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051:逃亡入荒漠
051:逃亡入荒漠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昭离躺在马车里松了一口气,额头上满是汗珠。

        赶车的中年男人一路都哼着小曲,昭离听着这曲调不太像是中原的曲子,倒像是京都城里的番邦蛮子唱的曲子。

        在陈国和天启交界处往北的方向,有个小国叫古玄国。这赶车的中年男子便是古玄国的商人,到陈国采买货物,如今正是要回古玄国。

        马车赶得不快,却还是摇摇晃晃的,昭离浑身无力又饿,不一会儿就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这一睡也不知睡了多久,睁眼的时候外面天已经亮了。昭离挣扎着坐起来靠着马车上的货箱,掀起盖住货物的布往外看了看,外面是一片荒原。

        沿途虽也有些人家,但比起在陈国看到的山山水水,这里确实可称为荒凉了。地上都是光秃秃的,石头缝里长的草都是枯黄的。远处有几颗树,树干笔直长得很高,只有树梢上有些枝丫,叶子却也掉光了。

        她饿极了,又不敢出声,怕别人将她从马车上扔下去。她如今浑身无力也不知道自己是被下了什么毒,若是被扔在这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地方,想活都难。

        摸索着想在一堆货物中找找有没有什么能吃的东西,摸了半天摸到一个软软的油纸包,打开来里面是一些糕点,大约是这赶车人给自己家的孩子带的。

        她也顾不得那么多,抓起糕点就往嘴里塞。糕点干巴巴的难以下咽,她一边嚼着一边想着容卿泡的茶,委屈得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用力将嘴里嚼碎的糕点咽了下去,干得划的她喉咙疼,心中顿时又觉得更委屈了。

        “都怪容卿!”她嘶哑着低声骂了一句。

        “什么人?”赶车的中年男人听到声音,跳下马车警惕的看着盖着布的货堆。

        糟了!被听到了。

        中年男人用赶车的马竿将布挑起,看见昭离正坐在里面,手中还捏着他带给自己女儿的糕点,顿时惊得嘴都合不上了。

        “你是什么人?”中年男人问道。

        昭离见他身上的服饰不是中原服饰,长了一脸大胡子,头上还带着个布帽,看着倒也不像个坏人。

        “伯伯...”用起自己惯用的装可怜的招数,可怜巴巴的说:“我不是坏人,我被坏人追,迫不得已在躲到你车里的。”

        中年男人见她可怜兮兮的,糕点吃的满脸都是,想来是饿坏了。

        “小姑娘,你家住在什么地方?”中年男子问道。

        “我家住的很远。”

        “那你叫什么名字?”

        “阿离。”容卿叫她阿离。

        “要不你就先跟着我回家去,我们镇上有送信的驿使,到时候你写封信,让你的家人来接你好不?”

        中年男子见她年纪不大,跟自己的女儿差不多大小,若是他的女儿也像这个小姑娘一样遭了难,他必定也是着急。

        “好…好,谢谢伯伯!”

        中年男子从马车前面取了水袋来递给她说:“你喝些水吧,从这里到我家还远着哩!”

        昭离费力的举起手接过水袋,迫不及待的凑到嘴边大口大口的喝着。她太渴了,若是在不喝水,她都怀疑自己快要渴死了。

        “慢点慢点,别着急啊!”中年男子关切的看着她,“你叫我阿根叔就好,我们镇子里的人都是这么喊的。”

        昭离放下水袋,点了点头说:“谢谢阿根叔!”

        马车重新启程,一路上阿根叔都在跟昭离说着话。

        他说自己叫骆阿根,今年五十三岁了。他的夫人早年生了场大病走了,家中只有一个十七岁的女儿。

        昭离听着又想起了自己的爷爷和外祖,心中不免有些难过。

        马车走了一天,停在荒漠上的一片绿洲旁。

        骆阿根解开套马的绳子,又拿了水袋去绿洲里那片清亮的小湖中取水,又让昭离下去喝点水烤烤火。

        “我…我大约是中了毒,浑身都没有力气。”

        “啊?”骆阿根惊讶的看着她,心想难怪她坐在马车上一动不动的,“你别担心,我们镇上有个巫医,去年我们隔壁的老太太病了也是他治好的,等到了我就去请他来给你瞧瞧。”

        昭离感激的朝他点了点头。

        大漠的夜,夜空很清晰,漫天繁星。绿洲的小湖在月光下变成了明晃晃的镜子,泛着月白色的光。

        牵马的绳子被绑在绿洲边的一棵树上,马儿悠闲的啃着草。

        昭离躺在马车上有些冷,她缩了缩身子,往货堆里靠了靠。

        “小姑娘,冷吧?”骆阿根说着,走到马车边,从马车里拿出一件厚实的斗篷,像是用什么动物的皮毛做成的。

        “嗯。”昭离老实的点了点头。

        “你把这个盖上,这是我女儿才给我做的,拿熊瞎子的皮做的,可暖和哩!”骆阿根说起自己的女儿,满脸骄傲。

        昭离拉过斗篷盖在身上,确实很暖和。

        两人又聊了一会,昭离也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记得睡着过后做了个梦,梦到容卿看着一群黑衣人追她,她一边喊一边朝他奔去,他却越来越远,越来越远,最后消失不见了。

        醒来后,马车已经在走了,骆阿根坐在前面哼着小曲赶着马。

        荒漠的景色很是奇特,清晨,太阳贴着沙漠的棱线冒出了头,远处的沙丘轮廓清晰,层次分明的像是被风吹起的水波,昭离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色。

        离陈国已经很远了,离容卿也越来越远了。

        马车在荒漠中走了两天,骆阿根说快要到了。

        昭离费力的将身子侧了侧,转头看向前方,不远处有一片房屋,房屋的颜色都跟荒漠很像,像是沾满了洗不掉的泛黄尘土。

        骆阿根将马车赶进镇子,昭离看到那镇口的牌坊上写着“羲和镇”三个字。

        羲和,她知道是神话中给太阳赶车的女神。

        小时候丞相府中照顾她的老妈妈给她和小蝶讲的,当时她们两人听得津津有味。

        往镇子里走了不远,马车停在一个土墙围着的院子门口。

        “丽娘!丽娘!”骆阿根下了马车站在门口喊了两声。

        从屋里跑出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昭离想这大概就是阿根叔的女儿了,叫丽娘。

        见她穿了一身土红色的袍子,头上戴了一顶羊毛毡的帽子,圆圆的脸蛋叫人看了很亲切,胸前垂着两根大辫子,很纯朴也很可爱。

        “阿爹!你终于回来了!”丽娘笑着跑出院门,开心的拉着骆阿根。

        “你在家好不好?”骆阿根看着自己的女儿,高兴的笑着问她。

        “都好!阿爹你路上辛不辛苦?我一会儿去勒木大叔家拿条羊腿回来给你做炖羊肉!”丽娘正高兴的说着,恍然看见坐在马车上的昭离,她愣了愣,“这是…”

        “哦!瞧我,差点忘了!这是阿离姑娘,路上遇到的,中了毒,我就给带回来了!你快去把巫医姥姥请来给她瞧瞧。”

        “中毒?严重吗?”丽娘关切的问道。

        “就是浑身无力,动不了。”

        昭离见丽娘在看她,便笑着冲她点了点头。

        “阿爹,我先帮你把东西搬进去,搬完了就去请巫医姥姥来。”

        丽娘说着便开始动手搬东西,又将昭离扶进了屋,安置到土炕上。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