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十五章 孟婆之怒
第十五章 孟婆之怒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倒是她身边的孟沁霜,竟然壮着胆子怒目圆睁的瞪着夜君辞,但却意料之外的对上了男人那双充满笑意的眸子。

        孟沁霜从未感觉到一个人的笑,竟然是那样的恐怖,她刚刚仿佛在男人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死状。

        “在下前来,是想要请冥王殿下刀下留人。”

        云清听到后突然间直起了身,她眨着眼睛不停的向孟婆示意,希望她千万不要管这件事。

        然而孟婆并没有理会她。

        “呵,孟婆大人管的还真是宽,本座需要你来教着做事?”

        云清看着夜君辞沉下来的神色,她心跳如累。

        “孟婆大人,奴婢这一次犯下了大错,本该以死谢罪,可是冥王殿下慈悲为怀,赦免了奴婢的罪过,是奴婢主动的请求冥王殿下让奴婢去十八层刑场好好反思的!”

        孟婆听到后转过头看了云清一眼,只不过那一眼依旧毫无任何的情感。

        云清看着眼前这个长相十分美艳的女人,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因为相处的时间久了,她知道孟令衣的性格,绝对的说一不二。

        “冥王殿下,在下的婢女不懂事,在下回去定会亲自教训她。”

        “本座并不觉得孟婆大人会教育好她,既然如此,还是不让孟婆大人操心了。”

        夜君辞冷哼一身,然后再次唤出了黑白无常,让他们将云清压走了。

        “殿下。”

        孟婆突然挡在了云清的身前,拦住了黑白无常。

        “孟婆大人这是何意?”

        孟沁霜看了一眼夜君辞那毫无表情的脸,然后走到了孟婆的身后,轻轻的扯了一下她的袖子。

        “母亲大人,要不然我们还是算了吧……”

        然而孟婆只是一下子甩开了孟沁霜的手,孟沁霜嘟着嘴,差一点哭了出来。

        她到底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冥王殿下,云清伺候在下多时,在下没了她定会不习惯,所以还请殿下慈悲。”

        “呵,慈悲这种东西,本座可不稀罕。”

        夜君辞深邃的眸子危险的眯了眯。

        “你可知这鸾鸟犯下了何等大错,你又是站在怎样的立场上替她求情?”

        孟婆果然的沉默了。

        “在下知道,可是冥王殿下不要忘记,那千面破了封印,也有你一半的功劳。”

        云清和孟沁霜,在听到孟婆的这句话之后,一下子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难道……这千面被放出,竟还与夜君辞有些关系?

        但是这怎么可能?

        然而夜君辞依旧淡定。

        “孟令衣,看来本座真的不应该小看你。”

        “多谢冥王殿下夸赞。”

        夜君辞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这个女人,笑出了声。

        “不过这万年前发生的事情,你尽可以出去随便的说,只不过有没有人相信,这也是另外一回事了。”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将云清压下去。”

        白无常对着孟令衣点了点头,然后垂着猩红的舌头,用束魂链将云清捆了起来,压往了殿外。

        云清低着头,不敢看任何人。

        孟令衣咬紧了牙关,平静的面容正在慢慢的皲裂。

        “冥王殿下,请你不要公报私仇。”

        “公报私仇?”

        夜君辞突然大笑出了声。

        “看来孟婆大人还算是有自知之明,知道本座看你不顺眼。”

        “不过这句话你倒是说错了,本座并未公报私仇,只是就事论事。”

        孟令衣深吸一口气,险些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夜君辞!当初如果不是你,我的夫君,就不会……!”

        然而还没等孟令衣说完,夜君辞就突然扔出了手中的银扇,那银扇擦着孟令衣的脸颊飞过,割断了她脸侧的一缕碎发。

        孟沁霜尖叫一声,颤抖着身体跪坐在了地上。

        “抱歉,手滑。”

        夜君辞轻轻松松的接下了飞回来的银扇,一脸的势在必得。

        “夜君辞……你这个冷漠无情的男人!”

        孟令衣捂着胸口,脸色苍白。

        “本座没想过孟婆大人这般小气,竟然借着云清的由头,过来向本座寻仇?”

        夜君辞说到这里,像是回想起了什么,眼中流露出了有些遗憾的情绪。

        “不过说来也是,你当初与你夫君生活的那般幸福,谁承想后来出现了那样的事情。”

        “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是你毁了我的一切!”

        女人美丽的脸瞬间变得狰狞,她大声的咆哮着,一旁的孟沁霜看着突然发狂的母亲,吓得一言不敢出。

        “孟婆大人怕不是糊涂了?本座当初是见你可怜,才亲自点了你的将,没想到本座竟然养了一头白眼儿狼。”

        夜君辞悠哉悠哉的靠在椅子上,动作看似随意,只不过他眉宇间的煞气,却是让人脊背发凉。

        “母亲,我们回去吧!”

        孟沁霜觉得如果母亲再多说一句话,那情绪反复无常的男人,就一定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

        于是孟沁霜就跑到了孟令衣的面前,伸出手紧紧的攥住了母亲的胳膊。

        “夜君辞,我诅咒你!我诅咒你永生永世,得不到自己的挚爱,你一定会遭到报应的,一定会!”

        孟沁霜看着已经失去了理智母亲,赶紧拉着她将孟令衣整个人给拖走了。

        那女人的一声声恶毒的诅咒,不停的在冥王殿之内回响。

        夜君辞揉了揉太阳穴,只觉得吵闹。

        随后他又无奈的扯起了嘴角,然后说道。

        “别躲了,出来吧。”

        夜君辞话音刚落,大殿的柱子后面就露出了一抹白色的裙摆。

        “竟被你发现了。”

        沈鸢尴尬的走了出来。

        夜君辞对着沈鸢笑了笑,然后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

        沈鸢犹豫了一下,看着夜君辞那深沉的有些令人心慌的眸子,还是走了过去。

        沈鸢小心翼翼的坐在了夜君辞的身侧。

        “怎么?上神大人歇息够了?”

        沈鸢点了点头,随后却又摇了摇头。

        夜君辞没忍住笑出了声。

        “上神大人是法力尽失,又不是失了智,怎会如此糊涂?”

        “你才失了智!”

        沈鸢对着男人握了握拳头,然而夜君辞像是在逗猫一样,摸了摸她那柔软的发丝。

        “无碍,上神大人认为如何,那本座便是如何。”

        这个男人……

        沈鸢清了清嗓子,赶紧向夜君辞问了一个特别正经的问题。

        “刚刚的那个女人,是……孟婆?”

        夜君辞点了点头。

        然而沈鸢听到了这一事实之后,竟还是不敢相信。

        因为刚才那身着墨绿色华服的女人,怎么看都不过是三十出头的年纪,而且她的那张面容实在是太美了。

        那个女人挽着一个高高的发髻,柳叶眉,丹凤眼,红唇烈焰,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高贵清冷的气息。

        真真算得上是一个冷美人。

        “本座实在搞不清,为何上神大人会羡慕那个女人?”

        夜君辞的嘴角扯起了一抹笑容。

        “在本座的眼中,明明是上神大人要更美一些。”

        沈鸢愤怒的瞪了一眼夜君辞。

        “我在同殿下讨论正经的问题。”

        “可本座的哪一句话,让上神觉得不正经了?”

        沈鸢被噎得无话可说。

        “那孟婆,为何会如此的恨你?”

        夜君辞听到后竟然露出了一个十分委屈的表情。

        “本座也不知,本座只是觉得孟令衣在处处针对本座。”

        真的是够了……沈鸢仿佛在夜君辞身上嗅到了绿茶的香气。

        “好了,不逗你了。”

        夜君辞笑了笑,很快的就恢复了正常。

        “只不过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上神大人可愿意倾听?”

        沈鸢听到后赶紧点了点头。

        “好,殿下请说。”

        夜君辞笑了笑,然后将他和孟令衣之间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

        那是在万年前的事情了,当时夜君辞刚刚治理好冥府的秩序,就向女娲娘娘请求去人间走一遭。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这冥府刚刚建成,虽然已经初步有了秩序,然而这成千上万的阴魂,每日每夜的在冥府徘徊,也不是个办法。

        于是夜君辞想要在奈河桥边建立一个山庄,然后派一名阴将,驻守在这里,来洗礼这些阴魂,让他们忘记前尘往事,走过这奈河桥,去往一个全新的世界,度过全新的人生。

        但奈何夜君辞身边并无能如此能力的阴将,于是他就向女娲娘娘求了去人间寻将的机会。

        女娲娘娘欣然同意,于是夜君辞就来到了人间。

        夜君辞在一个小村庄中,找到了自己想要的那一位阴将,就是孟令衣。

        可为何是孟令衣呢?

        因为这孟令衣,竟会熬制一种能让人失去所有的记忆,忘记全部前尘往事的汤药。

        夜君辞觉得孟令衣的这碗神奇汤药,一定能洗礼那些阴魂,让他们再次的转世为人。

        于是夜君辞就同孟令衣说了这件事情,可没想到孟令衣竟然拒绝了他。

        并不是因为夜君辞的身份特殊吓到了这个女人,而是她自己不愿意入这地府。

        “我有我的夫君,还有父母要照顾,怎可跟你去那样的地方?”

        但是夜君辞并没有放弃,他在那个村庄住了下来,每日都去孟令衣的家中。

        然而孟令衣始终都没有看他一眼。

        突然有一天,就在夜君辞想着等到孟令衣的阳寿耗尽之时,再随自己回冥府入职的时候,一个意外发生了。

        孟令衣的夫君,在上山砍柴的途中,坠崖身亡了。

        夜君辞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是愣在了原地,他看着孟令衣那瘦弱的身躯,跪在地上嚎哭不止,心中很是无奈。

        但是事实就是事实,就算是孟令衣再怎样逃避也毫无作用,她在痛失夫君之后,只问了夜君辞一个问题。

        “我还能在阴曹地府,见到他吗?”

        夜君辞当时看着孟令衣已经有了想要跟自己走的想法,他信誓旦旦的说了一声“能”。

        于是孟令衣就跟着夜君辞,在阳寿还没有耗尽之前,来到了冥府。

        夜君辞看着孟令衣郁郁寡欢的样子,许诺了她可以同她夫君住在一起,等到她的父母阳寿耗尽之后,夜君辞也会将她的父母一并接过来。

        孟令衣的脸这才恢复了些血色。

        夜君辞想了想,于是就按照孟令衣在阳间所居住的那个村庄的样子,在奈河桥边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