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四章 亲上加亲
第四章 亲上加亲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夜君辞挑了挑眉,看了一眼身旁生无可恋的女人。

        “你们家帝君,处理起事情来,还真的是随心所欲。”

        夜君辞似笑非笑的摇动着手中的银扇,语气中满满的嘲讽。

        “萧瑶你在开什么玩笑?莫要骗我。”

        栾寻不死心的看着萧瑶的眼睛,似乎是想要从她的眼中看到一丝丝心虚。

        然而萧瑶却是一脸的镇定自若。

        “我说的自然是真的,怎么?你连帝君的命令都不遵从了吗?”

        栾寻头疼的扶额,看了一眼不远处脸色比白无常还要苍白的沈鸢。

        “那既然如此,本座就要好好感谢一下你们天上的那位帝君了,让本座捡到了这么漂亮的王后。”

        夜君辞说完,也不给栾寻说话的机会,他一下子收起了银扇,走到了沈鸢的身边,抱起了还在发呆的女人,就闪身离开了这里。

        “送客。”

        白无常听到了夜君辞的话,他拖动着手中的铁链,吱呀吱呀的飘到了栾寻和萧瑶的面前。

        “二位请吧。”

        萧瑶看着在自己面前的白无常,她十分嫌弃的伸出手捏着鼻子,然后甩了一下袖子就转身离开了这里。

        “这种破地方我还不愿意待呢。”

        栾寻尴尬的看了白无常一眼,对着他笑了笑。

        “阴使大人不必在意,她……在九重天上也是这样的。”

        白无常听到后摇了摇头,苍白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情绪。

        “无碍,上神慢走。”

        栾寻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沈鸢离开的背影,如今想来最好的办法只能是先去帝君身边复命了。

        栾寻收起了云从剑,然后离开了这里。

        沈鸢意料之外的又回到了夜君辞的寝宫中,她被夜君辞扔在了床上,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觉得自己被抛弃了?”

        夜君辞冷哼一声,伸出手抬起了沈鸢的下巴。

        沈鸢这时才回过神来,她抬起头看着夜君辞深邃的双眼。

        夜君辞见女人不说话,他继续不屑的说道。

        “不用怀疑,你就是被抛弃了。”

        然而他的这句话彻底的激怒了沈鸢。

        “你不要胡说,帝君他怎么可能抛弃我?我在他身边侍奉了几百年,他不是那种不近人情的人。”

        夜君辞听到后则是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

        “你还是太天真了,你怎么敢肯定你在帝君的心里,有那样重的分量?”

        “你不了解就不要胡说。”

        沈鸢真的是十分生气,她感觉自己的下巴被男人攥的生疼,可是她现在法力尽失,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

        “呵,你说本座不了解?那你要不要听听本座好好的给你讲一讲你们家帝君的光荣事迹?”

        从这个男人嘴里面吐出来的一定没什么好话,沈鸢闭上了眼睛,不再理会他了。

        夜君辞也不恼,他松开了禁锢着沈鸢的手,然后甩了甩袖子,坐在了椅子上。

        “本座在这阴暗的地府度过了几千年的岁月,如今府中竟然掉落了一位上神大人,这是何等的福气。”

        不知道为什么,沈鸢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突然觉得自己的眼皮跳了跳。

        “既然你我会在这里相遇,那么本座自然也会珍惜这段缘分。”

        “你,你什么意思?”

        沈鸢看着夜君辞的眼睛,看到了他眼中的那抹不怀好意。

        “本座想着,既然本座和上神这般有缘,那倒不如迎娶上神为本座的王后,这样才是亲上加亲。”

        什么亲上加亲?

        沈鸢一下子从床上跳了下来,跑到了夜君辞的面前,抓住了男人胸前的衣襟。

        “我警告你夜君辞,这种事情你想都不要想。”

        夜君辞看着沈鸢近在咫尺的小脸儿,他突然弯起嘴角笑了一下。

        “你真美。”

        沈鸢听到后赶紧弹开,可是她却感觉自己的腰间一紧,然后她就再次的跌落在了夜君辞的怀抱中。

        “你离本座这般的近,本座不做些什么都觉得对不起你。”

        沈鸢看着男人脸上的戏谑,她还是没忍住红了脸。

        “油嘴滑舌。”

        夜君辞看着坐在自己怀中的女人,墨发如瀑,白裙飘飘,一颦一笑之间倾国倾城。

        “留在本座的身边,嗯?”

        不知道为什么,夜君辞这一次真的很想让这个女人留在自己的身边。

        也许是他一个人在这冰冷的冥府待的时间久了,竟然渴望能有一个活人陪陪自己。

        “不。”

        沈鸢想都没想的就拒绝了。

        “我不属于这里,我要离开。”

        夜君辞眯了眯眼,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挑起了沈鸢的一缕墨发。

        “你要清楚,现在可不是你说想离开就离开的。”

        “你没听到那个女人的话吗?你被你们帝君亲自贬到了这里。”

        夜君辞说到这里,沉思了一下。

        “不过本座掌管地府几千年,确实是没有见过帝君把什么人贬下了这里。”

        沈鸢听到了夜君辞这样说,她更加的委屈了。

        夜君辞看着沈鸢好看的眼睛已经泛起了泪花,他竟有些不知所措。

        “好了好了,本座不说了。”

        夜君辞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本座说了会收留你的,你哭什么?”

        沈鸢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只是觉得自己那样的深爱着帝君,可是帝君,竟然把她一个人扔在了这里。

        他明知这地府有多阴森恐怖,可是他竟然还……

        夜君辞擦了擦沈鸢脸上的泪水,只是女人的脸颊实在是过于细滑,他没忍住又捏了一下。

        “你干什么?”

        沈鸢一巴掌拍下了夜君辞在自己脸上作怪的手。

        夜君辞毫不在意的笑了笑,然后他松开了沈鸢。

        “你就暂且在这里住下,本座就当是捡到了一只流浪猫。”

        沈鸢疑惑的转过头看着眼前高大的男人。

        “可是,你刚刚不是说……?”

        夜君辞挑了挑眉。

        “哦?怎么?你就这样想嫁给本座?”

        沈鸢听到后赶紧摇了摇头。

        “不不不,那,那就多谢了。”

        沈鸢说完就想要从夜君辞的面前跑开,可是夜君辞竟然伸出手十分轻松的揪住了沈鸢的衣领。

        “你去哪?”

        沈鸢的眼珠子转了转,试探的说道。

        “我去……客房?”

        沈鸢看着夜君辞的动作,怀疑这样大的冥王殿,不会连一间客房都没有吧?

        “不,你就在这里睡。”

        夜君辞拎着沈鸢的衣服领子就把人再一次的扔到了那张万恶的床上。

        “殿下您不必这样客气……”

        沈鸢摆手想要拒绝,夜君辞抱着胳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不可不可,上神大人身份尊贵,本座自然是要好好招待的。”

        “再说了。”

        夜君辞说到这里,嘴角突然勾起了一抹坏笑。

        “本座的冥府可不比九重天上的仙宫,无论何时何地,都有一些邪祟出来恶作剧一番,本座怕扰了上神的清净,所以上神歇在本座的寝宫,才是最合适的。”

        真的是……

        沈鸢在听到“邪祟”这两个字的时候,就已经妥协了。

        “那,那你呢?”

        沈鸢环顾四周,发现夜君辞的寝宫虽然很大,可是这床却只有一个。

        “本座吗?”

        夜君辞对着沈鸢眨了眨眼。

        “本座自然是留在这里陪着上神,以免上神寂寞。”

        沈鸢欲哭无泪。

        “上神放心,本座虽然十分凶残且杀人不眨眼,可是本座在面对漂亮的东西时,向来是珍惜的。”

        夜君辞对着沈鸢笑了笑,然后召唤出了一名侍女。

        “想必上神已经累了,那今日就早些休息吧,明日本座亲自带着上神四处转转解解闷儿,毕竟以后上神还有那么多的时日要留在这里。”

        夜君辞说完就化作一团黑雾,转眼就消失在了房间中。

        真的是够了,世人皆知在这地下十八层冥王殿的冥王夜君辞,是一个罪大恶极之人,他心狠手辣,暴戾恣睢,曾被诅咒永生永世在这无尽黑暗的地府中孤独终身。

        可是……

        沈鸢看着男人消失的方向,发现他除了喜欢往别人的伤口上撒盐之外,其他的倒还好。

        “上神大人。”

        就在沈鸢发呆的时候,一旁的侍女轻声的开口唤了一声沈鸢。

        “啊,抱歉。”

        沈鸢看着眼前的侍女,只见她头上挽着一个漂亮的发髻,身着一件鹅黄色的纱裙。

        面容平静,目光垂落在地面上,镇定异常。

        沈鸢总觉得这个侍女,和这里有些格格不入。

        “请让奴婢带着上神大人去沐浴更衣。”

        沈鸢听到后点了点头,然后起身,跟着侍女绕过了层层回廊,来到了一个黑色的池水前。

        “上神放心,这里是冥王殿下平时沐浴的地方,这些黑水是地下的灵气汇聚而成,因地府常年黑暗,这才显现出了黑色。”

        沈鸢听到后点了点头,然后她让侍女在外面等候,她褪去了衣服,走进了水池中。

        她感受到了温暖的水包裹住了自己的身体,她劳累的身躯一下子得到了放松。

        “这水……”

        沈鸢轻轻的搅动着水池中的黑水,然后突然想起来了刚才侍女对她说的那句话。

        冥王殿下平时沐浴的地方……

        沈鸢的脸再一次的红了起来。

        “那个……你还在吗?”

        沈鸢在这池水中面对着昏黄的灯光,抬头看着天空,也皆是一片黑暗,突然间觉得十分的无聊,想要和那位侍女聊一聊天。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