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067:爱她,爱她的猫
067:爱她,爱她的猫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就用它来试一试!

        容卿拿着书和灵草走到床边盘腿坐下,昭离好奇的啃着鸡腿看他。

        按照书上所写,若是有神识之人,便可找到法门吸取天地灵气。灵气吸收后会在神识中蕴养出自己的本命元神,本命元神若想变得更强,就需要源源不断的灵气滋养。

        容卿照着书上记录的口诀,屏息静气,收敛心神。脑海中出现一片浓厚的烟雾,白茫茫的一片。往那烟雾中看去,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游荡,像是一条蓝色的鱼,烟雾中偶尔会闪过一道浅蓝色的光。

        再往前,那片烟雾却被一道透明的屏障隔开了,他无法进入到烟雾中去。这应该就是书中说的,神识的隔膜。

        世上有一部分人,天生神识就是开启的,自出生起便已经在开始吸收灵气。

        而有一部分是通过后天打破神识的隔膜,从而得以吸收灵气。

        最后这一部分人,或许终其一生连神识隔膜都看不见,更不要说打开神识了。

        容卿之所以能看到神识的隔膜,自然是因为食用了异虺之卵。

        传言虺是上古时期的一种毒蛇,五百年化为蛟,蛟千年化为龙,龙五百年化为角龙,千年则为应龙。

        正常的虺确实是如此修炼的,但异虺与寻常的虺不同。虺大多呈墨色或墨蓝色,异虺却因先天变异,浑身为红色,所产之卵亦为朱红色。

        虺卵有毒,食之即刻毙命。异虺之卵,食之可开神识。

        要找到一条虺已是不易,毕竟虺这种生物如龙一般,并非常见之物。若还想寻到一条异虺,夺取其卵,更是比登天还难。

        若是寻常的修仙者得了一颗异虺蛋,恐怕早就兴高采烈的拜了祖宗,吃了去寻个隐蔽地方闭关了。

        山猫也是因吃了异虺蛋,又饮了灵泉里的水,神识隔膜被强行打开,这才体型暴涨的化成了异兽。

        容卿试着引灵草中的灵气入神识,只见一缕青烟游进神识,穿过那层隔膜进入神识里面。

        青烟融入神识,那片烟雾变得稀薄了些。隐约可见烟雾中游荡的并非是鱼,似乎是一条蓝色的小龙。

        龙身的鳞片绚丽如烈日下的冰川,透出许多奇异的色彩。只是烟雾还未完全散去,小龙游的远些了便也就看不见了。

        灵气吸收起来颇为费力,不到一会儿工夫,容卿额头上便渗出密密的汗珠来。

        昭离见他神色不对,走到他跟前弯着腰朝他脸上凑去,看了半晌也没见他睁眼。

        直至那棵灵草中的灵气被吸收殆尽,神识中的烟雾散去一大半时,容卿方才睁开眼睛。一睁眼便看见她一张小脸凑在他跟前,他愣了一下。

        昭离见他满头汗,伸出沾满了油渍的手朝他额头上摸了摸,似乎也不是很热。她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似乎差不多。

        她转身又蹲回木桌边扯了个鸡翅膀啃起来,容卿温柔的看着她,满心欢喜。

        按照圣鸿老祖书上所说,他的灵草至少也培育了两三百年,灵气绝不会这样少。

        唯一说得通的,便是因为灵草被昭离拔了的缘故。

        就在昭离啃一只鸡的工夫,容卿把桌上的十几棵灵草全都拿来炼化了。

        被吸取了灵气的灵草,如腐朽的枯枝烂叶一般,一捏就碎了。

        而容卿神识中变得一片清明,只是那层薄膜还未破开。

        他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筋骨,只觉身子轻盈了不少,且听觉嗅觉视觉都更为清晰灵敏了。

        站在屋中屏神看去,便可看到密林中千米开外的细微之处,例如树叶上的积雪,密林里流淌的小溪,枯枝腐叶中觅食的小兽。

        他有些惊讶,原来世间竟真的有修仙一说。倘若他不曾来过北荒,怕是这一生都不会相信这些荒谬无稽的修仙之说。

        昭离把石炉里的鸡啃了个干净,满脸油污的趴在木桌上睡着了。容卿走到桌边坐下,仔细的看着她的脸。

        他已经许久没有这样近距离的看过她了,她还是如从前那般娇俏可爱,长长的睫毛覆在脸上,额角处有一道浅浅的伤痕,看样子是许久以前伤的,如今不仔细看倒是也看不出来。

        他不知道她这些年在北荒中是如何生存的,庆幸自己以前逼迫她背书习武,若她真的半点武功都不会,怕是早就葬身在凶兽腹中了。

        容卿轻抚过她的额角,用手背摩挲着她的脸颊,嘴角一抹温柔的低声呢喃。

        “阿离,我好想你。”

        山猫在塌了的棚子里睡了一下午,醒来时又变回了原来的大小,它有些无法接受,自己从一头威猛的凶兽又变回了原来的小猫咪。

        虽然原本它也不算小只,可跟变身后比起来,确实就是小猫咪。

        它在废墟中趴了许久才起来,寻着昭离的气息找到了木屋中,见容卿的手正摸在昭离脸上,立即呲着牙吼了一声。

        山猫:大胆!你竟敢摸我铲屎的!

        昭离被惊醒,睁开眼便看见容卿凑得极近的脸,吓得往后缩了一下,从木凳上跌坐到了地板上。

        容卿的耳尖绯红,他假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起身走出屋门,在木台边的树上取了一只倒挂着已经死了的角鸡扔给山猫,然后自己跳下台子去了。

        山猫见有吃的,瞬间忘了刚才还对人家龇牙咧嘴的,趴在木台上就开始啃。

        昭离坐在地上看了一会儿,突然觉得很愁人,心想山猫下次再变得那么大,吃得肯定也更多了,若是不给它东西吃,它会不会把她给吃了呢?

        容卿出去后见到温泉边的棚子塌了,愣了一下后他原本想去把棚子修理好,可转念一想,他觉得昭离在这棚子里住了太久了,还是不修了。

        因为棚子塌了,她找不到地方睡觉,只好在容卿房中的榻上睡一会儿。可躺下之后,她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往日她在野外,没有遮风避雨的地方可以休息,她最多也就是找棵树或是找个山洞躲一躲,可近来她好像被他养得刁了些。

        不肯再吃生的东西,也不愿意睡在不暖和的地方,吃起东西来竟还有些挑嘴。就如现在,她就觉得他房里的榻睡着就要比棚子里舒服。

        此时,圣鸿老祖的洞府,那块破开的大洞处,一条长着红黑花纹的赤练蛇穿过掩盖着洞口的树枝,进到洞里去了。

        洞府中即将枯竭的灵泉,灵气飘散,那味道对于修行的妖兽来说,好闻极了!

        山猫吃完后趴在榻边打盹,鼻子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容卿走进屋中,看见昭离躺在榻上睡的正香,又勾起嘴角似乎很满意她毫无防备在他屋中睡觉的模样。

        他又看了一眼趴在旁边的山猫,山猫听见响动便抬起头和他对视了一眼,随后又懒洋洋的趴着继续打盹了。

        果然是个吃货,给点吃的就行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