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十四章 降罚
第十四章 降罚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不会说话就不要说。”

        夜君辞听着温钰那清冷的声音,突然间笑了一声。

        “帝君大人是不是身居高位惯了,本座的事也敢管?”

        沈鸢见两人又吵了起来,她赶紧开口说道。

        “二位殿下,你们回去再吵可好?”

        夜君辞听到后转过头对着沈鸢笑了一下,然后十分温柔的开口说道。

        “好。”

        而温钰则是冷哼一声,也转过了头。

        而这时鸾鸟飞了一圈之后,落在了地面,化作了人形。

        云清再一次的跪在地上。

        “原来那突然消失的鸾鸟就是你。”

        夜君辞摇了摇手中的银扇。

        “来,给本座一个理由。”

        云清抿了抿唇,然后开口说道。

        “真的抱歉,奴婢,奴婢……当时……”

        云清至今都不敢回想起那个画面。

        那是千百年前,它那时正化身为鸾鸟,守在这里,它在女娲娘娘为它制造的桃园幻境中,一边修炼一边看守千面,生活的十分快乐。

        可是突然间有一天,有一个看不出男女的神秘人竟破了章尾山的封印,闯了进来。

        那神秘人直直的奔着鸾鸟而来,鸾鸟虽说被女娲娘娘点化,道行不浅,在桃园幻境中修炼的时日久了,也可以幻化成人形,可是那神秘人更是法力无边,鸾鸟果不其然被那人给击败了。

        鸾鸟很快的就意识到了这神秘人的神通,它害怕自己被那人抓住,于是只得逃了出来,只是那时它过于虚弱,晕倒在了路边,被孟婆大人捡了回去,留在了孟婆庄。

        鸾鸟本想将这件事情报告给夜君辞,可是鸾鸟害怕夜君辞会降罪于它,而鸾鸟当时也在赌那神秘人破不了女娲娘娘设下的封印。

        于是它就这样将此事瞒了下来。

        直到这千面被放出,鸾鸟没有办法,只能招供了。

        “那神秘人,有何特征?”

        温钰很快的就抓住了重点。

        云清听到后赶紧开口说道。

        “虽说已经过去了千年,但是奴婢对那个男人身上可怕的力量,始终是十分忌惮。”

        “那个男人身穿一件黑色的斗篷,从身形上看分辨不出是男是女。”

        “它的手中拿着一把巨大的镰刀,浑身上下环绕着煞气,奴婢看不清它的面容。”

        云清说到这里,突然间颤抖了一下。

        “那个人……只是挥动了一下手中的镰刀,竟硬生生的将这土地给劈开了一个口子。”

        “奴婢不知那人用的是什么样的法术,奴婢被那人击中了胸口,差一点被吸了所有的法力。”

        “它还会吸走他人的法力?”

        夜君辞愣了一下,然后问道。

        云清听到后赶紧点了点头。

        “正是,奴婢感觉到了那人并不是想伤害我,可是奴婢担心自己身体中的七彩石被那人发现,所以这才逃了出去。”

        “奴婢逃出后,发现这章尾山并无异常,而那千面的封印也没有丝毫被动过的痕迹,所以……所以……”

        “所以你就觉得自己就算是逃走了,也无所谓?”

        云清听到后赶紧对着夜君辞磕了磕头。

        “冥王殿下,奴婢当时真的是害怕极了,所以,所以真的是一时糊涂!”

        沈鸢心疼的看着云清的额头上都被磕出了血迹。

        “夜君辞,云清也是害怕……”

        然而这一次夜君辞并没有手下留情。

        “害怕?”

        夜君辞一边说着一边冷笑一声。

        “女娲娘娘如此的信任你,将此重任交于你,你竟然说逃走就逃走了?”

        云清一言不发,任凭夜君辞发落。

        “你可知你的临阵逃脱,给本座带来了多大的麻烦?”

        “对不起……奴婢真的知错了,任凭殿下发落。”

        夜君辞面无表情的看着云清。

        “别以为你现在是孟婆庄的人,本座就不敢将你怎么样。”

        然而这时,温钰突然开口说道。

        “这件事要不要询问一下女娲娘娘?”

        夜君辞顿了顿,然后回答。

        “女娲娘娘不是在大罗天中修炼吗?”

        温钰点了点头。

        “但这鸾鸟毕竟是女娲娘娘点化的。”

        夜君辞听到后冷哼一声。

        “本座可不管它是谁点化的,错了就是错了,本座不会手下留情。”

        温钰听到后,不说话了。

        “等到回了冥府,本座再惩戒你。”

        夜君辞瞥了云清一眼,然后转过身看着温钰。

        “帝君大人可以回去向女娲娘娘复命了。”

        温钰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就要驾云而去。

        “帝君!”

        沈鸢看着温钰的背影,赶紧唤住了他。

        “何事?”

        温钰转过了头,冷冷的看了沈鸢一眼。

        温钰眼中的冰冷,让沈鸢如坠冰窟。

        她被温钰扔在这了这里,再次见到,他竟然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自己。

        当真如此决绝?

        “帝君,你……”

        然而还没等沈鸢说出自己心中的委屈,温钰就再一次冷声说道。

        “本尊看你在这里过的还不错,那就再留些时日,好好反省。”

        夜君辞听到后走上前将沈鸢揽在了怀里。

        “帝君说笑了,上神大人是来我府中游玩儿做客的,何来的反省一说?”

        “本座定会带着上神大人好好的玩一玩儿,这种事情帝君就不用操心了。”

        温钰的脸色突然间黑了下来,但最终他还是什么也没说,甩了甩袖子就驾云离开了。

        “帝君,你为何……”

        然而沈鸢还没有说完,就被夜君辞突然捂住了嘴。

        沈鸢感受到了男人冰凉的指尖,正触碰在自己的唇上。

        “嘘,在本座面前,不许提起其他的男人。”

        沈鸢的脸红的仿佛能滴血。

        栾寻捂着眼睛,表示没眼看。

        沈鸢想要挣脱开夜君辞的束缚,可是男人这一次下了死劲,沈鸢愣是没有挣脱开。

        “怎么?本座的地府没有吸引到大人?没关系,如果上神大人喜欢,本座愿意带着上神大人去到天涯海角。”

        沈鸢突然间愣住了,她看着夜君辞深邃的双眸,眼中皆是认真。

        “你好好看着点你主人,别让她一时冲动,中了夜君辞的圈套。”

        这个时候栾寻突然间用意念,对着拂灵说道。

        然而那拂灵竟然正趴在沈鸢的头顶上看热闹。

        “这冥王,长得还真是俊朗。”

        完了……拂灵怕也是被夜君辞洗了脑。

        栾寻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悄悄的驾云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你什么意思?”

        沈鸢将夜君辞的手弹开,皱着眉看着男人。

        “字面意思。”

        夜君辞说罢,就牵着沈鸢的手,跳入了阵法之中,沈鸢转瞬之间,就和夜君辞站在了冥府的大门口。

        “你这……”

        “如何?本座的阵法是不是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了?”

        然而此时沈鸢的头脑中只想着一件事。

        “冥王殿下这般厉害,那之前为何不直接带着我去那桃源仙境?”

        果然,夜君辞一噎,无话可说。

        沈鸢叹了一口气,只觉得这个男人做事向来是没有规矩的,皆是随心所欲。

        “对了,云清呢?”

        沈鸢突然想起来了,她看着夜君辞,然而男人只是挑了挑眉。

        “本座让它自己飞回来。”

        沈鸢顿时无话可说。

        “上神是不是累了?我们一同回去歇息吧。”

        沈鸢及时的揪出了夜君辞这句话的错误。

        “不是一同。”

        夜君辞笑了笑,伸出手整理了一下沈鸢额前有些凌乱碎发。

        “总会有那么一天的。”

        沈鸢真的十分后悔刚才没有让栾寻将自己带走。

        不过说到这里,沈鸢确实是觉得有些劳累了,于是她疲惫的捶了捶肩膀,表示自己想要去歇息一下。

        夜君辞点了点头,然后将她亲自送了回去。

        “上神大人好好歇息,身体要紧。”

        沈鸢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她又不是那所谓的弱女子,只是自从自己法力尽失之后,这幅柔弱的身子确实是有些拖累她。

        夜君辞看到沈鸢安静的睡颜,这才放心的离开了。

        夜君辞来到了冥王殿的主殿,坐在大殿正中间那把黑色的椅子上,只见那椅子上雕刻着叫不出名字的猛兽,看起来狰狞异常。

        云清跪坐在地上,低着头等待着冥王殿下的发落。

        “你可曾后悔?”

        夜君辞随意的靠在椅子上,用手撑着额头,垂着眸子打量着云清。

        “都是奴婢的错……”

        云清只觉得如果自己当时在勇敢一点,就不会造成今天的麻烦和混乱。

        “你可曾想过后果?”

        “想过……”

        “那你是否想过你如何承担那样的后果?”

        云清听到后,果然的沉默了。

        夜君辞叹了一口气。

        “本座念你是女娲娘娘亲自点化的神鸟,所以暂且饶你一命。”

        “只不过你要记住这一次的教训,女娲娘娘给予你重任,你就不可辜负她的信任。”

        云清听到后惊讶的抬起头,因为她没想过夜君辞竟然会饶她一命,毕竟她犯下罪,定会剿了她的魂,让她永世不得超生。

        “冥王殿下……”

        夜君辞对着云清摆了摆手。

        “本座还没有说完。”

        夜君辞唤出了正守在这大殿之中的黑白无常。

        “这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难逃,本座会让你好好的体会一番这地府中的酷刑,你在反思过后活着出来,那是最好不过了。”

        云清知道,夜君辞这是给足了自己的面子,于是她赶紧磕头谢恩。

        “奴婢感谢殿下的不杀之恩!”

        夜君辞示意黑白无常可以将云清压下去了,然而就在这时,大殿门口竟然传进来一个十分清冷的声音。

        “殿下且慢。”

        夜君辞听到后挑了挑眉,顿时起了兴致。

        “哦,我当是谁,原来是孟婆大人。”

        夜君辞话音刚落,一个身着墨绿色华服,发髻高挽的女人就款款走来。

        而在她身后的,竟然是之前在后花园中被沈鸢下了战书的孟沁霜。

        “见过冥王殿下。”

        那女人带着孟沁霜,对着夜君辞十分恭敬的福了福身。

        “孟婆大人快快免礼。”

        夜君辞笑了笑,用眼神示意黑白无常可以先退下了。

        “怎么?孟婆大人无事不登三宝殿,如今匆匆赶来,可是有要事?”

        孟婆听着夜君辞语气中满满的嘲讽,依旧是十分镇定,面容平静,没有一丝波澜。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