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娘子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他初入北荒时便发现,在北荒边境处似乎有一道屏障,看不见却摸得到。

        他回想着今日这巨蛇,当真凶猛异常,从前不曾见到过,也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不过这北荒密林如此大,他和昭离所处的只是在边境处,冰山一角而已,若是再往密林深处去,恐怕比巨蛇还厉害的凶兽多不胜数。

        据书中记载,穿过密林还有一片荒泽,穿过荒泽才能到荒神之境。若无些实力,怕是连密林都过不去,更别提荒神之境了。

        可惜他对什么荒神之境毫无兴趣,只想带着昭离早些回去成亲,若是可以,他倒想试着学一学这个法阵,到底能不能从北荒传送回陈国去。

        昭离睡了好几日才醒来,醒来便跟容卿说了见面以来的第一句话。

        “原来你不是哑巴啊?”

        容卿听得一愣。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知道我叫阿离?”

        “你知道自己叫阿离?”容卿有些惊讶,难不成她把什么都忘了,就唯独只记得自己的名字?

        “我在梦里听到有人喊我阿离,所以我就叫阿离了。”说起梦里的那个人,她倒是觉得跟容卿的身形有几分相似,都是一身白衣。

        叫她阿离的,除了他还能有谁呢?容卿低头窃喜,就算她把什么都忘了,依旧还是会梦到他。

        “你说话啊!你到底是谁?”

        “我是你夫君。”

        “夫君?”昭离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她什么都不记得了,自然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夫君,“那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为什么不说?”

        “你逃走了。”

        好像是这么回事。

        “那你后来怎么不说?”

        “你一看见我就逃。”

        似乎是这么回事。

        “......”

        昭离从床上爬起来,身上的伤还隐约有些作痛,却不像她想的那般严重。被巨蛇打中时,她疼得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死了。

        木桌上的石炉子里大约是煮着肉,飘出一阵肉香。昭离昏睡时不觉得,现在醒了立马就觉得自己快要饿死了。

        容卿拿了一个小木碗从石炉子上的凹槽里舀出一小碗肉汤放在桌上,她立刻便走到桌边坐下捧着碗喝。

        “小心烫。”

        容卿看着她,一脸温柔。

        “你既是我夫君,那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你知道吗?”

        昭离捧着木碗,抿了一口肉汤,觉得味道还不错。

        “我们在大漠遇到风沙,你掉到悬崖下了。”

        这么说她是掉下悬崖后落到河里被冲到北荒原的。

        “那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寻你。”

        她不再问,端着碗慢慢的喝着,不一会儿一碗肉汤就见了底,她把碗递给容卿道:“还要。”

        容卿笑了一下,从她手中接过碗又给她舀了一碗。

        “你叫什么名字啊?”

        “容卿。”

        他有些恍神,当初在竹院时她也是这样问的。她当初的模样,他还记得很清楚。

        昭离连着喝了三碗才觉得饱了,放下碗后,容卿询问她山猫变异之事。她便将那日在地洞中的事情给他讲了一遍。

        容卿听完后有了大概的了解,那条巨蛇应该就是钻进地洞把灵泉里的灵气吸尽了,这才体型暴涨的把洞给撑塌了,那日听见的巨响想必就是洞府坍塌的声音。

        昭离说完后从怀里摸出个红色的珠子递给他,“这是什么你知道吗?我看那地洞里也有许多这种珠子,不过那些珠子都不发光。”

        容卿接过去一看,觉得这珠子跟圣鸿老祖书中说到的妖兽内丹很相似,于是开了神识朝珠子中探去。果然,这是妖兽吸收天地灵气凝结出的内丹,只是灵气不纯,比昭离带回来的灵草要差许多。

        之后,容卿又问到上次她给他的那两颗朱红色的蛋。昭离说是在林子的地洞里找到的,有十四颗,山猫吃了七颗,她自己吃了五颗,给他的那两颗本是她留着当晚饭的。

        这就难怪了,山猫虽在生存在北荒原,却一直连密林都入不得,想来也是因为资质原因。如今吃了七颗异虺蛋,又喝了灵泉中的水,难怪会发生变异。

        变异是唯一可以提升资质的方法,但想要变异,却要比修行还要难上许多。

        听闻昭离也吃了异虺蛋,容卿便握着她的手开了神识去探她的神识。只见她的神识中一片绯红,除了那一层包裹神识的薄膜,别的什么都看不见。

        “你...你做什么?”

        他虽说自己是她的夫君,可这样冒冒然的抓她的手,她还是有些不习惯,心中更是狂跳不止。

        “你可有探过自己的神识?”

        “什么是神识?”她一脸茫然的问道。

        容卿见她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于是教她屏息静气收敛心神。昭离按照他说的方法,闭上眼后果然看见一团绯红的烟雾,只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穿过那层包裹住烟雾的薄膜。

        “我看不见里面。”

        她只是食用了异虺蛋,生出了神识而已,却未能打开。容卿去翻了圣鸿老祖的书,书中说神识需吸纳了足够的灵气才能突破。

        山猫喝了灵泉水,巨蛇吸取了灵泉中的灵气,这灵气又通过那把剑穿到了容卿体中,所以他的神识才打开生出了元神。

        容卿低头看了放在桌上的剑,觉得有些奇怪,剑是昭离刺进巨蛇头顶的。

        昭离见他看着自己的剑,便也低头看了一眼,随后又伸出手去想将剑拿过来。可无论她如何用力,那把剑就像长在木桌上了似的,根本拿不动。容卿一见,也伸手去拿了一下,却毫不费力的将剑拿起来握在手中了。

        昭离愣了,这剑怎么突然就开始认人了呢?关键是还不认她,认的是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夫君。

        “你...你喜欢啊,那送给你好了!”

        迫于无奈的慷慨,最为尴尬!

        昭离有些闷闷的,自己好不容易得了这么件趁手的武器,还没用多久就成了别人的。不过这样也好,他收了她的东西,往后便要负责她的吃喝。

        “我现在...没有武器去捕猎了...”她想得他一个承诺,承诺以后将她和山猫的吃食都包了。

        容卿听出她的意思了,看着她戏谑的一笑,“我的娘子,自然不必亲自去捕猎。”

        他岂止会为她捕猎,他为了她连北荒这等凶险之地都来了,莫说是为她捕猎,就是养着她一辈子,他也愿意。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