的要见西王母了?”

        夜君辞话音刚落,就伸手敲了一下眼前的大门,只听一阵阵十分低沉的震动声,刹那间将整座宫殿包围。

        “殿下这是……想将那个女人引出来?”

        沈鸢终于明白了夜君辞到底想要做些什么,夜君辞点了点头,随后又继续敲了两下。

        结果就在这时,洛娇终于出现了。

        众人回过头,就看到了身着蓝衣的洛娇,正站在众人的身后。

        “你们到底还是进来了。”

        洛娇的声音听不出来喜怒,只是十分平静。

        “我都已经说过,西王母并不在昆仑虚。”

        夜君辞听到后轻笑一声,随后说道。

        “本座自然知道西王母不在这里,否则你也不敢这般猖狂。”

        洛娇眯了眯眼,握紧了手中的剑,警惕了起来。

        “冥王殿下这是何意?小女子不知做了何事,竟然让殿下这般误会。”

        “你当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夜君辞一边说着,一边操控着手中的银扇,他让银扇悬浮于空中,闭上眼睛默念口诀,只见那银扇一下子变得十分巨大,银扇快速的旋转,直直的向着西王母的宫殿击去。

        “住手!”

        洛娇惊慌失措,她瞪大了眼睛看着银扇,她没想过夜君辞竟然有胆子做出这样的事情。

        她想也没想的就手握宝剑冲上前去阻止夜君辞,然而还没有等到她过去,那银扇就“嗡”的一声将整个宫殿贯穿,那宫殿被从中间一分为二,轰然倒塌。

        洛娇双目血红,看着与宫殿一同坍塌的幻境,跪坐在了地上。

        沈鸢眼睁睁的看着宫殿像是面镜子一般,变成了碎片,“哗”的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天旋地转之间,沈鸢感觉她们仿佛又回到了死水潭中。

        “小心。”

        夜君辞揽着沈鸢的腰,将人安安稳稳的放在了死水潭边唯一一块儿干净的空地上。

        “这是哪里?”

        栾寻皱了皱眉,看着眼前这十分破败的景象,与刚才那巍峨华丽的宫殿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这就是我之前同你讲过的死水潭。”

        栾寻点了点头,示意沈鸢他记起来了。

        “看来这些修行者真的是你杀害的。”

        夜君辞皱着眉,看着跪坐在不远处的洛娇,那女人似乎还没有从刚才宫殿被毁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你用幻术制造了那座假的宫殿,为的就是迷惑我们,其实西王母并没有离开昆仑虚,对不对?”

        沈鸢一步步的走到了洛娇面前,然后她蹲下了身,将自己的推理一字一句的说出。

        “你之所以将死水潭当做实施幻术的地点,为的就是保护这里,不被我们再次发现。”

        “因为这些修行者,全部都是你杀害的,你的目的就是为了祭祀,为了阳日祭。”

        然而这时,洛娇突然冷笑一声。

        “上神大人当真是十分聪慧,只不过,你只猜对了一半。”

        “小心!”

        夜君辞突然大喝一声,但好在沈鸢早有防备,她幻化出一把宝剑,及时的挡住了洛娇的攻击。

        沈鸢透过面纱,看到了女人的眸子,那双眸子竟然……

        沈鸢一愣,于是洛娇就趁着沈鸢愣住的一瞬间,握着宝剑向着她心口刺去,沈鸢感受到了强烈的杀意,赶紧侧身躲开了这致命一击。

        随后二人又过了几招,沈鸢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这个女人功夫不浅,且身上的法力也与自己相差不大,只是……

        洛娇似乎是虚弱的很,二人过招的同时,沈鸢感觉到了洛娇的力不从心。

        终于,洛娇终于支撑不住的倒了下去,沈鸢收起了宝剑,回头看了一眼满脸担忧的夜君辞。

        “你没事吧?”

        夜君辞走到了沈鸢的身边,仔细的打量了一下。

        “我没事,只是她……”

        沈鸢看着面色苍白的女人,突然间觉得有些无力,她本来已经做好将这个女人杀死,替那些修行者报仇的决定了,可是,她在看到洛娇的那双眸子之后,竟然犹豫了。

        夜君辞看了洛娇一眼,开口说道。

        “本座已经认出了你,别藏了。”

        洛娇的身体僵硬了一下,随后捂着胸口抬起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夜君辞。

        “你是什么时候认出我的?”

        夜君辞皱了皱眉,说道。

        “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

        洛娇突然笑了,她的笑声越来越大,她抬起了头,对着死水潭那潮湿的壁垒,疯狂的笑着。

        夜君辞将沈鸢护在了身后。

        “洛无忧,你清醒一点。”

        洛娇听到洛无忧这个名字之后,突然站起身,向着夜君辞扑了过去,她伸出手揪着夜君辞的衣服,恶狠狠的瞪着他。

        “你不要叫我这个名字!洛无忧从那天起,就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现在只剩下了一个洛娇!只有一个洛娇!在这昆仑山上孤孤单单,彻底被世人遗忘的洛娇!”

        夜君辞皱了皱眉,抬起手将洛娇扔在了一边。

        “都说了让你冷静一下。”

        沈鸢看着洛娇疯乱的样子,心里突然间觉得很不舒服。

        “殿下先让她冷静冷静吧。”

        沈鸢终于看不下去了,她伸出手揪着夜君辞的衣袖,向着他示意一下。

        夜君辞叹了一口气,随即说道。

        “现在看来,也只能这样的。”

        于是他们将洛娇绑到了之前的那处破庙中,任由那女人疯疯癫癫的发了一会儿疯。

        过了一个时辰,洛娇终于平静了下来。

        夜君辞施法给洛娇松了绑,洛娇无力的坐在地上,伸出手将脸上的面纱扯了下来。

        然而在面纱落地的一瞬间,沈鸢突然间十分震惊的捂住了嘴。

        只见洛娇的脸上,竟然遍布着深深浅浅的沟壑一般的伤疤,衬得雪白的皮肤,恐怖异常。

        洛娇见状,冷笑一声。

        “怎么样?我是不是十分恐怖?”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