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二十一章 旱魃的巢穴
第二十一章 旱魃的巢穴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沈鸢听到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们,要不要挖出来看看?”

        拂灵弱弱的说道。

        “嗯,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夜君辞话音刚落,就随意的甩了一下袖子,只见眼前的那坟墓突然被一分为二,被埋藏在地下表面不是特别深的那石棺中,竟是空的。

        “我们上当了。”

        沈鸢只觉得十分头疼。

        “看来这旱魃也不是没长脑子,它也知道自己的坟是它的死穴,所以这才建造了这些空的坟墓,来迷惑别人。”

        夜君辞砸了咂嘴,然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无碍,我们还是先去寻那怪物的老巢吧。”

        沈鸢看着男人那极其潇洒的背影,总觉得他在处理起事情来,总是那般的随心所欲。

        于是二人只能在这仿佛迷宫一般的树林中,继续寻找。

        可是沈鸢只觉得二人一直在原地转圈。

        她刚想开口询问,结果一下子感觉到了什么。

        “我们,是不是已经进入了那旱魃所设下的阵法之中?”

        夜君辞听到后笑了笑。

        “上神大人所言极是,我们确实是误入了那旱魃的阵法之中。”

        沈鸢头疼的扶额。

        “殿下……刚刚没有感觉到吗?”

        夜君辞勾起唇角笑了一下。

        “本座刚刚在想事情,并未注意到。”

        “你在想什么?”

        沈鸢疑惑的看着他。

        “自然是上神大人的事情了。”

        “我能有什么事情啊……”

        然而夜君辞却只是神秘一笑,表示天机不可泄露。

        沈鸢决定不再理会他,低下头认真思索着该如何破解这阵法。

        “你我刚刚一直在这里绕圈,怕是已经中了这鬼打墙了。”

        “看来我们小瞧了这旱魃,它确实有些本事。”

        夜君辞摇了摇手中的银扇。

        “那上神大人打算如何解决?”

        沈鸢略微沉思了一下,开口说道。

        “这鬼打墙只是障眼法罢了,我们冲出去。”

        “这办法倒是直接,本座喜欢。”

        夜君辞刚刚说完,就感觉有一双温热的手,轻轻的握在了自己的手腕上,他微微一愣。

        结果下一秒,夜君辞就看到沈鸢一个用力,直接用掌风将那堵虚设的鬼墙给劈了开。

        那鬼墙直接在沈鸢的手掌下,碎成了一地的碎片。

        “上神大人……果真是一位奇女子。”

        沈鸢听到后笑了一声,又恢复了平时温温柔柔的样子。

        “让冥王殿下见笑了。”

        夜君辞看了一眼那满地的碎片,之后咽了一下口水。

        “那我们,继续去寻那修行者吧。”

        然而夜君辞刚迈出了一步,就突然察觉到了什么。

        “小心!”

        夜君辞一把将沈鸢护在怀里,随后用银扇将那突然飞出的神秘液体击了回去。

        “那是什么?”

        沈鸢眼睁睁的看着那绿色的粘液正不停的向着二人射过来。

        “好恶心。”

        夜君辞十分嫌弃的将银扇收了起来,然后捏了一个指诀,那粘液顿时就四分五裂了。

        只是那粘液似乎是无穷无尽,夜君辞终于恼怒了,他闭上眼睛,掌心合十,只见他的身上突然爆发出了十分可怕的力量。

        沈鸢扔出银针的手,被震慑的抖了一下。

        随后她睁大眼睛,看着那周围的粘液在那威压的震慑下,一瞬间爆裂开来,最终可怜兮兮的溅落在了地上。

        沈鸢咽了一下口水。

        夜君辞皱着眉,十分嫌弃的弹了一下自己的玄色衣袍。

        “上神大人没事吧?”

        随后夜君辞就像是变脸一般的,突然转换了情绪,笑眯眯的看着沈鸢。

        “我,我没事。”

        刚刚夜君辞一直挡在沈鸢的身前,沈鸢自然毫发无伤。

        “看来这才是那旱魃真正的阵法。”

        夜君辞皱着眉,将目光从那地上的绿色粘液上面移开了。

        “确实,刚才的那鬼打墙,只是一个幌子。”

        沈鸢叹了一口气。

        “这旱魃,不愧是从百魔坛中逃出来的,阴险狡诈的很。”

        “算了,我们尽快去寻找那旱魃,早些将它灭掉,本座现在看它极其的不顺眼。”

        沈鸢砸了咂嘴,看着地面上那绿色的不可描述的液体,表示赞同。

        于是二人左绕右绕,总算是找到了那旱魃的巢穴。

        那旱魃的巢穴,竟然在一棵参天巨树的树干之内。

        “怪不得这旱魃没有将这片树林吞噬,原来是在这里安了家。”

        沈鸢走到了树洞前,放眼望去,只见里面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见不到。

        “然而就在这时,沈鸢突然听到了一声声接连不断的咆哮声。”

        “莫不是那旱魃回来了?”

        沈鸢抿着唇,看着夜君辞。

        结果我们的冥王殿下竟然挥了挥袖子,一副要将这旱魃乱拳捶死的架势。

        “喂!殿下冷静!”

        沈鸢揪住了男人的袖子,阻止了夜君辞要离去的脚步。

        “殿下莫要激动,这旱魃不似寻常的魔怪,我们应从长计议。”

        夜君辞紧抿着唇,似乎是在纠结。

        结果沈鸢手疾眼快的将夜君辞给揪入了那树洞之中。

        小幽灵提着灯笼,照亮了整个树洞。

        沈鸢看着周围的景色,突然间愣了一下。

        她本以为,这树洞内只是有一个很小的空间,可是她万万没想到,这树洞之内竟然有一条极深的暗道,不知通向何处。

        “我们进去看看。”

        沈鸢转过头,用手肘怼了一下满脸写着不开心夜君辞。

        “冥王殿下,你不至于的……”

        然而夜君辞只是紧紧的皱着眉。

        “它真的恶心到我了。”

        沈鸢无话可说。

        于是二人借着那盏灯笼的光,向着暗道深处走去。

        结果他们刚刚走了一会儿,就听到了那声巨吼再一次的传了出来,且距离二人越来越近。

        “我们要赶快了,得在这旱魃赶来之前,找到那些修行者。”

        “好。”

        夜君辞十分严肃的回答了她,随后二人就小心翼翼的继续探索着。

        终于,他们二人走到了这暗道的尽头。

        沈鸢突然间捂着嘴,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这,这是……”

        只见在这树洞的尽头,竟然是一处死水潭,而在这死水潭上,竟漂浮着一具具像是尸体一样的东西。

        为什么说像是尸体呢?

        因为沈鸢也不确定。

        只见那些尸体被什么东西给包裹住了,像是包裹在蚕外面的那一层壳一样,漂浮在那墨绿色的死水之上,那外壳中还有一些不知是何物的虫子,乱爬着。

        沈鸢突然觉得一阵恶心。

        “这些人……不会是……”

        夜君辞听到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是那些修行者。”

        沈鸢不知为何,心中突然一颤。

        “看来我们还是晚了一步。”

        夜君辞走到了那死水潭前,劈开了那层外壳,露出了里面的尸体。

        沈鸢看到后,猛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那尸体,竟然……并没有腐烂,而且像是还活着一样,面色红润,嘴角甚至还挂着微笑。

        “这,这太诡异了……”

        沈鸢皱着眉,不敢想象这些人生前到底都遭受了什么。

        “如果这是那旱魃所做,那你我二人,都将这件事情搞错了。”

        夜君辞极其认真的说道。

        “这寻常的旱魃,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它们几乎是没有思想的,简单的来说,是没有脑子。”

        “所以它们如果想杀人的话,是绝对不会像这般,它们一定会是像野兽一样,将这些人残忍的撕碎,而不是将他们像是艺术品一样存放起来。”

        沈鸢听到后表示赞同。

        “会不会是我们判断错了,这妖魔并不是旱魃,而是其他的一些鬼怪,只不过我们被它误导了?”

        夜君辞不置可否。

        “它……不好对付。”

        然而就在这时,拂灵突然大吼一声。

        “有怪物来了!”

        怪物?

        沈鸢一愣,结果下一秒,她就感觉到了一阵强大的气流,险些将她给击退。

        沈鸢定了定神,再次睁开眼之后,竟看到了一个浑身黑青的巨大的四脚怪物,站在了他们的面前。

        这怪物张着一口巨大的獠牙,青色的面容配上白色的双眼,十分恐怖。

        这怪物身上生出了许多只手,垂落在身体上,而它的身上竟然正不停的流淌着那绿色的粘液。

        夜君辞看了一眼沈鸢,挑了挑眉,这一次倒是没将她护在身后。

        “上神大人觉得如何?”

        沈鸢一下子就明白了夜君辞的意思。

        “我刚刚恢复了法力,正好活动活动筋骨。”

        沈鸢说完,两个人十分默契的相视一笑。

        这怪物怒吼一声,然后向着二人袭来。

        沈鸢侧身一躲,腾空而起,从袖口中唤出了拂灵。

        拂灵一看见这怪物,竟然愣住了。

        “这竟真的是旱魃……”

        “少废话,过来!”

        沈鸢对着拂灵招了招手,拂灵赶紧向着沈鸢飘了过去。

        结果拂灵在沈鸢触碰它的一瞬间,竟一下子变大了,长度和大小,倒像是那披帛。

        夜君辞眯了眯眼,开口吐槽道。

        “这玩意也会变大?”

        沈鸢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之前我法力尽失,它……多少也受了些影响。”

        夜君辞了然的点了点头,只是他看着拂灵的目光,依旧充满着不屑。

        拂灵哽咽了一下,但奈何大敌当前,它立马就转身飞去了战场。

        沈鸢操控着拂灵,向着那怪物袭去。

        只见拂灵仿佛化作了一把凌厉的剑,直直的向着那怪物刺去。

        虽然那怪物体型庞大,但是它十分的不灵活,拂灵竟直接戳到了它的身上,将那怪物捅出了一个大窟窿。

        大片大片的绿色液体,顺着那大窟窿中,流淌出来。

        拂灵发出了一声类似于哽咽的声音。

        “好恶心……”

        “抱歉抱歉!”

        沈鸢见状赶紧将拂灵扯了回来,拂灵在她的肩上缠绕了一圈,然后委屈巴巴的说道。

        “我不干净了……”

        沈鸢一噎。

        “等等!不对!”

        拂灵突然尖叫一声,然后一下子蔫了。

        “那液体,有毒……”

        拂灵的声音逐渐的虚弱起来,沈鸢一下子将拂灵抓在了手里,拂灵失去了力量,顺着沈鸢的肩膀,滑落在了地面上。

        “拂灵!”

        沈鸢揪着它的脖子一顿晃动。

        夜君辞无语的看着沈鸢的动作,随后将目光转移到了垂落在地上的那一段绸带。

        “别装了,你就是根破带子,被撕成两半,也不会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