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二十二章 阳日祭
第二十二章 阳日祭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夜君辞说完,就腾空而起,灵巧的躲过了那怪物的袭击,以及它身上喷射出来的粘液,凭空化出了一把剑,向着那怪物的心口处刺去。

        那怪物再一次的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身体里面的粘液“嘭”的向着四周喷溅。

        夜君辞下意识的想要回去护住沈鸢,可是等到他回过神来,就发现沈鸢已经带着拂灵冲上前来。

        “小心!”

        沈鸢听到后灵巧的躲开了那些挥之不去,密如细雨的粘液,同时操控着拂灵,那怪物被拂灵紧紧的缠住身子,正不停的挣扎着。

        二人对上了视线,同时点了点头。

        夜君辞再次拿着剑腾空而起,想也没想就刺中了那怪物的眼睛。

        怪物的怒吼硬生生的将脚下的地面给震裂了一条巨大的缝隙。

        怪物哀嚎了一会儿,随即轰然倒地。

        夜君辞手疾眼快的扶住了沈鸢。

        “你还好吗?”

        沈鸢抬起头对上了夜君辞担忧的目光,她扯起嘴角笑了一下。

        “无碍。”

        沈鸢收起了拂灵,结果拂灵在缩小之后突然倒地不起。

        夜君辞十分嫌弃的看了一眼拂灵身上粘着的绿色粘液,有种想把它扔出去的冲动。

        “殿下莫要冲动!”

        沈鸢发现了夜君辞眼神中的不对劲,赶紧手疾眼快的将拂灵捏了起来。

        “喂,你醒醒。”

        沈鸢揪着拂灵上下晃动着它瘦小的身子,拂灵呜咽了一声。

        “大人……”

        沈鸢松了一口气。

        “你还是考虑一下换一个灵器吧。”

        夜君辞决定挑拨到底,因为他实在是嫌弃这拂灵太废了,什么用都没有。

        “不不不,拂灵很好。”

        沈鸢看着拂灵再一次蔫儿下去的身子,赶紧摇着头拒绝。

        “我的法力尽失,拂灵也跟着受了苦,它现在也许是,用力过猛……”

        拂灵委屈巴巴的抖了抖身子,然后钻进了沈鸢的袖口中。

        “罢了,你开心就好。”

        夜君辞决定不再纠结此事。

        “这怪物……”

        沈鸢踮着脚尖灵巧的避开了满地的污秽,走到了怪物的面前。

        “这就是旱魃。”

        夜君辞直接腾空而起,浮在地面上方,沈鸢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在心里默默地念出了两个字:洁癖。

        “这旱魃,也太不堪一击了吧?”

        沈鸢抿了抿唇,回过头看着在死水潭中漂浮着的尸体。

        “所以我们就更加肯定了之前的猜想,这旱魃也许只是被人操控。”

        夜君辞挑了挑眉,继续说道。

        “那个人将昆仑山搞成这个样子,还抓捕杀害了这些修行者,想来必定有什么可怕的阴谋。”

        沈鸢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殿下不要忘记。”

        沈鸢眯了眯眼,看着夜君辞。

        “这昆仑山,可是西王母的地盘。”

        夜君辞听到后,唇角勾起,眼中流露出了一丝赞赏。

        “上神大人果然是有胆量,一般的小神仙,是万万没有勇气怀疑到西王母头上的。”

        沈鸢不好意思的捋了捋头发。

        “可这是事实,那人将昆仑山搅得天翻地覆,还杀害了女娲娘娘提点的修行者,那不是公然同女娲娘娘作对嘛。”

        “而且重点是,西王母怎么可能不知道此事,可如今西王母那里一点动静都没有,不是包庇是什么?”

        夜君辞从空中落下,伸出手抬起了沈鸢的下巴,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女人那张雪白的脸蛋儿。

        “上神大人果然有勇有谋,本座喜欢。”

        “你正经一点!”

        沈鸢“啪”的一声拍开了夜君辞的手,然后走到了死水潭边,看着那些修行者的尸体。

        “这些修行者面色红润,脸上也毫无气死。”

        夜君辞听到后也蹲下来和沈鸢一同查看。

        “你说的没错,与其说这些人死了,倒不如说……”

        夜君辞挑了挑眉,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猜想?

        “倒不如说他们被做成了祭品。”

        “祭品?”

        沈鸢疑惑的看着夜君辞,不是很理解他的这一十分大胆的猜测。

        “你可听说过阳日祭?”

        沈鸢摇了摇头。

        “阳日祭是千百年前在人间兴起一种祭祀手段,这种祭祀多流行于修行者之中。”

        经过夜君辞的点拨,沈鸢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那些修行者,是不是用同伴的身体,进行祭祀的?”

        夜君辞满意的笑了,然后轻轻拍了一下沈鸢的头。

        “上神大人属实是十分聪慧。”

        沈鸢瞪了他一眼,并不打算理会他的小动作。

        “他们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是在向谁祈祷,祈祷的又是什么?”

        夜君辞听到了沈鸢的三连问,这才将关于阳日祭的事情告诉与她。

        这阳日祭,是修行者,用自己同伴的尸体作为祭品,向上苍乞求获得无边的修为。

        他们的目的很明显,是为了跨过那漫长的几百甚至是几千年的修行,直接获得修为,功德圆满,上天封神。

        他们的同伴必须也是修行之人,而且祭品数量越多越好,传闻只有这样,才能感动上苍,而他们升天之后获得的神力也会无穷无尽。

        “这也……太扯了,这不是造孽吗?”

        沈鸢甚至觉得这个故事是夜君辞编出来哄小孩儿的。

        “这件事确实是真的,也许那些人并没有所谓的慧根,才会听信谗言,用此下策。”

        “可是,他们向谁乞求?这种事情,难道天上的神没有发现吗?”

        夜君辞突然神秘一笑。

        “这个问题,你可以仔仔细细的想一想。”

        沈鸢觉得这件事情十分的不单纯。

        “好了,既然这些修行者已经遇害,那旱魃也除了,我们就离开这里吧。”

        “等等!”

        沈鸢伸出手拦住了正欲离开这里的夜君辞。

        “殿下就这样走了?”

        “不然呢?”

        夜君辞不置可否。

        “可是这混乱昆仑山的人我们还没有抓出来,万一再有修行者前来,被抓住当成了祭品,怎么办?”

        沈鸢想着既然这件事情被他们遇到了,那就应该管到底,而且这昆仑山诡异异常,那西王母……也似乎是并不简单。

        夜君辞看着沈鸢焦急的样子,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男人伸出手揉了揉沈鸢的头发。

        “不是本座不想管,只是这件事情太过复杂,容易牵扯出许多事端,本座担心你的安危。”

        沈鸢抿了抿唇,然后抬起头紧紧的盯着夜君辞的双眼。

        “我不怕。”

        “你……”

        夜君辞看着女人坚定的样子,他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我做这些并不是为了积攒功德再次回到天庭,我是希望,真的可以尽自己的一份力,能救一命是一命。”

        “我是天上的上神,自然是应当救苦救难。”

        夜君辞的眸子暗了暗,随即说道。

        “可是本座却并没有救苦救难的觉悟。”

        沈鸢听到后,伸出手揪住了男人的袖口。

        “我知道,你有。”

        夜君辞一愣,没想到沈鸢会这样说。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

        夜君辞扯了扯嘴角,看不出喜乐。

        “上神大人就这般肯定?”

        沈鸢用力的点了点头。

        “我从不会看错人。”

        也许在沈鸢的眼里,夜君辞并不是人们口中心狠手辣,冥顽不灵的恶魔,他只是一个外冷心热的冥府之主罢了。

        身居高位,掌管成千上万阴魂的夜君辞,并不是那不近人情的魔鬼。

        “你……”

        夜君辞这是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变得无话可说。

        “本座知道了。”

        沈鸢笑了一下,她明白夜君辞妥协了。

        “但是你要记住,如果你摊上了昆仑山的浑水,就不可能轻易的全身而退。”

        夜君辞皱着眉,满脸的认真。

        “这昆仑山远比你想象中的要复杂许多,女娲娘娘对这里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你却想着彻查这里。”

        夜君辞说到这里,有些无奈的揪了揪沈鸢的脸颊。

        “真不知道是谁给你的胆子。”

        “当然是你。”

        沈鸢弹开了夜君辞的手,对着他露出了雪白的牙齿。

        “你说过,无论发生什么,都会护着我。”

        夜君辞看着女人的笑颜,没忍住心空了一下,他不记得自己有多久了没见过这样纯真的笑容了。

        夜君辞突然觉得温钰亏大了。

        “暴殄天物。”

        “嗯?”

        沈鸢听到夜君辞有些感慨的从嘴里吐出了这莫名其妙的四个字。

        “没事,我们先离开这里,再商量对策。”

        夜君辞岔开了话题,带着沈鸢离开了这里。

        “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拂灵在沈鸢的袖口中休息好了,探出了一个小脑袋,迷迷糊糊的看着自己的主人。

        “自然是去昆仑山里面看一看。”

        “等,等等。”

        拂灵听到后突然激动了起来,它从沈鸢的袖口中飞出,在主人面前激动的转着圈圈。

        “大人的意思是,我们要去昆仑山?”

        夜君辞瞥了拂灵一眼,冷声说道。

        “怎么,那毒液将你的耳朵毒聋了?”

        拂灵顿了顿,被怼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沈鸢叹了一口气,她想到了这两个人会不对付,可没想到……夜君辞竟然这般讨厌拂灵。

        “我怎么觉得,你很激动?”

        沈鸢看着拂灵扭来扭去的身躯,疑惑的问道。

        拂灵嘿嘿笑了一声,然后钻到了路过的一处河水中,洗干净了自己的身子。

        “在下一听到要去昆仑山拜见西王母,真的是开心的都要飞起来了!”

        夜君辞突然停了下来,若有所思的看着在水中扑腾着的拂灵。

        随后他果断的施法,勾了勾手指,将拂灵从

        水里面揪了出来。

        “你,你干什么!”

        拂灵被夜君辞身上的煞气烫的一激灵,挣扎着想要逃走,结果这根金丝带被牵制得死死的。

        “来,说说吧,你为何会跟西王母这般熟络?”

        沈鸢听到后惊讶的看向了拂灵,她万万没想到,拂灵竟然认识西王母?

        拂灵欲哭无泪,它真想用力的拍一拍自己这张破嘴,怎么什么都往外说。

        “冥王殿下,在下,在下跟西王母,只有一面之缘……”

        夜君辞明显的不信。

        “刚刚看你如此激动,莫不是觊觎西王母的美色?”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