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八章 千面诡颜
第八章 千面诡颜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你可知那千面是何物?”

        金丝带听到后,用它柔软的身体在沈鸢的手腕上绕了几圈。

        “这个嘛……”

        金丝带顿了顿,似乎是不太愿意开口。

        “这件事情涉及到了几万年前天地刚刚依稀开始分明的时候,其情况十分的复杂,上神大人,还是不要问的好。”

        沈鸢皱了皱眉,突然间伸出手把金丝带攥在了手中。

        “你这是在同本君讲话?”

        金丝带果然蔫了,它在沈鸢的手中垂死挣扎。

        “抱歉啊上神大人,是帝君不让我告诉你的。”

        金丝带委屈巴巴的声音在空荡的寝宫中不停的回响。

        “帝君……”

        沈鸢看了一眼正处于昏迷中的云清,结合着刚才那近乎地动山摇的震动,她心中那不好的预感更加的强烈了。

        “怎么?你是在帝君身边待的时日久,还是在本君的身边待的时日久?”

        金丝带一噎,回想起自己在帝君身边的日子。

        其实它也记不得自己到底在帝君身边待了多久,只是记得那时候帝君才刚刚即位,它就已经存在了,只是后来它被帝君关了神识,随手扔在了一边。

        “好好好,我说,但是上神大人切记不可告诉帝君。”

        金丝带觉得自己还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妥协了。

        沈鸢笑了笑,示意它一定要好好说。

        于是金丝带就把自己几万年前还残存着的一些记忆,慢慢的吐露出来。

        传说盘古开天辟地之后,天地中出现了阴与阳。

        阴与阳相生相克,在万物伊始的世界中厮杀,造成了混乱。

        直到女娲娘娘的出现,才平息了它们的战火,女娲娘娘点化了阴与阳,她让阳气带着光明入了天,成为了掌管六界三十六重天的昊天上帝,而阴气则是带着黑暗入了地,成为十八层地狱的掌管着,酆都大帝。

        自此天地间逐渐恢复了平静,女娲娘娘造了人之后,开启了人类的生死轮回。

        持有无上修为的人积了功德,被昊天上帝钦点为神,入了天替昊天上帝掌管天上的秩序,解决人间百姓的疾苦。

        而在凡世间作过大恶的人,则是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生受苦,永世不得超生,生生世世替酆都大帝卖命。

        天地之间恢复了平静,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有一天,人间那久久无法散去的残留的浊气幻化为了众多极其凶残的妖魔鬼怪,这其中以万魔之首最为出名。

        这万魔之首就是传说中的千面。

        千面又被称作千面诡颜,传闻它的身上汇集了这天地间所有的恶,它法力通天,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虽说有些夸张了,但是不知为何,九重天上始终流传一个传说,说是这千面只需挥一挥衣袖,就足以让天地间抖上三抖。

        当然这些传说,只有像是帝君那一代的人才听说过,因为这千面虽说差一点把盘古劈开的天地给毁了,但是好在它被女娲娘娘和九天玄女用通天的法力给封印了起来。

        女娲娘娘在封印千面之处,设下了重重结界,于是千面就这样被世人逐渐遗忘。

        其实关于它具体的信息,金丝带也不是很了解,因为千面一直活在神仙的传说中,它的模样和能力,也是无人知晓的。

        “所以……这千面真的要破封印而出了?”

        沈鸢依旧是紧紧的攥着金丝带,金丝带感觉自己差一点断了气。

        “在下也不知……”

        看来这个金丝带已经说不出什么来了。

        沈鸢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云清已经悠悠转醒了。

        “上神大人……”

        云清揉着额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你怎么样?”

        沈鸢走过去扶住她,云清摇了摇头。

        “抱歉,上神大人,我刚刚,突然一阵头晕。”

        “没关系的,云清,我现在有一件极其要紧的事情想要请求你。”

        云清听到后赶紧对着福了福身。

        “上神大人尽管吩咐奴婢。”

        “我想……去千面的封印之地。”

        果然,云清听到后一下子慌乱了起来。

        “上神不可!”

        “传闻中那千面的封印之所甚是阴森恐怖,而且浊气鄙人,您会被吸了灵气的。”

        然而就在这是,沈鸢又感受到了那强烈的震动。

        寝宫外的争吵声变得更大了,其中还夹杂着一些邪祟的惊叫声。

        “这一次一定是那千面了,老夫在这冥府中活了几千年了,还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震动。”

        “我刚刚仿佛听到冥王殿下说那九重天上的帝君,似乎是去了北方除魔,那北方,不就是传说中千面被封印的地方吗?”

        沈鸢在听到“帝君”这两个字的时候,真的坐不住了,她挣脱开了云清的手,跑到了房门前面。

        结果她刚打开门,就撞在了一个结实的胸膛上。

        “夜君辞?”

        沈鸢揉了揉被撞疼了的鼻尖。

        “你要去哪?”

        夜君辞看起来脸色不太好的样子。

        “我要去寻帝君。”

        男人听到后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

        “去找他做什么,去送死?”

        “我要去帮他。”

        沈鸢伸出手推了夜君辞一下,然而夜君辞依旧一动不动。

        “帮他?你还没等接近他,就会被千面一巴掌拍死,你信不信?”

        这个男人……都什么时候了嘴还是那么毒。

        “你现在法力尽失,去了也是送死,还不如乖乖的留在这里。”

        “可是我担心他。”

        夜君辞听到后冷笑一声。

        “你这样在乎他,可有想过他是否也会在乎你?要不要同本座赌一赌,你们家帝君见到你的第一面,一定会愤怒的质问你为什么来了这里。”

        沈鸢突然间无话可说,因为夜君辞说的是事实。

        沈鸢在帝君的身边侍奉了那么久,确实是感觉到了那个男人的不近人情。

        “就算是这样,你也要去?”

        夜君辞目光如灼的看着沈鸢那张艳丽的小脸儿。

        沈鸢想都没想的就回答道。

        “是。”

        夜君辞突然大笑出了声,不知为何,沈鸢突然觉得一阵心颤。

        “好,既然你如此想去,那本座就带你过去。”

        “不过你要记住,你是本座带去战场的女人,无论发生什么,本座定会护你周全。”

        沈鸢愣愣的看着男人的黑黝黝的瞳孔,里面满满的皆是自己的倒影。

        “你……你们冥府的人,都是这样的吗?”

        夜君辞弯起唇角笑了笑。

        “只有本座待你如此。”

        沈鸢的心再次颤抖了一下,收回了和这个男人对视的目光。

        “那麻烦冥王殿下了。”

        夜君辞这一次什么也没有说,他带着沈鸢来到了外面,在地上画了一个阵法。

        “准备好了吗?”

        夜君辞一边说着一边十分霸道的牵起了沈鸢的手。

        沈鸢脸色微红,因为心里还是有些害怕,所以她并没有挣来。

        “准备好了。”

        沈鸢话音刚落,夜君辞就启动了阵法,一阵天旋地转,转眼间,沈鸢就被夜君辞带到了一处十分荒芜的地方。

        沈鸢刚到这里,果然就觉得浑身不适。

        她感觉自己的头昏昏沉沉的,身体也仿佛被鬼附身一般沉重。

        “还好吗?”

        夜君辞扶正了沈鸢,然后他拿出了一粒药丸。

        “吃了吧,这是本座特意去孟婆庄替你求得的灵药,要知道孟婆那个女人比谁都要小气,本座磨破了嘴皮子才求得了这一粒。”

        然而沈鸢现在真的是什么也听不到,她只觉得有一个冰凉的触感在自己的唇上触碰了一下,下一秒一个气味香甜,入口即化的药丸就被放在了自己的口中。

        沈鸢吃过这药丸,这才恢复了正常。

        “好了,走吧。”

        夜君辞牵起了沈鸢的手,带着她向着荒芜深处走了进去。

        “所以说,这千面,并不是一个传说?”

        沈鸢看着周围的景色,总觉得脊背发凉。

        “是。”

        夜君辞依旧是紧紧的攥着沈鸢的手,向着她介绍这传说中的万魔之首。

        这千面又被叫做千面诡颜,擅长迷惑人心。正如它的名字一样,它有着几千张不同的面孔。

        一面出,万物变。

        它每一张面孔的出现,都会引起天地间的巨变。

        夜君辞光是说到这里,就让沈鸢脊背发凉。

        因这千面是邪恶的化身,所以它率领着一众妖魔鬼怪,在人间为非作歹,差一点毁灭了这世界。

        女娲娘娘带着九天玄女,与这千面大战了十天十夜,这才将它封印在了北方大陆。

        “可是它都已经被封印了几万年,为何如今突然会破了这封印?”

        沈鸢疑惑的转过头看着夜君辞。

        “本座怀疑,是有人故意破坏了这封印,想要把千面放出来。”

        “这……”

        沈鸢有些不敢相信。

        “按照你所说,那个人的目的是什么呢?”

        “操纵它。”

        “操,操纵它?”

        操纵千面?

        那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人,有着何等的神通,才可以操纵这万魔之首?

        而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现在这一切的一切,终究是一个谜团。

        两个人走了一会儿,这才走到了封印千面的位于北方的章尾山。

        沈鸢看着眼前被白色积雪覆盖的高山,只见整座山上都冒着肉眼可见的寒气,让人不寒而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