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050:又被掳了!
050:又被掳了!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二人听完也不反驳,敷衍的拜了拜就起身了。

        拜完后,小蝶和伽罗去捐香油钱。昭离独自走到殿门口看了半天,燕云绮走到她身边。

        “你看什么呢?”燕云绮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你说容卿他们回来了没有?”

        “哪有这么快?刚求完就回来了,你真当佛祖腾云驾雾去接他们呐?”燕云绮嫌弃的看了看昭离,觉得她蠢了吧唧的。

        可容卿和陈锦麟这会儿连越国城门都还没出呢!

        尧奕一早见了二人,为感激容卿和陈锦麟二人助他夺位,更与二人约定,往后越国和陈国便是兄弟之国,共同进退。

        容卿自是不在乎这些,只说让尧奕多多照看好凤老丞相和长信侯即可。他是为了昭离,可即便他不提,尧奕也必定会感念凤年延和长信侯的信任,之前二人不知他是先皇血脉依然还是决定支持他。

        “凤丞相和长信侯如此信任,我必当勤政爱民,才不辜负他二位的信任。”

        见过容卿和陈锦麟,尧奕带着一个小太监去了太皇太后处。张氏命兰栖将寝殿中的宫女太监都吩咐到殿外守候,和尧奕二人独自在殿中说话。

        “皇祖母。”寝殿大门关上后,尧奕起身跪在张氏面前。

        “你这是做什么?”张氏从榻上起身去扶他起来。

        “孙儿让皇祖母操心了。”尧奕本就和张氏亲厚,自他登基起,许多政务不明白之处,也是去请教张氏,而不会去询问曹氏。

        曹氏向来偏心她曹氏一族,太皇太后却从不偏袒谁,总有一番独到的见解能令他豁然开朗。

        “你...可有去看过你生母?”

        尧奕的生母于氏,牌位被供奉在宫中的佛堂中。因分位不高,又被称作是难产母子俱亡,许多年来,除了佛堂例行的供奉,再也无人去看她了,连牌位上都落了厚厚的一层灰。

        “看过了...”

        于氏是祁阳县县丞的独女,年幼时被选召入宫,家中除了一个老父亲便再无旁人了。尧奕命人将其接到京都城中安置,老人得知自己女儿的事情后,拉着尧奕的手,看了又看,苍老的脸上满是欣慰又满布泪水,终究是没说出话来。

        尧奕唤了他一声外祖,他双手颤抖着拍了拍他的手说:“你母亲她...在天之灵也可以瞑目了!”

        忘川阁众人已纷纷撤出京都,容卿和陈锦麟也在次日清晨出发返回陈国。

        还未出越国便收到红袖传来的消息,昭离被抓了!

        燕云罗派出几个杀手想把昭离抓去天启以做要挟容卿之用,想来用解药也是要挟不了他了,不如直接些,把他喜欢之人攥在手里。

        那日昭离和燕云绮等人去了南华寺后,又去山下的村子中游玩。

        村子中大多都是些老人和妇人孩童,稍年轻体壮些的男人都到京都城里做帮工去了。

        昭离等人将马车停在村口,一群孩子看稀奇似的嘻嘻哈哈的围上来。

        见这群孩子可爱,昭离便叫小蝶把马车里的食盒拿下来,坐在村口的大树下给孩子们分糕点。

        分完糕点后,一群孩子吵吵嚷嚷的带着昭离几个人在村子里转了一圈,却也没有什么好玩的。

        小蝶见天色不早了,便催促着说要赶紧回府了。正欲上马车,突然出现了十来个黑衣人。

        燕云罗早知容卿会将红袖留在昭离身边,派出的均是武功一流的杀手。纵使红袖再厉害,也不抵杀手人多。只是不曾想燕云绮和伽罗也在,而昭离如今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了。

        一番缠斗后红袖受了伤,伽罗也受了些轻伤。小蝶被昭离推到身后的大石头后面躲着,焦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村口那家有个小男孩,躲在土墙后面,朝离得最近的黑衣人那扔了个石头。砸得黑衣人捂着脑袋,正想朝小男孩去,红袖又攻上来了。

        方才昭离给了那孩子一块点心,如今孩子见有人欺负她们,自然要帮忙的。

        隔壁院里又扔出一块土块,砸在其中一个黑衣人脑袋上。小蝶朝那头望去,见几个孩子蹲在土墙后面。

        这些孩子平日里上树打鸟玩多了,石头也扔的特别准。黑衣人被砸的满头包,互相使了个颜色后便集体朝昭离攻去。

        红袖和燕云绮等人还没回过神来,昭离已被七八个人围住了。她虽这些日子武功飞涨,却也抵不过七八个人联手,不一会儿就被身后的黑衣人偷袭了。

        那黑衣人站在昭离身后,找准了时机上去一掌就将昭离给劈晕,迅速的将她扛上马车驾车跑了,余下的人拖住了红袖和燕云绮等人。

        小蝶急得从石头后面跑出来追着马车跑了好长一段路,最终看着马车慢慢走远,消失不见。

        容卿接到消息后,第一反应就是燕云罗干的,二话不说就一路狂奔着直奔着天启去了,陈锦麟犹豫了一番,也跟着去了。

        绑走昭离的杀手见昭离会武功,怕她路上逃了,便给她喂了一颗软香丸。此药虽不会伤及性命,却可令服用者功力暂失,浑身无力难以逃跑,且需服用解药才可解除。

        马车一路朝天启去,昭离半路上被晃醒了,想坐起来却发现浑身无力,只能勉强的靠着车壁撑起来。

        抬眼看了看,她坐的马车是自家的马车。心想这黑衣人还真是厉害,人绑了,连马车也顺走。

        入夜,马车摇晃着进了一个镇里。昭离坐在马车中,听着外面似乎没有什么人,就算叫救命,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来救她。

        马车停在一家客栈前,昭离听到那个赶车的黑衣人在和一个店小二说话,说是要换辆马车。想来也是,一般人家出行用的马车都经不起长途奔波。不说车,就是马也受不住。

        黑衣人让小二备些干粮和水,随后又问茅厕在哪里,临走前让小二替他看好马车和车里的人,说完就朝客栈里面走去了。

        昭离支撑着身子艰难的撩开帘子,从缝隙中看了一眼,那店小二站在门口打着哈欠。

        正愁要如何逃跑,突然听见一阵车马声。

        “小二哥,给我捡二十个馒头。”是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听口音有些不像是中原人。

        “好嘞,客官您稍等!”小二一听有生意上门,顿时忘了黑衣人跟他说的话,转身就进门去装馒头了。

        昭离半跪着掀开帘子,从靠外的一边慢慢的爬下马车,腿软得几乎站不住,更别说跑了。估摸着店小二马上就要出来了,她着急的看了一眼四周,旁边停的那辆马车上拉的全都是货物,用布盖得严严实实,她灵机一动,几乎用尽了全部的力气走到那辆马车旁边,掀开布翻了进去。

        片刻后,店小二拿了一包用白布袋装好的馒头出来,中年男子接过布袋付了银子便赶着车走了。

        昭离躺在马车里松了一口气,额头上满是汗珠。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