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126:容卿,我杀人了
126:容卿,我杀人了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7
  •     这也是替沈月宁问的,若这沈长岭当真是个伪君子,她便出手替沈月宁杀了他,也算是还了这份情。

        沈长岭一怔,半晌才神色悲恸的开口:“我当初不该带她来西郎。”

        沈长岭缓缓道出当年之事,原来辛兰奇是当初西北方向极远处一个名为罗刹国的公主,那年沈长岭奉西郎国君之命,前往罗刹国求药遇见了辛兰奇,两人一见钟情。

        罗刹国存世比越国陈国这些大国还要更早,但整个罗刹国加起来人数也不足千人,且历来有祖训不得与外邦通婚,罗刹国的女子也不能替外邦男子繁育后代,否则将受到上天的惩罚。

        辛兰奇当年与沈长岭私奔至西郎,她本以为祖训只是一个传说,便与沈长岭结为夫妇,更养育了沈月宁。可就在沈月宁出生后的第二年,辛兰奇便自觉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变化。

        原本光洁的背上忽然生出鳞片,且身体一日更比一日虚弱。沈长岭万般无奈之际便带着辛兰奇回到罗刹国,岂料罗刹国主丝毫不念父女之情将二人赶了出来。

        辛兰奇在一年之后浑身长满了鳞片,不足几日便亡故了。沈长岭悲痛欲绝,便将所有的错都归到了自己头上,辛兰奇会有这样的结局都是他一手造成的。若他没有偷偷将她带来西郎,若没有让她怀孕,她是不是就可以安然无恙的陪他终老?

        沈长岭每每看见沈月宁便痛恨自己,也痛恨沈月宁,天长日久便不再见她了。

        “你既如此爱她,又为何要娶那么多小妾?”昭离坐在屋中的圆桌旁,手里捏着一杯茶,听完后又问道。

        “兰儿初来时,我母亲并不同意她入府,只因我未敢向旁人言明她的身份,我母亲便说她来历不明,不可入府。”沈长岭抬起衣袖拂去眼角的泪,顿了顿又道:“我母亲着人寻了好几个女子,未经我同意便纳进府中。我本不愿,可兰儿劝说我,说只要我心中有她,她便不介意这些。”

        昭离听着这话却觉得有些好笑,一个男子若当真是爱一个女子,定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接受旁的女子的,就如容卿。

        “如此说来,倒也不是你的错,那你为何要放任你的那几房妾室这般欺辱沈月宁呢?”

        “我...”

        “倘若真如你所说,你对辛兰奇一往情深,又如何能放任她的亲生女儿被旁人糟践。你分明就是个负心薄情之人,还要故作深情装给旁人看!”

        昭离眼中迸发出一阵怒意,盯着眼前这人模狗样的伪君子,恨不得立即将他挫骨扬灰。

        “你,你胡说!我是真的爱她!”

        “是吗?”昭离嘴角泛起一丝嘲笑,抬手一挥,屋中立即出现一幅画面。

        画面中乃是辛兰奇重病之时,他却与小妾日夜缠绵。是他看见辛兰奇背上生出鳞片时,吓得屁滚尿流的逃出房门。是他亲眼看着那几个小妾所生的孩子将沈月宁推入水中,眼见着她幼小的身躯在水中扑腾,却又拦住管家不让人施救。

        沈长岭惊得跌坐在地上,盯着画面久久不能回神,半晌后像是疯了一般,露出凶狠的眼神:“她是妖怪,她生的女儿也是妖怪!她们都该死!”

        昭离满脸痛惜,痛惜辛兰奇错付一生,赔上性命只为了眼前这个猪狗不如的男人,也痛惜沈月宁小小年纪便被这样一个父亲害死。

        双眼泛起泪光,抬起在手掌之中结成一团小小的火球:“最该死的不是她们,是你!”

        说罢,将手中的火球砸向沈长岭,火球触及到他后,他还未来得及叫出声便瞬间被化成一堆焦灰。

        暮雪站在旁边,看见昭离眼角划过一滴泪,却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只好静静的陪着。

        “阿离。”

        是容卿的声音!

        她站起身来,模样很是可怜的低声说到:“容卿,我杀人了。”

        容卿走上前将她拥进怀中,看了一眼地上的焦灰,面色丝毫没有动容道:“这样的人,也不算是人,你杀的没有错。”

        容卿四人早就在屋外了,更是将房中这番对话听的一清二楚。阿七泪流满面的看着地上那堆焦灰,恨不能再将沈长岭杀上千百遍。

        “我家小姐和夫人,好命苦!”她多年前跟着父亲逃荒到西郎国,二人又冷又饿的缩在街边,她父亲更因重病一夜之间便去世了。是辛兰奇命人买了一副棺材将她父亲下葬,又把她带进了丞相府。

        她答应过辛兰奇要照看好沈月宁,不想却让她被那几个姨娘生的孩子推进了水里,原本大夫都说没救了,沈月宁却又突然醒了,只是变得呆呆傻傻的。为了不落口实,沈长岭更对外宣称是染病所至。

        “暮雪,你随阿七去,将那几个姨娘和她们的孩子都统统带来。”昭离倚在容卿怀中,反正今日已经杀了人,那索性就把祸害都杀了吧!

        “好!”

        暮雪本就是天地正气所生,对此惩恶之事自然很有兴趣,说着便拉起阿七朝屋外走去。

        “容卿,我想将那副画带走。”昭离看着墙壁上辛兰奇的画像,她究竟为何会长出鳞片,罗刹国又为何会有这样的规矩,若有机会她定要去查清楚。

        容卿回头看了一眼暮风,他立即会意的去把画取下来卷好。

        此时,后院中一阵鸡飞狗跳,阿七如今也是有六阶修为之人了,收拾起几个姨娘来还是绰绰有余的。她和暮雪二人,两手各拽一个,用脚踹着前面一群坏心眼的小崽子朝昭离处走。

        “啊...杀人啦!快来人,有刺客!”

        几个姨娘扯着嗓子一顿鬼吼,声音真是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吵得暮雪甩腿就是一脚。

        “都给姑奶奶闭嘴!再吵,姑奶奶现在就把你们的脑袋拧下来扔到池塘里去喂鱼!”

        几个姨娘吓得立即闭了嘴,小鸡崽子似的被暮雪和阿七拖着往前。

        “阿离!人带来了!”

        走到房门口,二人不由分说的将那四个姨娘扔进门中,四仰八叉的摔了一地。

        “你们,你们是谁?竟敢私闯相府,我定要让我家老爷将你们碎尸万段!”

        阿七听完上前就是一耳光,扯着那姨娘的头发:“春姨娘真是贵人多忘事,连阿七也不认得了吗?”

        “是你!你这个小贱人,竟敢打我!我要让老爷....哎哟!”

        “还你家老爷呢?你家老爷已经没了!”话还没说完,阿七又给了她一巴掌。她拖着春姨娘,将她扔到屋中那堆焦灰前:“看看,这就是你家老爷!”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