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重返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昭离听到后,立即念出口诀,手指快速翻动,双手结出一个轮盘落在地上,二人牵着手纵身一跃。

        再睁开眼时,眼前是一条繁华热闹的街道,街道上来人来往,却总是有人看着她。

        昭离惊慌得踉跄退缩到街边一个小摊子边,眼神惊恐万分的看着那些路过的人群。

        “这姑娘,长得挺漂亮,怎么穿的这样古怪?”

        “瞧这身装扮,莫不是哪个深山里出来的野人!”

        几个妇人路过时指指点点的看着她,议论纷纷。

        “小姑娘!你要蹲上别的地儿蹲去,没看见我做生意呢嘛?客人都被你吓跑了!”

        摊贩走到旁边扯了她一下,还没来得及松开手,便被昭离一记背摔,摔到了大街中间。

        “哎哟...哎哟喂!打人了!快来人啊!”小贩一副痛苦的模样,躺在大街中间大呼大叫:“快来人呐!打人了啊!”

        小贩:我今儿不让你赔二两银子,我就不是我娘生的!

        四周的人都聚集过来,指指点点的将昭离围住,吓得她又往后缩了缩。

        “哎我说你这个小姑娘,怎么还打人啊?”

        “就是就是,长得挺好看的,怎么这样粗鲁啊?”

        “你看给这小哥摔的...哎哟,赶紧报官!”

        “报什么官啊?我看这小姑娘也不是故意的!”

        “什么不是故意的?你就是瞧着人家长得好看!”

        ……

        昭离自打失忆后,便再没见过这么多的“同类”,一上来就围着她叽叽喳喳一顿吵,比那密林里聒噪的鸟儿还吵!

        她忍无可忍,打算起来把他们全都揍一顿,刚要起身便听见有人在叫她。

        “阿离!”

        是容卿!

        他睁眼时也吓了一跳,原来只要他牵着她的手,便可通过她召唤出的法阵去到他想去的地方。

        可睁眼后却又不见她,在街上找了许久,看见此处围了一堆人,这才找来看看。

        “容卿!”

        昭离站起来飞奔着扑进他怀里,露出两只眼睛,惊恐的看着四周的人。

        “别怕,我带你回家。”

        容卿直接将她拦腰抱起,一路朝宸王府走去。

        宸王府就在容卿之前的院子不远处,陈思远因感念其弟,如今好不容易把容卿找回来了,自然是百般的对他好。单是宸王府的前院就比容卿之前那个院子大了十倍不止,府中一切程设也是极尽奢华。

        王府的大门是开着的,门口站了两个小厮,容卿进门时被小厮拦了下来。

        “你好大的胆子,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竟敢乱闯!”

        容卿皱了皱眉,直径往门内走去。

        两个小厮立即大喊大叫的喊人来,来的几个侍卫是见过容卿的,立即跪了一地。

        “王爷!”

        “王爷您回来了?”

        ......

        两个小厮面面相窥,愣了半晌才纷纷跪地,心中更是七上八下打鼓似的忙告饶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还请王爷恕罪!”

        容卿没有理他们,抱着昭离往后院走去。

        后院中有一片荷塘,荷塘中设了一个亭子,如今正是开春的季节,荷塘里一片枯萎的荷叶,只水面上冒出几个嫩绿的新芽来。

        小蝶正坐在亭中的桌子边,旁边还坐了一个约莫有两岁多的孩子,身后站着两个小丫鬟。她刚从碟子中拈起一块糕点递给那孩子,一抬头便看见容卿从荷塘边的走廊里经过,手中还抱着个人,顿时心中一惊,连忙起身小跑着追了上去。

        身后两个小丫鬟大惊,“夫人!夫人不能跑!当心肚子!”

        小蝶又怀了商扬的孩子,肚子微微隆起,看着不过三四个月。她一边跑一边吩咐身后的两个小丫鬟道:“看好义儿!”

        跑了几步,她又停下,转身对身后那个小丫鬟道:“你去,去告知相爷,就说小...就说小姐回来了!另外派人去一趟玉宿斋,让商扬立刻给我回来!”

        她虽然没有看清容卿抱着那个人的脸,可转念一想,容卿不会碰别人的,若是他肯抱着,那人必定就是她家小姐。

        昭离失踪一年之后,越国太皇太后薨逝,长信侯也在第二年春天病逝。凤年延感叹世事无常,往日见长信侯时,他还中气十足的跟自己吵架,谁曾想到会突染重病,不过短短几月便撒手而去了。

        小蝶得知后,派人去将凤年延接到了陈国,说若昭离知道他独自一人在越国,定然不会安心。凤年延眼见越国朝纲稳定,便向尧奕请辞告老,将丞相府交由俯上的老管家照看,随后便启程到了陈国,如今正住在宸王府中。

        小蝶小跑着到了容卿的房门外,心中忐忑不定。她有些害怕,害怕容卿带回来的不是她家小姐,可她又莫名的笃定那就是她家小姐。

        在门口磨蹭了好一会儿,终于抬脚踏进门槛。

        “姑...姑爷...”她从不曾称过容卿为王爷,在她眼中,她家小姐的夫婿,就是姑爷,容卿也向来都是默认了这个称呼的。

        容卿听到她的声音,回头看了一眼,身子微微侧开,床榻上坐着的人露出了一张脸来,那就是她家小姐。

        “小姐!”小蝶飞奔似的扑上前去,抓着昭离的手便开始哭起来:“小姐,你终于回来了!呜呜呜....定是老爷和夫人在天之灵,保佑小姐平安的回来了!”

        昭离吓得瞪着双眼盯着小蝶,神色惊恐。

        “别怕,她是同你一起长大的,叫小蝶。”容卿立即坐在她身边,轻轻抚着她的背安抚道。

        小蝶一听,连哭都忘记了,满脸焦急的看着昭离:“小姐...你不认得我了吗?我是小蝶啊!”

        “她受了些伤,以前的都不记得了。”容卿解释道。

        “怎么会...小姐你真的不认得我了吗?我是小蝶,是你的贴身丫鬟,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以前你每晚都要我陪你一起睡...小姐...”

        昭离呆呆的摇了摇头。

        小蝶也呆呆的愣了一会儿,随后又“呜呜”的哭了起来。

        凤年延正在他房中提着毛笔写字,丫鬟气喘吁吁的跑去跟他说昭离回来了,他扔了毛笔便朝外跑,险些被门槛绊一跤。

        “相爷你小心些...”丫鬟立即上前扶了一把,还没将他扶稳,他已经冲到门外去了。丫鬟站在门口怔了一下,心想这老相爷还真是,老当益壮哈?

        凤年延一路小跑到容卿房外,累得气喘如牛,小丫鬟跟在后面,一脸紧张的看着他,生怕他这一口气提不上来倒在地上了。

        “离儿!”

        人还没进屋,声音就先到了。

        昭离正坐在榻上,呆呆的看着眼前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小蝶,突然听见有人喊她,抬起头来朝门口看去。

        只见一个穿着藏红色长袍的老头,扶着门槛气喘吁吁的进来了,摇着脑袋迅速的往屋里找了一圈,眼光看向她时突然停了下来,随即又表情复杂的朝她走来。

        那表情中,掺杂了心疼、欣喜、悲痛。

        “离儿!”

        凤年延走到榻边,小蝶哭着站起来给他让了个位置,他一屁股坐到昭离身边拉起她的手,眼神始终没有离开过她。

        “你这个混账小兔崽子!”原本他还是一脸复杂的神情,忽然又变了个脸,凶巴巴的骂起来:“你死到哪里去鬼混了?难为你爷爷我日夜为你担心,头发都快白尽了!你这个不让人省心的死孩子...”

        在场三人均是一愣,连房门外站的小丫鬟也呆了。心想这老头也是绝了,刚才还哭唧唧的,说变脸就变脸!

        昭离傻了半晌,容卿回过神来,立即跟她讲说:“这是你祖父。”

        小蝶扯了扯凤年延道:“相爷...相爷你冷静些,小姐她...她失忆了!”

        凤年延不可思议的回头看了看小蝶,又转头看着昭离,硬生生的说了一句:“我是你爷爷。”

        小蝶听完,翻了个白眼。

        不久后,商扬和康志山等人也来了,屋里顿时站了一堆人,知道昭离失忆后都站在原地看着她,也不说话。

        “去请药老来。”容卿朝商扬吩咐了一句。

        商扬立即点头,看了小蝶一眼后冲冲的出了房门去吩咐人传信回忘川阁。

        渊墨和红袖自容卿去了北荒后便回了忘川阁,带了一队人去北荒边境处,准备入北荒去寻容卿和昭离。

        渡了夜阑河后才发现,那北荒边境处竟有一道看不见的屏障,任由他们用尽了各种方法也进不去,百般无奈后之好带着人在边境外有人的地方四处打探,均是一无所获,寻了整整一年,方才回了忘川阁中。

        之后的几年便也只是在忘川阁中坐等消息,顺道查阅了各类有关于北荒的典籍,皆是一些匪夷所思的传说而已。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