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府有仙妻世无双-> 第三章 十恶不赦
第三章 十恶不赦 作者:栗栗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沈鸢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但好在栾寻听到后还算是淡定。

        “冥王殿下这是何意?”

        “字面上的意思,回去跟你们家帝君说,想要本座放人,只能他亲自过来。”

        夜君辞说完,就悠哉悠哉的摇着银扇离开了这里,只留下了栾寻一人在阵阵的阴风中凌乱。

        沈鸢看到夜君辞已经走远了,她这才赶紧出来敛着气息跑到了栾寻的面前。

        然而栾寻见到沈鸢,竟然一下子愣住了。

        “你,你是从哪跑出来的?”

        沈鸢看着栾寻头上翘起来的呆毛,仿佛见到了亲人。

        “快快快,什么都别说了,快带我走!”

        栾寻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然后一把扯起沈鸢的衣服就拉着人闪身进了一个十分隐蔽的角落。

        “到底怎么回事啊?我怎么会突然法力尽失的被扔在这里?”

        沈鸢焦急的揪着栾寻的袖口,询问着事情的始末缘由。

        栾寻抿了抿唇,似乎并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那个,你,你难道忘了吗?你是被帝君贬下来的。”

        “嗯?你什么意思?”

        沈鸢一下子听到了帝君这两个字,她条件反射的向着栾寻走了一步。

        “帝君他……为什么把我贬了下来?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栾寻看着沈鸢一脸疑惑的表情,他十分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你确定你要听?”

        沈鸢赶紧用力的点了点头。

        栾寻目光闪躲,然后他支支吾吾的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其实沈鸢,确确实实是被帝君给亲自贬下来的,可是帝君是想着把沈鸢送到凡间让她替自己做过的错事赎罪,可是他没想到沈鸢竟然不小心掉入了十八层的冥府,还被那个十分麻烦的男人夜君辞给捡到了。

        沈鸢听到后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这是什么意思?帝君他老人家年纪大了头晕眼花?”

        “你可别这么说,帝君是被你气的……”

        栾寻现在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来帝君暴怒的样子,他在帝君身边服侍已经几千年了,他还从来没有见到过帝君生那么大的气。

        而这一次惹怒帝君的,正是沈鸢。

        栾寻曾经无数次的想要弄明白一个问题,那就是沈鸢好好一个快活的小神仙,为什么非要喜欢那个任谁都无法接近,整个天界最神秘最伟大的神?

        沈鸢真的是爱惨了帝君,她喜欢了帝君整整三百年,而这一次她不知道从哪个糊涂的小仙官口中听到了帝君喜欢无尽严寒的冬日这一不明真假的八卦,她竟然……

        动用了法术,把人间的四季轮回硬生生的给换成了整年冬日。

        帝君从那时起就接收到了从人间传来的各种各样的祈愿或谩骂。

        而沈鸢非但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她竟然还傻傻的去帝君面前邀功。

        帝君十分愤怒,他用自己的部分修为,拯救了人间遭受的苦难,弥补了损失。

        可是帝君看着沈鸢一副我错了下次还敢的样子,他这一次真的是没有对沈鸢手下留情。

        他亲手把沈鸢扔进了阵法之中,用轮回晷把沈鸢贬去了人间,让她好好的经历一番凡人们因为她的任性而不得不遭受的磨难。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沈鸢竟然掉进了地下十八层的冥王府。

        帝君气结,他挥了挥衣袖,命令他的亲侍之一栾寻亲自去冥府走一遭,把沈鸢给揪回来。

        “我,我真的做了这样的事?”

        沈鸢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好丢人,她怕不是要成了三界的笑柄?

        栾寻面容平静的点了点头。

        “说实话吧沈鸢,你这次,真的是玩儿大了,你知道帝君最在意的就是他在凡间的形象,你这次一搞,凡间信奉帝君的信徒,整整减少了一半。”

        “这个错误,你能弥补吗?”

        沈鸢听着栾寻口中说的这些话,她彻底的陷入了绝望。

        是啊,按照帝君的那个脾气,他把自己贬下凡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

        “算了,我还是先带你走吧,也许帝君已经消气了,毕竟你从小就在他身边……”

        栾寻说完,就要抓着沈鸢离开这里,可是他刚要驾云离去,就突然感觉一阵极其凛冽的风从自己的脸颊擦过。

        栾寻灵巧的躲了过去,但还是被削落了一缕墨发。

        “栾寻!”

        沈鸢还以为栾寻受了伤,结果她还没有跑到栾寻的身边,就感觉自己突然被人揪住了后颈。

        “你想去哪?本座的王后?”

        这个声音……

        沈鸢欲哭无泪,她这一次还是没有逃出这个男人的手掌心。

        栾寻看了一眼夜君辞手中那差一点要了自己命的银扇,他也召唤出了自己的云从剑。

        只见周围的黑暗中,突然有一道金光闪过,一把通体金黄的宝剑被栾寻握在了手中。

        “哦?栾寻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夜君辞镇定自若的站在原地,只是手里面一直没有松开沈鸢。

        “在下还想问问冥王殿下是何意?这是不打算放人了吗?”

        “呵,本座说过,本座的冥府中只有一位王后,至于什么神不神仙不仙的,本座见也没见过。”

        沈鸢还没见过这样不讲道理的人。

        “夜君辞,你怎么敢扯这样的谎?”

        然而夜君辞并没有理会正在苦苦挣扎的沈鸢,他只是捏了一个指诀,就把沈鸢的嘴给封上了。

        这个男人真的是……

        沈鸢没有办法,她只能用眼神疯狂的暗示栾寻。

        栾寻看着夜君辞那决绝的样子,他已经决定今天跟这个男人死磕到底了。

        夜君辞不屑的冷哼一声,然后他突然灵巧的旋转着手中的银扇,直直的向着栾寻的身上刺去。

        栾寻也提起手中的云从剑,一下子就把银扇给弹开了。

        夜君辞挑了挑眉,把沈鸢扔给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的白无常,然后他就手执银扇再一次迎了上去。

        “都说了让你老实一点。”

        白无常耸拉着舌头,一本正经的教育着沈鸢,沈鸢听到后给他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就着急的看着两个人的战斗。

        沈鸢逐渐的睁大了眼睛满眼的不可置信。

        因为她没想到夜君辞竟然在栾寻的面前占了上风?

        栾寻可是九重天上众所周知武功非常好的人,可是……

        沈鸢看着夜君辞在黑暗中不停翻飞的黑袍,手中的银扇灵巧的在他的手中旋转,飞出,然后再盘旋回来。

        如果对面的人不是栾寻的话,沈鸢敢保证那把银扇一定会每个来回都能沾染上对面人的鲜血。

        夜君辞的墨发在风中飞舞,沈鸢突然觉得地狱修罗的这个称号,属实是配得上他。

        然而就在两个人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一条凌厉的鞭子竟向着两个人袭来。

        栾寻见状愣了一下,但好在他手疾眼快的躲开了,而夜君辞则是十分不悦的皱了皱眉也轻松的侧身躲过。

        “都给我住手!”

        就在两个人躲开了那个鞭子之后,一个女人的声音也随即而来。

        沈鸢一下子就听出来了她的声音,真的是巧,竟然是自己的死对头……

        “你是从那里冒出来的?冥王府也是你能闯的?”

        夜君辞被打断了战斗,他十分的气愤,沈鸢只感觉他眉宇间的煞气变得更重了。

        然而那个阻止了他的女人,竟然还不怕死的回答道。

        “我是帝君身边的人,你有意见?”

        夜君辞上下打量了一眼她,只见这个女人身着一身红衣,头戴流苏,掌中执鞭,一脸的高傲。

        “本座管你是谁?从哪来给本座滚哪去!”

        沈鸢虽然很讨厌夜君辞,可是她看到夜君辞也十分厌恶这个女人的之后,她竟觉得夜君辞也是个有眼有珠的人。

        “你!”

        那个女人似乎是被别人尊敬惯了,如今她却在自己最瞧不起的地下十八层冥府中碰了壁。

        “你少说两句。”

        栾寻看着气氛不对,于是他赶紧握着云从剑走到了女人的身边。

        “萧瑶,你怎么来了?”

        “呵,我怎么来了?还不是帝君信任我,这才派我亲自过来,解决这里的事情。”

        只见那个叫萧瑶的女人,对谁的态度都是一样的,即使是和她一同在帝君身边侍奉了好久的栾寻,她也没给过好脸色。

        夜君辞的嘴角突然勾起了一抹笑容,然后他收起了手中的银扇。

        “哦?那你来说说,你到这里解决什么事情?”

        萧瑶不屑的看了夜君辞一眼,然后她把目光转移到了正被白无常用铁链绑住的沈鸢身上。

        “哼,还不是为了这个废物的事。”

        “你说话注意点。”

        栾寻强忍着自己上去给她一剑的冲动。

        但是那个女人依旧是满脸不在乎的样子继续说道。

        “帝君说了,沈鸢犯了九重天上的大忌,所以被他亲手贬到了这永不见天日的冥府之中,从今以后沈鸢再也没有了回到九重天的资格,所以让我追回栾寻,叫他不要再寻找沈鸢了。”

        这,这是什么意思?

        沈鸢听着女人用十分不屑的语气,说出这些让人感觉十分冰冷的话。

        帝君,帝君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自己?她虽然知道自己做错了,可是,她也只是太爱他了,爱他,难道就是十恶不赦了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