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相府嫡女要出嫁-> 049:姐妹团出行
049:姐妹团出行 作者:吟吟如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2
  •     二人没再说话,半晌后尧奕站起来走出了殿门,门又被看守的侍卫关上了。

        次日,曹氏被送出皇宫。对外宣称是去别院休养,实则是囚禁,尧奕念着母子情份终究还是不忍杀她。

        永逸王尧烈离开京都城,被送往封地,终此一生,不可再回京都城。

        陈国大军撤出越国边境,尧奕再次登基为帝之事传到了天启燕云罗的耳朵里。

        “容卿!”燕云罗抬手将桌上的茶盏扫到地上,满脸怒气,咬牙切齿道。

        她费尽心机的谋算,终究成了一场空。如今越国和陈国算是站到一处了,想必很快就要向天启发难。

        “公主不如和容公子...”艳奴小心试探的问道。

        “本公主还能如何?他眼中只有凤昭离那个贱人,上次没有直接杀了她,是我失算了。”燕云罗顿了顿,转身对艳奴道:“派人去陈国,将凤昭离抓回来!”

        “是!”

        ......

        自容卿去越国后,昭离闷了好几日,若无燕云绮和陈鸢素来陪她,怕是早已安耐不住要去越国寻他了。

        晨起时燕云绮差人到容卿府中,说是今日天气好,要和昭离出门去。

        小蝶一早备了两套男装,正给昭离更衣。

        “小姐和公主都是女子,出门多有不便,还是穿男装好些!”小蝶帮她把腰封绑好,又拿了外袍给她套上。

        “红袖,你家公子到底何时回来?”昭离拉了拉袍子,回头问红袖。

        红袖默算了算日子,公子去越国已有一月,想必不久就要回来了,“大约这个月就回来了。”

        “这个月的哪天?这个月才开始呢!”她已经迫不及待了。

        “这个...我也说不准。”

        “他要是再不回来,我就去找他!”她气呼呼的说。

        出门时,燕云绮的马车已经候在门口了,听到动静,掀开帘子伸出个头来看着她道:“你怎么这么慢啊!本公主等了老半天!”

        容卿和陈锦麟不在这些日子,昭离和燕云绮二人日日作伴,一月下来二人倒是感情好了不少。

        “你派人来说,我就起床了,还要多快?”昭离踩了凳子爬上马车。

        “今日我们去城南的南华寺去!”燕云绮打小就没去过那种热闹的寺庙,据说每逢初一十五寺庙都十分热闹,有去祈求姻缘的,有求子的,有求富贵的,更有些如愿后去还愿的。

        “寺庙里都是泥塑的菩萨,有什么可看的?”昭离撇了撇嘴,看了燕云绮一眼,就差在她脑门上写上“没见识”三个大字了。

        “我没去过。”燕云绮心虚的低声说道。

        昭离一听,又觉得她可怜,长这么大连寺庙都没去过,便也不再说什么了。

        南华寺在城外五里处一座小山上,山上风景不错,青石板铺的台阶隐在竹林中,蜿蜿蜒蜒的盘旋直至山顶。

        马车是上不去的,去拜佛的人都是徒步上山,以示自己的诚心。

        索性今日也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到也还算清净,山路上只偶尔见得几个人。

        除了小蝶之外,昭离和燕云绮,伽罗和红袖这四人都是会武功的,体力自然也好些。小蝶跟在后面爬得上气不接下气,累得直哼哼。

        “慢些!小姐你们慢些!”

        昭离回头看她气喘如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道:“平日就叫你多练练,如今拖后腿了吧?”

        小蝶一屁股坐在路边的石头上,满脸不悦的说:“小姐你要是嫌我慢,那我就坐在这里等你们好了!”

        昭离无奈,近来小蝶的脾气也是越来越大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叫商扬给惯的。

        “好好好,陪你歇一歇!”

        几人纷纷在路边找了个石头坐下歇脚。

        入秋后天气渐凉,路两边的竹林里落了好些竹叶,还有些从竹枝上落下,沙沙的响着掉进落叶堆中。

        坐在山道上,远远望去可看见山下有个小村子,村边有个水塘,里面有好几只鸭子在欢快的戏着水。

        小蝶缓过气来,几个人继续往上爬。将近晌午了才爬到山顶,进了寺门。

        因不是初一十五,今日的南华寺稍显冷清。来上香的人也不多,寥寥几个而已。

        门口一个小和尚迎来,询问昭离等人是来上香还是还愿。

        “小师傅,你们这里可有斋饭没有?”爬了一上午,昭离早已饿得肚子咕咕叫。

        “有,施主们可到后院禅房中稍作歇息,小僧这就去备斋饭。”

        小和尚将几人引到一间禅房中休息,又端了茶水来,双掌合并的朝昭离等人行了个礼便去准备斋饭了。

        “听说南华寺的斋菜很好吃的。”燕云绮有些期待。

        “都是素斋,肉也没有,有什么好吃的?”昭离向来爱吃肉,只不过如今到了寺庙中,肚子又饿得不行,只能将就一下吃素了。

        “这你就不懂了吧?”燕云绮得意的看了她一眼,道:“本公主曾吃过一次斋菜,在天启的时候,那可比肉还好吃呢!”

        昭离撇了撇嘴,表示不信。

        可当小和尚将斋菜摆上桌,她又迅速的打了自己的脸。

        “嗯!好吃...”昭离的腮帮子撑得鼓鼓的,一脸满足的笑着。

        “本公主就说好吃吧!哼!”燕云绮得意的翻了个白眼。

        不到一盏茶的工夫,桌上的斋菜就被几人一扫而空,昭离摸着肚子说应该多捐些香油钱,就冲着这儿的斋菜好吃。

        用过斋饭后又休息了会儿,几人便动身到大殿中敬香祈福。

        大殿中供奉着一座大佛,大佛从头到脚都镀了一层金。法相庄严,令人望而生畏。佛像下有张供桌,上面摆满了贡品和一个大香炉。供桌前世两个蒲团,供人跪拜之用。

        燕云绮和昭离跪在一起,双手合十的转头问她:“你要求什么?”

        昭离想了想说:“希望容卿快点回来,给我做糖醋鲤鱼!”说完俯身拜了拜。

        “我希望...燕云罗天天做噩梦!然后重病缠身,早日暴毙!”

        身后的伽罗一脸淡然,小蝶和红袖却惊了,哪有人上寺庙里求这些的?

        “你就求这个?”昭离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对啊!另外...陈锦麟也早些回来,本公主许久没骂他,憋得慌!”其实她只是想他了,她不承认自己想他,也不想让别人知道她想他了。

        这回轮到红袖和小蝶一脸淡然了,伽罗却不可置信的看了燕云绮一眼。

        昭离和燕云绮拜完起身,小蝶也跪下拜了拜,不过没说自己求什么。

        “小蝶你求了什么啊?”昭离很好奇的问她。

        “我...我想...给商大哥...生个儿子...”小蝶害羞的低着头,吞吞吐吐的说了半晌才说完。

        听得余下四人都愣了,这可是好大一口狗粮呢!

        “红袖和伽罗呢?”昭离愣完了又假装若无其事的问另外两人。

        “我没什么好求的。”红袖不信这些。

        “奴婢也没什么好求的。”伽罗无亲无故,也没有心上人,自然也就没什么可求的。

        “那不行!”燕云绮霸道的否定道:“爬了这么老半天才上来,你俩必须求!”

        “对!必须求!”昭离附和道。

        于是红袖和伽罗也被按到蒲团上跪着,双手合十的不知道说什么。

        “红袖,你就求...和渊墨早日成婚!”昭离想了半天,只想到这个了。

        “那伽罗你就求早日找到心上人!”

        二人听完也不反驳,敷衍的拜了拜就起身了。

        红袖:又是被迫营业的一天。

        伽罗:你们说啥就是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