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十七章 孟沁霜的侍奉
第十七章 孟沁霜的侍奉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你还有什么事要禀报?”

        温钰面容平静的看着栾寻。

        栾寻对上了温钰那琥珀色的瞳孔,突然间一噎。

        其实他刚刚想问一些关于沈鸢的事情,只是,他看着帝君似乎是心情十分不好的样子。

        于是栾寻觉得还是保命要紧。

        “臣并无事情需要禀告,尊上可还有其他吩咐?”

        温钰摇了摇头,转过身一副送客的样子。

        “那臣告退。”

        栾寻说完,就闪身离开,结果他刚刚走出去,就看到了迎面走来的红衣女子。

        “你为何会在这里?”

        那红衣女子冷哼一声,面色十分不善。

        “今儿又是谁惹你了?”

        栾寻的太阳穴突然跳动了一下。

        “不,本君只是看你不顺眼而已。”

        得了,白问。

        栾寻在心里翻了一下白眼,然后擦着萧瑶的肩膀就走了过去。

        “既然萧瑶上神心情不顺,那本君就不在大人面前碍眼了。”

        栾寻说罢,在心里默默地吐槽。

        这个女人每天看谁都不顺眼,可唯独是见了帝君,那眼中的少女怀春,任谁都能看出来。

        “不对……”

        栾寻想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他转过身,看到了萧瑶那一身十分亮眼的红衣。

        他摸了摸下巴,总觉得沈鸢被帝君打入冥府这件事情,有些怪怪的。

        然而栾寻不知道的是,萧瑶到了帝君面前,竟突然间换了脸色。

        此时的萧瑶竟脸颊微红,嘴角的笑容压都压不住。

        “尊上。”

        萧瑶特意的捏起了嗓子说话,那声音要多腻人有多腻人。

        果然,温钰听到后,皱了皱眉。

        “有事?”

        萧瑶清了清嗓子,扭扭捏捏的说道。

        “尊上前些日子一直不在天宫,今日尊上总算是回来了,臣听到消息后就赶紧前来,看看尊上。”

        温钰转过了身,目光冰冷的瞥了萧瑶一眼。

        “你是不是最近太闲?”

        萧瑶尴尬的扯了一下嘴角。

        “尊上……”

        然而还没等萧瑶说完,温钰就突然冷笑一声,吓得女人抖了一下。

        “你别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情,本尊毫不知情。”

        萧瑶心头一动。

        “尊上指的是……?”

        温钰这时突然凭空召唤出了一面十分明亮且用蓝色水晶制作而成的镜子,萧瑶的脸出现在了镜子上面。

        “这是……”

        萧瑶仿佛突然间想起来了什么似的,赶紧捂住了脸,结果却是为时已晚。

        只见那镜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画面,一白衣女子,被一群神将压着到了一个阵法中,在那阵法中央,摆放着一个像是日晷的石盘。

        没错,那白衣女子正是沈鸢,而她面前的那个石盘,正是轮回晷。

        那一天是沈鸢被帝君贬下凡间的日子,轮回晷的正下方,是一片无尽深渊,此时的沈鸢正面容平静的望着那深渊,正准备闭上眼跳下去。

        可是就在这时,画面一转,一个红衣女子正悄悄的站在轮回晷的附近,手中捏了一个指诀。

        在沈鸢跳下那深渊的一瞬间,轮回晷突然变化了一下,只见一滴滴黑色的印记,正顺着指针滴落在地上。

        “遭了,快去禀告帝君!”

        那神将慌慌张张的跑走了,而那红衣女子,正得意洋洋的站在那里。

        然而那女子竟不知自己所做的一切,都被记录了下来。

        那红衣女子,正是萧瑶。

        萧瑶愣愣的看着那一帧帧画面,突然颤抖着身子跪在地上。

        “尊上!这,这里面的人,绝对不是臣,一定是沈鸢,一定是那个贱人,她在临走之前竟还想着陷害臣!”

        然而温钰只是冷漠的看着萧瑶,在温钰的眼中,这萧瑶此时此刻就像是一只蝼蚁,并不配向自己解释些什么。

        “你是在怀疑本尊的窥伺镜是一个摆设?”

        萧瑶赶紧摇了摇头。

        “臣不敢,臣不敢!”

        萧瑶看着那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的镜子,心里别提有多恨了。

        她暗自的下定决心,一定要将那镜子砸碎,一解心头之恨。

        只是现下最要紧的,是如何让帝君宽恕自己的罪过。

        “尊上,臣,臣真的不是故意的,臣只是觉得那沈鸢做了这般过分的事情,让尊上损失了那么多人间的信徒,而尊上只是将她贬去凡间……”

        “臣觉得,这惩罚,并不够……”

        “呵,不够?”

        温钰的唇角勾起,讽刺的说道。

        “你以为你是谁?你不配惩罚本尊想惩罚的人。”

        萧瑶听到后突然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温钰。

        她没想到帝君会为了那个女人,对自己说出这样冷漠无情的话。

        “尊上!臣在您身边侍奉的日子要比那沈鸢多了近千年,您为何要如此的包庇她?”

        温钰看着萧瑶那伤心欲绝的模样,只觉得好笑。

        “她是本尊亲自点拨上来的人,在这方面,你永远都比不上她。”

        “尊上,那个女人要资质没资质,要能力也没有能力,您为何如此袒护她?”

        然而温钰面对萧瑶的声声质问,却并没有机会,他只是轻声说道。

        “许是,她顺了本尊的眼缘。”

        萧瑶感觉自己的喉头一甜,差一点吐出血来。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萧瑶已经知道了温钰对待沈鸢的态度,虽说这个男人让人十分的捉摸不透,但是萧瑶可以十分肯定。

        温钰,并没有放弃沈鸢,换一种说法,温钰,压根就没想过要将沈鸢真的贬下凡。

        也许温钰只是害怕沈鸢在这九重天中待着十分无聊,于是特意的送她去人间游玩而已。

        萧瑶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只是她的心在滴血。

        “臣当真是不知该羡慕谁。”

        萧瑶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衣裙上面的灰尘,看起来面容平静,只是心中却是异常的绝望。

        “臣做错了事情,任凭帝君处罚。”

        然而温钰只是毫无感情的看了她一眼,随后说道。

        “自己去刑宫领罚吧。”

        萧瑶看了温钰一眼,随即低着头毫无留恋的离开了这里。

        萧瑶走出了殿外,望着头顶距离自己还有很远的第十重天,突然间有些无力。

        她喜欢了帝君几千年,却被这凭空出现的小丫头给占了先机。

        萧瑶不懂为何帝君会对那沈鸢关爱有加,要知道,沈鸢当初被帝君点化来到九重天,她连成为上神的资格都没有。

        只因她身上的功德不够。

        可是帝君却还是毅然决然的将沈鸢破格册封为上神,并且留在了自己的身边。

        萧瑶并不相信所谓的命运,可是她确实在沈鸢的身上,看到了不同。

        那个女人,浑身自带着光芒,仿佛被女娲娘娘亲手造出,并且还是女娲娘娘最得意的一件作品。

        可是女娲娘娘早在几万年前,就不再造人了。

        到底是为什么……

        萧瑶的面容突然间变得狰狞,她握紧了拳头,眼神逐渐变得冰冷。

        “我管你是谁?只要是同我争抢帝君的,都不会有好下场!”

        萧瑶说完,就急匆匆离开了这里。

        沈鸢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疼。

        她觉得自己在睡梦中,特别的不安稳,而且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感觉有人用针在自己的身上不停的戳着。

        沈鸢回想起自己的所有经历,和自己认识的人,最终也没有想出来她到底都得罪过谁。

        “哎……”

        沈鸢叹了一口气,刚要从床上下来,就被一个冰冷的手扶住了胳膊。

        沈鸢赶紧甩开,结果那个并不放弃的再次抓了过来。

        沈鸢无奈,抬起头看向那人,结果她一下子愣住了。

        “我这是……梦还没有醒?”

        那人突然间想要张嘴破口大骂,最终还是因为忌惮而闭上了嘴。

        “大人是起还是不起?”

        那人的声音透露出了极其强烈的愤怒,但是却被刻意压制了下来。

        “如果你松手,那本君就起。”

        沈鸢挑了挑眉,用话语明示那人,让她赶紧松开这力度不算是小的手。

        那人犹豫了一下,还是松开了。

        “你怎会在这里?”

        沈鸢看了一眼那人身上的一袭嫩绿色的天蚕丝制成的纱裙,然后说道。

        孟沁霜咬着后槽牙,脱口而出。

        “我自然是来伺候上神大人的。”

        沈鸢看着孟沁霜有火也发不出来的样子,没忍住笑出了声。

        “你竟然敢嘲笑我?”

        然而孟沁霜话音刚落,白无常的声音就在这寝宫外面响起。

        “大小姐,属下还在呢。”

        孟沁霜的脸色仿佛吃了屎一般。

        “你个长舌妇!”

        沈鸢看着孟沁霜皱着眉,转过头对着门外,大声的吼了一句。

        之后那白无常竟没了声音。

        过了一会儿,门外竟然传出来了一声很低沉也很短促的嗤笑声。

        “范无救!”

        沈鸢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想着一定是那黑白无常又撕扯了起来。

        结果她刚收回视线,就看到了孟沁霜正在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打量着自己。

        “你为何这般看我?”

        孟沁霜冷哼一声,十分别扭的别过了头。

        “真不知道你哪里不同,冥王殿下竟这般的宠你。”

        然而沈鸢却云里雾里的。

        “你为何这样说?”

        孟沁霜转过头恶狠狠的瞪了沈鸢一眼。

        “今天早晨我的母亲带着我前来请罪,结果夜君辞竟想出来了如此变态的一个惩罚!”

        变态?

        沈鸢一噎,脑海中顿时想出了无数种可能。

        “你在想什么?我说的惩罚是冥王殿下竟然让本小姐过来伺候你!”

        沈鸢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然后她在心里感慨,这夜君辞,当真的会惩治别人。

        “所以,你就过来了?”

        孟沁霜越说越愤怒,可是奈何黑白无常就在门外,所以她也不敢发作。

        “母亲大人心疼我,可是却拿冥王殿下毫无办法……”

        沈鸢突然觉得有些头疼,因为她见孟沁霜的这个架势,哪里是来伺候自己的,明明是来谋杀自己的。

        看来这夜君辞,想惩罚的并不是孟沁霜一人。

        “好了好了,本君知道了。”

        沈鸢揉着头从床上站了起来,想要自己去洗漱,结果却被孟沁霜抢了先。

        孟沁霜端着盆,委屈巴巴的站在沈鸢的面前。

        沈鸢对着她摆了摆手。

        “大可不必。”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