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十九章 怪异的脚印
第十九章 怪异的脚印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花……竟还能开在光秃秃的山上?而且还是一大片?

        而这山间则还有瀑布从天而下,在山脚处汇聚成了一条小河。

        “这是何处?”

        “这是本座平日里修炼的地方。”

        沈鸢感慨万分,这里确实是一处宝地,一呼一吸只见皆是灵气。

        “你带我来这里……是要做什么?”

        夜君辞拉着沈鸢的手,来到了一个巨大的石棺前。

        “自然是帮助上神大人恢复法力。”

        沈鸢看了一眼石棺,那是用黑色的墨玉制成,通体黑色,只是依稀能看见其中的一点纹路,那纹路的走势也有些诡异。

        这石棺通体发凉,沈鸢刚刚碰到,就一下子缩回了手。

        “这石棺是用冷玉制作而成。”

        “而这冷玉则是女娲娘娘当年在寻找七彩石的旅途中,意外得到的珍宝。”

        “冷玉分为许多种,只是这其中墨玉最为出名。”

        沈鸢疑惑的看着夜君辞。

        “这墨玉,可有何神奇之处?”

        夜君辞笑了笑,对着沈解释说道。

        “这墨玉,会源源不断的向着外界散发灵气,而一旦修行者吸收这灵气并将其合理的利用,那此修行者必将得到比其他人要高出许多的法力。”

        “原来如此。”

        沈鸢这个时候突然想起来了之前夜君辞交给自己的项链。

        “那你身上佩戴的那条项链,也是这墨玉制造而成的吗?”

        然而夜君辞听到后突然愣了一下。

        “那墨玉坠……”

        “本座也不知为何,只是从本座开始有了神识之后,就一直存在了。”

        “女娲娘娘说这墨玉坠可以保平安,不让邪气入体。”

        沈鸢点了点头,只是心中觉得那墨玉坠,似乎并不像夜君辞说的那般简单。

        “来吧,上神大人,我们可以开始了。”

        沈鸢在夜君辞的示意下,坐在了石棺之上。

        “对了,既然这墨玉能散发源源不断的灵气,那为何,它要被打造成这石棺的样子?”

        夜君辞盘腿坐在了沈鸢的面前。

        “上神大人难道不知道吗?这灵气是盘古开天辟地之后,由阳汇聚而成。”

        “而这阳多了之后,想必总有一天会失去平衡而变了质,可如果用这石棺的阴来与它相生相克,这才能使灵气不停的扩散。”

        沈鸢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夜君辞让沈鸢闭上眼睛冥想,随后他也闭上了眼,将双手放在了沈鸢的手心中。

        顿时,从二人手心相连之处,竟突然冒出了丝丝淡蓝色的光芒。

        而沈鸢则是突然间觉得自己的骨髓,竟然都被一股清流给冲洗干净。

        她的神识一下子打开,将这周围源源不断的至真至纯的灵气,全部吸入了自己的身体中。

        时间过了许久,周围安静的连风声都听不到。

        沈鸢感觉自己已经脱胎换骨一般,头脑中十分清明,而她睁开眼睛,竟能看到这方圆几里所发生的所有事情。

        而距她十分遥远的那座山上,有露水从红色花瓣滴落在地面上的声音,她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沈鸢开心的捏了一个指诀,只见淡金色的气流从她的掌心中浮出。

        “太好了,我的法力恢复了!”

        沈鸢开心的起身,想也没想的就抱住了夜君辞。

        然而沈鸢的这个动作,则是彻底的将我们的冥王大人给搞蒙了。

        只见夜君辞一动不动的僵硬在了原地,属实是有些突然。

        夜君辞心想,莫非这里的灵气,还有洗脑的功能?

        而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沈鸢,也红着脸,像是触了霉头一般的从夜君辞的身上弹开。

        都怪她当时太过于激动,竟然忘记了在自己面前的不是栾寻,而是这冥王殿下了。

        “那个……谢谢殿下。”

        沈鸢咳嗽了一声,一个轻巧的跳跃,就从石棺上面跳了下来。

        “无碍。”

        夜君辞故作高冷的从唇齿间吐出了这两个字。

        这时,二人的头顶之上,突然飞过了一只乌鸦。

        “尬……尬……尬……”

        沈鸢眼睁睁的看着那乌鸦若无其事的从二人头顶飞过。

        “你这冥府,何来的乌鸦?”

        夜君辞抿着唇,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情绪。

        “许是那白无常贪玩儿,从阳间带回来的。”

        鬼才信……

        沈鸢撇了撇嘴。

        这白无常再怎么不靠谱,也是一个过了近万年的大人了,抓乌鸦什么的,倒也不至于。

        “好了好了,时辰也不早了,你我二人快快出发吧。”

        夜君辞说完,就拉着沈鸢的手,带着她穿过了阵法,来到了阳间。

        沈鸢尴尬的站在一片荒山之中。

        “冥王殿下这阵法,属实是厉害。”

        夜君辞也万万没想到他带着沈鸢出现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无碍,本座再带你走一次。”

        然而沈鸢听到后赶紧拦下了他。

        “且慢。”

        沈鸢看着夜君辞大手一挥,又要带着自己在法阵中肆意穿行,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无论冥王殿下法力有多高深,这穿越时空的阵法还是少用为妙,毕竟这阵法不单单要耗费人的法力,还会损了人的精气。”

        夜君辞思考了一下,觉得沈鸢说的不无道理。

        “也好,那就辛苦上神大人陪着本座走一走了。”

        于是二人就将自己幻化成了凡人的样子,在这荒山之中走了许久。

        “这里是何处?”

        沈鸢想起了栾寻交给自己的划地之法,只可惜自己并未学会。

        “这里是昆仑山。”

        昆仑山……

        沈鸢看着这寸草不生的地方,只觉得有些怪怪的。

        “昆仑山,不是西王母的地盘吗?”

        沈鸢终于想起,西王母早在很早之前,就已经来到这昆仑山了。

        “正是。”

        “可是……”

        沈鸢看着周围这荒芜至极的景色,表示并不敢相信。

        “这昆仑山可是出了什么事情,为何如此的荒芜?”

        “这个啊。”

        夜君辞转过头对着沈鸢神秘一笑。

        “本座也不知。”

        “不过你我二人可以在此探索一番。”

        沈鸢有些无语。

        “可是我们此次前来的目的,不是去寻白无常心上的那位姑娘吗?”

        夜君辞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这倒是不急,本座这一次主要是想带着上神大人来散散心。”

        沈鸢突然觉得很心疼白无常,一片真心错付了人。

        “那我们,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两个人走了许久,终于来到了一处似乎是有人居住的村庄。

        此时的沈鸢已经口干舌燥。

        夜君辞伸出手捋了捋沈鸢有些凌乱的发。

        “上神大人之前不是说,你是喝露水的吗?如今也会口渴?”

        沈鸢红着脸,一句话也不想说。

        夜君辞带着沈鸢走进了村庄,可结果并未看到一人。

        “这里……”

        沈鸢看着整个村庄几乎寸草不生,荒无人烟,完完全全没有一丝活人的气息。

        “这昆仑山,绝对有问题。”

        沈鸢顿时警惕了起来。

        “拂灵!”

        沈鸢唤出了拂灵,拂灵一脸懵的从睡梦中起来。

        “诶?上神大人的法力恢复了?”

        拂灵一出来,就感受到了沈鸢身上那比之前更加浓烈的灵气,差一点把它给冲撞到。

        “是啊……”

        拂灵看着沈鸢支支吾吾的样子,也就没多问。

        “上神大人有何吩咐?”

        沈鸢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

        “你去周围瞧一瞧,是否还有活人在。”

        拂灵点了点头,然后飞走了。

        沈鸢转过头看着十分镇定的夜君辞。

        “这昆仑山如此奇怪,你为何……这般淡定?”

        夜君辞打开银扇,轻轻的扇动着。

        “有本座在这里,你无需担心。”

        过了一会儿,拂灵飞了回来,它缠绕在了沈鸢的手腕上。

        “在下刚刚在这方圆几里看了一圈,结果并没发现有一活物。”

        “得,这下子连一个活物都没有了。”

        夜君辞悠闲的在附近转了一下,结果竟发现了一处十分怪异的地方。

        “上神大人。”

        沈鸢听到了夜君辞的呼唤,赶紧跑了过去。

        “怎么了?”

        “你看这里。”

        夜君辞指着那一片空地,只见这荒凉的土地上,竟然出现了一排排巨大的脚印。

        “这是……”

        沈鸢眯了眯眼,看着那一串串脚印,向着远方走去,直至消失不见。

        “巨人族?”

        拂灵脱口而出,但是沈鸢却是摇了摇头。

        “这并不像是人的脚印。”

        夜君辞听到后表示赞同。

        随后他直起了身,摸着下巴,思考着些什么。

        “这倒像是,某些妖物的脚印。”

        “难道,这昆仑山变成这样的原因,是因为这妖物作祟?”

        沈鸢看向夜君辞,夜君辞不置可否。

        “稍等,待本座去十殿阎王那里询问一番。”

        夜君辞说完就捏了一个指诀,随后他整个人就仿佛灵魂被抽走了一般,静止在了原地。

        过了一会儿,夜君辞才恢复了正常。

        “如何?”

        沈鸢知道夜君辞刚刚应该是通过灵魂传音的方式同十殿阎王交流。

        “他们说,最近从百魔坛中,逃出了一只旱魃,但不知跑到了何处。”

        这百魔坛,传闻中是封印着上古时期的妖魔鬼怪的一个神坛。

        当初女娲娘娘制服了这些妖魔鬼怪之后,就将它们封印在了一处巨大的神坛之内。

        这就是后来人们所称的百魔坛。

        “想来也是,这旱魃别的本事没有,就是能使田地变成荒芜,从而引起旱灾。”

        旱魃是能引起旱灾的怪物,在民间确实是一个传说,只是人们没有想过这旱魃竟真实存在。

        这旱魃在民间传说中,是死后一百天的死人所变,变为旱魃死人尸体不腐烂,坟上不长草,且坟头会有水渗出。

        所以只有除去旱魃,天才会下雨。

        “可是这昆仑山明明有西王母在,为何这旱魃还能作祟?”

        沈鸢其实一直都很疑惑这件事情。

        “西王母?”

        夜君辞听到这三个字之后,脸上露出了十分奇怪的表情。

        “她从不爱管这些闲事。”

        沈鸢一噎。

        “此话万不可乱说,西王母可是众女仙之首,生育万物,法力通天,怎是你口中那样的人?”

        然而夜君辞却是摇了摇头。

        “你可知,这昆仑山,在几千年前,竟也是像如今这般,到处都不见活物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