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十八章 白无常惹事端
第十八章 白无常惹事端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然而孟沁霜却是一副想要亲自动手将沈鸢的脸给按进盆里的架势,看着沈鸢。

        “本姑娘确实是做错了事,虽然受到这样的惩罚心有不甘,可我还是会坚持到底。”

        沈鸢突然对这孟沁霜改变了想法。

        这个女孩儿,倒也没那么遭。

        沈鸢无奈,只得就着孟沁霜的手,洗了脸。

        沈鸢看着跟在自己身后寸步不离的孟沁霜,只觉得无奈。

        “本君已经吩咐过你可以回去休息了,为何你还不走?”

        孟沁霜高傲的抬了抬下巴。

        “本姑娘做事喜欢有始有终。”

        沈鸢听到后挑了挑眉。

        “哦?那既然这样,你可还记得你曾欠下本君一场切磋?”

        果然,孟沁霜整个人都僵硬了。

        “我,我不记得……”

        沈鸢来到了孟沁霜的面前,看着女孩儿苍白的脸。

        “怎么会?你年纪轻轻,记性应该是不错,为何会忘记?”

        孟沁霜一言不敢出。

        沈鸢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本君同你开玩笑的,回去吧,你的事情本君会向夜君辞说的。”

        孟沁霜从刚把才的惊吓中回过了神,她摸了摸胸口,然后怀疑的看着沈鸢。

        “当真?”

        “自然是当真。”

        沈鸢看了一眼在不远处的黑白无常,然后对着他们笑了笑。

        “你回去吧。”

        孟沁霜沉默着,最终还是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这里。

        沈鸢走到了黑白无常的面前,拦住了他们要去追孟沁霜的脚步。

        “二位阴使且慢,那孟令霜是本君让她回去的,至于夜君辞那边,我会亲自对他说。”

        然而白无常却是摇了摇头。

        “无碍,冥王殿下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果,已经提前跟我二人交代过。”

        原来是这样,看来夜君辞并未打算重处孟沁霜,只是想给那孩子一个小小的教训罢了。

        “对了,我今日,为何没有见到夜君辞?”

        白无常听到后,本就苍白的脸一下子变得更加僵硬了,但黑无常却是十分的镇定。

        “殿下被十殿阎王揪了过去,如今生死未卜。”

        沈鸢一噎,那个男人本事那么大,也会生死未卜?

        白无常怼了一下身旁的那黑鬼,然后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上神大人放心,殿下并无大碍。”

        鬼才信……

        沈鸢的眼神在有些慌乱的白无常身上转了一圈,随即果断的看向了黑无常。

        “你可知夜君辞为何会被抓走?”

        然而黑无常刚想开口,就被白无常给拦了下来。

        “给我留点面子……”

        然而黑无常并不理会白无常的哀求,他十分平静的将白无常的光荣事迹说了出来。

        “他去十殿阎王那里偷阴魂册,被十殿阎王发现了。”

        “阴魂册?那是什么?”

        黑无常看着满脸疑惑的沈鸢,十分耐心的对着她解释了起来。

        这阴魂册,是记录着每一位来到冥府阴魂的名字,这些阴魂如果前世并没有作恶,会被用红色的朱砂笔圈起来,让他们去孟婆庄喝下一碗孟婆汤,投胎转世。

        可如果有的阴魂前世做了许多的恶,罪大恶极,他的名字就会被用红色的朱砂笔给重重的划去,而他也会被扔进剿魂阵,剿灭他们的阴魂,让他们永世不得超生。

        “原来是这样。”

        沈鸢点了点头,然后再一次把目光转移到了白无常的身上。

        “那敢问谢公子,你好端端的去偷那阴魂册做什么?”

        白无常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话,那空洞的眼珠子正在胡乱的转动着。

        “他是为了寻一位他喜欢的姑娘。”

        黑无常此话一说出口,沈鸢整个人一惊。

        “这……”

        白无常突然间把头一百八十度的转了过去,只是身子并未移动半分。

        沈鸢看着白无常这诡异的样子,竟突然觉得好笑。

        “只是他太过愚笨,被十殿阎王发现,害得冥王殿下被十殿阎王叫去喝茶。”

        沈鸢看着黑无常那黑的深沉的面容,觉得夜君辞此时一定是十分崩溃的,毕竟这茶,一时半会儿是喝不完的。

        “那他……不会有事吧?”

        沈鸢弱弱的问道。

        “上神大人指的是殿下吗?放心,殿下不会有事,只是那十殿阎王毕竟上了年纪,多多少少有些……啰嗦。”

        黑无常十分平静的回答。

        “不不不,我说的不是夜君辞。”

        沈鸢将无奈的目光转移到了一旁不知在想些什么的白无常身上。

        “我刚说的是,白无常,他,不会有事吧?”

        果然,沈鸢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相顾无言。

        过了许久,白无常才僵硬的转过了头,声音极轻的说了一句。

        “在下已经准备好被一剑刺死了。”

        沈鸢听到后愣了一下,随即疑惑的问道。

        “鬼……也会再死一次?”

        白无常听到后缓慢的摇了摇头。

        “不,那把剑指的是噬魂剑。”

        果然……

        沈鸢叹了一口气,看着白无常,突然间觉得有些心疼他。

        “那你,找到了你的那位姑娘吗?”

        白无常再一次摇了摇头。

        “并没有。”

        “在下寻了她许久,可从未在这阴曹地府见到过她。”

        说到这里,沈鸢心中十分的疑惑。

        “你为何不去阳间寻她,难道非要等到她离世吗?”

        黑无常看了白无常一眼,然后替他回答了沈鸢。

        “我们二人的特殊体质,如果去接近阳寿未尽的凡人,总归是不太好的。”

        其实黑无常这句话说的十分的隐晦,但沈鸢却是明白了。

        也许是因为白无常不想折了那姑娘的阳寿,所以在去阳间执行公务的时候,也不敢去看望她。

        然而就在这时,白无常突然被一条黑色的铁链,击倒在了地上。

        沈鸢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结果就撞进了一个有些冰冷的怀抱之中。

        “夜君辞?”

        沈鸢回过头,看着男人一瞬间柔和下来的表情。

        “抱歉,吓到你了吧?”

        夜君辞扶着沈鸢的肩膀,将人放在了一旁的安全地带。

        随后夜君辞再次冷下脸来,抡起那铁链,用力的抽打在了白无常的身上。

        “殿下饶命!”

        这个时候始终都镇定自若的黑无常,竟突然间跪在了地上,沈鸢看到他的脸上出现了类似于慌乱的表情。

        她愣了一下。

        “你让开。”

        夜君辞皱着眉,看着挡在白无常面前的黑无常。

        “殿下,白无常心中的凄苦,您……”

        夜君辞突然冷哼一声,打断了黑无常要说出口的话。

        “你少替他辩解,让开!”

        然而黑无常依旧是跪在那里一动不动。

        沈鸢突然很好奇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虽说两人只是一起在夜君辞身边供职的阴将,可是……他们之间更像是,十分要好的挚友。

        “你!”

        夜君辞手中的铁链,迟迟没有办法落下。

        看来这个男人,也不似旁人说的那般冷漠无情,沈鸢想着。

        “你,解释。”

        夜君辞收回了铁链,然后抬起胳膊甩了一下袖子,黑无常就被一阵强劲的风给击到了一旁。

        白无常依旧跪在那里,一言不发。

        夜君辞也不急,只是别有深意的盯着他看。

        过了许久,白无常终于开口说话了。

        “殿下,我……只是想再见她一面。”

        夜君辞伸出手揉了揉眉心。

        “本座知道你想见她,但是你也不至于去十殿阎王那里偷阴魂册吧?”

        白无常听到了夜君辞的话后,突然间抬起了头。

        “殿下,上次因为孟令衣的那件事,您也让在下去偷过阴魂册啊?”

        “那能一样吗!”

        夜君辞愤怒的再次甩了一下袖子,将白无常拍到了他的好兄弟身边。

        “你那张破嘴能不能少说话……”

        黑无常小声的吐槽了一句。

        “如果这一次你机灵着点儿,不被那帮老头儿发现,本座但也不至于这般愤怒,但是……”

        夜君辞想想就头疼,他刚刚从十殿阎王那里看到了白无常去偷阴魂册的全过程,他当时只想和白无常撇清任何的关系。

        “你那蠢笨的样子,着实……让本座心塞。”

        白无常低下了头,无话可说。

        “哎……”

        夜君辞叹了一口气,然后走到了白无常的面前,竟蹲下了身。

        “你这是何必呢?”

        白无常瞪着死鱼眼,看向了夜君辞。

        “殿下不会明白的,我将那姑娘当成了我活下去的希望,我这生生世世,拼尽全力,都只想着能见她一面。”

        夜君辞听到后忽的沉默了,然后他转过头,看了一眼沈鸢。

        “你看我做什么?”

        夜君辞没有说话,他再次转过了头,揪着白无常的衣服领子就将人给揪了起来。

        “你已经等了她几世,连她的影子都没有见到,如今竟还不放弃。”

        “也罢!”

        夜君辞转过身,那玄色衣袍划过了空气,最终安静的垂落在地面上。

        “那本座就代替你,去阳间寻一寻她。”

        “当,当真?”

        白无常惊讶的浑身僵硬在原地。

        “本座所说自然是真的。”

        夜君辞说罢,不再理会那黑白无常,他直接走到了沈鸢的面前,揽着她的肩就离开了这里。

        “正好本座想同上神大人去凡间散散心,就顺便帮你寻一寻吧。”

        白无常这才反应了过来,他突然跪在了地上,对着夜君辞离开的方向磕了好几个响头。

        “多谢冥王殿下,多谢冥王殿下!”

        于是沈鸢就这样被莫名其妙的给拉走了。

        “喂,我可没说过要与你一同前去。”

        沈鸢想要挣脱开夜君辞的束缚,然而男人并未有丝毫想要松开的意思。

        “本座知道上神大人寂寞,无碍,本座会陪在上神大人身边。”

        这都什么跟什么。

        沈鸢十分无语。

        “我现在法力还未恢复,去了也是给你添乱,还是不去的好。”

        夜君辞听到后停了下来,歪着头看了一眼沈鸢。

        “原来上神大人在意的是这个?”

        沈鸢十分诚实的点了点头。

        拜托,如果自己现在不是法力尽失,那么她大可以回到九重天,回到帝君身边。

        “上神大人为何不早说。”

        夜君辞突然笑出了声,然后牵起了沈鸢的手,左转右转的将她带到了一个地方。

        沈鸢看着这周围皆是被山所环绕,只是这山上竟然开满了血红色的花。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