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再见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或许这世上除了她之外还有别的人呢?

        那朱红色的蛋一共有十四颗,烤熟了过后她分给山猫七颗,自己吃了五颗,还剩下两颗用兽皮包了放回怀里。

        山猫不会剥壳,它也不在乎有没有壳,反正对它来说都是可以吃的。囫囵的连着壳一起咬碎吞了,又好几颗甚至连嚼都不嚼,整个儿吞了。

        昭离看着摇了摇头,拿起一颗蛋朝火堆边的石块上拍了一下,又慢慢的把蛋壳剥掉。

        说来也怪,剥掉蛋壳后的蛋还是朱红色的,却又隐约透着一丝金色。昭离把蛋掰成两半,中间也没有蛋黄,更没有什么金色的东西。

        她把蛋举到跟前闻了闻,似乎也没有什么怪味。轻轻咬了一小口嚼了几下,瞬间觉得有一股奇特的香味在嘴里散开来,久久不散。

        这种味道甚至让她有些迷恋,五颗吃完了,她还想将怀里的两颗也拿出来吃了。

        想了想,还是忍住了。万一路上饿了找不到东西吃,总不能把傻猫杀来吃了吧?

        山猫:???????

        吃饱后,昭离拿了剑带着山猫再次出发了。

        她要赶在天黑之前找到那个冒白烟的地方,她也不知道天黑后会不会有野兽趁着夜色出来找吃的。

        脚踩在厚厚的积雪上,发出“吱嘎”的声音,她走在前面,山猫跟在后面。

        凛冽的寒风从脖子里钻进去,冻得她缩了缩身子,尽管她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绑了好几张兽皮在身上,外面还披了张毛极厚实的兽皮,依旧还是觉得冷。

        早知道夏天山猫掉毛的时候就该收集起来,拿两张皮子夹了绑起来,肯定暖和得多。

        想到这里,她回头看了它一眼。前些日子伙食不错,这傻猫的毛也是油光水滑的,难为了她,原本打一头野兽能吃十天,有了山猫后,只能吃三天了。

        为了赶在天黑前到,一路上昭离都没有停下休息。直到天色逐渐暗沉,距离她上次看到冒烟的地方还有小半的路程。

        她在灌木上捧了一捧干净的雪,吃了一口,雪入口后化成冰冷的水划过喉咙,冰凉得她吸了一口气。摸了摸怀里的两颗蛋,又继续往前走。

        往日天黑后,密林都暗的看不清,今日却觉得虽昏暗,却不似往日看着那般费力。天色越暗,她反而看得越清楚了。穿梭在密林里,丝毫不会因为天色暗而看不清脚下的路。

        再往前走,她看见前方有亮光的地方,看位置似乎是在树上。

        雪夜尤为寂静,周围没有任何声音,连一丝风也没有。可越是如此,昭离越觉得怪异。刚才还有风声,树丛里也偶尔会传来一两阵窸窣声。

        难不成那亮光处住了什么极恐怖的野兽么?

        昭离找了棵树躲在树后仔细观察,山猫却大摇大摆的走到前面去了。

        她捡了根树枝朝它扔去,树枝落在它脚边。

        山猫回头看了一眼,又掉头走到她身边去一屁股坐在雪地里。

        看了半天,也没发现那亮光处有异动。昭离又往前走了一段,躲在另一棵树后继续看,山猫便跟着她走到那棵树旁坐着。

        那亮光处是一间房子,房子却是建在树上的。房子右侧树林里有一个小小的水潭,水潭上冒着阵阵白色的水气。可那水气上升一段便也就散了,应该不是她看到的烟。

        这么说她看到的烟应该是从那屋子里冒出来的,她心中有些激动,或许自己真的不是这世上唯一一个人。

        她虽什么都不记得了,却莫名的能认出那是房子,知道要烤熟食物,所有她知道的事情似乎是本就该知道的,却不知是从何得知,何时得知。

        若那房子里有和她一样的人,那是不是说明她还会有许多的同类?

        她有些激动的往前走去,走到房子下面。

        房子离地的距离不算低,山猫一向都是爬树的能手,她也不差。

        选了一棵大小合适的树便抱着往上爬,速度若是和正常人比起来是很快的,可跟山猫比起来还是显得有些慢了。等她爬上去时,山猫已经在上面等着了。

        她站在房子前面那一小片木台上,仔细的把房子打量了一遍,这是一座用木头搭建的小屋。

        木屋不大,除了门口处这一小片木台,再无多余的落脚之处。屋里的木桌上燃着一盏灯,细小的火苗不算太亮,屋里也有些昏暗。

        屋里似乎没有别的人在,她警惕的往屋里走去。见屋中除了那一张木桌,里面还有一张木榻和木床,还有个木制的柜子。

        榻上和床上都铺着好几层厚厚的野兽皮毛,显得十分暖和。木床的床头有一个用兽皮卷着木头做的枕头,床尾放着叠好的兽皮被子。

        她走到床边伸手摸了摸那被子,总觉得这屋子里的程设极其熟悉,却又怎么都想不起来在何时见过。她站在床边出神,半晌也没动一下。

        山猫在屋里到处嗅着,突然间似乎听到有什么响动。

        瞬间,昭离和山猫警觉的同时回头看向屋子门口处。

        容卿上一次试图在屋子门口的小木台上烤食物,结果烟都飘进屋里,夜里他睡觉是都能闻到味道,后来他便到外面去烤好了再拿回来吃。

        他起身踏着屋旁的一棵树飞身腾起,一身白衣缥缈如仙的轻轻落在屋外的木台上。手中端着一个用木头雕成的盘子,盘子上放着烤熟的肉,冒着热气散发出一股奇异的香味。

        站在木台上他却不动了。

        屋里的床边有个人背对门口的站着,身上裹着厚厚的兽皮,一头乌黑的头发用树枝乱七八糟的绾在脑后,身后背着一把用兽皮裹着的长剑,脚上的鞋子竟是地鼠的模样,身边还跟着一只体型硕大的山猫。

        容卿的心狂跳不止,看着那背影,脚在木台上仿佛生了根,他竟没有力气提起脚往前走。

        会不会是她?如果是她,他该和她说些什么好?若不是她怎么办?

        正在容卿纠结之时,屋外的树枝被积雪压断,发出“咯吱”的声音。屋里的人和山猫听到动静后纷纷转头看向门外。

        那人转头时,他看到了那张在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他日思夜想盼望见到的熟悉的脸。

        脏兮兮的,像一只小花猫。

        她只看了他一眼,便惊慌的从床那边的窗口跳出去了,山猫也跟着她跳出去了。

        她为什么要逃?她不认识他了吗?她知不知道他在这北荒中游离数年,就是为了寻找她?

        又知不知道他忍受着孤寂在无数个夜晚思念她到发狂?

        容卿眼底泛起一抹红,烛火照着他的脸,竟隐约有些晶莹的东西从他脸上划过。

        他手中的木盘落在木台上,“啪嗒”一声,木盘里的肉散落在木台上,香气四溢。

        他追到床边,爬到窗上往外看,外面漆黑一片,一丝动静都没有。

        就好像她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阿离。”

        他低声的念着,声音有些哽咽。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