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夜阑河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容卿几乎没有一丝停顿,直接站起来冲到她身边将信拿在手里看了起来。

        信是昭离写的,她说她在一个叫羲和镇的地方,除了让他去接她,还让他多带些银子。

        容卿回头问康志山:“羲和镇在何处?”

        康志山想了想,这名字似乎有些耳熟,“似乎是,古玄国的一个镇子。”

        古玄国在陈国和天启交界以北,靠近北荒。虽无战乱,却因地处偏僻地大物稀,算不得什么强国。

        “找人带路。”容卿片刻都不想等,即可就要启程去接昭离。

        “公子还是先把解药服了,十五毒发之期就要到了。”药老将手中的解药递了过去。

        这一次,容卿没有犹豫,接过解药就吞了。

        自从昭离被人绑走,小蝶担心得日日落泪,商扬劝了好几日也不见好些。前两日更是晕了过去,吓得商扬赶紧请了大夫来瞧,这才发现小蝶已有两个月身孕。

        为着腹中的孩子,小蝶这才稍稍控制了情绪休养了几日。

        得知昭离写信来,她迫不及待的爬起来要去前厅询问,商扬怕她摔了,一路都紧张的护着她。

        “你慢些,当心摔着!”

        “小姐她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万一她受伤了怎么办?”小蝶一手扶着商扬的胳膊,一手提着裙摆,慌慌张张的朝前厅赶去。

        走到前厅时正瞧见容卿等人从屋内出来。

        “姑爷...姑爷...”小蝶急急的走到院中,一脸焦急的问道:“可是有小姐的消息?小姐她在哪?”

        容卿没有说话,渊墨却道:“小蝶姑娘不用急,你家小姐在古玄国,公子正要出发去接她。”

        “我也去!”

        商扬一听,慌了。想她如今已是有孕在身,大夫说她进来忧思过度,胎像不稳需好好休息,于是连忙阻止道:“你就别去了!你若实在担心,我随公子他们一道去。”

        “不必了,渊墨去就行了。”容卿淡淡道。

        小蝶还想再说什么,被商扬拉住了,“去让人给公子他们备些路上要用的吧!”

        小蝶回头看了他一眼,终究没再开口,转身去后院找人准备东西去了。

        康志山带着药老回了玉宿斋,商扬和小蝶在门口送行。眼见着马车走远,小蝶又抹了抹眼泪道:“希望小姐早点回来,也不知道在外面受了多少苦。”

        商扬抚着她的肩膀,叹了一口气。

        骆阿根是个专门从别处采买货物到各个镇子里卖的商人,时间长了,也有些人会主动托他买些自己想要的。前两日他便出发去了另一个镇子上,大约也要好几日才能回来。

        在羲和镇呆了许多天,丽娘怕昭离觉得闷,便带着她四处转转,闲聊之余,还给她讲了许多关于北荒的传说。

        昭离听得津津有味,恨不能亲眼去看看。

        “若真有这些东西,怎不见它们跑到中原去呢?”昭离觉得纳闷,她小时候就听凤年延讲过,北荒是荒漠,常人若到了那里是无法生存的。

        “因为北荒边境处有一条大河,叫夜阑河。据说是天上的神仙为了阻止北荒的怪物到中原,特意放在那里的。”

        昭离听她越说越玄乎,一脸不信的说:“哪有什么神仙啊?”

        “你可别不信啊,听说我们古玄国的国主就见过神仙,只是这些神仙都在北面很远很远的地方,不轻易到人世间来的。”

        “......”

        丽娘见她不信,又道:“你若不信,我带你去看看夜阑河,反正离我们这里也不远,你看见过后就会明白了。”

        “好!”

        丽娘从厨房里拿了几块煮好的羊肉和两个烤饼,又灌了一大袋的水,和昭离各牵了一匹骆驼出门了。

        荒漠上偶尔风沙会很大,丽娘前几日就让昭离换了她的衣服,此时她正一身红衣骑在骆驼上。骆驼走的很慢,鲜红的纱裙被风撩动,腰间绑了一圈挂着铜片的腰带,骆驼每走一步,铜片就叮铃作响,声音极是好听。

        上午的太阳还不是很热,沙丘上偶尔有一阵风吹过,卷起一层黄沙悠悠的铺到另一个沙丘上。

        荒漠里虽然都是黄橙橙的一片,看着却极为壮观,站在沙丘上,便能叫人感叹天地壮阔,无边无际。天是蓝的,大地是黄的,似乎除了蓝黄两色,再也找不到别的色彩,除了骆驼背上的那一抹红。

        走了不知多久,太阳已经升到正空,如今虽已深秋,却还是感觉有些热。

        “丽娘姐姐...还有多远啊?”昭离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两人一前一后,隔得虽不远,但还是要大声说话才听得见。

        丽娘听到后回头看了一眼道:“快了!就在前面。”

        说的是快了,其实又走了差不多半个时辰才到。

        眼前是一座凸起的岩山,颜色也是黄橙橙的和沙丘差不多。二人把骆驼停在岩山下,徒手攀着岩壁往上爬。

        丽娘是自小长在这里的,攀爬岩山对她来说不是什么难事,昭离也是会武功的,虽有些累,却也不觉得难。

        昭离登上岩山顶时,丽娘已经叉着腰站在前面了。

        “呼...累死了!”丽娘吐了一口气,有些微喘。

        昭离走到她身边拍了拍衣裙上沾的黄沙,一抬头便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远处是一条巨大的河流,蜿蜒澎湃,河水在烈日下闪着银光,壮观得像银河一般。气势磅礴,奔腾着朝着北面去。河的对岸是一片荒原,远远看去倒比她们身处的这片沙漠有生气些,至少看着是长了些草木的,并不是她想象中光秃秃的一片岩石山丘。

        “怎么样?是不是很壮观?”丽娘有些得意的笑着看了她一眼道。

        的确很壮观,这么大一条河,怕是连水蛇也游不过来。

        “那边看着也不想是有怪物啊?”昭离看了好半天也没看出北荒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怪的是连只鸟也看不见,沙漠上还偶尔有只秃鹰呢!

        “你当然看不见,都藏在地底呢!”丽娘撇了撇嘴说。

        “你怎么知道藏在地底了?”

        “我阿爹告诉我的,说北荒的怪物是不能晒太阳的,只有晚上才会出来。”

        古玄国有许多关于北荒的传说,其中就有讲到北荒地底的怪物。有人说是地龙,也有人说是体型很大的蛇。至于究竟是什么,无从考证,没人敢往北荒去,也没见有人从北荒来。

        两人在岩山顶坐下休息,丽娘拿出备好的羊肉和烤饼递给昭离。来了这么几日,她倒是很喜欢这里的人总是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风俗,接过羊肉抱着便开始啃。

        休息了半晌,丽娘站起来说要早些回去了,若是再晚,怕是天黑都到不了家。昭离跟着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沙粒,转身一抬头便看见来的方向,原本蓝蓝的天突然出现了一片灰,正不断的朝着她们延伸来。

        昭离惊讶的伸手拍了拍丽娘的肩膀,待她抬头看她时,又指了指她们来的方向。

        “糟了!是沙暴!”丽娘瞬间变了脸色,慌张的四处张望找着能躲的地方。

        可此处哪有什么地方能躲,除了岩石就是沙子,连棵树也没有。

        丽娘走到靠河的岩山边看了看,下面是陡峭的岩壁,再往下就是沙子。若是跳下去不撞到岩壁,大约也不会受多大的伤,可是跳下去后想要再爬上来就难了。

        她想了想,决定靠着岩壁躲到下面的岩石缝隙中,这样沙暴来时正好有岩山挡着。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