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074:三个昭离
074:三个昭离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唯一庆幸的,是妖兽的巨掌落下后,他可以死在她前面。

        几乎在同时,山猫被甩开撞到一棵树上,树干应声断裂。它流了太多血,趴在地上挣扎了好几次也没能再站起来。

        容卿费力的抬头朝昭离看去,他担心这是他活着时看她的最后一眼,眼中柔情和绝望交织在一起,若有来生,他还愿遇到她。

        昭离缓缓抬起头来,身上散发出一团妖异的红色气息,双眼血红的露出和上一次在石林里一样的笑,异常的诡异。

        妖兽的巨掌即将落到容卿身上时,一眨眼她便从那棵树下到了容卿面前,如一道红色的闪电。伸出一只手扼住妖兽的脖子,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的就将妖兽举了起来。

        容卿一惊,趴在地上抬起头看着她。眼前的她似乎不是她,她近在咫尺,他看到的比上一次在石林中还要更清晰。

        她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诡异的气息,这气息虽强大,但似乎又有一丝不稳。

        虎枭甩开山猫后本欲转身攻击昭离,可以转头见她已经不在原地了,它转身朝另一头妖兽的方向看来,几乎未作停留的瞬间扑了上来。

        锋利的爪子即将碰到昭离时,她头也没回的伸出另一只手将那只利爪擒住,诡异的笑着转头看向虎枭。

        两只妖兽被她抓住后便连一丝挣扎都没有,像是被定住了一般无法动弹。顷刻间她周身的红色气息大盛,两只妖兽的身体却迅速的干瘪,就如上一次在石林中的巨蜥。

        她在吸取这两只妖兽的精气!

        两只妖兽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干瘪,片刻后便只剩下一副皮包骨,被她随手扔到地上。

        她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容卿,转身又朝山猫走去。

        容卿一慌,她这是要去吸取山猫的精气!

        “凤昭离!”他拼尽力气的朝她大喊了一声。

        她停下了,转身看向容卿,还是那副诡异的笑脸。眼睛血红得如地狱里来的恶魔一般,比恶魔还要可怕。

        “阿离...不要。”

        她听到这一声“阿离”,浑身一震,两眼一闭便倒在了地上,周身的红色气息也随之散去。

        容卿费力的起身,踉跄着走到她身边坐下探了探她的神识,依旧和之前一样,没有任何异样。一团绯红的烟雾被包裹着,缓缓的流动。

        她伤得有些重,双眼紧闭,嘴角处还淌着血。容卿用袖子将她脸上的血污擦了擦,摸到她脸上热得有些烫手。

        “阿离...”

        他试图将她唤醒,喊了半天她却连一丝反应也没有。此处太过危险,若不立即离开,恐怕一会儿会再有妖兽来袭。

        他在她身边盘腿坐下,从元神处引了灵气缓缓流入四肢百骸,身上伤口处的疼痛逐渐减轻,片刻后连伤口都有开始愈合的迹象。容卿有些惊讶,不曾想灵气疗伤竟有这般效果。

        可这过程太缓慢,他来不及等伤口愈合。稍作调息后他将昭离从地上抱起,又转身走到山猫处将它提起来扛在肩上。

        山猫受伤昏死过去,已经恢复了原来的体型,倒也还不算重。若是还是刚才那副暴涨的身躯,他也只能将它暂时先扔在此处了。毕竟在他眼里,昭离最为重要。

        山猫:杀千刀的死男人!

        容卿抱着昭离扛着山猫,朝南走了许久,见周遭无异动,于是寻了棵大树将昭离放到横生的树枝上,又将山猫也挂了上去,自己则坐在昭离身边开始疗伤。

        昭离陷入昏睡,依旧是那片红色的迷雾。

        她在迷雾中走了许久,见前方很远处有一个黑点。她朝那黑点走去,又走了许久,靠近后看见那是块巨石,在雪白的地面上显得尤其突兀。

        巨石旁有一棵枝干虬曲的古树,树下有块如床榻般大小凸起的石台,石台上有个穿着红衣的人背对她躺在那里,是个女人。

        “你是谁?”昭离站在石头下问她。

        那女人缓缓转过头来,昭离看到她的脸后一怔。那张脸竟和她的脸一模一样,不同的是那个女人满脸妖邪之气,眉梢眼角都带着一股狷邪。

        她看着昭离邪魅的一笑,忽然从石台上瞬间闪现到昭离面前,身后的红色衣袍化作烟雾缭绕着跟着她飘来,转眼又成了衣袍的模样。

        “我?”

        她伸出手抚向昭离的脸,昭离往后缩了一下,躲开了她的指尖。

        她笑着将手收了回去,又将手朝空中一挥,袖摆又画作一道鲜红的烟雾随着她挥动的轨迹绕了一圈,待她停下后又变回了衣袖。

        一瞬间,周遭不再是一片雪白的地上飘着红色烟雾的空荡模样,四周幻化出许多昭离没有见过的景象,看着像在一个山洞中。

        洞中的景观极为奇特,地上和洞壁乃至洞顶都长了许多矮小如菌子的植物,昭离认得其中有几棵和她在之前的洞府中找到的灵草长得一样。只是这里的灵草似乎灵气更盛,那些溢出来的灵气缓缓流淌,莹光闪闪的纷纷流入山洞中央的一个池子里。,

        圣鸿老祖的那个灵气凝结出的池子很小,可也足以让山猫和那条小小的赤练蛇灵气暴增,这里的池子却要比圣鸿老祖的那个池子大上百倍不止。

        池子中央又有一块凸起的石台,台子上睡着个人,穿着白衣。

        因隔了太远,昭离看不清她的脸。她觉得有些奇怪,往日她看很远的东西都能看清,现在却看不清了。

        “你看她是谁?”

        红衣女人妖娆的转过头来看着她,昭离收回目光转头与她对视,只觉得她的脸虽然跟自己的脸一模一样,却比她更美,更妖。

        “不知道。”

        “你再仔细看看。”

        红衣女人又将手一挥,那石台上的人竟飘了起来,身体慢慢竖立,缓缓朝她们飘来。

        昭离看清她的时候又是一怔,这个白衣服的女人的脸也和她的脸长得一模一样,却又不似红衣女人那般妖娆狷邪。见她气质清冷,孤洁如冬日里的一片雪花,俨然又是一副正派模样。

        “看清了吗?”

        红衣女人盈盈一笑,缓缓的眨了一下眼。昭离不敢相信的后退了几步,一脸惊异之色,“你究竟是谁?你为什么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她又是谁?为什么你们都跟我长得一模一样?”

        红衣女人化作一道血红的烟,迅速的窜到昭离面前后又变回人形,将脸凑得极近的看着她,“你呢?你知道你是谁吗?”

        “我是阿离!”她是阿离,容卿说她叫阿离。

        “不,你不是。”

        “那我是谁?”

        她靠得越来越近,几乎就要和昭离的脸挨在一起了。

        “你,是我,也是她。”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