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二十章 烛火
第二十章 烛火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沈鸢一下子愣住了。

        “怎么可能……这昆仑山是灵气最多的山,怎可能没有活物?”

        夜君辞摇动着手中的银扇。

        “本座所讲皆是事实。”

        其实这昆仑山,早在几千年山,确实是一个生灵都没有的。

        至于原因,是因为西王母喜静。

        她不希望有生灵在自己的周围,于是她就派出了开明兽,守着进入昆仑山的大门,不让任何的生灵进入。

        后来女娲娘娘见那昆仑山灵气十分旺盛,于是便亲自前来找西王母商议,希望她可以让一些有慧根的人前来居住,吸收这昆仑山的灵气,好好修炼登天。

        西王母见女娲娘娘亲自前来,也不好拂了这位创世神的意思,于是昆仑山中这才有生灵居住的痕迹。

        “所以,你的意思是,西王母也许知道了那旱魃逃到了这里,但却……不愿去管这件事?”

        夜君辞点了点头。

        “那我们这件事也是不要插手得好。”

        这个时候拂灵突然一边说着一边十分傲娇的钻进了沈鸢的袖口,露出了一小截“屁股”。

        沈鸢无奈的笑了一下。

        “你为何如此说?”

        拂灵顿了顿,然后回答道。

        “冥王殿下和上神大人这一次出来,不是为了白无常吗?我看那白无常……”

        拂灵哽咽了一下,最终还是很给面子的在“白无常”后面加了一个“大人”。

        “我看那白无常大人,心中焦急的很,如果我们在这昆仑山浪费了太多的时间,总归是不太好的。”

        其实拂灵说的也有些道理,只是……

        夜君辞看了沈鸢一眼,就明白了一切。

        “如今这昆仑山中的修行者都突然消失了,是死是活我们一概不知,所以,你这根带子,不想着救救人,给自己积些功德吗?”

        夜君辞揪着拂灵的“屁股”,就把它给揪了出来放在眼前。

        拂灵想挣扎,但奈何它实在是惧怕这冥王殿下。

        “殿下,殿下说得极是……”

        “没出息。”

        沈鸢看着拂灵那僵硬的身子,只觉得这拂灵无论何时何地,都是那般的胆小怕事。

        帝君当初……

        帝君……

        沈鸢又突然想起了那个高高在上,一尘不染的男人。

        “哎……”

        沈鸢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夜君辞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些什么。

        “那就这样决定了,我们在此将这旱魃除去,随后再去寻白无常心中的那位姑娘。”

        “毕竟我们在这耽搁的时日,在冥府也只是一盏茶的功夫。”

        沈鸢听到后,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那首先,我们应尽快找到被旱魃抓走的那些修行者,毕竟人命关天。”

        夜君辞对沈鸢笑了一下。

        “你总是如此的善良。”

        沈鸢果然红了脸。

        拂灵在夜君辞的手上,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它看着两人之间的氛围,只想着回去睡大觉。

        “我们且四处去寻一寻。”

        于是二人就带着拂灵,在这荒凉的山脚下,四处走了起来。

        “要是栾寻在就好了。”

        沈鸢走着走着突然冒出了一句。

        夜君辞果然停了下来。

        随后夜君辞就不知施了什么法,只见他的身上突然冒出了幽蓝色的光亮,随后刹那间就消失了。

        “走吧。”

        夜君辞果断的拉着沈鸢目的十分明确的向着一处地方走去。

        “你刚刚……做了什么?”

        沈鸢看着男人有些不好的脸色。

        “本座刚刚只是随手寻了一下那旱魃的老巢。”

        “随,随手?”

        沈鸢敢赌上自己身上全部的功德,这冥王殿下绝对是吃醋了。

        “其实,我与栾寻,只是挚友而已。”

        夜君辞听到弱弱辩解的沈鸢,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无碍,上神大人从今往后的这几十万年,都会同本座在一起,管他什么挚友。”

        沈鸢心想到底是谁给夜君辞的这个勇气,让他说出这样的话。

        “好的。”

        夜君辞看着极其敷衍的沈鸢,也识趣的闭上了嘴。

        “冥王殿下……”

        沈鸢突然间叫住了夜君辞。

        “本君觉得,冥王殿下似乎是十分喜欢走路。”

        夜君辞听到后停了下来。

        拂灵从沈鸢的袖口中探出了一个小脑袋。

        “哦?上神大人为何这般认为?”

        沈鸢清了清嗓子,打算掰着手指头跟夜君辞好好的算一算。

        “冥王殿下既然神通广大,为何每次在寻着什么的时候,都喜欢带着我四处瞎寻呢?”

        夜君辞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看了沈鸢一眼。

        “不知上神大人可愿相信,本座并不喜欢使用法术和阵法。”

        ……

        沈鸢无话可说。

        拂灵将小脑袋缩了回去,表示这位冥王殿下的心,它并不是很懂。

        “罢了,我们还是赶路吧。”

        于是等到二人磨磨蹭蹭的走到了目的地之后,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冥王殿下有何感想?”

        沈鸢与夜君辞并肩站在一处茂密的树林入口处。

        四下皆是一片黑暗。

        “本座觉得此时此刻,夜黑风高,正适合你我二人在此幽会。”

        “呵,冥王殿下口味好重。”

        夜君辞笑了笑,不置可否。

        夜君辞随后竟凭空唤出了一个手掌大小的幽灵。

        那小幽灵用小手拎着一盏比它整个人都大上好几倍的灯笼,出现在了二人面前。

        “冥王殿下。”

        那小幽灵发出了幼儿一般的清脆的声音,沈鸢听着只觉得可爱得紧。

        “带路。”

        那小幽灵费劲的举着灯笼对着夜君辞鞠了一躬,随后就先一步飘进了那茂密的树林中。

        沈鸢跟在夜君辞的身后,刚一进这树林,就觉得此处阴气极重。

        沈鸢脚步轻巧的踩在地上,小心翼翼的,结果她一转头,就看到了夜君辞正极其逍遥自在的踩在那落叶上,发出了“嚓嚓嚓”的声音。

        “冥王殿下,您这样会惊动那旱魃的。”

        然而夜君辞却是毫不在意的摇了摇头。

        “无碍,旱魃而已,无须在意。”

        有时候沈鸢真的觉得夜君辞,挺会装的……

        然而就在这时,沈鸢突然看到了有一簇簇幽蓝的火苗,凭空出现在了不远处。

        “那是什么?”

        拂灵害怕的往回缩了缩。

        “那是鬼火。”

        夜君辞瞥了一眼那拂灵,随后再次说道。

        “看你这胆子,倒是让本座怀疑温钰当初把你带在身边的目的了。”

        拂灵果然不说话了。

        “好啦好啦,你们不要吵……”

        夜君辞摇了摇手中的银扇。

        “上神大人要不要考虑换一个灵器?本座哪天为大人物色一个更好的。”

        沈鸢听到后赶紧摆了摆手。

        “这个问题,我不急着考虑。”

        夜君辞笑了一下,没再说些什么。

        “既然有鬼火出现在这里,那想必这周围一定有坟墓存在了。”

        夜君辞点了点头。

        “我们过去看看。”

        说罢二人就向着那鬼火出现的方向走去了。

        二人到了那里,果然看到了一处坟墓。

        只是这坟墓不像是几年前的,倒像是刚刚做成不久。

        “这坟墓很新。”

        沈鸢捏起了坟墓边的一把土,随后得出了结论。

        夜君辞表示赞同。

        “听说想要除去那旱魃,应将那旱魃的坟墓烧毁。”

        拂灵不知是不是受了夜君辞的刺激,它这个时候竟勇敢的飞了出来。

        沈鸢摸了摸拂灵的头。

        “你说的不错。”

        “好,那烧吧。”

        夜君辞只是随意的点了一下头,扔出了这句话就坐在了用银扇化作的那贵妃榻上。

        “这么……随意?”

        沈鸢总觉得事情并没有如此简单,但是夜君辞却是撑着额头,目光平静的盯着沈鸢看。

        “无碍,上神大人尽管放手去做,本座总不会让你受伤的。”

        沈鸢突然一噎,然后低下了头。

        “这可是你说的。”

        沈鸢捏了一个指诀,放出了橙红色的火焰,那火焰很快的就将那坟墓包裹住了。

        不知为何,沈鸢的心,突然也变得暖暖的。

        “你这火……”

        夜君辞这时突然从贵妃榻上直起了身,目光如灼的看着那橙红色的火焰。

        “啊?你说的是这个?”

        沈鸢一脸天真无邪的指着那火焰。

        夜君辞抿着唇,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只是帝君寝宫内烛台上的火种,我有一次去那里玩儿,见这火焰颜色极美,就要了去……”

        沈鸢说着说着,就觉得夜君辞的情绪有些不对劲,她尴尬的清了清嗓子。

        “这,这火,可有问题?”

        夜君辞突然冷哼一声,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在橙红色火焰的映照下,显得可怖至极。

        “有问题。”

        沈鸢怀疑的看着夜君辞。

        “有,有何问题?”

        夜君辞那深邃的双眼危险的眯了眯。

        “不怀好意……”

        沈鸢松了一口气,她刚刚竟然真的天真的以为,那火有什么问题呢。

        “好了,既然这坟墓已经烧了,那我们就去寻那些被旱魃抓去的人吧。”

        沈鸢示意夜君辞可以离开了。

        夜君辞不是很开心的起身,走到了沈鸢的面前。

        “上神大人喜欢什么颜色?”

        沈鸢突然一愣。

        “这个问题……”

        其实她从来都没有考虑过。

        沈鸢看着男人那黝黑的眸子,不自觉的就沉浸其中。

        “我觉得,那黑色,也是极美的……”

        夜君辞忽的露出了一个笑容,那笑容在他脸上显得异常的邪魅。

        沈鸢再次红了脸。

        “本座也是。”

        夜君辞捏了捏沈鸢粉粉的脸颊,刚才的阴郁顿时一扫而光。

        二人又走了许久,结果再一次的看到了一处坟墓。

        “这……”

        沈鸢头疼的看着那坟墓,竟也像是近几天才新建而成。

        “难道刚刚,我们烧错了?亦或是这旱魃,不止一个?”

        夜君辞听到后皱了皱眉,似乎是正在思考着对策。

        这个时候拂灵突然飞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它回到了沈鸢的身边。

        “离这里不远处,竟还有坟墓,看样子也是新建而成。”

        沈鸢突然心头一紧。

        “那些坟墓,不会是被旱魃掳走的修行者的吧?”

        夜君辞听到后急忙的安慰她。

        “不会的,上神大人且放心,因为那些修炼者死去之后,身上的灵气并不会消散,刚刚在那坟墓之下,本座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灵气,所以不会是他们的。”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