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058:意外的收获
058:意外的收获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昭离落下岩山后,丽娘躲在岩缝中等风沙过了后又往下喊了很久,始终没有听到任何回应。

        她焦急的爬下岩山,找到躲在岩山下的骆驼,急忙赶回羲和镇里找了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陪她一道去岩山下找人。

        找了两日,骆阿根回来了,容卿也来了。

        容卿站在岩山上,看着远处的夜阑河,满眼绝望。

        红袖的眼睛红了,心中更是自责不已。

        “公子...”渊墨干涩的喉咙里发出一声嘶哑的声音,他不知该如何劝慰。

        “你们都回去吧。”

        “公子!”渊墨听出了他的意思,他是要独自去北荒找。

        红袖没有说话,如果可以,她也愿意跟随容卿去北荒寻找。

        “照看好忘川阁,不用来找我。”容卿看着远方,这些日子他几乎把岩山下那片沙坡找遍了,没有尸体,那说明她还活着。

        红袖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坚定道:“公子,我和你一起去。”

        渊墨不可思议的回头看她,其实他认为昭离活着的几率不大,就算没有被埋在黄沙下,被夜阑河的河水卷走了也不大可能活得下来。

        他懂容卿的痛,若是红袖死了,他也会伤心欲绝,可是忘川阁不能没有容卿。

        “不必了,我想自己去。”容卿的态度很坚决,若是找不到她,他也不想回来了。

        越国的竹院和丞相府,天启的府邸,陈国教她练武的院子,哪里都充满了她的气息。若找不到她,他愿意在北荒寻一辈子,只要没找到,她就还活着。

        他独自入了北荒,斩杀了无数奇怪的野兽,在密林中辟出一间树屋。每日除了觅食就是寻找她的踪迹,几年来无一日从不间断。

        入冬以来,密林中许多野兽都躲在隐蔽的地方,有的冬眠,有的为了避寒。

        她和山猫在密林中寻了一处靠近水源的峭壁,那峭壁十来米高的地方有一个岩洞,原本里面住着一只一人大小的凶兽,被她和山猫合力击杀,占了岩洞。

        岩洞不算小,只是里面堆积了许多动物的尸骨,散发出一阵恶臭。她用竹枝把洞中的尸骨统统都扫到洞外踢到峭壁下面去,又将凶兽剥了皮,皮毛挂在洞口吹这风。那凶兽皮毛上的味道也不大好闻,她虽习惯了这种茹毛饮血的日子,却也还是无法接受那味道。

        同是野兽,山猫身上却没有什么怪味,大概是因为她之前把它扔到溪里洗过澡的缘故。

        往年的冬天,她都和山猫都只是寻个避风处依偎在一起避寒,别的时候还好,若是下雨了,一人一猫都冻得挨在一起瑟瑟发抖。如今有了个能避风躲雨的地方,自然要好好收拾收拾。

        密林靠近峭壁的一侧有许多枯草,她拔了许多带回洞里铺在地上,又把洞壁生出的杂草清理了,勉强还算是整洁,只是洞里的味道还没有散尽。

        做完这些,山猫卷缩在枯草上打盹,她自己到洞口坐着。眼前视野开阔,能看到大片绿色的树,偶尔有一群鸟从密林中腾起,片刻又隐入树梢。

        “呜...啊呜...”她朝着密林里,学着狼的叫声吼了一阵,惊得密林里飞出一大群的鸟来。

        山猫抬起头朝她看了一眼,呆了呆,又把脑袋埋着继续打盹。

        她看着大群的鸟儿飞在空中,觉得有些兴奋,仰着脖子又吼了一声,“啊呜......”

        吼完了,她要去峭壁下的林子里捡些干柴来,凶兽的肉又老又硬,不比虫怪的肉来的鲜嫩。至于生火烤食物这件事,她不记得是从哪里学来的了,仿佛天生就刻在她的脑子里。

        从前在荒原上的时候,她极少会去生火。白天用不着,晚上生火无疑是在通知四面八方的虫怪,这里有个人和一只山猫可以吃。

        现在却不同了,峭壁上的岩洞,洞口比较小,易守难攻,想来要是有别的凶兽寻着火光来攻击她,也是不大容易的。

        峭壁下有许多灌木丛,看着有些不经烧。她望了望四周,倒是一个小水潭边有棵枯了的老树。奈何除了那把石头磨成的尖刺,她也找不到别的工具了。

        走到水潭边围着那棵有腰那么粗的枯树转了一圈,抬腿随意的踹了一脚,枯树只轻微的抖动了一下。

        又用力踹了一脚,枯树又抖了一下。

        她有些惊讶,平日她稍用些力气,大腿粗细的树都能踹断,今日这棵枯树似乎跟她杠上了。

        围着枯树又转了一圈,树干上爬了不少藤蔓植物,她伸手把藤蔓拨开看了看。

        起初并未发现有什么古怪的,正要收手时却看见藤蔓里面有一块凸起的地方,她用伸手进去摸了摸,似乎是什么东西的把手。

        握住把手用力拔了一下,没拔动。她将缠在树干上的藤蔓都拔掉,弯着腰仔细看了看那把手,倒像是剑柄。剑身插在树干里,也瞧不出长什么样子。

        她双手握住剑柄,一条腿蹬着树干用力的拔了一下,那剑身就像是长在树干上的一样,纹丝不动。

        就不信了!

        握紧了剑柄,两条腿都蹬着树干。

        “嗯……”

        脏兮兮的脸上眉毛都皱到了一起,两条腿用力的蹬着树干,双手握着剑柄身子悬在半空中,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还是没能拔出来。

        大冷天,累得她额头都渗细碎的汗珠来。拔不出来就算了,她放弃了。

        放下腿松开剑柄,吐了一口浊气,转身正欲往别处去看看。

        “嗷…”

        小水潭里钻出一条巨大的土龙,长着血盆大口就要扑到她面前了。

        她一惊,立即朝旁边闪了两步躲开,土龙扑了个空,调头又是一扑,她转身朝身后的树干上蹬了一脚,借力后翻躲开土龙的扑咬。

        还未来得及喘口气,土龙尾巴一扫,打在她肚子上,她被打飞了半丈远。

        眼见着土龙调转了朝向,马上就要朝这边扑来了,她赶紧从地上爬起来,闪到一棵树后。

        “砰!”

        土龙撞到树干上,树干应声折断。她被这一撞吓得呆了呆,又瞬间回过神来朝旁边躲去。

        闪躲时,突然想起那棵插着剑的枯树,灵机一动,扭头就朝枯树跑去。

        土龙摆着庞大的身躯朝她游来,扫过的地上,草和灌木统统都被压倒了。

        她一路引着土龙到枯树边,在土龙蓄力朝她扑来时转身躲到了枯树后面。

        “砰!”

        枯树没有被撞断,而是被撞得连根拔起,树身倒下的瞬间,她迅速的往旁边闪了一下。

        土龙似乎被撞晕了,趴在原地甩了甩脑袋,半晌都没回过神来继续扑她。

        只见树身上插着的那把剑露出一截锃亮的剑身,似乎是土龙撞得太用力,将剑身振的松动了。

        她心中一喜,立即上前握住剑柄用力拔了一下,一把锃亮泛着青光的长剑横空而出,剑身挥动时隐约带着一股凌厉的剑气。

        在她印象中,自己似乎没有见过剑,但她却又知道这是剑。剑握在手中,脑海里便浮现出一套剑招来,挥了挥,竟意外的顺手。

        她举起剑,飞快的朝土龙刺去,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