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异变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沈鸢无奈,只得跟着夜君辞来到了寝宫外面去四处转转。

        “怎么样?我这冥府,是不是比仙宫要好上许多?”

        夜君辞轻轻的摇动着手中的银扇,沈鸢皱着眉看着在空气中飘来飘去的一团团黑气,只觉得头疼。

        “嗯,很好。”

        夜君辞看到了沈鸢心不在焉的样子,他挑了挑眉。

        “怎么?还在想着抛弃你的帝君?”

        真的是……

        沈鸢只觉得,夜君辞这个人真的是哪都好,除了他那张嘴,每一次开口都会戳到别人的伤口上。

        “抱歉,我只是觉得你这里阴气极重,惹得我不舒服。”

        然而沈鸢的这个抱怨,则是让夜君辞一下子变得严肃了。

        只见他突然伸出手施法,把他们两个人周围的黑气全部都击散了。

        伴随着黑气的散去,一声声刺耳的惨叫声也相应而来。

        沈鸢愣了一下。

        “这回如何?”

        夜君辞毫不在意的甩了一下袖子,继续摇动着那把银扇。

        沈鸢突然很心疼那些邪祟。

        “它们……应该是被养在地府,释放阴气,供你们修炼的。”

        夜君辞听到了这些话,点了点头。

        “不错,正是这样。”

        “可是,你把它们都击散了,你用什么修炼?”

        夜君辞毫不在意的勾起了一抹笑容。

        “无碍,还是上神大人的身体重要。”

        沈鸢突然对夜君辞另眼相看。

        “殿下,为何对我这般的好?”

        沈鸢看着男人棱角分明的脸,以及眉宇间挥散不去的煞气,还是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然而夜君辞则是突然停了下来,用着比沈鸢还要疑惑的眼神看着她。

        “其实本座也不知为何,总是觉得,你我似乎是在千百年前就已经见过了。”

        虽然沈鸢很相信因果轮回,可是她真的不敢相信她前半生能和这十八层冥府的主人扯上关系。

        “好吧。”

        所以对于夜君辞的这个理由,沈鸢打算听听就算了,万不可当真。

        于是她就和夜君辞继续穿梭在这仿佛迷宫一般黑暗的地下世界。

        然而就在这时,沈鸢突然听到了从不远处传来了争吵声。

        “你这个蠢奴才,竟然敢把本姑娘的裙子给踩脏了?”

        那个声音像是一个少女的,清脆异常,只是语气十分的不好。

        沈鸢顿时起了好奇心,她也没有理会正在身旁盯着自己看的夜君辞,就寻着声音走了过去。

        山回路转,她很快的就来到了一个像是后花园的地方,只是这里并未生一草一木。

        一个女孩儿的身影顿时出现在了沈鸢的面前。

        只见那个娇小的女孩儿身着一件翠绿色的纱裙,头上梳着百合髻,流苏垂落在了她的侧脸,看起来倒像是人间富贵人家的大小姐。

        然而这位大小姐此时此刻正怒目圆睁的训斥着跪在地上不停磕头的小鬼差。

        “大人息怒,大人息怒,奴才刚才被恶作剧的邪祟遮住了眼,这才不小心撞在了大人身上。”

        那个女孩儿听到后冷哼一声。

        “我不听你的这些解释,我身上的这件衣服可是我娘亲从天山上的蚕母那里求来的天蚕丝编织而成,你一个小小的鬼差,赔得起吗?”

        沈鸢挑了挑眉,看着女孩儿身上那件“价值不菲”的纱裙。

        要知道,她以前在帝君身边侍奉的时候,每年都会得到帝君赏赐,用蚕母亲自上供的绸缎去裁制衣服。

        所以她对于千金难求的天蚕丝,真的是毫无想法。

        “既然赔不起,那就用你的命来赔吧!”

        那个女孩儿说完,就唤出了一把散发着黑气的宝剑,向着那个小鬼差刺去。

        沈鸢见状不好,赶紧从袖口中唤出了花神娘娘赠予的神针,向着女孩儿的手腕上射去。

        “是谁!”

        那个女孩儿看起来似乎也是道行不浅,她一下子就发现了那根神针,于是她用手中的剑又把针打了回来。

        沈鸢冷笑一声。

        “小儿科。”

        随后一个灵巧的转身,轻松的躲开了飞回的神针,然后两指一夹,就把神针轻松的固定在了自己的指缝中。

        夜君辞在沈鸢的背后,看着她在空中翻飞着的白色裙摆,眯了眯眼。

        “这位姑娘好大脾气。”

        沈鸢一边说着一边抱着胳膊走了出来,站在了女孩儿的面前。

        沈鸢离近了打量着这个女孩儿,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她绝对是从小被娇养惯了的,面色红润,脸上的傲气怎么也藏不住。

        “你是何人,为何要偷袭我?”

        沈鸢轻笑一声。

        “本君并不是偷袭,本君只是觉得你手中的这把剑不错,想要与你切磋切磋。”

        “你!”

        那个女孩儿怒目圆睁,脸色也瞬间红了起来。

        “这个理由,你以为我会信?”

        沈鸢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夜君辞抱着胳膊靠在不远处光秃秃的树干上,想看看这个女人还能带给自己什么样的惊喜。

        而另一边,一个头束高冠,身着金衣的男人正站在九重天宫的凌霄殿前面。

        “请二位行个方便,我有要事禀告帝君。”

        栾寻焦急的看着正守在殿前的神将。

        “抱歉,栾寻上神,如今帝君并不在凌霄殿内,所以我们也无能为力。”

        栾寻头疼的扶额,没想到在这紧急关头,帝君竟然不知道去了哪里。

        “那请问二位可知道帝君的去处?”

        栾寻见状并不放弃。

        那二位神将你看我我看你,最终还是带有歉意的摇了摇头。

        “在下真的不知。”

        栾寻失望的离开了,他本想在九重天上到处去寻一寻帝君,可结果他刚出了凌霄殿,就见到了一个红衣女子。

        “萧瑶?”

        栾寻看着萧瑶拿在手中的鞭子,直觉她又惹了事。

        果然,萧瑶听到了栾寻的声音,转过了身,只见她眉头紧锁,一脸的不耐。

        “这又是谁惹你了?”

        栾寻走到了萧瑶的面前,一脸的无奈。

        “还不是那个兔子精,从嫦娥姐姐那里逃出来,来到了百花园偷摘了花神娘娘的牡丹花。”

        这……

        栾寻大概的了解了一下事情的经过,总结成一句话,就是这九重天上女人之间的争斗。

        “对了,你可知帝君去了哪里?”

        “帝君?”

        不知道是不是栾寻的错觉,他觉得萧瑶在听到帝君这两个字的时候,目光竟变得有些闪躲。

        “我怎知帝君去了哪里。”

        栾寻明显不信。

        “你比我先回到了九重天,怎能说不知帝君去了哪里?”

        萧瑶握紧了手中的鞭子,故作镇定。

        “我回了九重天之后就去休息了,那冥府阴气极重,我只待了一炷香的功夫就沾染到了阴气,身体不适,并没有去见帝君。”

        然而还没等栾寻再次开口说话,萧瑶竟然驾着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你!”

        栾寻这回更加确定了,萧瑶一定是知道些什么。

        然而正在这时,栾寻感觉自己的袖子被什么东西给勾住了,他低下头,结果就看到了毛茸茸的兔耳。

        “雪绒?”

        只见那毛茸茸的小兔子,突然间化作了一个十几岁的少女的模样。

        少女身着一条雪白的裙子,披着一条毛绒披肩,头上绑着两个圆圆的发髻,圆溜溜的眼睛,红彤彤的鼻子,异常的可爱。

        “上神……”

        只是那个名叫雪绒的少女,此时竟满眼可怜兮兮的。

        “你怎么在这?”

        然而这句话刚说出口,栾寻就后悔了。

        真的是。

        他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刚才萧瑶已经说了,她在教训嫦娥仙子身边的那只小兔子。

        “我被萧瑶那个女人给打了。”

        小兔子越说越委屈,竟然还哭了出来。

        栾寻手足无措,尴尬的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

        栾寻凭借着自己记忆中安慰沈鸢的样子,总算是在几个时辰之后,控制住了小兔子的情绪。

        “我刚刚听说,你在打听帝君的下落?”

        雪绒接过了栾寻的手帕,吸了吸鼻子。

        “正是,你可知帝君在何处?”

        雪绒眨了眨眼睛,然后脱口而出。

        “帝君现下正在北方除魔。”

        “除魔?”

        栾寻震惊万分。

        帝君去除魔?这说出去真的是让人笑掉大牙。

        怎么?九重天这是没人了吗?竟然还要帝君亲自下凡?

        “不是的栾寻哥哥。”

        小兔子看着栾寻脸上僵硬的表情,她赶紧摇了摇头。

        “我从嫦娥姐姐那里偷听到,这一次出现在北方的魔物,传闻是女娲娘娘那个时代的万魔之首,法力通天,破封印而出,帝君见事态严重,就赶紧下凡去除魔了。”

        “它……是自己破了封印?”

        栾寻皱了皱眉,问道。

        “是呀。”

        雪绒一边嗅着手中的手帕,一边感慨。

        “好香啊……”

        然而栾寻并没有在意她说的这句话,他的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那魔物,当初是被谁封印的?”

        雪绒从栾寻香香的手帕中抬起了脑袋,略微思考了一下。

        “应该是女娲娘娘和在她身边侍奉的九天玄女,我也记不清了,嫦娥姐姐貌似是说过,可是我这兔子头记忆力实在是不好……”

        “遭了!”

        栾寻还没等雪绒说完,他就脚踏祥云急匆匆的离开了这里。

        “栾寻哥哥,你的手帕!”

        雪绒站在原地挥舞着手中的白色手帕,可是并没有把栾寻呼唤回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