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二十四章 昆仑虚洛娇
第二十四章 昆仑虚洛娇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随后夜君辞在栾寻目瞪口呆的表情中,舒服的躺在了自己的贵妃榻上。

        “守着吧。”

        栾寻抿着唇,脸上浮现出了怒意。

        “怎么?你也想躺在这榻上?”

        夜君辞砸了咂嘴,有些遗憾的继续说道。

        “那真是抱歉,本座那银扇化作的贵妃榻,除了本座之外,任何人都睡不安稳,它里面封印了上古时期的魔种,危险异常。”

        栾寻有火发不出,他也没想到夜君辞竟然一本正经的跟他解释这些……

        “好……那殿下就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在下会好好的守着沈鸢的。”

        夜君辞不置可否的笑了一下,随后闭上了眼睛。

        栾寻咬牙切齿的看着男人的那张脸,心中的怒火久久不能平息。

        很快就到了第二日,天刚亮,夜君辞就起身,收起了银扇,掀开帘子向寺庙里走去,沈鸢这个时候也刚刚起身。

        “休息的怎么样?”

        沈鸢听着男人异常温柔的声音,脸红的低下了头。

        一旁的雪绒眨了眨眼睛,视线在两个人身上徘徊。

        “休息的不错,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夜君辞点了点头,整理了一下自己一尘不染的玄色衣袍,随后带着沈鸢他们向着昆仑山深处走去。

        拂灵安安静静的趴在沈鸢的头上,昨天的兴奋顿时一扫而光。

        四个人走了一会儿,便到达了昆仑山最深处灵气十分充足的宝地,真正的昆仑之虚。

        “西王母就住在这里?”

        沈鸢打量了一下四周,仙云缭绕,灵气充沛,四周皆是珍贵罕见的灵草仙木,几人立于此处,只觉心旷神怡。

        “正是。”

        夜君辞对着沈鸢笑了一下,随即说道。

        “那些修行者费劲千辛万苦想要来到这里,见上这传说中的西王母一面,可结果他们中并无一人做到。”

        沈鸢听到后感慨道:“那还真是可惜。”

        “没有办法,谁让西王母喜静,如今这么多人前来拜访,也不知是否有幸可以见上一面。”

        夜君辞看了一眼眼前的高山,然后回过头对着栾寻说道。

        “那就请栾寻上神先去探一探路。”

        栾寻一脸的意料之中,随后他捏了一个指诀,想要破解昆仑之虚的结界,带着他们进入西王母居住的宫殿之中。

        结果他向前迈出一步,竟硬生生的被结界给打了回来。

        “栾寻哥哥小心!”

        雪绒看着栾寻被击飞,她赶紧现出自己的本体,只见她的兔子本体在落地的一瞬间变得十分巨大,栾寻果不其然的落在了雪绒柔软的背上。

        “你没事吧?”

        沈鸢跑到了栾寻的面前,看着他黑着一张脸。

        真丢人……栾寻瞥了一眼夜君辞含笑的双眼,气更是不打一处来。

        他总觉得自从来到这昆仑山之后,他的幸运值就一句暴跌。

        难道他和夜君辞八字不合?

        不对,他们两个八字合不合的,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许是我记错了口诀,且让我再去试一试。”

        栾寻“腾”的一声从雪绒的背上跳下来,撸起袖子直直的向着结界处走了过去,结果他刚抬起手,就仿佛见了鬼一般的瞪大了双眼,颤颤悠悠的指着结界后面的某处地方。

        “你,你们快来看!”

        夜君辞也意识到了不对,他赶紧走了过去,结果就看到了令他都十分震惊的一幕。

        只见那结界后的风光,竟然是这般恐怖渗人,只见一个个类似于蚕蛹的巨大的茧,正悬挂在半空之中,因为结界的原因,看不清全貌,但肉眼可见之处,竟足足有几百只这样巨大的茧。

        “这莫非是……”

        沈鸢的脑海中一下子浮现出了,她与夜君辞昨日在那树洞之中,死水潭之上见到的那些修行者的尸体。

        然而就在众人都处于震惊中的时候,一道凌厉的声音突然在他们背后响起。

        “你们是何人!”

        雪绒被吓了一激灵,赶紧缩小了身体钻进了沈鸢的袖口中,硬生生的将金丝带踩在了脚下。

        众人听到后转过身,就看到了一个身着碧蓝色长袍,戴着面纱的女子,正握着手中的剑,指着他们。

        “询问别人时,不应该先自报家门吗?”

        夜君辞的脸色不是很好,似乎是因为这个女人打扰到了她。

        那个女人看了夜君辞一眼,突然间顿住了,她有些犹豫的喊出了夜君辞的名字。

        “你是……夜君辞?”

        “哦?你认识本座?”

        夜君辞饶有兴致的上下打量了她一下,随即又摇了摇头。

        “你身上煞气太重,还是不要认识本座的好。”

        这都什么跟什么?沈鸢真的很想吐槽一下夜君辞。

        但好在那个女人并没有再说些什么,她看了几人一眼,目光在落在沈鸢身上的时候,停顿了一下,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随即收了宝剑。

        “几位可是从天上来的?”

        哦?难道是熟人?

        栾寻摸了摸下巴,试探性的上前走了一步,对着那女人作了一揖。

        “敢问您是侍奉在西王母大人身边的仙子吗?”

        那女人的眼珠转了转,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算是吧,你们到这里来,可是有事求见西王母?”

        栾寻听到后松了一口气。

        “那这事儿就好办了,我们这次来拜见西王母,是想要请西王母前去参加百花会的。”

        “可是刚刚我们被这结界拦在了外面,可否请仙子帮忙,让我们进去?”

        那女人听到后,并没有多余的动作,栾寻一个人尴尬的愣在了原地。

        夜君辞与沈鸢对视了一眼,皆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怀疑。

        因为他们刚刚看到的那些巨型茧,并不是幻觉,而这个女人,也十分古怪。

        “这自然是没问题,我本就是守在结界处替西王母大人看守宫殿的,既然几位是从天上而来,那我自然要履行职责。”

        然而栾寻还没有高兴太早,女人随后说的一句话,就给了他当头一棒。

        “只不过西王母现下并不在昆仑之虚,几位进去了也没有用。”

        “她不在昆仑虚?”

        夜君辞对此表示怀疑,他走到了女人的面前,想要透过那层薄薄的面纱,看清楚女人的全貌,可是那女人头上也带了帷帽,遮挡的严严实实。

        “正是。”

        然而还没等夜君辞再次开口,沈鸢也来到了女人的面前,对着她说道。

        “你怎么证明你是侍奉在西王母座下的仙子?”

        沈鸢的这个问题,顿时让那个女人语塞。

        “那上神大人又怎么证明,你是侍奉在帝君身边的上神呢?”

        不对劲,这个女人真的很不对劲,可是沈鸢又说不出她哪里不对。

        也许是她的样子太过于神秘?

        “几位大人怀疑我是应该的,许是因为这昆仑虚平日一个人都没有,所以觉得我面生,但我的的确确是侍奉西王母的,几位大人可以放心。”

        沈鸢皱了皱眉,抛出了第二个问题试探她。

        “你可知守在昆仑山外的开明兽失踪了?”

        女人这一次没有犹豫,她点了点头,声音也跟着沉了下来。

        “这开明兽前一阵子不知为何发了疯,在山脚下作乱,它偷偷的放进来许多鬼魅邪祟,差一点扰了西王母的清净,但就在我准备下山去查看的时候,它竟然失踪了。”

        女人边说着边微微摇头。

        “这畜生,真真是说不得,比谁都有脾气。”

        “原来是这样,看来我们真的是误会这位仙子了。”

        还没等沈鸢反驳的话说出来,栾寻就哈哈大笑着打断了她的话。

        “那既然西王母不在这里,我们就不来打扰了。”

        栾寻对着那女人抱了抱拳,随后示意沈鸢先离开这里。

        沈鸢犹豫的看了夜君辞一眼,发现他也表示赞同,于是她只得跟着离开,只是在离开之前,沈鸢问出了女人最后一个问题。

        “敢问仙子怎么称呼。”

        “洛娇。”

        沈鸢离开昆仑虚之后,一脚踹在了栾寻的屁股上。

        “噗!”

        夜君辞没忍住笑出了声,栾寻听着这刺耳的嘲笑,想回首给那个男人一拳,结果对上了

        夜君辞的那双黑沉沉的眸子,果断的收回了所有的动作。

        “我们为什么要离开?那个洛娇明显的有问题。”

        栾寻一脸“你是我祖宗”的眼神看着沈鸢,就差跪下来求她了。

        “我的大小姐你别激动,容我慢慢跟你说。”

        沈鸢冷哼一声,放下了自己的拳头。

        “那个女人确实是不对劲,我们都能看出来,再加上结界那边的巨型茧,就足以证明这昆仑虚的怪异。”

        “可是正因为这样,我们就万万不能与那个女人撕破脸。”

        “因为我们不了解那个女人,也不了解昆仑虚的一切,甚是连开明兽怎么失踪的也不知道,所以我们现在能做的是暗中将昆仑山的一切不对劲都捋顺之后,再另做打算。”

        栾寻说到这里,突然觉得十分口渴,他刚才真的是急火攻心,差一点被沈鸢气死。

        未了,他又拼了命最后加了一句。

        “你还是那火急火燎的性格,冲动是魔鬼啊,被骗了都不知道。”

        沈鸢一噎,顿时无话可说。

        倒是夜君辞,听到后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其他的举动。

        栾寻觉得夜君辞这一次,毫无插手的意思,似乎是想让他们自己去解决这些事情,大有一种上帝视角。

        栾寻同时还觉得,也许夜君辞早就知道了一切,这一次前来只是想让沈鸢练练手,打打怪升级。

        太可怕了,这个男人……栾寻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夜君辞玄色衣袍上用金丝线绣的猛兽,它们仿佛活了一般,露出了满嘴的獠牙。

        “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坐以待毙?”

        “不是……”

        栾寻感觉自己跟沈鸢说不通了,沈鸢抿了抿唇,说出了自己最想说的一句话。

        “可是你也看到了,整座昆仑山上似乎除了我们,就剩那洛娇一人了,我们到哪里去调查昆仑山变化异常的原委?”

        “这……”

        栾寻顿了顿,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

        “我们先来捋顺一下。”

        夜君辞这个时候终于开口了,他示意几个人稍安勿躁。

        “首先是这昆仑山的荒芜,我们已经找到了原因,是因为旱魃作怪。”

        沈鸢听到后点了点头,随后说道。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