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052:巫医姥姥
052:巫医姥姥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丽娘说着便开始动手搬东西,又将昭离扶进了屋,安置到土炕上。

        “阿爹,你们歇歇,我去请巫医姥姥来。”

        丽娘说完便跑着出了门,昭离躺在土炕上朝门外看去,见她绕过矮矮的土墙往右边去了。

        大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她带着巫医姥姥回来了,身后还跟了两男一女三个年轻人。昭离很好奇,这父女二人说的“巫医”究竟是干什么的,躺在炕上使劲的伸了伸头往院子里看,看了半晌也没看清。

        片刻后,丽娘扶着巫医进来了,昭离这才看清。

        原来就是个穿着怪异的老太婆,头上戴着一顶不知道是用什么鸟的羽毛编织而成的冠子,手里握着一根木杖,木杖的顶部还插着一个光秃秃的羊头骨,羊角上挂了不少奇怪的东西。那老太婆的脸很是吓人,皱巴巴黑黢黢的,不知用什么东西画了满脸的白色图文。

        昭离有些担心,这真的能给她解毒吗?

        “阿离姑娘,你别怕啊!巫医姥姥很厉害的,我们镇子上谁生病了都是她给治好的。”丽娘见她神色慌张,忙安慰道。

        昭离咽了咽口水,艰难的点了点头。

        老太婆身后一个年轻男子将手中的火盆放到了地上,火盆里搭了许多干枯的树枝。昭离正好奇他要做什么,突然那老太婆就从怀里抓出一把东西撒进火盆中,火盆里的树枝“噗”的一声就点着了,燃起熊熊大火。

        昭离惊得两只眼睛都瞪成了铜铃,不可思议的看着火盆。

        老太婆举起木杖围着火盆跳起来,嘴里念念有词,也听不清在念些什么。跳了半晌后又从怀里摸出一张黄纸,黄纸上似乎是用什么血画成的怪异符文。

        丽娘端了一碗清水站在旁边,只见那老太婆把手里的黄纸就着火盆的火点着了,悬在清水上,让燃尽的纸灰落到水中,黄纸烧尽后她又用手指往碗中搅了搅。

        丽娘把碗端到昭离面前,伸手想将她扶起来。

        昭离看这架势,似乎她是想把这碗水喂给自己喝下,顿时头皮发麻。

        “这...”想起那张黄纸上也不知道是用什么血画的符文,万一是人血怎么办?老太婆还伸手指到水里搅了,那手指也是黑黢黢的,看着就不干净。

        “别怕,喝了就好了!”丽娘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往昭离嘴里喂。

        死就死吧!昭离闭着眼睛,心一狠,“咕嘟咕嘟”的将水连着水里的纸灰一饮而尽。

        喝完后又觉得有些恶心,于是眯着眼把整张脸都皱到了一起。

        骆阿根从外面牵了一头山羊进来,昭离见那老太婆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来,心想这是要宰羊吗?

        老太婆却只是用匕首将山羊头顶划了一刀,山羊疼得“咩咩”的叫了一声。老太婆又用手指沾了一点山羊头顶的血,走到昭离跟前。

        昭离一脸恐惧的看着她,难不成要叫她把这血舔了吗?那能不能把羊牵过来,直接舔羊脑袋上的血?

        不过老太婆并没有把手指塞进她嘴里,而是在她额头上画了一下,随后便出了房门到院子里去了。

        余下的人都跟着到院子里去了,房中只剩下昭离一人。

        她放松了躺在炕上看着房顶,如释重负又失望至极的叹了一口气。心想这样要是也能解毒,那天下间的大夫都不用开药铺了,都改行去打铁吧!

        隐约听到院外的骆阿根和丽娘二人正在给那老太婆报酬,也不知给了什么。昭离心中有些过意不去,人家好心的把她带回家来,还要花银子给她解毒。等她写信给容卿的时候,必定要让容卿带十辆马车的礼物来,当做谢礼。

        容卿:你说送多少就送多少咯!

        送走了巫医姥姥,丽娘回到屋中。

        “阿离姑娘,你感觉如何?”丽娘走到炕边,关切的问她。

        “还...还好。”就是想到那老太婆黑黢黢的手指,有些犯恶心。

        “你别担心,你一定会好的!等你好了,我带你出去逛逛。”丽娘笑着安慰她。

        昭离努力的挤出个笑,她觉得自己肯定是好不了的。想了想,她问丽娘:“我听阿根叔说,你们这里有送信的驿使对吗?”

        “有的!只不过一个月才会来一次,阿离姑娘你是要给家里的人写信吗?”

        一个月才来,这可麻烦了!

        “丽娘姐姐,你会写字吗?”她现在这样子,恐怕是连笔也握不住,只能请丽娘代劳了。

        “会写一些,不过不多。”骆阿根是识字的,得空时也会教教她,写信还是没问题的。

        昭离支撑着想爬起来,丽娘立即上前扶了她一把。

        “那麻烦丽娘姐姐帮我写一封信,让我相公来接我。”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在别人面前称呼容卿,反正自己也是要嫁给他的,干脆就称相公好了。

        “啊?阿离姑娘你已经成亲了啊?”丽娘惊讶的说。

        昭离脸红了一下,低着头“嗯”了一声。

        “好,我这就去拿纸笔来,你先躺着休息一下。”

        丽娘将她扶着躺好,自己转身去隔壁屋里取了纸笔来。

        信写好后就放在昭离的枕边,丽娘说驿使上月就是这几日来的,这个月估摸着这几日就该来了,昭离暗自庆幸。

        晚膳时,丽娘炖了羊汤,骆阿根坐在院中的矮桌边,拿着一壶酒正啃着羊腿。丽娘端了些汤到屋中喂给昭离,喂完后又打了水来给她擦了擦脸,让她早些休息。

        骆阿根家不是很大,一个小院子,总共就三间房。昭离睡的这一间是丽娘的房间,隔壁房间是骆阿根的。院子的墙是用黄土堆砌的,矮矮的,站在院中就能看见外面过路人的脑袋。

        昭离躺在炕上,心中祈祷着,希望送信的驿使明日就来,好让容卿早些来接她,不一会儿便沉沉的睡去了。

        她不知道,容卿得知她被人绑走后,发了疯似的一路骑着马狂奔到天启,此刻正站在天启皇宫的宫门口。

        一身白袍,手中提着一把剑。天太黑,看不清他的脸。渊墨跟在后面,却隐约能从他家公子的背影中感受到浓烈的杀气,他似乎还没见过容卿如此。

        记忆中容卿从不曾用过武器,他手中的剑是忘川阁上一任阁主的,自容卿接管了忘川阁后,虽随时都带着这把剑,却不论遇到多大的危险都没有把剑拔出来过。

        而现在,那剑身透着寒光,剑锋凝聚着一道杀意,让他看了都不由的感到心惊胆战。

        他家公子现在的模样已经不能用动怒来形容了,这架势分明就是想把天启皇宫都给掀了。

        宫门口一群侍卫哆哆嗦嗦的举着枪对准了容卿,谁也不敢动手,只能等着燕云罗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