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064:白毛猫儿
064:白毛猫儿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养就养吧!谁叫他烤的肉那么好吃呢?

        容卿把皮子挂在树枝上,又拿了两块肉去烤。那皮子还需收拾一番,大约正好足够给她做一身衣服。

        午后,树林里飘出一股烤肉的香味。昭离在温泉边清洗了伤口,伤口倒是不深,只是流了许多血。她心中庆幸,幸好她闪得快,若是稍慢些怕是这条胳膊都要没了。

        把伤口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后,她闻到烤肉味,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起身走到木屋下,抱着树干爬了上去。

        容卿把烤好的肉装在木盘里,放在屋中的木桌上,他自己则坐在桌边,拿着一只用木头雕成的杯子正喝着水。听见外面的木台上发出一身闷响,他知道是她来了。

        昭离落在木台上,小心翼翼的蹲下朝门口挪了挪,看见桌上放的烤肉正冒着热气,散发出一股诱人的香味。她咽了咽口水,瞪着双眼直勾勾的看着那肉,可看见容卿坐在桌边,她还是不敢进屋去拿。

        容卿不动声色的坐在桌边,仿佛是没有看见她一般。他想让她靠近些,不要离他那么远。

        昭离却始终不进屋,在北荒生活这么久,若不警惕些她早就死了八百回了。如今眼前这个人,长得虽然很好看,但人不可貌相,万一他就喜欢吃同类呢?

        容卿:我不吃同类,我只吃你。

        屋外吹过一阵冷风,昭离被吹得哆嗦了一下。桌上的灯火闪了一下,眼看着快要熄灭了,容卿伸手挡了一下风,火苗又缓缓的燃起来。

        大白天的,点着灯做什么?昭离撇了撇嘴,觉得这人真是奇怪极了!

        他微微侧过脸看了看躲在门外露出半颗头的昭离,眼神戏谑,嘴角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

        昭离见他看过来了,立即将脑袋缩了回来。

        僵持了半天,容卿最终还是妥协了,端着木盘想走到门口去把肉给她。刚走出门,只见她迅速的窜到木台旁边,回头看了他一眼后跳下去了。

        树后的树上落下一块积雪,“噗”的一声打在雪地上。容卿端着木盘愣在原地,看她像只受到惊吓的小兽,迅速的钻进了树丛里没了动静。

        他有这么可怕吗?以前他将她扔出院子,她都会百折不挠的跑回来缠着他,如今见到他却跑得这样快,他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端着木盘又回到屋中坐着,看来还是不能太着急了。他低头看着桌上的灯火,思量着要如何才能让她放下戒备。

        昭离饿着肚子逃回温泉边,心中有些愤愤的。他居然朝她走过来了,肯定不安好心!亏她还想着打兽皮给他做衣服,看来同类也不一定靠得住。

        本想着幸好还留了一块肉给山猫,可以先烤了熬过这一夜,明日再去找吃的。回到温泉边才发现,哪里还有什么肉,已经被山猫吃得一点渣都不剩了。

        她又冷又饿的想回棚子里去避避寒,掀开帘子看到山猫四仰八叉的在兽皮上躺着睡的正香。没给她留吃的就算了,还要霸占她的窝,她气呼呼的朝山猫屁股上踹了一脚。

        山猫猛的抬起头看了一眼,看见是她后又把脑袋放下去继续睡了。她爬到它身边躺下,揉着肚子,摸到怀里的那颗珠子后拿出来看了看。

        先前她便觉得这珠子有些透着红光,如今在夜里看来却是红光更盛了,珠子里的那一缕烟似乎游得更快些了。她盯着那缕烟看了许久,半晌后,一人一猫都睡着了。

        容卿在树屋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旁生了一堆火,将那张白色的熊兽皮子铺在石头上,抓了一把雪将上面的血污仔细的擦干净,又用木棍搭了个架子把皮子挂在上面烤干。

        火堆里加了几根还带着绿叶的树枝,树枝被火一烧散发出一股清香,虽然很淡,却很是好闻。待皮毛被烤干时,上面本来有一股熊兽身上难闻的味道也消散了。

        这是他无意中发现的,这树枝焚烧后熏烤兽皮可以除味。

        他带着烤干的兽皮回到木屋,坐在桌边用匕首把兽皮边角处多余的割去,又拿出骨针将细碎的兽皮捡起制了一颗雪白的毛球,缝在被昭离刺破的那个破洞处。

        忙了整整一夜,他才疲惫的回到木床上躺着睡去了。

        桌上放了一件缝制好的兽皮衣,小巧可爱,肩膀处有一颗毛茸茸的小球,大约有鸡蛋那么大。衣服的领子缝制的很高,看着就极暖和。

        天亮后,昭离迷迷糊糊的醒来,醒来时山猫已经不在旁边。她撩开帘子一看,外面又下起雪了,天地都是白茫茫一片。

        她跳下棚子伸手接了一片雪花,看着那片雪花在掌心化开,又收回手摸了摸肚子。她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了,肚子饿得咕咕直叫。

        思考片刻后,她决定去他的木屋里去看看。

        容卿睡得极沉,连外面树枝断裂积雪落地的声音都没能把他惊醒。木桌上除了那件兽皮衣之外,还有一个用石头制成的小炉子,炉子下的木块燃着小火,上面是一个装满水的凹槽,凹槽上放着一个木盘,又用了另一个木盘盖上。

        那里面是他留给她的烤肉,他怕凉了,于是在炉子凹槽里装满了积雪,把木盘放在上面,下面的热气把雪化成了雪水,水热了过后便可让木盘里的食物不变冷。

        昭离惦着脚尖,偷偷的扶着门槛朝里看了一眼,见他睡着了后又轻轻的走进屋中。木盘处冒着一丝热气,不过她第一眼看见的还是桌上的那件兽皮衣服。

        心中不由纳闷,他怎么把衣服做的这样小,看着一点都不适合他,倒是很适合她穿。

        容卿醒来时已是下午,外面的雪已经停了,桌上的食物和衣服也都不见了。

        北荒的冬天很长,后来的大多数时候,昭离带着山猫去寻找猎物都是空手而归。可不知道为什么,不管她有没有带回猎物,去到木屋时,那屋外的木台上总有食物温在那个石头小炉子上。

        自上次投喂失败后,容卿打算换个循序善诱的方式,每一次只把食物放在木台上,待她放下戒心习以为常后再换个地方放,比如房中的木桌上。

        昭离:你这个家伙坏得很!木桌上放了是不是就要放床上了!

        昭离身上穿着容卿做的那间白色的兽皮衣服,原先她身上那些破碎的兽皮则被她扔进了密林里。容卿觉得她穿着那衣服很是可爱,白白嫩嫩毛绒绒的,更像只白毛的猫儿了。

        或者等到春天来时,她便会对他放下戒心了,到时候他便要把她带回去。

        宸王府空了好久,宸王妃的位置也为她空了好久!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