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二十五章 星月菩提子
第二十五章 星月菩提子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是,但我们已经除去了旱魃。”

        “没错。”

        夜君辞继续说道。

        “随后,我们在树洞之中发现了巨型人茧,巨型人茧中都是诡异死去的修行者。”

        “对,事情到了这里,就变得疑点重重。”

        沈鸢摸了摸下巴,然后接下了夜君辞的话继续说道。

        “这些修行者成了阳日祭的祭品,这一点我随后会向你解释。”

        栾寻点了点头,示意他们继续说。

        “随后我们认为,这昆仑山中除了那旱魃,一定还有其他邪祟在作怪,只是令人感到奇怪的是,西王母竟然不管不问,我们害怕还会有更多修行者的死亡,于是本座同上神大人决定前来拜见西王母,查明事情真相。”

        夜君辞挑了挑眉,看着栾寻。

        “直到你们昨夜前来叨扰我们,再之后的事情你们也知道了。”

        “额……”

        栾寻感觉自己被夜君辞针对了,沈鸢没忍住笑了一声,然后清了清嗓子。

        “咳咳,再之后,我们就来到了昆仑虚,看到了结界处的巨型人茧,以及那个神秘女人,顺便得到了西王母不在昆仑虚的消息。”

        众人捋顺好了这些信息,再次陷入了沉默。

        “等等,你们是不是落下了最关键的一点?”

        雪绒化作人形,盘着腿坐在了栾寻的身边。

        “嗯?最关键的一点?雪绒你是知道了什么吗?”

        沈鸢眨着漂亮的眼睛,看着雪绒,雪绒摸了摸耳朵,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开明兽呀,你们难道忘了开明兽吗?”

        对,开明兽!

        沈鸢拍了拍脑门,这才想起来了这十分关键的一点。

        “凡事都是从开明兽失踪后才发生的,我们如果查到了开明兽为何失踪,这样疑团不就解开了吗?”

        夜君辞听到后,不点头也不摇头,大有一种放手让他们去做的感觉。

        “你说得对。”

        栾寻拍了拍屁股,从地上站了起来。

        “那既然这样,我们就去开明兽驻守昆仑山的地方,去查看一番。”

        “好。”

        夜君辞点了点头,于是一行四人顺着原路下了山,打算去昆仑山唯一的入口处,开明兽驻守之地查验一番。

        “沈鸢姐姐,你的那根带子怎么了?一直闷闷不乐的,我刚才同它讲话它都不理。”

        雪绒揪着栾寻的衣袖,转过头看着沈鸢。

        这不提还好,沈鸢听到后果断的将拂灵揪了出来,放在眼前晃了晃。

        “喂,你没事吧?”

        拂灵扭了扭屁股,一句话也不说。

        “失恋了?”

        夜君辞冷笑一声。

        众人陷入沉默。

        “我没有!”

        拂灵呜咽着转过了头,背对着众人。

        “它许是听到了西王母不在昆仑虚,所以觉得不开心。”

        沈鸢叹了一口气,随后顺了拂灵的意,将它又放回了袖口。

        众人很快的就走到了山脚下,开明兽的驻守之地。

        “栾寻哥哥,为何这么大的昆仑山,只有这一处入口?”

        雪绒踮起脚尖,眼巴巴的看着眼前那块儿巨大的石头,上面刻着“昆仑山”三个大字。

        “因为……”

        这要栾寻怎么说?说西王母事儿多,嫌麻烦?所以就设置了一个入口,派了一名神兽驻守?

        “因为就是这样规定的。”

        栾寻拍了拍雪绒的头,脸不红心不跳的扯着谎话。

        “你回去问你嫦娥姐姐。”

        雪绒天真的点了点头,然后随众人向里面走了几步,她发现这里除了那块儿巨石,其他的地方同昆仑山上没什么两样,只是这里地势平缓,还有一个大坑。

        诶?坑?

        雪绒抖了抖耳朵,刚想上前看一看那大坑,结果就被栾寻给揪了回来。

        “站在这别动。”

        栾寻随后甩了甩袖子,跟上了夜君辞和沈鸢的步伐。

        “这个坑怎么回事?”

        沈鸢皱着眉站在大坑外,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它一下,这个坑足足有三丈宽。

        形状……是一个椭圆形,但是经过了风吹雨打,也许就变了型也不一定。

        “我来看看。”

        栾寻闭着眼睛,将手放在了坑壁上面施法,过了一会儿,他睁开了双眼。

        “感受到了什么吗?”

        沈鸢赶紧问道,栾寻挑了挑眉,有些不可置信。

        “这是开明兽倒下时砸出来的巨坑。”

        然而还没等栾寻开口,一旁的夜君辞已经松开了巨坑周围的泥土,拍了拍手从地上直起了身,看似十分随意的说道。

        栾寻一噎,突然觉得自己的法力不香了。

        “这……”

        沈鸢没想到夜君辞竟然如此的肯定,她再次仔细的看了一眼那巨坑,依旧没有发现什么端倪。

        不过……从形状上来看,确实是像是巨兽倒下时形成的。

        “如果是这样,那开明兽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沈鸢突然有些难过,开明兽是上古的神兽,镇守昆仑山上万年,如今竟这样,死不见尸?

        “拂灵。”

        夜君辞突然将拂灵唤了出来,拂灵听到夜君辞的声音一个激灵,屁颠屁颠的跑了出来。

        “冥王殿下,有何吩咐?”

        沈鸢目瞪口呆的看着拂灵殷切的嘴脸。

        “你去坑中寻一寻,仔细点。”

        “好嘞!”

        拂灵在空气中转了圈,然后直直的向着巨坑深处飞去。

        “殿下对拂灵做了什么?”

        栾寻疑惑的看着夜君辞,结果收到了夜君辞的一个白眼。

        夜君辞并没有理会栾寻,他拿出银扇化作贵妃榻,牵起了沈鸢的手,让她靠在榻上歇息。

        “依那根破带子的办事速度来看,我们应该可以在此处休息一番,上神大人一定累了,快躺下养养神。”

        沈鸢在众人的注视下,红着脸靠在贵妃榻上,眼观鼻鼻观心。

        “冥王殿下昨日不还说,这贵妃榻除了你之外任何人都不能在上面休息吗?”

        夜君辞听到后,一脸怪异的看着栾寻。

        “本座确实是说过,只不过本座说的是不能在上面过夜,又没说连靠一会儿都不行。”

        栾寻甩了甩袖子,转过身去揪雪绒身上的兔子毛玩儿了。

        “你这榻……有何过人之处?为何只有你能在上面入眠?”

        沈鸢一边说着一边摸了摸贵妃榻冰冰冷的触感,顿时感觉神清气爽。

        “我那银扇名叫封魂,里面封印了上古时期的魔种,很是危险,极少能有人镇住它们,如果普通人在上面和衣而卧睡上一晚,那必活不过一个时辰。”

        “原来如此。”

        沈鸢咽了一下口水,有些坐立难安。

        “别怕,有本座在。”

        夜君辞捋了捋沈鸢有些凌乱的墨发,随后也靠在了榻上,看着沈鸢不说话。

        “你盯着我做什么?”

        沈鸢的脸一直微红,热度就没有退下来过。

        “自然是垂涎上神大人的美色。”

        “你……”

        沈鸢没想到这夜君辞竟然如此的不知羞,这种话随口就说。

        “冥王殿下!”

        但好在拂灵很快的就回来了,它用自己的身体卷着一颗珠子,飞到了二人的身边。

        “可是有发现什么了吗?”

        沈鸢伸出手,拂灵将那颗珠子放在了沈鸢的手中。

        “我在那巨坑中找到了这枚珠子,形状和颜色看上去有些古怪。”

        沈鸢摸了摸那珠子的触感,竟觉得有些微微的烫手。

        只见这珠子是乳白色的,泛着淡淡的光泽,上面分布这大大小小的点,如众星捧月一般。

        “这是……”

        夜君辞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般,将这珠子放在了手心。

        “你见过?”

        沈鸢侧过头,看着男人紧锁的眉心。

        夜君辞一时间没有说话,目光紧紧的盯着那枚珠子。

        “这是……星月菩提子。”

        “佛珠?”

        夜君辞话音刚落,栾寻就闻声前来。

        “正是。”

        夜君辞把玩着那颗珠子,若有所思。

        “一颗佛珠而已,昆仑山是仙家宝地,很常见的。”

        拂灵趴在沈鸢的肩膀上,看着众人围着这一颗珠子乱转。

        沈鸢始终一言不发的看着夜君辞,总觉得他想说些什么,但是却在犹豫。

        “你……见过这颗珠子?”

        沈鸢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夜君辞没有隐瞒的点了点头。

        “对,本座见过。”

        栾寻摸了摸下巴,只觉得夜君辞的这个“见过”,似乎是很有故事。

        “这颗星月菩提子,是我们现在唯一的线索。”

        沈鸢见夜君辞不愿再说什么,她也并没有询问,只是从榻上起身。

        “我们要找到这颗佛珠的主人。”

        栾寻听到后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夜君辞。

        “冥王殿下觉得如何?如果没有问题,那我就试着根据佛珠上的气息,判断它主人的特征。”

        然而夜君辞抿着唇抬起了头,瞥了栾寻一眼,随后说出了让在场所有人都为之一阵的话。

        “不用找了,本座知道它的主人是谁。”

        “殿下知道?”

        沈鸢心中的疑惑更大了,她与栾寻对视一眼,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同样的疑惑。

        “看来我们还要再回昆仑虚一趟了。”

        果然……是那个女人,沈鸢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这颗佛珠,是洛娇的?”

        夜君辞点了点头。

        “本座之前注意到了,她戴在手腕上面的佛珠手串,正是这星月菩提子。”

        这就好办了,虽然沈鸢不知道为何夜君辞会是这样奇怪的状态,倒是她们现在已经知道了开明兽的失踪与洛娇脱不了干系。

        于是四人再一次的回到了昆仑虚,只是他们这一次再看向结界那边的时候,竟然发现那些巨型人茧都消失了。

        “当真是处理的干干净净。”

        夜君辞冷笑一声,冰冷的双眸中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洛娇,你给我出来!”

        沈鸢转过身,试图想要把洛娇唤出,可是奈何她喊了几声,都不见其人影。

        “她不会跑了吧?”

        雪绒用鼻子嗅了嗅,继续说道。

        “这周围并没有她的气味。”

        “如果是这样,那这些巨型人茧,就当真与她脱不了干系了。”

        夜君辞的眼中,竟流露出了满满的失望。

        “这个女人……真的是……”

        “无碍,无论她跑到哪里,我们都会把她寻回,我们是不会让那些修行者白白丧命的。”

        沈鸢握紧了拳头,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些修行者惨死的样子,只觉得痛心不已。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