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062:那是他的阿离
062:那是他的阿离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昭离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逃,她明明很盼望能遇到一个自己的同类。

        山猫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逃,若是有必要,它定会跟她合力拿下猎物。

        在山猫眼中,除了昭离,别的活物都可以是食物。

        一人一猫隐在树丛里,昭离微微有些喘气,心还不安分的躁动着。

        天色已经暗透了,现在再回岩洞恐怕是不行了。可若在这冰天雪地里呆一晚,人都会冻没了。

        昭离想起那边树林里有一个温泉,正想带着山猫去温泉边蹲着,或许会暖和些,她正好还能洗个澡。

        转身时哪里还有山猫的影子,她朝四周看了一圈也没看到山猫的。

        一抬头,见它正趴在之前那棵树往上爬呢!

        她惊得眼睛瞪得老大,想着它难不成想上去把那个人当猎物咬死吃了!

        昭离连忙站起来跟上去,抱着树就往上爬。

        山猫爬到树腰从树上一跃,跳到木台上,木台被踩的发出一声闷响。

        容卿本还站在床边发呆,听到声响后转身从对面窗户的缝隙里看见,那只山猫又回来了。

        他不动声色的走到窗边从缝隙中看去,片刻后见到昭离也上来了。

        山猫俯着身子往木台那头爬去,原来是为了那几块落在木台上的肉。

        昭离翻了个白眼,心想这傻猫真是没骨气,不过闻着那肉确实很香。

        昭离猫着身子跟过去,山猫一口咬了三四块,然后从台子上跳下去了。昭离走近时看见木盘里还剩下一块肉,心想还算它有点良心。

        山猫从来都是吃啥啥不剩的,还能给她留一块,算是很有良心了。

        她抓起木盘里的肉正想往下跳,突然又觉得这样不太妥,于是伸手摸了摸怀里,把包着兽皮的那两颗蛋摸出来放到木盘里。

        随后往台子下纵身一跳,落地后迅速的钻到树丛里去了。

        容卿一动不动的从头看到尾,他不敢动,害怕又把她吓跑了。她显然是认不得他了,不知是什么原因。

        待她走了后,容卿走出屋门,把落在木台上的盘子捡了起来,看着房子下面那一片漆黑的树丛,笑了笑。

        深夜,又下起了雪。寒风从敞开的门灌进来,吹得桌上的灯火忽明忽暗。容卿坐在桌边发呆,嘴角不觉露出一丝笑容来。

        她还是那么贪吃,一点都没有变。既然她不认识他了,那往后便多烤些食物诱她来。

        他低头看了看木盘中那两颗朱红色的蛋,觉得有些像他看过的一本杂文异录上描述的一种异卵。

        书上说在上古时期有一种变异的虺,通体火红,产的卵呈朱红色,卵有异香,食之可开神识。

        不过他从没把那书上说的当真,看了只当是打发时日罢了。可在他印象中好像没有那种动物产的卵是这种朱红色,不知她是从哪里得来的。

        昭离和山猫蹲在树丛里吃完了肉,山猫满足得坐在地上舔着毛,昭离摸了摸肚子,觉得这肉烤的真是好吃,比她自己烤的好吃百倍不止,若是往后都能吃到就好了。

        吃饱后她起身用脚尖碰了碰正在舔毛的山猫,转身朝温泉那边走去,心想着终于可以好好洗个澡了。

        温泉四周都用石块围了一圈,石块都被积雪覆盖了,只有靠近池水的那一边,雪被热气融化了才能看见藏在里面的石块。池水有些泛黄,上面飘着几片枯了的树叶。

        昭离把剑取下来放在旁边,解开兽皮衣摸索着下了水。被滚热的泉水泡着,浑身上下的毛孔都舒展开了,她舒服得眯起眼睛。

        容卿坐在房子里,拿起一颗蛋剥开来,捏起来对着灯火看了看,剥开后的蛋依旧是朱红色的,似乎还泛着一丝金色,却并没有什么异香。

        不过这是她给他的。

        他掰了一小块放进嘴里,吃起来和鸡蛋似乎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是味道略奇怪些。嚼了几下,嘴里忽然生出一股异香。

        容卿一愣,难道这世间竟真的有异虺吗?

        书上说异虺生的卵,食之可开神识,可这神识又到底是指什么?

        此处也没有书籍可以查阅,不过他从来就认为那些书上写的都是些无稽之谈,或许书中写的东西确实存在,可却并没有那么神奇。

        他笑着摇了摇头,将剩下的那颗蛋也剥了。在这密林中生存不易,这两颗蛋或许是她仅存的食物,他又怎好辜负?

        其实昭离只是觉得,那蛋虽然很好吃,却吃不饱,不及肉来得实际罢了。

        把两颗蛋都吃掉后,容卿起身从榻后的柜子里取出一双用兽皮制成的靴子,尺寸正好是昭离脚的尺寸,只是靴筒比正常的靴筒要高些,大约能到膝盖。

        那是他做的,要送给她十八岁生辰的礼物。缝制的针也是用兽骨磨成的骨针,线则是用兽皮裁成细条代替的。针脚虽粗糙些,却还是毛绒绒的很可爱。

        靴子做好后他便用兽皮包好放在柜子里,他本以为不会再有机会给她的,好在上天待他不薄,他终于等到了。

        看样子,他还得再给她缝制一件衣服,她身上的衣服,说是衣服,其实就是几张兽皮打了结拼在一起裹在身上的,漏风处是拿撕碎的兽皮绑的。

        他拿着靴子走出屋门,站在木台上想找找她是否还在周围。看了一圈后,意外的发现原本漆黑的树丛竟然异常清晰。

        “难道是...”他有些不可置信,难道书上说的食用了异虺之卵可开神识,是指这个?

        他又特意往漆黑的树丛看了一眼,确实很清晰,就连树丛后温泉里泡着的人都看的很清晰。

        昭离拔掉头上绾着长发的树枝,将长发浸在水里正歪着脑袋在清洗。山猫坐在旁边“吧嗒吧嗒”的舔着肥厚的爪子,偶尔又抬起头朝四周看一眼。

        她被缭绕的水雾包裹着,赤裸白皙的双肩露出水面,原本脏兮兮的脸也被洗干净了。

        容卿神色极其温柔的看着那张脸,他觉得她变了些,脸上的稚气退去了,却还是像从前那般可爱,后多出一丝妩媚。

        他将手中的靴子用兽皮包好放在木台上,转身回到屋里将门关上,又走到榻边躺下。那个位置,正好可以从窗户的缝隙处看到外面的木台。

        无论她认不认得他,他都不在乎。既然从前在竹院的时候,她会那么死皮赖脸的缠着他不走,那如今他还是要让她再像从前一样,再一次主动的来缠着他。

        雪下了一整夜,屋外好些树枝被积雪压断,就连温泉里也落了一段断掉的树枝。

        木台上靴子被她拿走了,只剩下那张包靴子的兽皮,被压在积雪下。

        第二日,容卿醒来后没有在房子附近找到她的踪迹,想着她或许到哪里去躲风雪了。他打算就在温泉附近的树上再搭一座小屋,不论她是从哪里来的,他不想再让她走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