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十二章 帝君温钰
第十二章 帝君温钰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夜君辞显然也认出了那人是谁,于是他放心的将沈鸢交于了那人。

        栾寻见状赶紧护着沈鸢来到了一个安全地带。

        “你为何会在这里?”

        栾寻皱着眉,满脸的担忧。

        “我还想问你。”

        沈鸢刚想再说些什么,突然间地动山摇,刚才的那世外桃源的幻境被一击而散。

        栾寻见状赶紧护住了沈鸢的头。

        “这是什么?”

        “女娲娘娘的幻境被千面打破了。”

        栾寻深吸一口气,看着这已经崩塌了的世界,眼中的担忧顿时倾泻而出。

        沈鸢这才注意到了天空中那两道正在僵持不下的身影。

        “帝君……”

        沈鸢痴痴的望着天上那高大的身影正拿着一把金黄色的千年古剑。

        此人身着身披一件九龙暗袍,衣决飘飘,白发翻飞,正是沈鸢心心念念的帝君。

        而与他对峙的哪一位……

        沈鸢猛的对上了那一双湛蓝色的瞳孔。

        “是千面!”

        “哎,我还以为你看不见她……”

        栾寻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扶着沈鸢的肩膀。

        “你且听好,一会儿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从这个阵法中走出去。”

        栾寻说到这里,回过头看了一眼已经加入了战争中的夜君辞。

        “听到了吗?切不可意气用事。”

        沈鸢点了点头,目光却并没有从帝君身上离开。

        栾寻看着那千面声势越越大,无奈只得赶紧去助这二人。

        于是他握着云从剑,起身飞上了天空。

        此时的千面已经换了另一副面孔,而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她那渗人的蓝瞳。

        千面身上穿的还是之前那叫衣袍,只是不知为何染上了大片大片的红。

        她发出了一声声渗人的惨叫,双手化作了利爪,挥舞着那猩红的指甲向着夜君辞二人袭去。

        夜君辞用余光瞥了一眼身旁的男人。

        “多日不见,帝君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然而那白发男人并没有理会他。

        两个人灵巧的躲避着千面的攻击。

        “千面为何会破了那封印,是不是你动了恻隐之心?”

        夜君辞一边说着一边甩出了银扇,那银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擦过了千面的脸颊,黑色的液体顿时从千面的脸上喷洒流出。

        千面再次嘶吼一声,地面跟着抖了三抖。

        “闭嘴。”

        然而那白发男人只是冷冷的看了夜君辞一眼,开口轻声的吐出了这两个字。

        “呵,帝君大人还是老样子,像以前一样令人厌恶。”

        栾寻赶过来的时候,正正好好听到了这两个人的对话,他突然觉得头疼。

        这两个人,在他的记忆力中,就没有对彼此好脸相迎的时候。

        “这千面如今尚且没有恢复全部的法力,我们一定要速战速决。”

        栾寻一边说着一边一剑刺中了千面的肩膀。

        “容本尊想想对策。”

        白发男人镇定异常的躲避着千面的攻击,寻找着它的致命弱点。

        “等你想到了,它的法力也恢复了,到时候就不是我们能奈何了的了。”

        夜君辞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

        “温钰,你这优柔寡断的性格,何时能够改改?”

        温钰听后,突然间停下了动作。

        栾寻心里一惊。

        结果就在下一秒,栾寻预想中的事情就发生了。

        温钰手执着轩辕剑,直直的向着夜君辞刺去。

        夜君辞冷哼一声,侧过身轻巧的躲了过去,然而下一秒,夜君辞就挥舞着银扇,毫不手软的向着温钰发起进攻。

        栾寻觉得自己这一次就不应该来……

        千面见状,也是一愣,但是千面是万年前的上古妖魔,没有听到过人类的语言,所以并不会讲话。

        它只能用自己的一声声震耳欲聋的怒吼,表达自己心中的愤怒。

        “二位殿下,你们可否冷静一下……”

        栾寻看着已经打的不可开交的二人,随后转过头,对上了千面的蓝瞳。

        结果下一秒,千面就仿佛认了主一般的向着栾寻扑了过来。

        栾寻被这扑面而来的浊气迷了眼,他甩了甩头,想要让自己清醒一点。

        “你们真的都是我祖宗。”

        栾寻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只能手握云从剑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你不说话,本尊不会将你当成哑巴。”

        温钰清冷的声音,传到了夜君辞的耳边。

        “戳到你的痛处了?”

        夜君辞冷笑一声。

        “怎么,本座刚才的那一句话,是否让帝君想起了以前的记忆?”

        温钰皱了皱眉,心中更是怒火中烧。

        “喂,你再跟本座打下去,你带来的那个上神,就成了那千面的爪下魂了。”

        温钰听到了夜君辞的话后,赶紧回过头,果然看到了正在和千面苦战的栾寻。

        夜君辞若有所思的看着男人的背影。

        “帝君!”

        栾寻看着帝君的到来,激动的差一点哭出来。

        温钰也只是冷漠的看了他一眼,随意的说道。

        “辛苦了。”

        栾寻一噎,识趣的不再讲话。

        “冥王殿下,可否借你的噬魂剑一用?”

        栾寻把目光转向了一旁悠然自得的夜君辞身上。

        夜君辞挑了挑眉。

        “这噬魂剑在它的面前,就像是一只蝼蚁,它看都不会看一眼。”

        “这……倒也是。”

        于是这三人一起站在千面面前,在它的攻击下,思索着对策。

        “当初女娲娘娘是如何设下了这封印的阵法?”

        夜君辞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转过头看向一脸冷漠的温钰。

        “七彩石。”

        温钰略微沉思了一下,随后脱口而出。

        “七彩石?”

        栾寻有些疑惑。

        “传说中,女娲娘娘的七彩石都用于补天了,哪里来的剩余?”

        夜君辞听到后笑了一声。

        “非也非也,你怎知女娲娘娘没有偷偷藏起来一些?”

        栾寻再一次被噎的无话可说。

        “你想怎样?”

        温钰瞥了一眼夜君辞,只不过手中的攻击并没有停下来。

        “这阵法被破,想必是女娲娘娘用来镇压千面的七彩石丢失了,否则我并不认为这千面有那样的本事能从女娲娘娘设下的封印中脱身而出。”

        栾寻觉得夜君辞所言甚是有理,他看了一眼温钰,温钰竟也没有反驳。

        “可如今,我们去何处寻这七彩石?”

        栾寻打开神识描绘着整座章尾山的地形地势。

        “不行,这章尾山长年被积雪覆盖,天寒地冻,我感受不到七彩石的存在。”

        栾寻也无能为力。

        夜君辞挑了挑眉,然后对着栾寻耳语了一句。

        栾寻听到后,惊讶的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

        “你要让拂灵去寻七彩石?”

        夜君辞头疼的扶额。

        “你怎么还说了出来。”

        然而温钰在听到“拂灵”这两个字的时候,突然整个人一僵。

        “拂灵?难道沈鸢在这里?”

        夜君辞看着温钰那张平静的面容,一下子出现了裂痕,他的眼神暗了暗。

        “怎么?这难道不是你的意愿?”

        温钰脸上浮现出怒意。

        “你把她带来的?”

        夜君辞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栾寻见两个人的对话逐渐偏离主题,他赶紧给拉了回来。

        “二位殿下先别吵,我们应尽快的思考对策。”

        温钰那琥珀色的瞳孔,闪过了一抹异色,但很快就恢复如常。

        “这件事情,拂灵做不到。”

        温钰直接否决了夜君辞的提议,然而夜君辞也只是笑了笑。

        “你按照我说的去办吧。”

        栾寻听到了在二人的注视下,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虽说他也很想试一试夜君辞所提的建议,但是……他毕竟也是帝君的侍从。

        然而就在这时,千面突然间转换了另一张面容。

        “遭了,它的法力马上要恢复了。”

        而这一次千面竟然从口中吐出了一颗颗巨大的火球,直奔三人袭来。

        “愣着干什么?你打算让这千面在自己的身体里找脸皮,然后解锁更多技能吗?”

        夜君辞对着栾寻吼道。

        栾寻见事态紧急,他只得十分抱歉的看了帝君一眼,随后就飞去了沈鸢的身边。

        沈鸢看着天上那红衣千面,正一点一点的变大,现在的它竟足足的有三人多高。

        而最恐怖的是,这千面的头上竟然生出了四张面容。

        一张是沈鸢最初见到的白衣小生,另一张则是在冰殿中见到的少女。

        而后面的这两张皆是男相,只不过面目狰狞十分渗人。

        而它的攻击也从最开始的利爪,变成了会喷出那巨大火球的怪物。

        这样下去……可不行。

        栾寻看着眉头紧锁的沈鸢,然后把刚才夜君辞交给自己的话告诉了她。

        “冥王殿下想让拂灵去寻七彩石。”

        “七彩石?那不是……女娲娘娘补天的时候用的吗?”

        沈鸢还以为栾寻搞错了。

        “不,冥王殿下怀疑,女娲娘娘当时……”

        栾寻突然一顿。

        这要怎样说?说女娲娘娘当时补完天后,偷偷的留了一块儿藏起来了?

        “是女娲娘娘不小心落下的。”

        栾寻只觉得这句话有一点拗口。

        “原来是这样。”

        但好在沈鸢对此深信不疑。

        “好,我带着拂灵去试一试。”

        沈鸢手中紧紧的攥着夜君辞交给自己的黑玉,毅然决然的转过身向着洞穴深处走去。

        拂灵颤颤悠悠的跟在沈鸢的背后。

        “那个……上神大人,你们,是不是太高估我了?”

        “拂灵,帝君和夜君辞的生死,就掌握在你的手上了。”

        沈鸢目光灼灼的盯着拂灵。

        拂灵一噎,可怜巴巴的说道。

        “可是在下并没有手……”

        沈鸢把拂灵揪了过去,打算跟它好好沟通一翻。

        “你要对自己有信心,毕竟你曾经系上过帝君的手腕。”

        拂灵觉得这个女人一定在框自己。

        “上神大人可莫要胡说,在下只不过是被帝君扔下的一个旧物。”

        想当初这金丝带确确实实是在帝君的手腕儿上待过一些时日,只不过最终还是被帝君丢在了一旁。

        沈鸢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总之,这千面能不能再次被封印,这世间会不会生灵涂炭,就全在你的身上了。”

        拂灵突然觉得自己这小小的一条,背负了太多。

        “那在下……就试试吧。”

        拂灵叹了一口气,然后扭着身子,毫无目的飞着。

        “拂灵,你说,这七彩石,真的只是一块儿石头?”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