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065:这是奇遇了吗?
065:这是奇遇了吗?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宸王府空了好久,宸王妃的位置也为她空了好久!

        那一晚后接连下了好几日大雪,她除了去木屋的台子上取食物,其他时间大多都躲在温泉边的棚子里,和山猫挤在一起睡大觉。

        大雪过后,又出了好几日的太阳,有些地方的积雪已经开始在融化了。密林里时常能听见树上的积雪落地的声音,想来是快要到春天了。

        早起时她见今日天气好,便打算带着山猫出去捕猎。

        在温泉边洗了把脸,又到容卿的木屋去把容卿放在木桌上的食物拿兽皮包好带着。

        容卿一早就不在屋里,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她站在木台上朝四周看了看,也没看见他的影子。

        木屋往北的密林她还没有去过,今日她打算就去北面碰碰运气。

        由于天气好,一路上倒是看见不少的地鼠,还没等她出手就已经被山猫捉了连皮带毛的吞了。

        密林中四处可见融化后汇成小溪的雪水,穿过枯枝腐叶汇聚到林中一条小溪里,溪水被阳光一照,闪着点点亮光。

        往北面又走了一段,她停下站在原地歇了歇,抬头时瞧见树梢有两三只长得很好看的小鸟,叽叽喳喳的在树梢上窜来窜去。

        山猫似乎对那几只小鸟很感兴趣,但肯定不是因为小鸟好看,应该只是觉得好吃。

        歇了一会儿又再继续往前走了一段。

        北面有一处稍稍凸起的小山丘,高倒是不高,只是雪融了滑得很。

        昭离把剑拿在手里当拐杖用,一路戳着地面向上爬去。山猫倒是行动自如的爬得很快,一直走在前面。

        “嘎吱!”

        一阵树枝断裂的声音,昭离一抬头,山猫消失了。刚才还在眼前呢,突然一下就没了!

        她一脸茫然的呆了一下,随后立即上前走了几步,山坡上有个黑漆漆的大洞。

        这傻猫,走路都不看的吗?

        “嗷...”

        山猫在洞里叫。

        昭离朝着洞里看去,漆黑一片。若是以前,那定是看不清的,可自从上次她吃了那个奇怪的蛋过后,在黑夜中也能看得清了。山猫自是不必说,本来就在夜间活动自如。

        她用剑在旁边砍了棵小树,将树干伸入洞中想让山猫拽着树干爬上来。山猫看见树干,猛得往上一跳抱着。

        “哎哟!”

        “嗷...”

        一人一猫全都掉下去了,昭离趴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她爬起来坐在地上,甩了甩脑袋,用力的眨了一下眼睛。这傻猫,吃那么多干什么!重死了!

        收敛心神,仔细的朝四周看去。此处似乎不是一个自然形成的洞,她和山猫掉进来的那个洞好像也不是入口,应该是被地鼠一类的小兽刨开的。洞壁上都是用石头堆砌过的,且地很平。若是自然形成的,必定不会这么平整。

        洞的深处传来“滴答滴答”的滴水声,声音在空旷的通道里回荡,一声接一声,此起彼伏连绵不断。

        昭离爬起来小心翼翼的朝靠着洞壁朝前走去,拐过一个角,她看见前方似乎有些微弱的亮光,洞壁的石头摸起来也要比之前那地方干燥了些。

        滴水声似乎就在前面不远处了,她摸着洞壁上的石头继续朝前走了一会儿,山猫则一直跟在她身后。走进一段用石板铺地的隧道,隧道上面每隔一段就镶着一颗奇怪的石头,在黑暗中散发出幽幽蓝光。

        昭离攀着洞壁踩在洞壁的石头上,伸手去抠出一颗来看。那石头不大,大约也就只有她拳头一般的大小,形状不规则,凸起的地方还略微有些扎手。只是发出的幽幽蓝光却很是好看,能将近身五米内的范围都照得清清楚楚。

        她觉得这石头甚好,可以抠几颗回去镶在她的棚子顶上,夜里躺在兽皮上就如看星星一般。若是心情好些,还可以送他一颗。想着又攀着洞壁爬上去抠了好几颗塞进挂在腰后的兽皮袋子里,那袋子也是容卿给她做的。

        再往里走,那石头似乎更多了。在一个稍大一些的洞中,几乎洞顶都镶了这种石头,一抬头,就像见了星河一般,整个洞都被照的很亮堂。

        洞里有一个用石头围起来的小池子,她听到的滴水声便是从池子上面的岩石上滴下来落入池水中的。这池子也是小得可怜,怕是比容卿用来装肉的木盘子大不了多少池子周围长了一圈不知道是什么的植物,这些植物跟外面密林里的不一样,都是形状奇特,都如拇指一般极其小巧。

        她蹲在地上仔细看了看,再凑近些,隐约还能闻到一阵奇异的香味。在她看来,这密林中有奇异香味的大抵都是好东西,例如那些不知道是什么的蛋,味道极好。

        伸手将背后的兽皮袋子扯了下来,拔鸡毛似的将那小池子边的植物统统都拔了装进兽皮袋子里。拔完后却也没有多少,只装了小半袋。

        洞的左边空旷处放了一个蒲团,四周什么都没有,独那一个蒲团,显得很是突兀。她站起来朝蒲团走去,蹲在地上仔细瞧了瞧,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右边洞壁脚下倒是有个小巧的箱子,看样子放了有些年头了,箱子上落了一层灰。

        昭离走过去将上面的灰层吹了吹,捧起那只箱子打开来,箱子全都是一颗一颗的珠子,长得倒是有些像她上次从熊兽体内发现的珠子。只是熊兽体内的珠子散发着微微红光,而这箱子里的珠子却黯淡无光,都是土灰色的,珠子里也没有烟。

        右边靠水池那一面的墙上刻了些字,字迹模糊得有些看不清。

        今...什么...圣鸿...什么祖...什么...什么什么...什么东西!

        她只看清了开头几个字,后面的统统都似鬼画符般的又模糊不清,实在是看不懂。她暗暗的咒骂了一句,也不知这洞原先的主人究竟识不识字,能将字写成这般跟鸡爪似的也是厉害!

        山猫许是渴了,伸着脖子在那小池子里“啪嗒啪嗒”的舔着水喝,昭离没管它,转身走出隧道朝另一个洞里去,山猫喝完水后寻着她的气味跟上去了。

        这一个洞似乎就要比之前那个看着要丰富了些,洞中有一个书架,似乎是用一些树根雕刻组合而成的,看着很是怪异。书架上积了灰,有基本书被掩埋在灰尘中。昭离拿起一本使劲吹了吹,瞬间尘土飞扬。

        “咳咳...”她眯着眼使劲的扇了几下,待灰尘散去后仔细看了看手中的书。

        荒泽记......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