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九章 白衣小生
第九章 白衣小生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这里就是女娲娘娘封印千面的地方?怎的如此奇怪……”

        沈鸢总是觉得这里十分不对劲。

        因为他们刚刚还有在一片荒芜之中,可是峰回路转,竟然一下子走到了这座雪山前。

        “你是想问这里怎会屹立一座雪山?”

        夜君辞露出了一抹神秘的笑容。

        “这里本是没有雪的,就像是刚才我们路过的地方一样,这里在几万年前还是四季如春,百花盛开。”

        “可以自从千面被封印在此处之后,这里才慢慢的被冰雪覆盖。”

        沈鸢头疼的扶额。

        “感情这千面,喜欢极寒的天气?”

        夜君辞听到后摇了摇头。

        “非也非也。”

        “这千面本身就自带上古极其凛冽的寒气。”

        原来如此。

        沈鸢已经了解了一下大致的情况,而就在这是,她再一次的感受到了剧烈的震动。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凛冽的寒风。

        夜君辞手疾眼快的把沈鸢抱在怀里,扔出了手中的银扇。

        那银扇竟然硬生生的将直奔两个人而来的寒流给挡了回去。

        “这妖物,许是感知到了我们的存在。”

        沈鸢捋了捋自己凌乱的头发,听到了夜君辞平静得异常的心跳。

        “还敢进去吗?”

        夜君辞低下头,看着怀中的女人。

        然而沈鸢却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夜君辞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些什么。

        “抓紧我。”

        沈鸢闻言紧紧的抱住了夜君辞的腰。

        男人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然后他就拿起了手中的银扇,不费吹灰之力的就破了周围女娲娘娘设下的阵法,进入了山中。

        沈鸢只是看到夜君辞随手挥动了一下银扇……

        “记住,一会儿无论发生什么,本座都会护着你。”

        夜君辞伸出手捏了捏沈鸢的脸颊。

        然而沈鸢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她看了一眼周围,发现他们已经身处于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穴之中。

        这洞穴的四壁上皆是覆盖着层层薄冰,真的是像极了人间天寒地冻的样子。

        “那是什么?”

        沈鸢突然发现在洞穴的角落中,竟然开满了一簇簇像是水晶一样的花朵。

        那些花白色的花瓣上结了一层透明的冰晶,那冰晶似乎是和花瓣融为一体,虽说这洞穴极其昏暗,可是那花竟然依旧闪闪发光。

        “那是妖栀,传闻中千面最喜欢的花,没想到竟然真的存在。”

        “妖栀?”

        沈鸢好奇的想要去触碰,结果一下子被夜君辞给拦了回去。

        “那花可碰不得!”

        沈鸢被男人慌乱的低吼吓得抖了一下。

        “这花会吸魂,一但触碰,就会魂飞魄散。”

        沈鸢看着眼前极其绚丽的妖栀,一阵后怕。

        “这是……千面放在这里迷惑人的陷阱吗?”

        夜君辞听到后认真思考了一下。

        “也许只是人家种着玩儿的。”

        沈鸢一噎,竟无言以对。

        于是他们也不再废话,夜君辞拉着沈鸢的手,让她紧紧的跟在自己的后面。

        两个人在这洞穴中前前后后绕了许久,还是没有找到千面所在的位置。

        “夜君辞,我们这样乱走下去也不是办法……”

        然而还没等沈鸢抱怨完,夜君辞就一脸疑惑的转过了身。

        “我们没有在乱走啊?我在带你破解女娲娘娘的阵法。”

        这……

        沈鸢只觉得自己在夜君辞面前,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傻子。

        “哦,这样呀。”

        夜君辞许是看出来了沈鸢的尴尬,他对着女人笑了笑。

        “你还是个孩子,这种老掉牙的阵法,只有本座这般年纪的人才能看出。”

        “上神大人这般年纪的,应该不会使用这样的阵法了。”

        沈鸢看着男人一本正经胡说的样子,她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

        “就你会说。”

        然而就在这时,从一个转角处突然冲出来了一个白衣小生,那小生似乎是撞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慌慌张张的,差一点撞在了夜君辞的身上。

        夜君辞十分嫌弃的避了开。

        “你们……”

        小生见到二人属实是被吓了一跳,尤其是看到夜君辞那张黑脸。

        “你们是何人?”

        小生气喘吁吁的指着二人问道。

        “这个问题应该是本座问你,这里可不是谁都能进来的。”

        那小生上下打量了一下他们,然后突然跪在了地上。

        “真的是抱歉冲撞了二位大人,在下刚才实在是十分慌乱焦急,这才没有认清人。”

        “前方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鸢看着正对着他们不停磕头的小生,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了。

        “回大人的话,正是。”

        那小生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汗,再次说道。

        “二位大人有所不知,在下是随九重天上的帝君来到这里封印那千面的,只是……”

        “等等,你是说帝君?!”

        果然,沈鸢在听到帝君这两个字的时候,就开始慌了起来。

        “你的意思是帝君也在这里?”

        那小生听到后连连点头。

        夜君辞深邃的眸子危险的眯了眯,若有所思的看着那白衣小生。

        “在下恳请两位大人去帮一帮帝君,那千面真的是本事极大难以控制,帝君现下正处于下风。”

        “帝君与千面已经僵持了七天七夜了,就快要撑不住了。”

        然而那小生话音刚落,沈鸢就一下子冲了出去,以至于忽略了那小生诡异的笑容。

        夜君辞看着女人的背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然后他不紧不慢的向着沈鸢的方向伸出一只手,从他的袖口中飞出了一段用黑色的浊气凝聚而成的铁链,紧紧的拴在了沈鸢的腰上,把她拖了回来。

        “你放开我!”

        沈鸢在夜君辞的怀里挣扎,然而男人一动不动。

        “行了行了,我说千面,这种几万年前的套路,现如今你竟然还用得出手?”

        沈鸢听到这句话后,一下子反应了过来什么。

        她猛的转过头,发现刚才的那白衣小生的面容,竟然一下子变得狰狞。

        白衣小生慢慢的扭曲,直至已经分不清了五官与躯干,彻底的消失在了二人面前。

        “这,这就是千面?”

        沈鸢皱着眉,看着地上的那一摊黑色的痕迹。

        “哎,这么多年了,这千面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沈鸢听到了夜君辞的话,总觉得他和这千面有些熟悉。

        “这只是千面的一个分身而已。”

        “不过……”

        夜君辞说到这里突然严肃了起来。

        “现下这样的情形,怕是千面马上要破封印而出了,我们要赶紧找到千面本体的具体位置。”

        沈鸢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她唤出了袖口中的金丝带。

        金丝带听到了沈鸢的命令,一时间有些错愕。

        “上神要让在下去找千面的本体?”

        沈鸢听着金丝带的话,用余光看了一眼夜君辞。

        真是的……自己本来就法力尽失像一个废人,如今这金丝带也不能助自己一臂之力,这岂不是在夜君辞面前丢了很多人?

        然而夜君辞只是随手从空气中扯过了金丝带,放在手中把玩。

        “这东西,还挺有灵性的。”

        沈鸢看着金丝带一瞬间变得老实了起来,她有些愣住了。

        “这是什么?”

        沈鸢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这是我的法器,拂灵。”

        “哦?这东西还有名字?”

        拂灵听到后晃动了一下自己的身躯,依旧一言不发。

        “它有什么用处?”

        沈鸢尴尬的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它……它其实,什么都会。”

        鬼知道沈鸢这句话说出口到底有多没底。

        夜君辞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松开了金丝带。

        “那你让它指路吧。”

        金丝带仿佛受了惊一般的抖了一抖。

        没办法,只能上了。

        沈鸢咬了咬牙,对着金丝带下了命令。

        “拂灵,去寻吧。”

        金丝带再一次的抽搐了几下,然后探了探头,磨蹭了半天才选择了一个方向,带着二人向着前面走去。

        沈鸢用意念听到了拂灵的抱怨。

        “你当我是狗啊?让我上哪里去寻那千面诡颜?”

        沈鸢在心里对着拂灵说了一声抱歉。

        “你知道的……我现在只有你了。”

        拂灵差一点撞在了墙上。

        “我看你这是想要自己的脸面。”

        沈鸢无话可说。

        “你看,你这不是已经知道走向何处了吗,所以有时候不逼迫你一下,你永远不知道自己身上还有什么本领。”

        拂灵听到后冷笑一声。

        “别误会,这是我随意选择的,如果最后没有找到,可别怨我。”

        沈鸢此时此刻真的想把这条金丝带扔进火山岩浆中洗一洗……

        夜君辞看着女人脸上不停变换着的表情,勾起唇角笑了笑。

        有趣。

        拂灵带着二人左绕右绕,竟然真的走对了方向。

        沈鸢感觉这山洞中震感越来越强烈了,而那种能刺到人骨子里面的寒冷,也逐渐的将二人包围。

        金丝带飘飘欲仙,只觉得自己的运气还是不错的。

        只是它竟然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被控制了。

        夜君辞见已经差不多了,他这才收回了连在金丝带上面的傀儡线。

        然而就在这时,沈鸢突然感觉到了帝君的气息。

        她心头一紧,伸出手把金丝带揪回了袖口中,一个闪身就绕过了转角。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