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二十三章 意外的来客
第二十三章 意外的来客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拂灵一下子被吓弯了腰,可怜兮兮的缩成一团。

        “在下怎敢觊觎西王母!在下真的只是有幸与西王母见过一面!”

        沈鸢把拂灵从夜君辞的手中揪了回来。

        “好啦,殿下就不要吓唬它了。”

        夜君辞瞥了拂灵一眼,便没再说什么了,只是他现在对拂灵深表怀疑,他觉得这个拂灵定是隐瞒了什么。

        “上神大人是否需要休息一番?”

        夜君辞看着沈鸢突然有些蔫儿蔫儿的,于是赶紧询问道。

        沈鸢犹豫了一下,总是觉得时间紧迫,应当速速解决这里的事情,所以她果断的摇了一下头。

        然而夜君辞却是伸出手拦住了她。

        “我们先找一个地方休息一晚,等天亮了再出发。”

        沈鸢抬起头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天空,心想现在这昆仑山漆黑一片,确实不是十分方便。

        “那好吧。”

        于是二人就在附近找了一间有些破烂的寺庙,住了进去。

        “上神大人早些休息,本座守在你的身边。”

        沈鸢点了点头,看向夜君辞的眼光多了一份信任和依赖。

        她的法力才刚刚恢复,今日赶了许多的路,又与那旱魃争斗许久,体力确实消耗的多了,于是她和衣躺下,准备小憩一番。

        结果她刚刚闭上眼,就听到了一阵争吵声从不远处传来。

        沈鸢“砰”的一声从草垫上坐起,瞪大眼睛看向门外。

        夜君辞眉头紧皱,但有一种将扰了沈鸢休息之人捏碎了的冲动。

        “有人过来了。”

        沈鸢想要带着夜君辞躲一躲,然而夜君辞大手一挥,凭空变出了一把宝剑,几步就站在了门外。

        沈鸢看着男人高大的背影,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从地上起来,跑到了夜君辞的面前。

        “殿下莫要激动。”

        然而夜君辞却是咬牙切齿的看着前面,从嗓子眼里挤出了一句话。

        “他们真是赶得巧啊。”

        拂灵感受到了夜君辞身上的杀气,赶紧把自己紧紧的缠在沈鸢的手腕儿上,避免惹火上身。

        很快,那争吵的声音越来越近了,沈鸢看着蠢蠢欲动的夜君辞,还是把他拦了下来。

        “殿下且慢,不要伤到友军!”

        然而夜君辞却是冷哼一声。

        “友军?管他是敌是友,扰了上神安宁,都得给本座死!”

        沈鸢无话可说,她望着夜君辞棱角分明的侧脸,有些恍惚。

        她这一次真的体会到了,人间女子口中,被保护的感觉,这也是她以前在帝君面前,想感受,但却是感受不到的情感。

        争吵的声音越来越近了,在沈鸢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夜君辞就手握宝剑,冲了上去,打的那二人措手不及。

        沈鸢在月色下,只看到了兵器相互碰撞,产生的火花,以及“乒乒乓乓”的声音。

        “冥王殿下!是我啊!”

        栾寻嗅到了夜君辞身上那有些诡异的香气,赶紧开口表明了自己的身份,结果夜君辞像是没有听到似的,手起刀落之间,栾寻就被夜君辞割断了衣袍的一角。

        “不是吧,殿下你这是下死手?”

        栾寻欲哭无泪,而刚刚与栾寻争吵的另一位,更是苦不堪言。

        “这位,这位就是栾寻哥哥刚才口中的冥王殿下?”

        然而那人刚一开口,沈鸢就听出了是何人,女孩儿清脆的声音透过空气,吓得沈鸢一个激灵,她赶紧开口对着夜君辞喊道。

        “殿下,你放过那只兔子!”

        夜君辞一愣,这才瞥见了毫无存在感的女孩儿。

        “哦。”

        这兔子精对自己来说完全构不成威胁,于是夜君辞果断放兔。

        雪绒见状,哭哭啼啼的闪身躲进了沈鸢的怀里。

        “呜呜呜沈鸢姐姐大人!雪绒好怕!”

        沈鸢尴尬的揉了揉雪绒的头发,然后看了一眼正在与夜君辞苦苦奋战的栾寻。

        “你呀你呀,跟谁玩儿不好,非要跟栾寻在一起,看吧,出事儿了吧?”

        雪绒听到后哭的更伤心了。

        “我只是觉得无聊,所以才偷偷跟了栾寻哥哥出来,谁知道,他点儿这么背……”

        栾寻听到后对着这边大吼一声。

        “你还怪我?我是不是有跟你说过,不让你来?”

        沈鸢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行了行了,都是朋友,你们别打了!”

        然而沈鸢的话对于正在气头上的二人,完全的一点用都没有。

        他们仿佛被罩上了金钟罩,听不进一言。

        “真的是……”

        沈鸢深吸一口气,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随后她抿了抿唇,右手握拳,狠狠地向着旁边的一处小山脉锤去。

        只见一股强大的气流,硬生生的将那山脉震裂,山脉轰然倒塌,那声音足以将二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都给我住手!”

        沈鸢大吼一声,二人果然停了下来。

        栾寻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看着不远处那已经碎成了渣的山脉,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沈鸢的力气,越来越大……大有一种收不回来的架势。

        “你们两个给我下来!”

        夜君辞听到后竟真的乖乖的收起了武器,回到了沈鸢的身边。

        “上神大人……属实是给了本座一个很大的惊喜。”

        沈鸢也不管夜君辞这句话是不是在夸她,她只觉得愤怒。

        “在这样关键的时候,二位大人能否不要自相残杀?”

        夜君辞拿出银扇,轻轻的煽动着,那神态自若的样子,仿佛刚才与人打架的不是他一样。

        “上神大人这样说,本座自然是认同。”

        栾寻微微的喘着气,一脸的震惊。

        “这都行?”

        沈鸢瞪了栾寻一眼。

        “怎么,你有意见?”

        “没没没……”

        栾寻收起了云从剑,只觉得心累,他怎么敢有意见,沈鸢身边有这么一个强大的冥王保护她,他躲还来不及呢,怎敢胆子大的去招惹她。

        “解释一下吧。”

        三人带着一只兔子,在草垫上席地而坐。

        “我……”

        栾寻看了一眼正可怜兮兮缩在沈鸢怀里的雪绒,再看了一眼正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的夜君辞,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只是来昆仑山拜见西王母,又不是来杀人……”

        “拜见西王母?”

        沈鸢听到了“西王母”这三个字,条件反射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有问题吗?”

        栾寻一脸的疑惑。

        “你拜见西王母做什么?”

        夜君辞拉着沈鸢坐了下来,示意她不要激动。

        “我自然是得了帝君的命令,前来拜见西王母,邀请她来参加过一阵子的百花会。”

        百花会……

        沈鸢算了算日子,这才想起来,原来是天庭一年一度的百花会要开始了。

        百花会算得上是天庭中少有的节日了,一年一次,是花神娘娘主办的。

        都说人间的人们为庆祝五谷丰登,而举办年会,可是花神娘娘也为了自己的百花园百花盛开,而举办了百花会。

        届时花神娘娘会邀请来自五湖四海所有的神仙前来参加,无论是在天上居住的,还是在人间灵山灵殿灵海居住的,都会被邀请,那可是天庭少有的盛况啊。

        沈鸢想起自己上一次参加百花会,却是十分尴尬的在众神面前出了丑。

        想想就不堪回首。

        “原来是这样。”

        沈鸢了解了情况后,蔫儿蔫儿的用这五个字,做了最后的总结。

        栾寻许是料到了沈鸢又想起来了上一次的糗事,于是他也识趣的闭上了嘴。

        “上神大人是不是也要去拜见西王母呀?”

        雪绒在沈鸢的怀里露出了一个小脑袋,睁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沈鸢。

        “是……”

        沈鸢顿了顿,仿佛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的,看向栾寻。

        “你进来这里之前,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

        栾寻挑了挑眉,看样子并没发现什么异常。

        “并没有什么异常。”

        不对啊……沈鸢再次看了栾寻一眼。

        “你难道没发现,这昆仑山突然之间变得异常荒芜吗?毫无人气。”

        栾寻拍了拍脑门,恍然大悟。

        “原来你说的是这个,我想起来了,我忘记告诉你,看守昆仑山的开明兽不久前失踪了,这里没了开明兽的保护,自然而然被破坏掉了。”

        确实,沈鸢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她和夜君辞来到这里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守在这里的开明兽。

        “可是在这里修行的人也都被残忍的杀害了,这里还出现了旱魃作怪,这些你都不知道?”

        夜君辞皱着眉,对着栾寻说道。

        “什么?竟还有这样的事?”

        看着栾寻的样子,他似乎是真的不知道昆仑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帝君没有告诉你吗?”

        栾寻摇了摇头。

        “我本以为只是开明兽失踪,西王母还在这里并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呵,西王母向来不愿意管这些闲事,你当真不知道?”

        夜君辞咄咄逼人,并不打算放过栾寻。

        “这是你的失职。”

        因为栾寻是掌管人间地域百态的神明,昆仑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也没能前来处理,确实是他的失职,所以沈鸢也并不打算替他辩解。

        “确实是我的失误。”

        栾寻皱着眉,陷入了沉思,只觉得这件事哪里怪怪的。

        “只是……如果这昆仑山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是有感应的,可这次为何……我没得到任何消息?”

        随后他又补充了一句。

        “帝君也是毫无察觉。”

        这昆仑山太诡异了,沈鸢突然脊背一凉,她有一种感觉,似乎是有什么人刻意的将昆仑山与天界的联系断开,然后在这里进行一项神秘的计划。

        “没关系,我们一步一步的查明,首先要先找到西王母,了解了情况后再做打算。”

        沈鸢安慰着众人,她本来想着快速的解决这里的事情,可是这一次,她明白自己似乎是过于天真。

        她有一种可怕的直觉,这越发诡异的昆仑山,一定会发生许多更加离奇的事件,以及扯出更多奇奇怪怪的人。

        “那我们先休息吧。”

        夜君辞一边说着一边揪起了栾寻。

        “你们好好休息,我让他在外面守着。”

        还没等沈鸢回答,夜君辞就把栾寻扔到了门外。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